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三部 商海沉浮 第二十一章 独当一面(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二十一章 独当一面(二)


“胡董,我有些问题不太明白,”毕自强并没有急于去推敲这份合同文本的条款,却把他一些心存疑惑的想法提出来,问道:“歌舞团剧场和旧排练大厅真的适合改建为大型的卖方商场吗,为什么公司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拿下它?而且这租赁合同一签就是十五年,是不是太长了?再说一下子要交那么多的租金,还要投资翻修,值得这么搏吗?而且一下子租赁这么大面积的地方会不会是浪费,公司是否真有经营的能力并保证能够赚钱呢?我总觉得风险太大了!”

毕自强知道,这块准备建商场的地盘本身就来之不易。胡大海先是利用刘文斌出面套近乎,进而才疏通文化局和歌舞团的领导,并私下给了那些“管事”的人不少回扣和好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才拿到了这份场地租赁的合同书。

“嗯,你提的这些问题很不错嘛。”胡大海用一种十分赏识的目光瞟了毕自强一眼,然后点燃一支烟,将端坐着的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说道:“我问问你,如果让你负责选择和开办一个商场,你认为要有怎样的外在条件最为合适?”

“首先,应该是选择商场的位置吧,”毕自强思考着,明确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通常来说,经营大型商场一定要在人多热闹的市中心地带,有足够的顾客人群,这样才能够保证达到商品销售量和营业额。”

“嗯,说下去。”

“可是,我认为租赁现在这个地盘来经营商场,位置是不是偏一点?如果只是开个一般的商店还好说,而开商场似乎不会有足够的顾客光顾吧?”

“首先考虑选点,你说得不错。”胡大海深思熟虑地点点头,却表示不完全认同毕自强的看法,说道:“不过,你似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按常规眼光来看,这块地盘目前如的确像你所说的那样,是偏僻了一些。但你注意到了没有,它的位置恰好处在两条主要街道交叉的十字路口,西面靠市中心老街区不算太远,东面是正在迅速扩建的城市住宅小区群落。而这个十字路口横向上的东葛路正在扩建和向东延伸出去,这表明市中心地段正在逐渐东移。我估计用不了一年时间,东葛路修好后一旦开通,我们现在租下来的这个地方必将成为人流量大的新聚合点,是摆放大型商场最理想的一个地理位置。”

“哦。”毕自强恍然大悟,不由地暗自佩服胡大海的商业眼光。

“一,位置;二,地段;三,交通。要投资兴建一个大型的卖方商场,无非就是要考察这三个方面的具体情况。”胡大海扳着手指数着,仍然按照自己清晰的思路说下去:“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到大型商场要尽可能靠近街道的路边,并拥有足够的空地来停放车辆,从而最大限度地让顾客感觉到来此购物是很方便的事情。具备了上述条件,还要考察一下附近是否有足够多的公交车经过和候车站点的分布情况,它表明该地段能够达到的人群流量。”

胡大海给毕自强详尽地分析着,侃侃而谈。他现在不愧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了,往往能够在某些事情还没浮出水面时,就已经敏感地捕捉到了潜在的商机,嗅到了铜钱味,并能迅速地作出反应而制定一套完整的商业构想,然后雷厉风行地去操作和实施既定计划,真是掘金有道呀。

毕自强默默地聆听着胡大海的教诲,充分地意识到:要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一定要有前瞻远眺的眼光,要学会在看似已成惯例的商业场面上寻找和捕捉那潜在的巨大商机。如果等到大家看到这样做就能大把赚钱的时候,才开始起步去和别人竞争,恐怕早就错失了有利的机会,为时晚矣。

“一次性预交一年的租金,这确实存在着很大的风险。”胡大海指着毕自强手里那份合同,胸有成竹地说道:“不过,我已经仔细想过了,这样做还是值得一搏。我们在开始盘算着一个商业计划的时候,其结果无非有两种可能:要么赚钱,要么赔钱。从商不能因为怕赔老本而裹足不前,因为钱是绝对不会从天上自己掉下来。做生意嘛,就是用钱来赚钱,做大生意从来都是风险与利润成正比的。所以,一定要敢冒风险,这样才能用小钱赚大钱。”

毕自强听完胡大海这一席话,连连点头。他清楚地知道,这一年多来,胡大海和刘文斌合伙倒卖从广东方面过来的走私车就达二、三十辆,自然没少捞钱。为此,胡大海和刘文斌各自往腰包里揣进了不下三、四十万元。这不,他俩人还各自留下了一部进口轿车自用。当时虽然就地倒腾走私车是被明令禁止的,各地方上的执法盘查也很严厉,但查处的结果大多数只是被逮到后罚款了事。因类似的这种贩走私车的行为往往只是有惊无险,一直以来,他们在这方面的买卖做的还算一帆风顺。在获得丰厚的利润后,胡大海手上有了一大笔闲置资金,当然要充分地利用起来,自不会容忍错过再赚钱的机会。于是,再接再厉地干下去,便又有了公司要经营大型商场的想法。

“胡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知你考虑过了没有?”毕自强瞄了瞄手中的合同文本,说道:“公司投资兴建这么大的商场,要想从这上面赚钱,我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何经营和管理商场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您又是怎么打算的呢?”

“好,你的问题说到点子上了,这也正是我准备跟你具体谈的事情。”胡大海从办公桌后站起来,在室内来回踱着方步,说道:“我准备在公司下面再成立一个子公司,就叫‘昆鹏商贸经营部’。它在财务的帐面上不必独立分出来,还是由公司统一来管理。但在业务方面,将由你来出任子公司的经理,全权负责商场经营的决策和管理。对外挂出的名号我也都想好了,就叫‘昆鹏商场’吧,你看如何?”

“胡董,这不是开玩笑吧?你把商场交给我打理?”毕自强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愣了好一会儿,信心不足地说道:“这经营和管理大商场,我根本没这方面的经验,你让我去独当一面,我这哪儿干得来呀?”

“那你告诉我,谁行?”胡大海反问道。

“这个嘛……”毕自强一时想不出什么托词,只好把话题转到一边去,不好意思地说道:“嘿嘿,我还是跟着你开开车,跑跑腿什么的吧。干这个我能行,保证不给您误事。”

“唉,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谁生下来就会做生意、搞买卖的?”胡大海眼睛一瞪,用手指着毕自强的脑袋,教训地说道:“俗话说:将相本无种。你要树立起信心,不懂可以学嘛,我不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吗。告诉你啊,我敢把这生意交给你去做,你倒还怕什么?哼。”

“胡董,我没说不干呀,”毕自强被他这么一说,这回坐不住了,急得抓挠着头发,解释道:“我只是怕干不好,到时候向你交不了差呀。”

““只要你肯用心去干,就没有干不好的道理。”胡大海不容置疑地把手一挥,说道:“这商场的生意要是做砸了,你也不用不好意思,你就给我从商场的楼顶上跳下去!”

“您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当然没二话。”毕自强不由地站直身子,斩钉截铁地说道:“胡董,我一定把商场干好,赔了我就跳楼!”

“哈哈哈,”胡大海爽朗地笑了,用赞赏的目光注视毕自强,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嗯,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嘛。”

“对了,胡董,”毕自强忽然想起什么,小心地问道:“这经营商场的事,是不是刘总他也有一份在里面呀?”

“经营商场这事,刘总不沾边。前些日子只是让他出面帮忙租场地,利用一下他的人际关系罢了。”胡大海认为有必要让他了解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介绍说道:“公司跟刘总的合作到目为止,只限于做贸易买卖。不过,公司将准备再成立一个子公司,专做大单的贸易生意。这倒是准备交给刘总去打理,公司也只在这一块上跟他五五分帐。”

“哦,我明白了。”毕自强答道。

其实毕自强并不知道,当初为了把刘文斌从牢狱之灾中解救出来,给黄仁德家属拿去交给检察院的那十七万元现金,就是老胡大海思量过得失后凑出来的钱。刘文斌从拘留所出来之后,对胡大海在他危在旦夕时的出手搭救,心里怀着一份深深的感激。所以,尽管刘文斌在公司的某些生意上并没有太多利益可言,但他还是挺愿意为胡大海鞍前马后地操办一些事情。

在胡大海的办公室里,毕自强把租赁合同文本反复地推敲了多次,并与胡大海交换了一些意见和看法。之后,两人又合计着操作商场开张的一些事宜,前后用去了整一个下午的时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