帝国霸业 4 36

wwll1234 收藏 0 8
导读:帝国霸业 4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叶鹰和龙鹏先于雷多特出发两个小时,经过函关之后先后碰到了圣华军的两小队侦骑,都被二人赶掉了。心中焦急的叶鹰为避开圣华的大军,只得弃马在山林小道中穿行。对于整个天府以及周围的地形叶鹰显得十分熟悉,虽然二人完全有能力解决那些斥候队,但是为了节省时间,在不影响距离的情况下还是能避则避,当然,在遭遇的时候叶鹰也是毫不留情的施加辣手。龙鹏也得以第一次了解自己这个看似玩劣的公子哥一般的老大犀利的刀法,一个小队的斥候兵在二人的同时打击下往往是一瞬间就完全失去了生命,能发出一两声惨叫算是不错的了。一路上一共格杀了大约不下10组升华斥候兵。在清晨时分赶到苏城外的“血山”——这个因为芬蒂在此屠杀圣华军人而命名的小山包时,兰芷婷正在亲卫营的护卫下带领残军向外冲杀,周围是层层包围的寒霜军团士兵。


原来,亲率大军抵达苏城的林寒霜迅速包围苏城后,展开猛攻。守军坚守两个小时后,眼见难以抵御,兰芷婷下令突围。林寒霜夺取苏城。


此时,苏城南城门上方圣华“冷艳战神”林寒霜亲自指挥大军围剿敌军残余。突然她感觉到远处似乎有一种祈求的眼光在注视着她,抬头却看见了血山上站立的两个人,其中一个的目光正聚在自己身上,隔着厮杀的战场她依然能感受到那眼神中的祈求,同时还包含有一丝亲人般的关怀和歉意,还有很多很多她不懂得的东西……她不懂为什么隔了这么远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对方的眼神和心理,一个人的眼神能同时包含这么多的感情?


但她感觉到了这两个人必然对于她造成很大的影响,因为在如此激烈的战场边出现决不是为了玩耍。马上她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叶鹰和龙鹏从后方毫无防备的寒霜军南面的外围杀入,叶鹰在前冲杀,龙鹏断后护卫,二人就这么杀了进去。林寒霜发现对方并不是直直的杀入,而是不断变换路线,总是从脆弱部位或者两只部队的接合部杀过去,几乎一路无阻,说如入无人之境可能有点过,但确实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如果不是对方主动的绕击,也差不多算是在空地直行了。两人中虽然后面的那个看起来更为强横,但实际上前面的那个人才更为可怕,每一刀挥去总有一两个挡在前面的士兵倒下,或者说成了死人更恰当一些,而夺得的每一支枪都被他掷向前方,穿上5、6个士兵,成为一支肉窜!整支大军尚未作出调整就被二人顺利的杀入,与兰芷婷的残军聚在一起。


林寒霜身边的一员女将——林寒霜的卫队长——林凤看到如此情况,请缨出战:“大姐,让我去!”


“小心点。”林寒霜没说多余的话。


“跟着我冲!”兰芷婷见到叶鹰后再支持不住,脑袋一昏就坠下战马,幸被叶鹰一把拉起放在背后,用她的勒甲带把她绑在自己背后,然后对其部下发出了命令。


这次,他并没有沿着刚才的路线直接冲出,而是出人意料的冲向了西边,使得林寒霜刚刚调整的大军不得不再次调整部署,而叶鹰也不像来时冲得那么顺利,不得不依靠实力说话,在龙鹏和另一员女将领的护卫下组成三角尖端,不顾一切的向西猛冲,有了希望的残军爆发出狂热的求生斗志,使得寒霜军也不得不暂避其锋锐!


城上的林寒霜似乎不愿意承受巨大的损失去换取兰芷婷的命,对于她来说那不值得,所以她准备放开一条路,毕竟这剩下的千余败兵对于大局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了。刚刚有了决定就看到林凤的寒霜营与对方相遇,激起了一蓬巨大的血浪,当林寒霜看清楚时,却发现林风已经被那个背着兰芷婷的男子夹在左肋下,自己的寒霜营至少死了不下两个小队!于是再也不犹豫,立即摇旗鸣金收兵。


在对方放弃围杀后,叶鹰终于领败兵到达了一处山林,给了林凤一匹马,并解下了自己的刀鞘,递给林凤说:“既然得罪了你,我也不再说原谅什么的话了,你把这个交给林寒霜,就说这个恩情我记下了,如有机会,我一定报答。你走吧。”


送走了林凤,叶鹰才静下心察看兰芷婷的伤势,竟然出奇的糟糕,几乎是生机已绝了!


叶鹰让兰芷婷的亲卫营长,那个一直跟随自己冲杀的女将安排众人略作休整,包扎伤口,统计人员。他本想让龙鹏运用魔法为兰芷婷疗伤,谁知道这个家伙一身所学全部都是打架用的,根本对治疗魔法一无所知;叶鹰目前也只能使用中级治疗术,根本无法抑止其血脉中的毒性蔓延,加上对方劲力中的热腐蚀特性,一步一步的破坏全身经脉,若非自己运功护住其心脉,恐怕熬不过今天晚上!


“咳——”兰芷婷突出了一口黑血,叶鹰也收功,让兰芷婷靠坐在自己怀中。


“大哥,…我以为——再也…再也见不到——你了,”兰芷婷虚弱的说着,叶鹰眼中满是痛苦之色,却不阻止她说下去,似乎知道她能开口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能知道她最后的心愿并完成,也算是对她的一点安慰吧。


说了开头的几句,兰芷婷似乎有了些力气,话语变得稍稍顺畅,“大哥,代我向二哥…和四弟致歉,我不要求你们为我和林寒霜结仇,…我是被刺杀的,”


“刺客是什么人?拿的什么武器?”


柳雨这时来到近前,代为回答:“一个白面无须,身材欣长的中年人,使一对短戟;一个用掌,一条腿瘸着。”


叶鹰一字一句的咬着牙嘣出四个字“天——残——地——缺”


“大哥,我只有一个要求——”兰芷婷转了下头,眼神中充满了企望。


“你说吧,我们三个尽力而为。”


“这些将士们是我从帝国带来的,…你带他们回去…”


叶鹰不忍再看那满含期待的病弱眼神,仰头透过树叶的间隙望着看似有些灰暗的天。


按照帝国军法,守城之将丢失城池,最轻也是贬为平民,如兰芷婷这般丢城,几十万大军覆没,置帝国于危境,恐怕性命难保;而将士则需死战,即使撤退也需有主将率领,如今兰芷婷是铁定回不去了,他们先不说如何过圣华大军的层层防线,即使回到帝国也要为战败承担责任。


“大姐,刚才将士们都表示不愿自行散去,即使上山安营扎寨也愿继续追随大姐。”柳雨眼中含泪说道。


叶鹰突然想起天仙杜无,心想或许他有办法,只要自己每天护住三妹的心脉,然后用截脉静元功使她处于假死状态,就可以延缓毒性对经脉的破坏,就看自己的功力能不能撑到地方了。想及此,叶鹰叹了口气,断然说:“我答应你,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但一定要有求生的意志,就算是为了我也要活下去。我有办法救你,三妹,相信我,?”


兰芷婷从叶鹰的眼神中看到了希望,虽然她不相信,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就看见叶鹰手指点在了自己的眉心,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叶鹰一口气封闭了兰芷婷的所有经脉,然后又小心的解开了其中几个穴道。“做个担架,找几个武功好的人抬着兰小姐。”


“让愿意离开的人立即自行离去;剩下所有人把身上的银两全部拿出来,所有轻重伤员哪怕是有一点伤口的也要暂时留下。为他们选派一个能力不错的将领,带他们上连祁山找地方住下养伤,等机会再接他们回去。剩下的和我们一起翻越连祁山和大青山,去蒙古。”


“挑选先遣队,立即出发!”


叶鹰临时教了留下队伍的将领黄姜明一套简单实用枪法,只有三招;然后在连祁山脚下追上了柳雨的后队,亲自背缚兰芷婷上山。


在柳雨的介绍下,叶鹰得知先遣队中有一个特别熟悉连祁山的军官——向飞,父亲是大夫,他自小跟随父亲在连祁山深处采药,熟知山路;兰芷婷的贴身侍卫原有12人,在刺客袭击时两人拼死阻敌,突围时又有三人阵亡,如今只有柳氏七姐妹相随,都是兰芷婷父亲收养的孤儿,一直姐妹相称。叶鹰在上次在其军中时听兰芷婷说起过,但印象不深,如今经柳雨一说才记起来。先遣小队一共20人,向飞和柳雪、柳雾姐妹,加上后来的龙鹏是中坚力量,负责在前探路。柳雨和叶鹰领后队千余人相隔里许跟随前进。由于要不时的输功给兰芷婷,并要每个时辰解穴活血,此时还要运功逼毒,防止毒性蔓延,然后又要封闭经脉,追赶队伍,所以仅仅一天之后,叶鹰的脸色就显得苍白。柳雨为了缓解其劳累,建议在比较平缓的地带用担架抬着兰芷婷,叶鹰并未同意,深怕来回折腾增加伤势。三天后,叶鹰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走路也不像开始那么快了,正在柳雨心内焦灼之际,向飞回来说有两条路:一条便捷小道,经过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崎岖山洞,可以直接穿过连祁山到达大青山,但之后怎么走就不清楚了;另一条是翻越前面的山头,那边有一个溪流,再往下一些就可以编木筏顺水而下,然后重新从大青山山脚往上爬,翻越大青山,估计要多花20天左右的时间。


叶鹰想了想,说:“大队走山道,让柳雪、柳雾回来,柳氏七姐妹,再找13个精熟水性能撑筏子的战士和我一起走水路。大队有常千骑带领,在翻越大青山之后到达半山腰我们双方以点烟雾来确定彼此的距离,以便在草原汇合。切忌不要贸然进入草原!”


分开之后,叶鹰寻到了一处温泉,让柳雨姐妹给兰芷婷泡了半时温泉,各自都洗了洗,然后剩下的男子也都下水洗了个温水澡,将数日来的焦躁和劳累洗去后,又匆匆上路。在兰芷婷的外伤完全愈合后,实在撑不下去的叶鹰终于同意让兰芷厅躺在担架上,不过让他放心的是第二天他们就找到了向飞所说的那条小溪,顺着走了一日行程后,水面宽阔已经可以飘起木筏子了。在山上木材和树藤草缦是从不缺少的,众人很快就制作了4张筏子,但在叶鹰的坚决要求下不得不浪费两个时辰去制造了另外四张筏子。为此柳雨第一次和叶鹰发生了冲突,但在叶鹰以兰芷婷作要挟后,八张筏子以及数十根长约一长,粗如人臂的长杆连带长藤编制的绳子还是一起下了水,两个精通水性的士兵撑着一只木筏在前探路,叶鹰撑着一木筏载着担架上的兰芷婷和负责照看的柳雨,余下的分三队乘坐三只筏子行进,其后各系着一个载有木杆的木筏。


对于这样的安排柳雨十分不解,但很快的她和姐妹们就开始了晕船反应——爬在木筏上狂呕不止,看那样子似乎要连整个肝胆都呕吐出来。叶鹰直到他们从中午呕吐到了晚上,停靠岸边休息打猎吃饭的时候,他才告诉可怜的七位姑娘,其实躺在木筏上睡或者放松自己随着木筏的节奏晃动而不是刻意的去固定自己,就可以减少这种反应。可是这些姑娘并没有一个相信他,所以在吃晚饭后的继续行进中把吃下去的一点东西又全部交了出来。


经过数十日,终于翻过了大青山,当叶鹰与大队汇合后,所有的人都变得残弱不堪,只有他自己神采奕奕,虽然衣衫显得十分破旧。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在走水路的几天里,自己感觉到被透支的丹田逐渐缓缓的回流真气,经过细察比原来更加精纯和浑厚了。通过烟火联系,两队人终于在进入草原之前汇聚在一起,经过了月余的艰苦跋涉,一个个都面黄肌瘦,除了龙族少年还有一些精神,其余人都整整瘦了一圈,连叶鹰也因为维持兰芷婷的生命而变得体形活象根干材棍儿了。龙鹏也无心笑话他了,随同大家进入草原,一下子仰面躺在松软的草原上,再也不愿起来。大家都松了口气,躺倒在草原上,除了叶鹰,没人再去想之后该怎么办?


突然,草地的震动惊醒了这些散乱的人,当他们看到一队精锐的骑兵向此奔来时,全部都变了脸色,煞白一片!一个个惊慌失措,却是连站起来的勇气,或者说力气更合适一些,都没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