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格勒最惨烈三天的个人记忆

历史的军刀 收藏 0 63
导读:斯大林格勒最惨烈三天的个人记忆

转贴:


<-- -->




奥尔洛夫,一名侦察兵的9月13日


奥尔洛夫回忆说,11月之前,德军优势一直非常明显,他们好像故意要污辱苏军,早上先绕城市一圈,然后吃早饭,吃完再来轰炸。奥尔洛夫对记者说,他的记忆里,晚上19点,德国人就准时停止射击,开始吃晚饭,唱歌。苏军就在这段时间里开始抢救伤员,修战壕。德国人晚上经常要喝酒,喝醉了酒,就乱放几枪,还会由军官指挥着唱苏联最著名的歌曲《卡秋莎》,唱到后来,就唱成“伊万投降吧,我们一起唱卡秋莎”(“伊万”是俄国最常见的姓)。然后,这边就扔几个手榴弹过去,大伙也唱“卡秋莎”。


斯大林格勒对于德军的重要性在于:伏尔加河只要被占领,他们可以到乌拉尔,到莫斯科,整个战役就是他们的了。9月14日,德军不断向伏尔加河边发起进攻。火车站、马马耶夫岗几个战略重地被夺走。那些运送物资、伤员和向斯大林格勒输送后备军队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伏尔加河上的渡口变得岌岌可危。奥尔洛夫说,“9月13日以后,从伏尔加河对岸把炮弹运过来,再运进城里已经很困难,有时完全行不通。因为白天德军监视着从东边通向伏尔加河的所有道路。他们向每一只渡船实施直接瞄准射击。在夜间运送弹药和军队也很冒险,因为我们的渡河区域他们一目了然,他们不断向河面上空投照明弹,使伏尔加河整夜都亮如白昼。我们的火炮和机枪用曳光弹尽量把它们击落,但这很复杂。把弹药运过这一公里宽的水面,比从100公里以外把弹药运到伏尔加河岸边还要困难”。每一次强行渡河,苏军要损失一半的兵力。


奥尔洛夫所在师的侦察连有50个既了解城市又能作战的人,但其中只有20个壮年,其他都是像他一样的小孩,还有女人和老人、吉卜赛人。“我们的主要任务很清楚,是要打进德军所在地,搞清楚他们哪里是仓库,哪里是屯兵重点,人数大概有多少,搜集尽可能详细的情报,向指挥官汇报。我们通常伪装成居民,做出去偷粮食、偷水的样子,一天要出去十几次。后来德军察觉出来就开始抓经常在附近出没的居民,这招失效了。”奥尔洛夫说。


他说,“那天,在第一个师渡河之后,其他师也开始渡河。但后来发现,每次渡河不到10分钟,德军的飞机就过来轰炸,我们损失惨重。指挥部于是有个假设,认为渡口附近肯定有飞机场。这个机场的战略目标不是城市,而是专门针对渡河军队。我被师部派去找这个机场。后来知道,有很多女人也被授命寻找机场所在位置,几支不同的队伍同时在执行这个相同的任务。”


指挥部根据已有情报推测,机场在离斯大林格勒30公里的村庄马林洛夫附近。但确认这个假设,要通过敌人已经占领的后方。奥尔洛夫说他混在被德军抓去做劳力的居民里,跟着这帮人穿过敌占区。


“对这些人,德军看得并不是很严,只有5个兵守着。我晚上偷偷跑出来,太累了,还睡了一会儿。醒来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了。我就赶快跑,看到一个突出的高地,高地下有一片很大的平原,按假设,这个平原再过去,应该就是机场了。我隐约看到挂着枪的德国人在那儿走。”奥尔洛夫回忆说,“我正在想办法怎么过去,突然看到旁边坐了一个老太太在那儿打盹,旁边有许多羊。我没放过羊,我把大羊绳子解开,大羊跑了,小羊也跟着跑,然后我装作去追羊。没想到绳子开了,羊都不动。我就摸出口袋里的干黄油,让羊闻了一下,羊群跟着跑起来。德国人发现了,有人朝我喊‘停住’,这时我已经看到了一个军用机场,三条跑道,有40多架轰炸机停在那里。”


奥尔洛夫因此获得了他的第一枚勋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