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财紫 正文 第一章

nmdj 收藏 1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3/


公元1990年,各位也许很奇怪,在这个年份里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不过在我来说就不一样了,因为在那一年,我出世了。


对了,还没有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家庭呢。


首先,说一下我的爷爷吧,据他老人家说,他是那种“解放战争渡过江,抗美援朝扛过枪”的人,不过具体是不是这样,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那个伟大的年代中,我并没有出生,所以我无法知道爷爷的那些光辉事迹究竟是不是真的。


而我的爸爸,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普通人。据他说这完全是历史问题才让他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不过还好,我爸爸这个人比较好强,虽然学历不高,但是却有另外一项本事,那就是做生意。


好像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吧,我爸爸眼光独到的四处筹借了几百元钱,做起了摆地摊的小生意,很快,当初鄙视我爸爸的那些人就惊奇的发现,通过摆地摊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以后,我的爸爸已经开始新一轮的资本积累了。


在这个时候,很多意识到中国即将发生改变的人们开始加入到做生意这个行列中来,而我的爸爸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利用自己比其他人起步早,熟悉情况的优势,开始做起了批发的生意,在这一点上,我一直都是很佩服我的爸爸的。


不过我爷爷就不这么看了,在他老人家看起来,我爸爸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投机倒把的事情而已,虽然现在国家已经允许这种行为存在,但是作为一个老革命党人,他觉得很丢脸。


丢不丢脸我是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我爸爸在几年以后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资本,为他之后迈进成功之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那以后,“改革开放”这四个字经常被提起,而在我看起来,改革开放的具体表现就是我爸爸的私营工厂成立了。一直到现在,爷爷他老人家都想不通国家为什么会允许成立这样的私营工厂,在他老人家看起来,工厂都应该是国家的。


不过当时间迈入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观念已经和当年有了彻底的变化。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我的爸爸获得了各方面的认可,从他那五花八门的头衔上,就能看出来。


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委员,市优秀企业家,优秀共产党员,等等等等……


像这样的头衔我的爸爸可以说是有一大堆,而人们看他的眼光也随之变化了许多。


在他们的眼中,我爸爸是一个成功人士,但是他们不知道,为了这成功,我的爸爸付出了多少努力,那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可以说,若不是因为这个,我或者可以早出生几年,而不会到我爸爸年过不惑才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


至于我的妈妈,是一个再平凡也不过的家庭主妇,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电视,有时候我真的很奇怪,那些无聊到极点的肥皂剧究竟有什么值得她这么用心去研究,不过只是研究的话也就算了,最可怕的是她会把研究的心得用到我的身上,这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这不,自从上次她看了那个什么《流星花园》以后,就开始仿效上面讲述的教育子女的方法来教育我了,对于这个,我真的是无可奈何。


从那以后,我有了许多家庭教师。教钢琴的,教画画的,教唱歌的,教跳舞的,甚至还有教武术散打的,真是学足了电视中的一切,让我苦不堪言。


更让人气愤的是,她认为像我这样的“优秀”血统必须找一个和适合自己身份的学校就读,简单的说就是要找一个像流星花园中的英德学院那样的学校,可是那样的学校真的存在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至少在我们市这样的学校并不存在。


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进过学校,不过这并不妨碍我获得知识,只是我妈妈为我请的那些家庭教师就足够让我不用进学校就能获得所需要的知识了。


而我的爸爸,居然在这个问题上对我妈妈做出了让步,认为这种教育方法或者可行?他们哪里知道,去学校学习知识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学习怎样与人相处,难道要我以后真的像电视中那个什么F4一样和人相处吗?我想我可做不到。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感谢我的妈妈,虽然她的教育方法不怎么样,但是却让我获得了普通孩子所无法获得的许多知识,当然,这也是因为我够努力的结果,你可不要小看我,我可是被鉴定为智商超常的儿童啊,也就是说,我很聪明。


对了,还没有告诉大家我叫什么名字呢,我姓汤,名银。


说起来这个名字真的是非常俗气,汤银?怎么不叫汤金呢?那好歹也比银高上一些啊。不过这名字再怎么说也是我母亲给我取的,虽然极度讨厌,但也只能默默接受了,说到底,这只能归咎于我的父母文化水平太低的结果,要是我的话,说什么都不会取这么一个难听的名字。


现在的时间是公元2002年,我已经十二岁了,在这个年纪,普通的孩子恐怕还沉溺于各种各样的游戏而对这个世界缺乏了解。但是我不一样,托我妈妈的福,在这个年纪我就已经拥有了超过这个年龄太多的知识。


甚至有个老师判断按我目前的水平已经完全可以考入任何一所有名的大学了,对于这一点,我自然是心知肚明。


不过我的父母却不赞同让我现在就去参加高考,他们认为我的心智和承受能力都和普通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如果在这个时候让我离开他们的身边的话,可能有许多事是我无法应付的,虽然现在的我已经完全可以考上大学,但是他们固执的要我十八岁的时候再去参加高考。


我的天啊!十八岁,也就是说我还要再过六年才能离开这个监牢,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差点就崩溃了,不过还好,我并不想父母所说的那样心理承受能力太低,相反,我的心理承受能力甚至已经强过了成年人。


不过,我真的还要在这个监牢里呆六年那么长的时间吗?想想我就觉得一阵头晕。


或许你们不相信,从我记事时起我就没有走出过这个家一步,按我妈妈的话来说,外面是很危险的,有许多坏人,如果他们知道我是我爸爸的儿子的话,或许会绑架我以勒索金钱。


不过我就奇怪,就算他们不绑架我,我依然还是我爸爸的儿子,这并不会改变,人难道会因为怕噎死而不吃饭吗?我想不通。


小的时候是因为没有这么多想法,但是现在人渐渐大了,开始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对于妈妈的这种做法,我颇不以为然,心中逐渐有了逆反心理。


终于有一天,我决定离家出走。


时间是2002年3月13日。之所以我会如此清晰的记得这个时间,是因为正是这天的决定改变了我的人生,发生了一件让我至今都想象不到的奇怪事情。


那天的天气很好,像往常一样,早上我在书房中自修。别奇怪,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几个家庭教师能够教导了,基本上大学的各种课程我已经自修完成了,除了一些书本上无法找到的知识以外,我根本就不需要家庭教师了。


最近这一段时间我比较喜欢看历史书籍,同时也喜欢研究历史中的各种人物,没办法,不这样做的话,我实在无法打发每天这么漫长的时间。


合上手中的书本,我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一般这个时候妈妈都是守在电视机旁边看着那些午间剧场,这个习惯已经几十年没有变过了。


至于爸爸,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对工厂中的事不放心,今天也一定会像往常那样很晚才回来。


“就是今天……”我暗自下定决心,在心中说道:“就是今天,我要离开这里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究竟和书上电视上网络上描写的有什么区别。”


径自下楼到饭厅,家里请的佣人很清楚我的习惯,一般我都是在这个时候下楼吃午饭的,所以他们早早的就为我准备好了。


看着桌上那万年不变的菜肴,我除了能苦笑以外还能做什么呢?这些食谱是妈妈从一个据说是什么营养学专家那里讨来的,一共两份,每星期换一份,现在我即使闭着眼睛也能说出来星期几该吃什么菜。


甚至有时候我忘记了是星期几,但是只要看一下吃的是什么菜就能够知道。


“少爷,您请用餐吧。”


和我说话的是张妈,她已经在我家做了几十年的佣人了,我也一直是吃着她做的饭长大的,但是在这个一切都有着制度的家中,我感觉她说的话也是一种制度,因为她刚才和我说的那句话我已经听了十二年了。


“谢谢你,张妈。”这句话,我也说了十二年。


一个人坐在宽敞的饭厅里无聊的吃着午餐,我开始策划离家出走的方法。


“妈妈看午间剧场要看到13点10分,然后她会吃饭,吃完饭后会到院中小睡一会,而张妈在弄完我的午餐以后会抓紧时间睡午觉,到13点整起来为我妈妈做饭,也就是说,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整个计划。”


这个家中的一切都太制度化了,可以说我只要随便想一下,就能够知道一切事情的发展,没有任何例外可言。


三两下把桌上的饭菜扫入肚中,我回到房间开始准备这次出走所需要的东西。


“银行提款卡肯定是要的,据说在外面没有钱是寸步难行的。”我翻出爸爸给我的提款卡收入怀中。据爸爸说这张卡里有几万元钱,不过我很奇怪,他为什么给我这张卡,因为我从来就没出过这个家门,难道在这个家中还有用钱的地方吗?


然后我换上了一双早已准备好了的鞋子,考虑到有可能会走很长的路,所以我特意挑选了一双舒适的旅游鞋。


“接下来,我还应该带几件换洗的衣服。”我打算出去好好的玩上十天半个月,所以衣服是必须带的,不用说,我把几件衣服放如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背包中。


“之后呢?哦!对了!还我有的洗漱用具,这些我也得带上。”


准备好了一切,我出发了。


来到大门处,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年老的李伯已经困得不行了,早已经打起了瞌睡,一般说到他一直要瞌睡到下午18点以后才会醒过来,这个,当然也是制度。


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我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这个世界究竟会是怎么样的?”好奇和激动之下,我终于迈出了脚步,从大门的那一边跨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