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霸业 4 35

wwll1234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圣华的行动分成两个集团:寒霜军团和飞扬军团。因为两者齐名而最近风飞扬的战绩实在难以和林寒霜相比,所以让他统一指挥对于寒霜军团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同样,长途的快速奔袭是飞扬军团的拿手好戏,林寒霜不一定有风飞扬做得更好;而且攻城行动和抢攻中都必须要同时完成,否者就可能被敌人断了后路,将深入的兵力包围歼灭。最后就决定了林寒霜负责攻城、风飞扬负责奔袭的双线进攻战术。


兰芷婷天生的第六感虽然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但却怎么也猜不到危险来自何处。她在凌军护送圣华公主离去之后,就传令三城守军小心戒备,多派侦骑斥候扩大警戒范围了。不但如此,她还在亲自防守的苏城日日巡视城防,加强防御物资的储备。


这一日下午,兰芷婷照例召集五个城防师长到总督府军议。之前为了防止将领被暗杀,她亲自下令加强师长身边的防卫力量。所以来到总督府的师长每个人都有五十人的随行亲兵保护。军议进行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就在兰芷婷和五个师长步出议厅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师长白旭日的侍卫队站在最前方的一人,脸色苍白,无须,身材欣长的中年人,突然暴起手持一对长短戟袭击兰芷婷;站在兰芷婷身边的白旭日也出掌猛袭兰芷婷左肋。措手不及之下的兰芷婷凭着基本反应后退,同时运魔力形成“风盾”防护全身。还未等众将反应过来,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兰芷婷退路上的一条腿瘸着的胖子,将已经将双掌印上了兰芷婷的后心。仓促形成的风盾根本难以抵挡敌人焚筋蚀骨的狂暴劲力,兰芷婷当场喷出一股血剑。


“噌!”兰芷婷的四名侍卫此时方才拔剑加入战团,将离得最近的白旭日裹进了剑影。而被瘸子所阻的兰芷婷也没能逃脱中年人的双戟,胸腹连中两戟。说时迟、那时快,二人一击即退,此时才有人想起喊叫“有刺客!”。剩下的四个师长也纷纷拔剑,想要阻拦刺客,却被对方两人一招之间就落得个两死两伤的结果。两刺客几个起跃就脱离了众人的视线,白旭日也被柳雨四人的剑光绞得粉碎。


兰芷婷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腹两处伤口汩汩冒血。就在柳雨含着眼泪哆嗦着为她止血的时候,负责侦查的斥候队长来报说二十里外出现了敌人大军。


兰芷婷勉强用魔法处理了一下胸腹的伤口,止住血,脸色白得吓人,“快,派出十组人,分…分不同——路线,”兰芷婷又吐了一口带黑丝的血,喘了几口气,“去求援,帝都。”


“是!”斥候队长不知兰芷婷为何收这么重的伤。


“左远皓,你代我布置守城。呵-呵—咳,集中所有骑兵待命。”说完,就让柳雨等人将她抬走了。


求援的信使有几组被风飞扬的侦骑队捕杀,但也有侥幸的绕开大道走山林的信使躲开了。只是弃马之后速度明显慢了很多,他们到达函关就已经是次日清晨了,函关上的激烈厮杀声让他们忧心忡忡的加快速度赶路。


风飞扬有些意外,尽管自己是偷袭,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仍然厮杀了一个小时方才将函关上的五千守军控制,却在即将全部拿下之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敌人。据回报说一个个都可比自己飞扬军中那些老兵油子,凶狠、勇猛、果断,动作毫不拖泥带水。他实在不明白这忽然出现的敌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好命令前锋加快速度支援函关。此时,前锋骑兵离函关只有三十里。


可是,就是这十五里,却让他再一次的失去了胜利的机会。


激烈忘我的厮杀战场嘈杂的声音掩盖了雷多特骑兵的马蹄踏地声,再加上临近之时刻意的减速,致使敌人未能发觉危险的到来。雷多特的亲自上阵,加上身后的数十高手亲卫,直接在城墙借力飞身登上了关上,对已经有些疲累的惊慌的敌人施以狂暴打击;同时,大军纷纷下马通过数处登城梯上了关上城墙,一下子把城墙上的敌人截成了数十段,各自为战。被压缩到两头的关上守军眼见援军从天而降,士气陡增,竟然转守为攻!


半时之后,函关再次回到龙之帝国手中。雷多特命令手下残忍的在战场残余的敌人伤兵身上划上不是很严重的一道道伤口,同时命人尽量的破坏关上的一切设施,焚烧了储存的物资粮草。


就在雷多特忙着这些的时候,凌军已经悄悄的埋伏在关外三里之处了。


风飞扬的前锋骑兵并不是自己的飞扬军,而是来自城防军系统。尽管他让亲弟风云飞统领,但战斗力却难以提升多少。他的飞扬军现在恐怕还没有从远东回到图门要塞,只能借助拼凑起来的军团完成这么复杂的计划,这是他最大的苦恼。


本来,在函关外十里内都是平地,根本不能设伏。可是凌军就是设伏了,而且伏击成功了。风云飞接到大哥的指示,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奔袭的部队靠的就是突然,依靠本身强大的侦骑一下子将对方的斥候人员捕杀,使敌人变成聋子;只是侦骑斥候毕竟有限,一般都是一次性的在大军前面开路,很少有来回搜索的情况发生——毕竟奔袭作战的本身就存在着战场十分长的特点,不可能有足够的斥候往复搜索。所以,借助于黎明前的最黑暗的夜幕掩护,风云飞的两万骑兵硬是一头扎进了埋伏圈。


遭受了猝然打击,未经战火锤炼的城防军骑兵一下子就陷入了混乱,还未弄清楚敌人有多少,来自何方,首先接敌的圣华骑兵就溃了。溃败影响了大军,对于战争的本能的惊慌瞬间就在这些战场上得初哥身上体现出来,还没有见到敌人就随着溃败的友军奔逃,风云飞连杀数十骑从自己身边溃逃的士兵,也难以阻止溃败的发生;不但如此,溃败的洪流也裹挟着他向后奔逃了。


凌军也有些懊恼,没来得及合围,敌人就像兔子一样逃了,估摸着也就赶掉了千把敌人。他其实也不清楚敌人有多少,不过他根本不担心这个——关上的雷多特还有两万人马,刚才的战斗没多大损失,有他的策应,打不赢也可以安全撤退。况且,一个前锋骑兵部队总不会有三万吧?


雷多特在凌军正要派兵追击时,派人来处理战斗过后敌人的伤兵,同时让他立即撤入中都城。他也只好放弃了扩大战果的机会,收兵撤退了。


就在雷多特在函关内外激烈战斗的时候,舟山港外的远处海面上出现了一大片黑云,缓缓的向港内靠近。这一切,自然瞒不过已经控制了舟山城的芬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