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二)

royf22 收藏 27 99
导读: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周卫国忍不住骂道:“都傻了!上刺刀!”

队员们一愣,这才想起光记得手上的短刀了。于是都迅速收起短刀取下步枪上好刺刀,子弹却是无论如何来不及压上了。

柱子见周卫国没有步枪,立刻将自己的步枪上好刺刀,喊道:“连长,给您步枪!”

周卫国闻声回头,柱子甩手将步枪朝他扔了过去。

周卫国伸手接过步枪,转身顺势一个突刺,将刺刀刺入冲上来的一头狼,再迅速拔出。

这时,又一头狼跃起扑向赵杰。

赵杰一矮身,将刺刀举起,刀尖从这头狼的肚腹划过。这狼收势不住,肚子顿时被刺刀剖开,腹中脏器流了一地!

其余的狼闻到鲜血的味道,越加兴奋,前赴后继扑了过来。

队员们不断挥动着步枪,将刺刀刺向扑上来的狼。

在队员们的掩护下,林水生和柱子冷静地上弦、瞄准、击发……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已躺满狼的尸体,但狼群似乎还没有停止攻击的意思。

这时,头顶有白毛的那头狼再次仰天嗥叫。

林水生大声说:“连长,头顶有白毛的那头狼肯定是头狼!”

周卫国大声叫道:“水生!射头狼!其他人掩护!”

队员们应了一声,手中步枪刺出的频率突然加快。

狼群的攻势被特战队突然加快的刺杀频率阻了一阻,林水生趁机举弩瞄准头狼射出了一箭。

狼群似乎也猜到了林水生的意思,立刻有几头狼挡在了头狼身前,林水生射出的箭正中挡在最前的一头狼。

这狼哀嚎一声,倒地而亡,但很快,又有几头狼移动到了头狼身边。

队员中突然有一人丢下步枪拔出短刀怒吼着冲向头狼。

周卫国定睛一看,那人正是参军之前就打死过鬼子的钟祥!不由大叫道:“钟祥,你他妈给我回来!”

钟祥却像没听到一般,大吼一声:“杀!”挥动短刀,将面前一头狼的狼头劈成两半!

周卫国低声叹了口气,随后大声叫道:“赵杰,跟我上!其他人收缩防线!”

说完扔下步枪拔出短刀冲向头狼,赵杰立刻紧跟周卫国,在他身边左挑右刺加以保护。

其他队员则迅速收缩防线,由于人少,连柱子也不得不捡起周卫国扔下的步枪加入了外围防御。

周卫国和赵杰很快就和钟祥汇合在了一起。

周卫国虎着脸对钟祥说道:“跟在我身边!”

钟祥冲周卫国呲牙一笑,依言跟在周卫国右边。

三人交替掩护着冲向头狼,头狼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不断后退。

三人离头狼越来越近,但离其他队员却越来越远。

这时,狼群开始出现骚动,越来越多的狼停止了攻击,转而扑向威胁到头狼的周卫国等三人。

三人已顾不上身后的危险,奋力攻向头狼,身上渐渐被血染红,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狼血!

周卫国深吸口气,他明白,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大队狼群赶到之前杀死头狼!

终于,周卫国冲到了头狼面前!

头狼抬头,怒目注视着周卫国。

周卫国也盯着头狼,举起了短刀。

在这一瞬间,一人一狼的眼神相遇了!

头狼突然低吼一声,奋力扑向周卫国。

周卫国右脚迅速踢出,正中头狼的肚腹,将头狼踢了起来,头狼再次落下时,眼中已经有了恐惧!

待头狼落至身前,周卫国左手迅速伸出,卡住头狼的脖子,右手短刀毫不迟疑刺入了头狼的头顶,直没至柄!

在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正在奔近的狼群都停下了脚步。

寂静的黑夜中,十个人手持各种武器和一群狼对峙着,地上遍布着各种姿势的狼尸,这情景显得如此诡异,以至于特战队员们都无法感受到它的真实!

周卫国转身看向停留在几步以外的狼群,一把拔出短刀,将头狼的尸体推倒在地,随后举起短刀,仰天大吼!

随着这声大吼,狼群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打头的几只狼目中已经有了畏惧的眼神。

又过了一会,狼群开始缓缓后退,最后,终于转身离开了。

见狼群全部离开,几乎筋疲力尽的周卫国三人迅速回到了队员中间。

转身看了眼地上的狼尸,周卫国长出一口气,叹道:“没想到最先给我们特战队试刀的竟是一群狼!”

林水生慢慢蹲了下来,捧起一头狼的尸体,突然大叫一声:“秀儿!”

放声大哭。

周卫国和队员们都愣住了。

柱子眼中也有了泪水,低声对周卫国说:“连长,俺们村被鬼子屠村那天,水生哥也打了头狼,想要给嫂子补身子的!”

周卫国和其他队员听了都不禁黯然,眼前惨烈的情景的确容易勾起林水生痛苦的回忆!

过了好一会,林水生终于停止了哭泣,抹干眼泪后,眼神已变得坚毅无比!

周卫国低声命令道:“柱子,担任警戒。其他人,检查受伤情况,包扎伤口,休息!”

想了想,又说道:“枪里都压上子弹!”

柱子立刻应了一声,给步枪压上子弹后离开了空地,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其他队员也开始互相检查伤口。

好在队员们受的都是轻伤,插干血迹敷上林水生携带的密制兽伤药再稍加包扎后就都没什么大碍了。

队员们又给枪里都压上子弹,这才围坐在火堆边上休息。

坐下后,赵杰迟疑半天,才嗫嚅着说:“连长,刚刚您为什么不让我们用枪?”

周卫国苦笑,说:“我如果说这都是我的错你会怎么想?”

赵杰一愣,立刻说:“我不信!其实刚刚我们就算想用枪打狼,也来不及上子弹了,何况就算上好子弹,射击完第一轮,拉枪栓退壳重新上膛的时间也足够狼群把我们撕碎!所以我认为,刚刚我们用刺刀是最好的选择!”

周卫国摇了摇头,说:“其实在这件事上我至少犯了四个错误:第一,开始那四头狼突然离开后水生曾经提醒我有些不对劲,可我没有在意,没有让你们保持警戒,所以让狼群能这么容易就接近我们;第二,这次训练虽然是山地丛林作战训练,但我却对将要遇上的危险没有足够的重视,所以没想到要大家在枪里压上子弹,这才让大家在狼群突然出现之后都无法用枪还击;第三,就算枪里没有子弹,我们也还有手榴弹,足够对付狼群,可我并没有提醒你们用手榴弹炸狼;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太过自大,把一切事情都想得太简单,自以为无所不知,却没想到这深山中处处都隐伏着杀机!其实就算今晚不遇上狼群,我的这种想法迟早也会让大家陷入危险!”

赵杰立刻说道:“连长,您别这么说!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犯错?要说有错,我们大家都有错!您不是也一直希望我们能正确地思考、分析和判断吗?可我们都没有做到!”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赵杰,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周卫国的语气渐渐凝重:“一支无敌的军队的确需要虎狼之性!而这虎狼之性也的确需要经过不同寻常的训练和残酷的实战才能养成!但是,我不希望因为我个人犯的错误让大家付出不必要的代价!我绝不能容忍自己拿士兵的性命当儿戏!像今晚这种情况今后绝不允许再次发生!”

说到这里,周卫国突然站了起来,向队员们敬了个礼,说:“今晚是我周卫国对不住大家,我给大家道个歉!我保证,今后再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林水生站了起来,说:“连长,这怪不得您!俺和柱子打了这么多年猎也没碰上像今天这么大的狼群!您不是山里人,自然对山里的事情有些不明白,俺们都不会怪您的!”

钟祥也站了起来,低头说:“连长,要说犯错误,俺犯的错误最大!您说过,在战场上,如果一个人犯了错误,害死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而是大家!俺刚刚就不该一个人冲出去,要是狼群趁着俺冲出去的空档攻了进来,战友们有了什么损伤,俺就是死一百次也不够啊!”

其他队员也纷纷站起,说道:“连长,俺们都有错!”

周卫国摆了摆手,说:“大家都别说了!作为一连之长,我的责任不可推卸!从明天开始,在山里的训练由水生和柱子带队!”

林水生愣了愣,立刻说:“连长,我们怎么能行?”

周卫国正色说:“水生,你和柱子都是猎人出身,对于山里的情况,我们中没有任何人比你们俩更熟悉!这次训练我之所以让大家只带不到三天的干粮就是想摸索出部队脱离后勤之后如何在山地丛林中生存并保持战斗力。我本想等训练结束后编一个这方面的小册子,现在看来这个工作要提前开始了!从明天开始,你和柱子就是老师,我们大家都是学生!你们要做的,就是教会大家在山里怎么用最简单的方法活下来!比如说怎么寻找食物、水源,怎么避开危险,晚上在什么地方宿营,甚至怎么生火,怎么制造陷阱等等等等。”

林水生终于明白了周卫国的意思,突然想到要是连长所说的那个小册子真的编好了,对全连乃至全团都有帮助,立刻说道:“连长,没说的!您相信俺和柱子,俺和柱子一定把俺们知道的都教会大家!”

周卫国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吩咐大家好好休息。

第二天天亮后,众人数了数昨晚打死的狼,足有四十一头!不由都是暗暗心惊!

不过,这么多狼肉当然不能浪费,所以林水生在宿营地附近找到一条小溪后,众人一起动手,花了整整一个白天,将狼皮都剥了下来,狼肉则在溪水里洗净后切割成大块,再用现编的草绳串好和狼皮一起挂在高处准备风干。

看着挂在高处的狼皮和狼肉,周卫国不由哭笑不得,自己虽然犯了错误,但好在队员们都没什么损失,所以这近两千斤的狼肉和四十一张狼皮现在却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战利品!

第三天,在每人带上十几斤狼肉后,特战队继续朝深山进发。

一路上,林水生和柱子不断向众人传授着各种行走深山老林的经验,包括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怎么在山里辨认方向,怎么设置陷阱,哪些蛇虫有毒,如何避免被它们叮咬以及万一被叮咬后怎么处理等等,不一而足。

周卫国将这些都一一记下,遇上一些特别的植物还采集几株作为标本以便今后编写小册子时绘图之用。

就这样,特战队在山里很快就又过了六天,到了第九天,周卫国想起和李勇约定的对抗演习,才让林水生把大家带出了深山,回到最初的那个宿营地。

第十天上午,周卫国将对抗演习的事情告诉了特战队员。

虽然明知演习双方兵力对比是十七比一,队员们对于自己能赢得演习还是没有一点疑问,看来夜战狼群已经给了他们无比的信心!

队员们唯一关心的就是,演习地点在哪里?

周卫国却是微笑着回答了两个字:“保密!”

随后吩咐大家好好休息。

队员们虽然都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按照周卫国的吩咐开始休息。

凌晨一点,周卫国将所有队员都叫醒,低声命令道:“演习现在开始!全体跟我进入演习地点!”

队员们都是一脸兴奋,憋了这么久,早就想找人练练了!

赵杰忍不住问道:“连长,演习地点究竟在哪里啊?”

周卫国微笑着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第十一天早晨,李勇带着周卫国留下的信封来到了村口打谷场,随后命令兼司号员的连部通讯员吹响了紧急集合号。

他要当着全连的面拆开信封,看看演习地点究竟在哪里,然后宣布演习正式开始!

几分钟后,各班就开始全副武装从各自的驻地跑了出来,直奔向村口的打谷场。

不到十分钟,各班就已列队完毕。

李勇满意地点了点头,但很快就皱起了眉,怎么今天的队列好像少了人?

等各排报数后李勇才发现今天的确缺人了,而且一缺就是一个排!

整个四排今天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出现。

李勇顿时火冒三丈,马上就要演习了,四排这是搞得什么鬼?

又等了一会,四排还是没有一个人出现,李勇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这群兔崽子,老周一不在就敢拉稀!”

随后命令通讯员去看看四排今天究竟怎么回事?

通讯员立刻飞奔向四排三个班的驻地。

又过了好一会,非但四排没有出现,连通讯员竟然也没回来!

李勇又等了一会,终于失去了耐心,大声对战士们说道:“算了,我们不等四排了!周连长在带连直属分队出去训练之前,曾经跟我说过,他想带连直属分队和我们三连剩下的一百七十一个人——哦不,现在是一百三十个人了——搞一个对抗演习!演习时间就是今天,演习地点就在这个信封里!”

说完,李勇扬了扬手中的信封,随后取出信封里的纸,展开一看,只见纸上写着两个大字“阳村”。

李勇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就变了。

阳村?!

这时,李勇身后的草垛突然被人掀开,紧接着,周卫国带着几名特战队员从草垛下出现,几步就冲到李勇身后。

周卫国拍了拍李勇的肩膀,微笑道:“老李,按演习常规,你现在已经被我们俘虏了!怎么样,认输吧?”

李勇不服气的说:“老周,你不讲规矩!哪有你这样演习的?”

周卫国正色说:“老李,这可是对抗演习!意思就是跟真的打仗一样!你想想,打仗有什么规矩好讲?”

李勇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周卫国问道:“你知道四排今天早晨为什么没来集合吗?”

李勇立刻问道:“为什么?”

周卫国淡淡地说:“因为四排三个班都在今天凌晨被我们连直属分队摸进驻地捆了个结实,所以他们现在都没法参加早操!还有,你刚刚派出的通讯员肯定也被守在那儿的赵杰他们俘虏了!”

李勇不由听得目瞪口呆。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老李,你想想,如果我们是鬼子,会发生什么事?”

李勇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是啊,如果凌晨摸进来的不是特战队,而是鬼子,那三连也就完了!

周卫国又叹了口气,说:“我知道,我们直属分队这么做是有点投机取巧,可你想过没有,我们能摸进来,凭什么鬼子就不能摸进来?就凭三连这样的警戒力量,迟早要出问题!”

李勇点了点头,涩声说:“老周,你说得对,我们的确太大意了!”

周卫国拍了拍李勇肩膀笑道:“看你愁的!告诉你个好消息吧,前几天我们在山里训练时打了一些狼,还有一千多斤狼肉和四十一张狼皮留在山里,回头叫柱子带四排去取回来。”

李勇低声骂了一句:“不厚道!”

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