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实体版》 第四章 4-7

卫悲回 收藏 11 18
导读:夜色《实体版》 第四章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看到大家逐渐围上来少校发言了:“刚才和前指联络过。现在城里的后勤部队正在分批撤离。敌人进攻部队今晚的突击势头非常猛,我们东面其他几个高地已经出现反复争夺的情况,有些阵地可能已被敌人突破。前指手头上的预备队现在都投入到夺回这些阵地的战斗上。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只能靠我们自己坚持到三点以后了!增援,已经是不可能的。”

听完少校的话大家都低下头。

是啊!情况比我们预计的还要糟糕。平常都会在这个时候有一些增援,补充一些重武器,特别是阵地上奇缺的反坦克武器。还有医疗队会把伤员撤下去。

我他妈的今天晚上上来就压根儿没打算活着下去。”

大李嘟囔着,眼睛直直地凝视着坑道出口那黑洞洞的夜空。

周围的战士们纷纷低声附和着。

“坑道里还有一堆炮弹,守不住的时候我去引爆它。他娘的,我让他们占领!”

姜野的嘴角在激动地哆嗦着,紧攥的拳头有力地在空中挥舞着。

“不行,那些炮弹归我。你们谁也甭想和我争!”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是布衣!他已经醒来。他漆黑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照映下散发出冰冷刺骨的芒锥。

“布衣大哥!”

站在布衣旁边的江垒失声喊道。

“老宋!这个……”

分开战士们,少校蹙着眉头走到布衣跟前。

“少校同志,求你了!给我这个机会吧!你看看我,我,我还能有机会杀敌吗?啊!同志们,求求你们了。给我个体面的机会吧!求你们了……”

布衣直直地盯着李玮,用沾满鲜血的手指着自己只剩小半截的右腿。

李玮把头扭向外面,他的喉结在上下滚动,嘴唇微微颤抖。

好半天少校才转过身来,无语地巡视着站立在布衣周围的战士们。江垒在不安地摆弄着手中的耳机。

“怎么不说话?大家同意了?”

布衣环顾四周的战士们问道。

又是一阵沉默。

忽然布衣嘿嘿笑起来,一脸宽慰的模样。

“老卫。”

布衣笑着扭头喊我。

我紧紧地用右手抓住他那结实有力的臂膀,想在脸上挤出些笑容说声恭喜,可不知怎么胸口始终有东西在堵着。

不用李玮指挥,剩下的士兵们开始分发光荣弹。一人一个,我的胸口也挂上了瞬发手雷。

“少校同志,我们能不能坚持到三点?”

姜野这时说话了,周围的战士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少校脸上。

愣了一下,少校边擦拭手枪边说道:“现在离撤离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这里是城市外围防御核心阵地之一,我们无论如何必须坚持到三点。江垒,你帮我呼叫一下前指,看看他们能不能与临近阵地的指挥员联系一下,如果可能我们就申请支援。哪怕是一个班!”

少校朝江垒下命令道。

“少校。我建议再和炮兵联系联系,没准还有待命的炮群。如果可以我就沿堑壕向前面阵地运动,为我们炮兵指示敌人位置。江垒这里有敌人的通信设备,我们大致可以了解敌人晚上的部队调动和出击时间,瞅机会给敌人来个突然袭击。”

这时候大李发话了。

“这主意当然不错,敌人这几天只打人没被打过,肯定疏于战场警戒。可前沿潜伏太危险,敌人肯定有无线电定位部队,靠上去只会扎进敌人狙击手伏击圈。”

少校有些犹豫。

“没关系,少校同志,我是侦察兵。”

大李说完,拎起测量仪就开始作出发准备。

还能有更好的办法?

江垒开始呼叫前指。

也许我们还有机会坚持下去,忙碌的江垒居然叫通了一个炮兵营指挥部。





4-8


在大李出发前少校不停地叮嘱着:“呼叫重炮火力支援必须小心,牵引火炮我们只有机会呼叫一次,不要指望敌人的炮测雷达无法发现我们火炮的发射位置。”

“少校,前指来消息。我们左侧2260、2261、2254阵地已失去联系,让我们注意侧翼警戒。右面2280阵地剩余部队正奉命朝我们靠拢。”

江垒急急地向李玮汇报。

坑道里的战士们都低声地交流起来。

“该出底牌了!”

李玮挂好光荣弹挺身说道。

“走,姜野。背我去弹药室!”

布衣朝姜野喊道。

“弹药室的正门被炸塌,我知道哪里可以拐进去。”

我撑着墙试图站起来。

被一个战士搀扶着,我领着大家走进弹药室。

顶部的加固层坍塌得更严重,一部分炮弹已经被尘土和混凝土碎屑掩埋住,我们只能弯腰走进弹药室。

姜野把应急灯放置在墙角,扶着布衣坐下。

一个战士从旁边房间拖来一箱引信。

布衣小心地逐一将引信拧进被姜野直立在他周围的炮弹弹头里面。

最后,一枚金黄的引信被布衣捧在手里,他细心地摩挲着引信光滑美丽的表面,如同在鉴赏着一件珍贵的宝物。

这是一枚瞬发引信。

他屏住呼吸缓慢地将它一圈圈拧进炮弹弹头里,当引信完全被装好后,布衣满意地呼了一口气。这枚装上瞬发引信的炮弹就立在他眼前。

周围堆积着两千多枚炮弹,布衣已经坐在死神的怀抱里。现在只要轻轻地在引信上磕一下,死神就会被召唤而至,而我们这片核心防御阵地就会腾空而起。

“怎么样,我的坟地模样还行吧?”

布衣皱着眉头在身上摸索着,半晌,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和那包被压瘪的香烟。咬掉已经湿透的过滤嘴,布衣把烟卷叼在嘴上。打火机湿了,他骂骂咧咧地把它扔到黑暗的角落里。

大家掏遍全身都没有打火机。

布衣一脸落寞。

“你等会儿。”

姜野忽然哈腰扭头出去。

“对了。老卫,你帮我带些东西回去。”

布衣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布包塞到我的手中。

我迟疑了一下,说道:“布衣,你真的想好了留下?”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婆婆妈妈的?拿着!”

宋布衣有点发火。

我沉默地摩挲着手中的小口袋,弹药贮藏室里空气有些浑浊,暗淡的房间墙壁上只有布衣颀长的背影在灯光下微微晃悠着。

一会儿姜野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个蓄电池。

“把上面的正负极短接,一会儿电线烧红你就可以点烟了。”

姜野作了个示范。

“唔!那你们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布衣开始赶人了。

姜野愣了半天神才说道:“布衣!”

“对了。给我一个通话机!要起爆的时候让少校喊我。”

布衣伸手朝我旁边的战士说道。

“好了!你们走吧。把灯带走。我想一个人在黑屋里待着。”

布衣试着呼叫成功后再次催促我们离开。

哇!

搀着我朝外面迈步的战士突然号啕大哭起来。我低着头只管跟在提着应急灯的姜野后面往外走。





4-9



在我被搀扶着走回坑道休息处的当口,敌人又开始进攻了。

右翼阵地撤退部队已经抵达我们这里。八个人,是个排长带队,不过个个带伤,虽然都可以作战。少校正在介绍阵地情况,其他的战士则在旁边分配最后的弹药。我们两个伤势较轻的战士则把子弹压进弹匣中。

江垒一人独自在角落里与大李保持着联络。

张廷玉这时苏醒了,直嚷着口渴。我端着姜野留给我的水壶给他喂水。

鬼子这次炮火准备时间很短,十几分钟后就结束了。阵地逐渐安静下来,江垒与大李的通话声开始清晰地传到大家的耳朵里。

大李已经悄悄摸到距离鬼子集结部队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潜伏着,那里有一段废弃的坑道。敌人晚上忙于准备进攻,警戒比较疏忽。

大李发现敌人的主力部队正准备在一个大型坑道群边上集结。敌人士兵还在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喝水吃东西休息。大约五分钟后敌人蜂拥进入车辆,横七竖八的补给车把后面坑道进口都给堵上了。

鬼子们的协同工作实在太差。

江垒一手捏着喉部通话器听筒听大李报过来的鬼子位置参数,一面向炮兵步兵汇报位置坐标。

等待片刻我们就听见成群的炮弹掠过阵地的呼啸声。

“大家快来看!咱们的炮弹!”一个战士跑到坑道口指着天空高声喊起来。

成群的130毫米加农炮弹准确地落在敌人的集结地上,大李在话筒里一个劲地喊好,他甚至忘记了隐蔽。

敌人伤亡惨重!

少校命令大李尽快返回。

“大李!大李?”江垒没有听见大李回话,在不停地低声呼叫。

江垒在紧张地倾听着,手指把耳机的话筒杆子捏得有些变形。

不知道大李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我一把捞过挂在张廷玉肩膀上的通话耳机调通频道戴上。

什么也听不见。

突然,愣了片刻的江垒开始焦急地大声呼叫:“大李!大李!你说话啊!”

叫到最后,江垒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啪!

江垒把耳机柄拧断了。





4-10


敌人进攻部队遭到重创,足足有半个小时没有反应。

现在是凌晨两点四十分。

李玮这时得到前指命令。我们东线更多的阵地已陆续与前指失去联系,城里的部队已经基本撤离完毕。各前线阵地指挥员自己酌情指挥抵抗,所有部队必须在天亮时完全撤至城东南角的后线阵地后集结转移。

少校走到坑道口向远处的东线防御阵地眺望片刻。

远处后方隐约传来激烈的枪炮声。少校边看边自言自语道:“看样子,坚持不到凌晨了,敌人已突破防线。我们这儿距离敌人最近,很有可能被敌人切断后路。”

该伤员撤退了!

伤员行动慢,必须赶在鬼子轰炸之前先走。

“伤员必须先撤下去。周排长,你带路,找三位轻伤战士一人带一个,把重伤员撤下去。”

李玮向新来增援的周排长下命令。

“让我们留下吧。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没准我们能坚持到天亮。”

躺在地上的张廷玉说道,我也随声附和。

“不行!你们还是撤下去。我看不必等到三点,敌人随时会发动进攻。我们阵地现在的防御能力太弱。再不走大家都得死在这!我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大家服从命令!坚守人员把各自身份牌和私人物品交给伤员带下去。”

李玮严厉地说道。

战士们很快开始行动,每人背着一名伤员。

走过李玮身边的时候少校把我叫住:“卫悲回,这是我的党证和身份牌,带上它。如果你能回到部队就把它们上缴……再会!兄弟。”

强忍着不让自己激动,我哆嗦着将少校的东西塞进胸前的口袋里。

当我被慢慢背下高地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着这屹立在夜色中的阵地。2416阵地,我永生难忘的地方。在这里我开始了自己两个月短暂的战斗生涯,它的名字将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

再见,2416阵地,还有我的兄弟们。

苏秦、大李、少校,还有布衣。

布衣!他在干什么?

雨越下越大,在堑壕里穿行的战士们很快浑身湿透。

我摸索着在黑暗中转调通信频道,边轻声地呼叫:“喂!布衣?喂!布衣?”

终于,我叫通了。

“什么事?你们都还好吗?大李回来没有?”

独自一人坐在黑暗里的布衣有些意外。

“敌人被我们炸得稀烂!大李、大李他没回来。”

一阵沉默。

“大李是不是牺牲了?”

布衣的声音低沉了许多。

我没有回答。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走在我前面。牛逼!”

布衣在话筒旁自言自语地叹息道,带着几分苦涩。

“有情况!大家隐蔽!”

黑暗中不知谁低声喊了一句,打断了我的通话。

战士们很快隐蔽在一段堑壕里。

当我们小心抬起头来观察的时候,发现我们的退路已经被鬼子截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