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九章:“台风”降临(四)

红色猎隼 收藏 20 81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九章:“台风”降临(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作为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向海滩前进”赛跑的优胜者,第13集团军的军属装甲旅先遣部队的96式主战坦克是第一支抵达槟城跨海大桥的中国陆军部队。在吉打平原合围歼灭战中扫荡印度陆军残余抵抗中一度将主攻位置让给步兵的中国陆军装甲部队再度在战场上卷起了一场铁甲的旋风。徐虎威中校亲自指挥的突击集群,再次将伴随进行的机械化步兵甩在了身后,全速向大桥的方向前进。

这种单纯依靠坦克部队的“装甲劈入”战法,在意志坚定的防线面前无疑将遭到敌方步兵反坦克武器的重大杀伤,但此刻仍槟城跨海大桥以东印度陆军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他们战斗的意义仅限于打通跨海大桥撤到相对安全的槟榔屿岛上去而已,面对中国军队隆隆碾来的坦克,他们第一反应除了扔下枪转身就跑之外,就是高举起双手投降。

全长13公里的槟城跨海大桥,号称是世纪第三大桥。驱动的战车驶上这座宏伟的大桥,徐虎威中校钻出自己的炮塔注视两旁都是广阔辽远的海洋,紧张心也随着视野扩展开朗起来。阴云密布下的海峡灰蓝一片,依稀可见海上几个树影婆娑的小岛丰。正当徐虎威中校为眼前的美丽景色所陶醉之际,一排密集的炮弹突然呼啸着向大桥的方向袭来。155毫米的榴弹擦着桥体的边缘落入海中,溅起纷飞的水花,而大桥东侧的岸边几个移动着的火力点奋力喷射着火焰

显然以传统爆破的方式摧毁大桥已经难以实现了,此刻帕塔尼亚中校只能寄希望于岛上陆军的火力了。但在中国陆军炮火的威胁下,印度炮兵的精确度显然差强人意。而如此宏伟的大桥即便是偶尔命中1~2发也难以伤筋动骨。而威力巨大的精确打击武器—岛上所部署着的陆基PJ—10型“布拉莫斯”超音速巡航导弹虽然已经进入了发射阵地,但重新输入目标还需要时间。而渗透入岛上的中国特种兵显然也在寻找着这些致命的武器。

中国陆军96式主战坦克一头撞开那些横七竖八横梗在桥上的印度陆军装甲车辆,这些被中国特种兵的反坦克火力击毁的车辆旁倒满了印度陆军步兵的尸体。不断闪烁着机枪火力的桥头堡已经在硝烟中逐渐清晰起来。印度陆军的迫击炮不断的落在徐虎威座车的前方,但仅仅依靠他们是无法阻挡大军前进的脚步的。这座岛屿最后的天堑即将易手。

硝烟中一个满脸漆黑的中国特种兵出现在徐虎威的车前,他手里那样式复古的轻机枪,差点让徐虎威将他误认为了敌人。这种仍以上方30发弹匣供弹的轻机枪很自然的让徐虎威联想起国内抗日题材电影中常出现的捷克ZB26轻机枪。如果不是对方身上的其他装备,徐虎威几乎有从迷雾中穿越历史的感觉。

其实这支样式复古的轻机枪就是历史悠久的英国“布伦”L4A4式7.62毫米轻机枪。早在30年代中期,英国恩菲尔德皇家轻武器厂便与捷克期洛伐克布尔诺国营兵工厂协作,把著名的捷克ZB26式7.92毫米轻机枪引进改良成为布伦0.33 in口径的轻机枪,并广泛装备于英联邦国家军队。虽然随着科技的演进,这种曾经辉煌一时的名枪已经逐渐退出许多国家的现役。但在印度陆军中,仍有相当数量的伞兵和海军突击部队在使用着它。

突入桥头堡的中国特种部队携带了足够的反坦克火力—轻便的PF89单兵反坦克火箭几乎人手一支,但是在面对敌军步兵集群的冲锋时,自动步枪子弹的消耗却迅速令弹药告窘。正当大家都束手无策,准备白刃战之际却意外的在印度陆军的桥头工事内发现了大量的L4A4式轻机枪。

虽然L4A4式轻机枪的尺寸、质量都较大,火力持续性不好(仅有30发弹匣供弹)等原因而受到质疑。但是对于缺乏通用机枪的印度陆军而言,只能以增L4A4式轻机枪的布置密度来提供持续的压制火力,而这些以外的收获却给了中国特种兵以莫大的帮助。

虽然只是应急之用,但是中国特种兵们却意外的发现L4A4式轻机枪虽然设计思想和款式落后,但是结构简单,维护使用方便,近距离射击时火力较强。在中国士兵的手中正是这些轻机枪阻挡住了印度陆军试图夺回桥头堡的一次又一次冲锋。

在中国陆军完全控制了槟城跨海大桥之后,帕塔尼亚中校仍然顽固的率领着由印度海军突击队的少数精锐组成的守备部队退守槟城国际机场等岛内要塞负隅顽抗,槟榔屿岛上的枪声又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随着帕塔尼亚中校在指挥部内饮弹自尽,最后一批印度陆军才在中国陆军的炮火中放下了武器。

虽然与即将展开的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决战相比,槟榔屿只是一个次要的战场。屿,随着班达亚齐的丢失,即便印度军队仍能控制这座岛屿,其马六甲海峡的侧翼牵制作用也已经无足重轻。

但槟榔屿岛的收复标志着印度军队在东盟境内军事行动的全面破产。在整个泰国南部、马来西亚和苏门答腊岛的地面作战中,印度军队总计损失了4个伞兵突击群、3个的机械化步兵师、1个装甲旅和1个山地步兵师的精锐部队。在遍布战场的战俘营内挤满了超过8万名蓬头垢面的印度人,但相比于他们的同僚而言,他们仍是幸运的。因为在各个战场有近3万名印度士兵永远留在了这片泥泞的异国土地之上。

新德里在国内严格的封锁着在东盟地面战败北的消息,事实上印度政府从未向民众报告过他们在东南亚投入了如此之大的兵力。大多数的普通民众对战争的进程知之甚少,中国人是凭借着巨大的兵力优势才夺取胜利的幻想甚至依旧停留在大多数驻守本土的印度中下层军人的脑海之中。

但是印度政坛上众多的反对党此刻却在跃跃欲试,印度素以“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自居。其国内政党之多也的确可以说世界之冠。印度第一次大选时,全国政党总数为192个。到第十一大选时参加角逐的大小政党竟多达443个。当然在多如牛毛的杂牌政党之中,真正主宰着印度政治和左右政局发展的核心力量却只有印度人民党和国大党(甘地派)这两股势力而已。

虽然自战争爆发以来,如印共马、印共等议会主要反对党便再三诟病现任执政党—国大党的战争政策,随着前线的失利隐隐越越的传来,要求本届政府辞职并调查一系列军内腐败和渎职案件的呼声更是此起彼服。但在一系列边缘政党大肆组织民众示威游行的同时,印度最大的反对党—印度人民党却保持这出人意料的冷静和沉默。

印度人民党代表北部印度教势力和城镇中产阶级利益,自1980年4月建党以来力量迅速壮大,拥有党员350万,其成员大多数出身于中产阶级,自1996年大选至今一直保持议会第一大党地位。但是在2004年5月13日在印度第十四届人民院大选中意外出局,连续执政六年之久的瓦杰帕伊政府黯然下台。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迅速崛起的政党陷入了一蹶不振的低弥状态之中。

但面对此刻国大党全面失势的大好局势之下,印度人民党难道真的放弃大打“落水狗”的机会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事实上自从中印正面交锋以来,印度人民党的骨干便一直秘密的进行着一系列筹措。印度人民党并非不想上台执政,但目前的内外交困的条件之下,取代国大党并非难事,但真正的考验在于如何在上台之后迅速改变印度目前在外交和军事孤立被动的环境。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面对拥有有初级党员3000万、积极党员150万的国大党(甘地派),印度人民党需要的不是一次简单的政权更迭,而是希望能借着中印战争彻底击溃对手,令其在印度政坛上沦为无法与印度人民党正面抗衡的二流势力。

为此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决战前期,其党内高层不仅在印度军队、商界寻找助力,更频繁秘密出访中、美、东盟各国,越俎代庖的向各国政府大献橄榄枝。希望能在上台之后迅速结束战争,中止中美对印度目前全面的贸易封锁和能源禁运。面对中国、东盟等国所提出来一系列战争赔偿条款,印度人民党毫不含糊的着单全受,更需要众多昂贵的承诺。

事实上作为代表着印度教中、高种姓阶层利益的印度人民党,其“一种文化、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印度教理念执政方针较之国大党三大意识形态支柱的世俗民族主义、甘地主义和尼赫鲁社会主义思想体系更为激进。瓦杰帕伊政府执政的六年虽然一直试图与中、巴两国改善关系。但其扩军、核武装的进攻性政策事实加剧了中、巴两国的不安全感。而其国内两亿印度中产阶级中播种的“大国沙文”主义更是此次中印战争的间接导火索。

虽然对印度人民党同样缺乏好感,但是毕竟由其上台所带来的改弦易章,将是中国顺利结束对印战争的绝好机会。虽然在正面战场上不断获得辉煌的胜利,但对于一个发展中的大国而言,庞大的战争开支同样令中国经济倍感压力。战争 爆发以来由于马六甲海峡的停航状态,中国国内的大多数生产性商品进出口额出现了全面的萎缩。

对美、日、韩三国的贸易额虽然稳中有升,欧洲市场也可以通过欧亚大陆桥的铁路转口贸易替代海路运输。但是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的巨大出口却出现了全面停滞的态势。

油价、天然气、水电的巨大消耗和生产成本上升迫使国家全面上调国内居民零售价格,而当漫长的地面战开始全国各地食用油、面粉和大米的价格也出现了前所未有大幅上扬。虽然政府迅速出台了多项反囤积法令,并很快出面平抑了粮油价格。但是毫无疑问,战争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巨大的物质消耗必然带来强大的通货膨胀压力。

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要求中国军队毕其攻于一役,集结其空前强大的力量,一举拿下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结束这场战争。“春节前送战士们回家。”的呼声回荡在参战各部队的指挥部内。无数的舰艇在马六甲的波涛中,向着海洋的尽头挺进着……。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