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小鱼儿在一家国企集团下属的一个商场当党支部副书记兼副经理,主持工作(无正书记),20几岁,副科级,小小年纪,有职有权,春风得意。不久,集团总部调来一位党委书记,原先是团市委的一位书记,与小鱼儿过去在市委财办工作时就熟识。一天下午,这位集团新党委书记与集团党委×副书记大驾光临该商场,找小鱼儿单独谈话。

“我不熟悉商业企业,来这个集团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副书记,一个就是你小鱼儿。”新党委书记说,“我需要助手,到集团总部来工作吧,小鱼儿,帮帮我的忙。”

小鱼儿一百个不情愿。他从机关下企业,就是想学学经营管理真功夫。在市委大机关工作过的人,对到集团总部工作不感兴趣。他下到一线任职的原目的,是想从政工口转到业务口上,伺机转做商场经理。

党委×副书记说:“我们初步议了一下,你在市级机关工作过,又有基层实战经验,文笔好,口才也好,准备调你到集团组织科当科长,所以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征求意见?这还有什么好征求的:两位大书记大驾光临一齐专程来谈话,这是器重你;新党委书记说请你“帮帮我的忙”,这是抬举你;由副科级升为正科长,这是提拔你;这科长不是别的科的科长,而是组织科的科长,组织科是干什么的?管干部人事的,现今中国的干部中,什么干部权最大?谁都知道是管乌纱帽的干部权力最大,这是重用你。

小鱼儿无话可说了,有话也没法儿说了,只好乖乖地点头:“服从组织安排。”

后任商场党支部书记到任了,移交手续刚开始,党委×副书记打来电话给小鱼儿,说:“现任组织科的科长查出癌症,住医院了,这时候免人家的职务不妥,伤感情。党委又议了一下,想让你先任组织科的副科长,主持工作。”小鱼儿通情达理,副科长就副科长吧:“服从组织安排。”

仅过了一天,党委×副书记又打来电话给小鱼儿,暗示说现任组织科的副科长对调整职务有情绪,总经理室对党委的初议也有不同意见,看来让你任组织科的副科长主持工作的方案得改变,新的方案是新成立一个宣传科,让你当科长。天哪,这年头企业耍嘴皮子的官谁还愿意干?党委×副书记诚恳地说:“先过渡一下吧,主要是到集团总部来工作。”小鱼儿哭笑不得,好歹也算升了正科,算了:“服从组织安排。”

移交手续办完了,小鱼儿去集团总部报到,新党委书记亲自在办公室接待了他,吞吞吐吐,一脸尴尬,小鱼儿一看就明白——宣传科科长又做不成了——原来,今年度的转业干部安置任务下来了,有一个副师职老飞行员分配到集团,按安置政策规定,必须安排正科实职,集团办公会议集体研究决定,让他先任宣传科科长,小鱼儿任副科长。“我跟这位同志(副师职老飞行员)谈过,他态度很好,说不熟悉地方工作,也不懂政工,科里的一切听你的。”新党委书记试图安慰小鱼儿,小鱼儿苦着脸,一字一字道:“服、从、组、织、安、排!”

虽说商场党支部副书记和宣传科副科长都是副科,算平调,但前者是有职有权的“一方诸侯”,后者是“上有领导下无群众”的办事员,前者有机会转到业务口上,后者只能在政工口苦熬,前者是能出业绩能升职的平台,后者是安置闲散干部的冷板凳。任命一公布,全集团上上下下沸沸扬扬一片议论,都说是小鱼儿犯了错误,挨了贬。

就这么着,小鱼儿转眼几天莫名其妙,就从“春风得意”栽了一个“一落千丈”。说是一个科,除了两个科长名额,连一个干事也不配备;办公室好歹腾了一间,办公桌却一张没有;申领一笔备用金,×副书记说党委没钱,财务副总经理说宣传科的事归党委管——小鱼儿站在六楼窗口,气的五脏六腑全都青了。

…… ……

半年之后,小鱼儿邀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和市总工会主席,在集团总部的顶层大厅,喜气洋洋地为全市国有商业公司首家“企业职工政治学校”剪彩。剪彩仪式可谓“欢天喜地,锣鼓喧天”,总经理在致词中叠口称赞宣传科为集团的事业发展立了一大功,新党委书记在开幕词说半年前党委组建宣传科的决定是正确的前瞻性的,财务副总经理在表态中说今后要对宣传科的工作全力支持,党委×副书记在发言中说事实证明在新形势下宣传工作是可以走出新路子的。

除了这所“企业职工政治学校”外,这半年中,小鱼儿还办起了一所“企业党校”、与集团工会合作办起了一所“企业职工俱乐部”、与保卫科合作组织了十期“企业职工普及法律知识”讲座、在宣传科办公室门上挂了一块“公关广告部”牌子,为集团挣了七十万元税后纯利……

小鱼儿本人也挣得了一大堆头衔,什么“优秀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宣传干部”、“商业先进工作者”、“新长征突击手”、“十大杰出青年”……等等等等,一下子又从“一落千丈”蹿上了“春风得意”。

上级领导班子中的老头子们都乐了:“小鱼儿能干,这么虚的事都能出活儿!”

于是,小鱼儿成了消防队,哪儿需要就派到哪儿,什么人事科长、保卫科长、储运科长、物价科长、劳资科长、计划科长、组织科长、业务科长、老干部科长、改革办公室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总经理办公室主任……统统干过,在一个商业企业里,除了财会科长,他什么都干过了,样样活儿都干的挺出色,最火红的时候创造了“两个六”的空前纪录,一个“六”是一年之内变动过六次职务,另一个“六”是一年之内同时兼任六项职务。

上级领导班子中的老头子们又乐了:“这孩子好样的,给他压担子!”

于是,小鱼儿又成了火箭弹,短短两年里,从副科升到正科、又升总经理助理、又升党委委员、又升副总经理……到最后,干脆让他做了总经理。

※ ※ ※ ※

上个月,我加入了乌龙山军团,落草为寇。一上山,便把乌龙山所有的贴子仔仔细细阅看了一遍,一边看,一边想到了这么一段故事。

办铁血网,各军团是主力。铁血网要想发展再发展,各军团必须进步再进步。办铁血网是件“实事”,而办军团却是件“虚事”,因此,后者更难。

军团的“虚”,在于它的组织是虚拟的、目标是浅显的、制度是松散的、奖惩是有限的;军团的“难”,在于军团成员的构成与关系在变化、军团成员的兴趣与共识在变化、军团成员的环境与条件在变化、军团成员的思想与情绪在变化。

办好军团,需要激情,需要韧性,还需要一种“虚事实办”的能力。

从小鱼儿的这一段故事中,我们可以借鉴以下三点:

1.小鱼儿的“抗击打”能力极强——这是借用武术、柔道、摔跤行的术语,当过侦察兵、特种兵或特警的网友们一定都知道,意思是说,你想学会击打别人,首先得先学会被别人击打。遇到困难,心态要好,一忌气馁,二忌逆反。小鱼儿后来一路顺风直上青云,做上了总经理,是和他当初善打逆风球,在低潮时顽强不屈有关系。试想,如果做了冷板凳就气馁,他还能重整旗鼓吗?如果做了冷板凳就逆反,他还能正常发挥吗?每一支股票的曲线图都是凹凹凸凸、起起伏伏,从没有直线上升的,盘整的周期愈长,则获利的空间就愈大,所以股市上有一句话叫“横有多长,竖有多高”。想办成一件事情,一定要有对付任何困难、百折不挠的“抗击打”能力。

2. 小鱼儿的务实嗅觉力极强——虚事有两种,一种是为虚务虚,空无益义;一种是为实务虚,帮助实,促进实,这就值得做,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种实事。小鱼儿骨子里是做实事的人,善于分辩轻重,善于制订目标,善于实施操作,即便给他一件虚差事,他也能把它整出实活儿。实际上,对骨子里爱做虚事的人,实事也能虚办,历史上的“清谈误国者”们和现如今的“官僚主义者”们就属此类。对小鱼儿来说,他的本能和悟性,决定了他必然要也必然能从虚事中找出实的部分,而一旦找出,他就会楔而不舍地把它做成。而在别人看来,这种务实做成几乎就是一种创新。

3. 小鱼儿的操作力极强——小鱼儿能做总经理,缘于他的履历完整充分,他几乎做过了一个商业企业里除了财会科长外的所有中层岗位,这使得他能充分熟悉和把握集团的每一个环节;小鱼儿能受到党政领导们的如此器重知眷爱,使得他有幸历经各岗,创造“两个六”纪录,缘于他的“样样活儿都干的挺出色”;小鱼儿能在这么多的岗位上都能胜任,缘于他在最务虚的宣传科副科长一职上做出了实事,既然在最务虚的岗位上都能“出活儿”,那么在比它实的岗位上还能“不出活儿”吗?我们不要小看“虚事”,把“虚事”做成实事很难,不仅需要有“虚事实办”的意识,还需要有毅力,并且对我们的操作力锻炼极大。对主持军团的兄弟们来说,在这件“虚事”锻炼出的操作力,或许会对我们未来的其它事业有难以意料的价值。对所有的网友们来说,扎扎实实对待每一件“虚事”,都是不可小觑的自我修炼。

小鱼儿的故事不是虚构的,是有生活原型的。

我把它写出来,是为了对各军团的兄弟们有所帮助。

我把它贴在水区,是为了对铁血所有的新老战友们有所俾益。

新年将至,衷心祝愿各军团更兴旺更火红!衷心祝愿所有的网友们在铁血获得更多的快乐与营养!衷心祝愿铁血网的事业更加辉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