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财紫 正文 第二章

nmdj 收藏 1 45
导读:风流财紫 正文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3/


终于踏出了大门,我第一次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扫了一眼四周,我得出一个结论,“我所处的这个地方就是叫做‘街道’的东西。”


从背后中翻出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城市旅游地图,我开始在心中策划到底该到什么地方去玩耍。


“首先,我得去旅馆租一间房间,然后再考虑其他的。”很快在地图上找到了最近的一间宾馆,辩明方向后,我开始向那里走去。


虽然我可以打的前往,不过我没有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在到达宾馆的路途上,我要好好的领略一下外面的世界。


虽然我从未出过家门,但是你不要以为我缺乏锻炼,要知道我从小就接受了严格的国术训练的,其他诸如泰拳、跆拳道、空手道、柔道的训练也有不少,所以体力这一方面,我向来都是很有自信的,虽然我不知道普通十二岁的小孩有多强的体力,但是我相信,我绝对不会输给他们。


走走停停下,终于来到了宾馆,当中兴致冲冲的想要去开房的时候,才发现我忘记了一件极重要的事,我没有身份证。


没有身份证明怎么能开到房间呢?若不是宾馆的服务员看我年纪太小的话,恐怕还会把我当成什么犯罪份子来对待呢。不过只是她那一眼疑惑的眼神就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小朋友,你的家长呢?没有和你一起来吗?你是不是本地人?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开房间?”


每一个问题都是我无法回答的,额上汗水忍不住涔涔而下,心中暗自叫糟。


急中生智下,我急忙说道:“姐姐,是我爸爸妈妈让我先来这里等他们的,他们去买东西一会就过来,要不……要不我先去找找他们吧。”说完不待那个服务员反应过来就急忙跑出了宾馆。


“没有身份证我该怎么办?难道……难道要露天住宿吗?”我的天那,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看来是我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沮丧之下,我开始在城市中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不要紧,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想到办法的。”


很快,对周围事物的新奇感就代替了我心中的沮丧,我开始在城市的大街上流连忘返起来。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得很快,抬腕一看手表,已经是下午16点了,再过一会就该吃晚饭了,到那个时候妈妈应该会发现我的离家出走了。


“不行!我得赶快把自己安顿好,否则的话说不定会被妈妈他们找到。”我可没打算只出来这么一会就被抓回去,还有很多地方我没去逛过呢。


思来想去,看样子我只能露天住宿了,不过在这城市中能有什么地方给我住宿的吗?显然没有,“那么……我只能到山上去了。”


抓紧时间到商店内买了一顶简易帐篷和相关的物品以后,我来到森林公园买了一张票以后进去了。


因为考虑到要找一个人迹较少的地方,所以我只能背着帐篷向山顶进发,同时不忘记欣赏一路上醉人的景色。


来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放眼望去,天边的夕阳异常美丽,我还是第一次在山顶看到日落,哪怕是现在就被抓回去也值了,这么优美的景色在家里哪能看得到呢?


可惜美丽总是很短暂的,很快夕阳就沉了下去,大地逐渐被黑暗所笼罩。收拾情怀,我开始准备今天露宿的“家”。


很快安顿好了简易帐篷,钻到里面,点亮应急灯,翻出一本在路上买的杂志无聊的翻看了起来,恍惚间,逐渐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阵巨大的声响把我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我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周围,才愕然发现在我睡着的时候甚至忘记关闭身旁的应急灯了。


正在奇怪的时候,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原来是打雷了。


掀开帐篷的门帘看了一下,外面这时候竟然下起了雨,虽然还不是很大,但是伴随着剧烈的狂风,看起来我这个小小的帐篷是无法经受中风雨的考验的。


忍不住在心中咒骂了一下,大叹倒霉:“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下雨?老天爷真是不长眼睛。”


咒骂归咒骂,不过还是得做下预防措施。


冒着雨钻到外面,我把帐篷的四个角上的绳子重新固定了一下,钻回帐篷内祈祷道:“希望风不会太大才好,否则的话我这一晚可能挨不过去了。”


应急灯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微弱了,看起来已经支持不了多久啦,到这个时候我才头一次为自己贸然离家感到后悔,开始想念起爸爸和妈妈来,我想现在他们一定非常担心我,或许正冒着风雨在四处寻找我吧。


风越来越急,老天好像是在和我故意开玩笑,我死命的按住帐篷的四个角落不让它被狂风给吹起来,但是对于雨水我就无能为力了,像这样的简易帐篷是不可能挡得住这样的瓢泼大雨的,不一会的工夫我就被淋成了一个落汤鸡。


又是一个闪电扯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巨响就好像是在我头顶爆炸了开来一般,促不及防下我给吓了一跳,双手一抖,没能按住帐篷的角落,一阵狂风吹来,我随着帐篷开始从山顶滚落了下来。


惊慌失措下,我拼命的把手伸出帐篷外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但是我所选择的地方是一块空地,周围没有任何树木可供我依靠,慌乱中我更发现,狂风已经把我和帐篷带到了山顶悬崖的边缘,若是我再不能抓住任何东西的话,就要被吹到悬崖下去了。


死亡的威胁之下,我拼尽全力把双手死死的插入土中,勉强固定住了翻滚着的身体,但是被我压在身下的帐篷却像一个风帆一般被狂风吹得笔挺,不住的向后拉扯着我的身体。


我努力的想要把身体抬高让狂风把压在身下的帐篷给带走,但是这在平时做起来是那么简单的动作这个时候却显得是那么的困难,我愕然发现除了双手还牢牢的插在地上以外,浑身再没有任何地方可以使出一分力气。


雨水毫不停留的击打在我的脸上,我的身上,眼睛更是被狂风吹得睁不开来,甚至连呼吸都感到异常困难。


本来想张开嘴巴呼吸以缓解一下鼻腔的压力,但是张开了嘴以后我才发现那样做更加不智,肆虐的狂风迅速灌入我的嘴中,把我呛得大声咳嗽起来。


风中更有许多异物一起进入了我的口腔和咽喉,我难过得忍不住把双手伸入口中想要把异物给挖出来。


当我成功的把卡在口中的异物取到手中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被狂风带出了悬崖,正急速的向下坠去。


我竟然忘记了,失去了双手的支撑我是会被吹落悬崖的。


“我就要这样死去吗?我才十二岁啊,我才看了这个世界一眼而已,我还有许多事情来不及做,我不想死啊!”无数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一一闪过,我后悔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天上的一道闪电无巧不巧的落在了我的身上,刹那间我失去了知觉,恍惚间只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旋转了起来,我好像被吸入了一个旋涡之中,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我向一个奇怪的空间坠落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我突然恢复了知觉,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正由黑暗中的夜空向下急速坠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重重的落到了地上,一阵剧痛传来,我忍不住咧开嘴发出了一声呻吟。


“相公,怎么回事?那边好像有响动。”不远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我听了不禁有些好笑,可是嘴角刚一抽动浑身上下的剧痛马上让我停止了脸部的这种举动,但是心中却还是忍不住想道:“相公?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复古的人?”


“娘子勿惊,待我过去察看察看。”随着那个声音,黑暗中我依稀看到一个身影拨开杂草走了过来,他的手中好像……好像提着一盏……灯笼?


来到近前,借着灯笼所发出的微弱光芒,我依稀能够辨认出他的大体模样。


来人大约三十上下,脸上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气质,应该怎么说呢?总之和我见过的任何人都不同,虽然我平时很少见人,但是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即便是坐在家中我也可以通过各种媒体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但是眼前这个人身上的那种气质我却从来没有见过。


或者……或者那可以称作书卷气吧。


而他的眉目间,似乎有一层化不开的哀伤,我猜想他大概有丧亲之痛,只是现在的人大多喜欢把情感收入心底深处,轻易不让旁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这个人多少也该算是另类了。


而他的衣着打扮则更是让我惊奇。


一身长袍,头上结了一个书生辔,这种打扮我只能在古装电视剧中才能看到,是那种典型的书生打扮。


“娘子,是一个小孩,好像受了伤。”那中年男子突然扬声向后高声说道。


“小孩?什么样的小孩?”随着声音传来,又一个人顺着刚才中年男子过来的路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妇人,年龄和那中年男子差不多,身上也是一袭的奇怪打扮,布衣长裙,头上的长发结了一个古怪的样式,这一切都和古装电视剧中的造型没有什么差别。


“难道……难道他们是在拍电视剧?可是没见周围有其他人啊?导演呢?照明呢?灯光呢?”我忍不住疑惑的打量着周围。


把灯笼移近我身前,那男子对那妇人说道:“不知道,不过这个小孩的穿着打扮实在很奇怪,不过看起来伤得不是很重,你看他的眼睛正滴溜溜的乱转呢。”


“我的衣着打扮奇怪?你们的才奇怪呢。”听了那男子的话我忍不住在心中反驳了一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那灯笼上有一个大大的“唐”字。


弯下腰,那妇人慈和的对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从哪来的?你家在哪里?你父母呢?”


“我叫汤银,是从清水大街53号来的,我的家当然也就是住在清水大街53号了,麻烦两位替我通知一下我的父母,我家的电话是3133……”还未说完我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我看到两人脸上正闪烁着一股奇异的光芒。


“唐寅?你说你叫唐寅?你是寅儿?我的寅儿啊……”不知道为什么,那中年妇人突然一把抱着我痛哭失声起来。


那中年男子更是满脸泪痕,激动的跪倒在地,抬头大声的对着黑暗的夜空高声叫道:“老天爷啊!难道这个孩子就是你给我们的补偿?否则的话他说的话怎么那么奇怪,又怎么会叫做唐寅?老天爷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还想问呢。”我挣扎着想要从那妇人怀中脱出身来,正在这个时候,那妇人已经放开了我,仔细的打量着我,眼中充满了慈爱,直把我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唐寅?你是我的寅儿?不会错的,就是这样,是老天爷把你从天上降下来补偿给我们的。”那妇人声音越说越大,语气逐渐由疑问句变成了肯定句。


而我的心也逐渐的沉了下去,我相信,我是碰上了两个疯子,在这种时候我还是少开口为妙,还是慢慢等待机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好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悬崖上摔下来会到了这里,不过我还是暗自庆幸我没有摔死,尽管这次离家的行动是彻底失败了,不过眼下不是担心妈妈的眼泪和爸爸的责骂的时候,我必须小心在意的应付这两个疯子,我可不想惹怒他们,谁说得定他们发起疯来会不会把我给宰了呢?


“是啊,是啊,我叫唐寅,是老天爷派我下来补偿你们的。”我顺着他们的口气说道。


“你真的是寅儿?真的是老天爷把你派下来的?”虽然那中年妇人已经高兴的抱着我直吻,但是那中年男子似乎对此感到不能相信,焦急的问道。


“是啊,是啊,我是老天爷派下来补偿你们的,我叫唐寅,OK?”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整了整衣襟,那中年男子郑重其事的磕了三个响头,说道:“老天爷你虽然残忍的收去了寅儿的命,不过唐某人还是感激您,因为您又赐给了我们唐家一个孩子,使我们唐家不至于就此绝后,唐某人实是感激不尽。”


“孩子他爸,快别说这么多了,我看寅儿现在好像身体欠佳,我们还是赶快把他带回家去好好的调养一下吧。”那中年妇人催促道。


一拍额头,那中年男子说道:“你看我,都高兴得昏了头了,快快快,咱们这就回家,好好的庆祝一下寅儿的新生。”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过我断定至少暂时我是安全的,放下心事后疲倦和疼痛袭上心头,我竟然沉沉睡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