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2/



只见得王母娘娘点了点头,召来监律官问道:“违抗天条,应处何罪”

“押解斩仙台,受天雷七七四十九道,并打入凡间!”律官司不敢多说,但也对太上老君多有微词:什么时候轮到你召我了哼哼。就凭此,也不能让你这老头得了好去。暗想到此,紧接着又说道:“酒旗官虽有违抗天条之嫌,但却无仙酒酿出。因查无实据,故不可依此律行刑!”

王母娘娘一愣,觉得律官言此也却有道理,不觉的微微点头,这可让旁边察言观色的太上老君急了起来,忙道:就算这天条之刑不合,那私骗贫道法器,毁我坐骑,该当何罪!

听了此话,王母娘娘反到一笑暗道:就贫这小小酒旗星能骗的了你法器?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你酒虫上行,想拿着去换点酒喝。你真当娘娘我傻呀。但是又不能当众驳了太上老君的面子。只好一挥手说:我自有主张,你且先行退下!

太上老君无奈,只好退到一边,悻悻的看着酒旗星,如果说目光也能杀人的话。估计现在的酒旗星早已万劫不复了。而见到此番情景的酒旗星到是放了心来。违反天条的事都没了,别的还能有什么,哈哈。可惜的却是乐极生悲…….奉劝各位以后无论有何事发生,一定是要保持一个谨慎的态度为好,可别学了我们的酒旗星。

看见太上老君退了下去,王母娘娘点了点头接着说到:就算违抗天条不实,但是私炼仙器触动天灾,引得我蟠桃尽毁,天界之中仙花异草损失无数。又该当何罪!

一直久不发言的玉帝此时把话接了过去:这个吗……仙家制器时而有之,偶犯小错,稍加惩治也就是了……这不发言则好,一发言把王母娘娘气了个七窍生烟:你这老儿,早知你平日尽找这小神要来酒喝,不说你也就罢了,现今天竟然还敢给这小神说情。想我那蟠桃三千六百株,其果或为三千年一熟,或为六千年一熟,或为九千年一熟,不论哪一种,皆为仙家至宝,人间难求的珍品。而今天被这小神尽毁。不帮我出气还则罢了,竟然还如此待我。

本来王母娘娘想把这酒旗星最多打入轮回作个凡人然后再找个渠道点化成仙也就罢了。谁曾料想让玉帝的一番好意变成祸事。此时的王母娘娘盛怒之下,颁下令来:传我法旨,将这罪神押往斩仙台,打至形神俱灭为止。看哪个神仙还敢不守天庭法纪!毁我仙境!!

两帝金甲神将听令上前就要拿住酒旗仙,酒旗仙见势不好,大声说道:玉帝!王母!我虽有损天庭,让我照顾这些花草也就罢了,实在不行打我入轮回。可为何将我神形打散!这与理不合!

“住嘴!”太上老君一听王母娘娘指令已下,正在得意之中,哪容得酒旗星还有翻身的机会,一道清符化作“制言咒”就让得酒旗星也无法可讲出话了。

可怜我们这酒旗星,有嘴不能说,有话不能表,只气得双眼充血,浑身发颤!心中不停的叫骂:王母!太上老君你们这些卑鄙小人!玉帝你这言而无信的家伙!可惜被神将拿住,再也挣脱不开……

群仙见事态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其中与酒旗星相交最好的几位神仙纷纷上前求情,可奈太上老君从一边煽风点火。王母双目一合,再不理众人。众仙无法,只得眼送着酒旗星被押往斩仙台。

“斩仙台”的设立本身就是将犯罪神仙剔除仙骨、消灭元神的地方,现主持斩仙台的南斗星见法旨已下,便催动斩仙台阵法,只见得斩仙台上已经是劫云密布。一道道电蛇在云中翻滚,强大的能量风把众仙人逼退、火部众神雷部众仙放火煨烧以雷屑钉打……无奈之下的众仙只得远离斩仙台。就见那劫云一阵涌动,一道道雷光带着轰隆的响声劈向酒旗星……众仙看在眼里,心中暗叹:真是可惜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呀。

酒旗星见已无法脱困只好闭上双眼,在等待着最后的时刻的同时也不停的在咒骂着这个不公的天界咒骂这些无耻的神仙……

突然,酒旗星感觉身体内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待睁开双眼,只见一道巨大的足以覆盖斩仙台的天雷迎面劈来。而他体内那个东西也从身体的毛孔中喷薄而出。只见那从酒旗星身体散发出一团淡青色的云雾将酒旗星的身体包裹了起来。接着酒旗星只听见“轰”的一声迎来了一阵晕眩,失去了知觉……

巨大的天雷过后,斩仙台上烟雾弥漫。众神仙均认为酒旗星已经化为飞灰,纷纷感叹。还有相交不错的神仙已经开始了讨论用什么方法来祭祀一下酒旗星了。而另一方面太上老君单手拂须,也呵呵的乐了起来……正待众神准备复命的复命,回府的回府,伤心的伤心……

可惜天命是最难捉摸的,众仙正已为此事已过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酒香,这股酒香比原先喝过的仙酒有过之而无不及。正在众仙惊讶之时,只见得斩仙台上云雾已去,而酒旗星依然被捆在柱上,毫发未损!而他的头上却有两个巨大的双钩似形无形的盘绕着。这双钩两侧的云雾正是这酒香散发出来的根源。这正是酒旗星那独家酒器:老头乐!

原来,这酒器本身以酒旗星精血及灵气酿制,本就与其仙身浑为一体,此时酒器感觉到了危险,自然自动的出来保护主人。而酒旗星在酿制这把酒器之时更是将多种法宝与丹药融汇其中,使得自己对这样的天雷反而有了吸引做用。如此之大的灭神之雷轰在了这酒器之上,反到助长了它的威力。只见得酒器自身而蕴藏的二十八星宿大阵,更是让这酒器浑身散发着二十八淡淡的星光,云雾之中又隐约可见四象法身。这四象正为东方苍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疏不知,若不是这酒旗星功力低微,这四象妖兽更可化为二十八星。这二十八星通过酒旗星的法力,正可布下那旷世奇阵“星宿大阵”,天道运行,别说那大罗金仙,就算是佛祖如何亲现法身,估计也不会轻易获胜。只可惜现在的我们的酒旗星若想明白此理,还需以时日。

众仙大惊,特别是太上老君更是咬牙不已:这都不死。看我老君的道行!不待传令官回去回命,就只见得太上老君手指做符念动咒语……走的近的神仙一看,大声惊呼:我的娘唉,这是要调三味真好来炼这酒旗星了。前些日子炼不成那妖猴,看样子老君这是赌了气了,非要炼一个不可以。乖乖,看那酒旗星祭出的法器也不是凡品,这要干起来,嘿嘿,先闪远一点先……只见一部分神仙口中叫道:众位道友,我等前去给玉帝报信,你们要维护现场呀,话音未落,即化光而去。顿时招来群神的一片骂声……

只见得太上老君,运动真元,咬破中指含于口中,又喷出一团血雾,用得精血化成八卦化形炉罩于酒旗星之中。只听得一声激:两道红光飞飞入炉中,正是那文武二火。刹那间:红光四起把那漫天的酒精压了下去

置于炉中的酒旗星突感周身滚热,上下真元无不窜动。急忙定下心神,压住真元,可就当此时,浑身一松,原来周上的绳索被三味真火烧断。酒旗星大喜之下慌忙收酒兵在手四处观瞧,方才明白已被化形炉罩在其中,不由得大怒冲天:你个老儿,先诓我违背天条,后见计策不成又施毒计,害我被天雷加身。得我福大不曾有伤,你还竟然用文武二火炼我!就算我法不如你,也定要搅上一搅!想罢到此,酒旗星被怒火激得神志不清,只有怒火在心中燃烧,只见酒旗星挥动双钩,仰天长啸!重现四象云雾。掀起漫天酒气与文武二火相抗。岂料得,酒气一遇文武二火,更掀起冲天火光。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原来使精气化形成为的八卦炉终于抵挡不住超越自己能量的火炎后自爆了,这下可好。铺天盖地的火龙席卷而出,只可怜的修行低的一些小神,瞬间就灰飞烟灭。再看那太上老君大叫一声不好!急忙欲遁形而走,只可惜慢了一点被那火花只沾了一下,那副自已为豪的一缕长髯踪迹全无。

酒旗星一见化形八卦炉已失去作用,立时忍耐不住将身形一纵唿喇一声,亮开双钩,往外就走。那些斩仙台的众神吓得还在现场的众神急忙施出法力齐来劝阻,都被他酒旗星一个个放倒,这时的酒旗星就好象癫痫的白额精虎,疯狂的独角青龙。南斗星赶上前来抓了一把,被他一挥手臂当下摔了了个倒栽葱。这时酒旗星见不见了太上老君,越发狂怒。执起双钩迎风一幌,现出原形正合二尺八寸,拿在手中,不分好歹,不管是谁。直追那太上老君奔向灵宵宝殿!这一路上打得那九曜星闭门不出,四大天王没了个影子。好酒旗星!有诗为证。诗曰:

混元体正酒酿钩,万劫千番陷狱笼。渺渺无为今朝起,快意恩仇闹九重。

二章完毕。馒头守信,还望各位手下无情,多多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