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2/



正当酒旗星为自己刚刚酿制的法器自美时,在酒池殿外的玉帝以及各路神仙也同时发现了“星宿大阵”阵法已失。玉帝急忙带人赶往了事发地点酿酒宫。

到了此地,众仙不由得一惊“只见酿酒宫满地狼藉,各类已失去灵气的法宝遍地都是,最让人感到奇怪的却是一个我落的柱子上还栓着一头黄色的老耕牛,鼻子上系着一个都生了锈的铁环”还没等众神醒过劲来,玉帝身边的传令官就一声大喝让众神把目光放在了这个正在满脸坏笑,望着一个像痒痒挠一样的东西在流口水的酒旗星身上。

酒旗星闻听此言,浑身一震,醒过神来一看到这的众神,又联想起刚才的那一番景像,顿时明白了七八分真相。赶紧走上前去:“小神参见玉帝!不知玉帝驾临,还望恕罪!还请问玉帝因何事光临小宅?”事已至此,酒旗星打定主意,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来个装傻充楞。再做打算。

还没等玉帝问话,只见刚刚醒转过来的太上老君不管不顾的冲上前来喝问道:“胆酒旗官,你竟敢借玉帝之名,私酿仙酒。当日你还大言说妖猴毁了这今年之酒,欲请圣旨重酿仙酒为借口,让贫道替你向玉帝讲情,贫道还念你之情借于了你二件宝物和我那坐骑青牛。谁知道你竟借重酿之名,私酿天酒。惹下这滔天大祸!还我那青牛、法宝来。。。。。。!”本来太老君是想来个恶人先告状,给自己解个围。于是又转向玉帝:玉帝,贫道一念之差,还望玉帝责罚。

玉帝听到这话,也不禁埋怨起来这太上老君:你这老头太不知趣,我还没说什么你到抢先给酒旗星安罪名,这我要是给他开托一下,还给众仙留了口实。但毕竟太上老君也是一个老神,又深得王母娘娘器重。无奈之下只好言道:酒旗星,你果然私酿仙酒。违反天条,还敢骗出太上老君的宝物。来人,给我拿下!

听到令到,两名金甲神将上来就捆上了酒旗星,但搜遍浑身也找不到那太上老君的捆仙索等宝物。这两名神将原与酒旗星相交不错,又不好张扬,只好低声问道:酒旗星呀,你把那些宝物交出来,我两个也好替你说些话呀……听闻此话,酒旗星尴尬的一笑:两位,你要找的宝物不就在那墙角吗?

还没等这两位神仙寻过去,早已在一边竖着耳朵听着的太上老君早就急不可耐的冲向了所谓的墙角…..只听得耳轮中一声惨嚎:我的青牛!我的捆仙索!我的宝贝呀。可怜这么大的太上老君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又晕了过去。搞的四周不明所以的神仙自纳闷:这老君最来的修行差了很多呀,不就是几件宝贝吗?唉……可是众人随着声音看了过去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太上老君捆仙索因灵力尽失再加上又处于阵眼之中,早就成了一笨烂布,而那青牛因被吸取所了的妖力,元神又无法从星宿大阵中遁出。也变了一头老耕牛,比之人间界中凡牛更加不如。金钢琢又是系在青牛身上,却也变的锈迹斑斑了……

众仙见状,一边为太上老君不值一边又用仙药将老郡灌醒。只见太上老君一声喘…..嗯…..痛煞我也……悠悠的醒了过来。玉帝急忙说道:先将老君送了回去,就说朕自会与其做主。

这些神仙们 得到命令,各自飞去。同时也将酒旗星押解天牢等候处理。

这一等就是半月的时间过去了,让这个玉帝真是费劲了心力。治酒旗星的罪吧,要是依律处置,这酒旗星就要贬入轮回去当个一介凡人。恐怕这今后多少年来再也喝不上这种美味的仙酒了。可要是不处置他或从轻处置他就怕那太上老君决不会善罢甘休,现在还天天的吵闹,就是真翻了起来还不跑的王母娘娘那告我一状。听说王母娘娘现又私炼了一件法器:名为“破神膝”说白了就是专门为我做的搓衣板呀。玉帝想到这里身上就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刚开始玉帝还想把此事拖上一拖,等那太上老君气消点了再做计较。可谁曾料想这老头一天却比一天精神。而且王母娘娘那经常开始侧面的说要找人试试她新制作的法器威力了,老这么拖着还真不是一个办法,唉,最终玉帝叹了一口气,运起天音入密大法:酒旗官,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正在天牢中的酒旗星虽然身处牢狱之中,但仍然沉浸在那酒器酿制成功的喜悦之中,丝毫没半点痛苦之色。数日来,酒旗星一心参化酒器,发现这“老头乐”不但吸收了金钢琢无坚不摧的属性,更是可大可小。随心变化。加上捆仙索和众多仙器的属性融汇其中。此酒器更加灵敏异常,一经施展,酒器自身更散发出一种迫人的酒气。让人昏昏欲醉……更令酒旗星惊奇的是。由于自身一口精血的催化,隐隐的发觉星宿大阵中的二十八星宿阵法蕴涵其中。成了酒器自身独特的禁制。酒旗星相信若加以时日,此兵器所含威力定不止于此,或许还能排上名号了。

正当酒旗星沉浸在酒器威力的喜欢时,只觉浑身气息一动,玉帝的天音入密清楚的传了进了。酒旗星连忙收了法器。轻声道:“玉帝,小神若不是被那太上老君用那仙器盅惑。小神岂敢私酿仙酒。那老君又恶人先告状。才使得小神身背不白之冤”

玉帝听闻此话,不禁点点头:“量你小神也不敢违抗天命,虽然你事出有因,但你必竟触动天灾,又毁了那太上老君的法宝。不定你的罪也说不过去。咳咳…..但是念在你平时“孝敬有佳,朕也不会太为难了你。但有一点你要记住明日上朝上时,你不可妄语,否则朕也保不了你,知道吗?

酒旗星何等的聪明,听出玉帝话出有话,定是原先自己私送的那些仙酒起了作用。忙遥空一拜:謹尊玉帝法旨!酒旗星又听得片刻再发声音传来,知道是玉帝收了法力。暗自笑道:“命不该决呀,哈哈…….”可是事情真得能像我们的主角酒旗星想像的那么发展吗?

~~~~~~~~~~~~~~~~~好像是叫分界线~~~~~~~~~~~~

话不多表,次日玉帝上朝,文武众神一班到位,那太上老君更是鼻孔朝天不可一世。只听得玉帝下旨:带犯人酒旗星!耳轮中只听到一轮轮回声:带犯人酒旗星。。。。。声音未落,神将已然把身着罪衣的酒旗星押解上朝。

四周神将此时看着一身罪衣的酒旗星不免心中油然而生了一种同情,虽然平常这个家伙受贿成性。但必竟是一个爽朗之人,特别是那些好酒的神仙更是对此心中不快。认为没多大的事情却让那太上老君搅了,这要以后喝起个酒来还费了力。但是让这些神仙现在就去安慰太上老君却也没这个胆量,因为这同安慰油锅里的鱼没什么区别,万一回来再来再烫着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可见神仙也与凡人一样,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呀)

酒旗星也明白这一干道理,所以也不声不哈。毕竟昨天玉帝给自己吃了一个安心丸,等着看处理结果就是了。只要不是太过分,也就不兜太上老君的底了。(作者一声暗叹:原来酒旗星大大还记着太上老君抛妻弃子的事。。。。。。)

只听得大殿上一个女声大喝:酒旗星你可知罪!酒旗星心里一惊,不是玉帝问话吗?怎么改成女的问话了?眼一看,只见一个容貌在四十岁左右。身材微胖。却又不是美韵的一位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王母娘娘(全称:白玉龟台九灵太真金母元君)抢在玉帝之前,高声问话。酒旗星又用余光扫眼平帝,玉帝也是摇头不止。。。。。

酒旗星现下没了玉帝的支持只得认命道:属下知罪。可还没等王母娘娘说出下半句话就听那太上老君急不可耐的叫道:监律官!犯人已知罪,你可不得徇私!

听闻此话,气的酒旗星浑身直哆嗦,咬牙切齿暗道:关你老头什么事,要不是玉帝提前嘱咐早就将你老头的丑事端了出来,还容的你放肆!!

各位大大们:票少的可怜呀,看在我违抗妻命的份上,多给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