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拙作一篇,无病呻吟

henry0424 收藏 13 158
导读:[原创]拙作一篇,无病呻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怀 乡


那晚,我站东门岗,十五的月亮皎洁如水。吴刚依然挥汗如雨地砍着那棵桂花树,玉兔一边捣药,一边痴痴的望着这个健硕的男子,西北方的那颗经常光顾我家阳台的天狼星依旧那么熟悉,或许由于夜阑人静的孤寂,一股怀乡之情油然而生。

“狐死必首丘.”兽尚如此,人何以堪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桑梓情结,集中体现在恋家,恋兄弟,恋父母的情感上。这也许是儒家思想强调的“百善孝为先”,千百年来一直深入人心的缘故吧。诸如古代朝廷一品大员衣锦还乡会大兴土木,修缮祠堂,在族谱上大书特书自己得意的宦海生涯。飞黄腾达的商贾在耄耋之年也会回到故里,用自己毕生积蓄资助依然衣不附体,食不裹腹的袍泽办理实业。封狼居胥,马踏飞燕的将帅们从沙场上九死一生的回来,也会在老屋的卧榻之侧享受乡人野叟该有的天伦之乐。叶落归根,血浓于水,根脉相连,无论是谁都脱离不了这浓浓的故土情结。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作过一首《望大陆》。“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忘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家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这是啼血的美丽乡愁。遗老们在晚年顿悟出有家不能归,有宗不能任的痛楚了,就连那位风烛残年的蒋先生也会来到金门,透过厚厚的望远镜片眺望他的浙江溪口老家。正如台湾诗人余光中的诗云:“小时候,乡愁是一张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我陷入了遐思但愿两岸人民能够早日共享这良辰美景。

我又想,若是在家,我会干什么呢?炎热的夏天,最惬意的 莫过于搬出一张竹藤椅在轻佻的 柳树下闭目养神,再摇上一把鹅毛扇,就颇有诸葛遗风啰。倾听流水潺潺,清泉涓涓,在联想“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佳句,我早已沉醉在这一片绚丽的夕阳中了,不妨在呷上一口绿茶,便有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的快感,夏日变得如此清凉。辛稼轩的词“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堪称“夏日绝句”,乡亲们不会有赏花弄月的闲情雅致,却对鸡鸣犬吠蝉噪蛙声情有独钟,这些农家特有的声音绝不会成为使人颓废的靡靡之音。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我真想有朝一日,当我告老还乡时,也有贺知章一样痴痴的童心,还会与那些比自己小几个辈分的黄毛小子嬉笑自若。

夜更深了,月儿,你能把我这缠绵的乡愁带回家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