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78.战备

fishdb328 收藏 13 184
导读: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78.战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既决心与倭人一战那就要备战,而且要比倭人更快地备战。

1928年的东北军已经拥有当时国内最现代化的兵工厂地址就在沈阳。沈阳兵工厂也叫东三省兵工厂,地址在大东边门外东塔以西 东塔以东为飞机场,1921年建成,1924年进行扩建 工人最多时达2 5万人。厂内聘有日、德、奥、俄、瑞典等国的技师,能够生产各种炸药,各种口径步枪、轻重机枪、各种口径大炮、地雷,以及各种枪弹、炮弹等、该厂是东北军军火的主要生产基地。

另外东北军还有一支相当规模的空军部队。当时作为东北军空军基地的东塔飞机场拥有先后从意 法 德 英 美等国购进的各种类型的轰炸机、战斗机、侦察机、教练机、民航机等262架,这都是东北空军1921年始建后,张学良先后任航空处长和航空军司令时逐渐买进来的,使东北空军有了一定的规模和战斗力。

虽然东北军有着强大的实力,但是对比倭人军队沈阳的情况并不乐观。首先倭人在沈阳有着大量的侨民。当时倭人集中在沈阳商埠地区的人口有20多万。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倭人聚集在沈阳就要从沈阳的制度说起。当时沈阳实行的政策非常宽松,在当时的沈阳甚至妓女都被列为合法化行业,沈阳在1928年的妓女在册数量就高达6000余人。另外当时的沈阳在国内是少有的开放城市,沈阳的娱乐业拥有众多的电影剧院、高级会所、娱乐俱乐部。据说当时倭国东京上映的电影一个星期内就能在沈阳看见,好莱乌的电影到沈阳也只需要一个多月。因此沈阳每天夜里都是一片灯红酒绿比起上海来一点都不逊色。这样的自由都市自然是冒险家和富人的天堂,他们在这里可以享受到人间的一切。而且沈阳当时也是倭国商人在东北的主要聚居区,当时的商埠就集中了众多的西式小洋楼。有时候你也不得不承认没有倭人就没有当时沈阳的繁荣,当然我们根本不需要感谢他们,因为他们从我们这里夺走的要远比他们带来的多,而这些表面上的繁荣完全不属于中国人。这些繁荣属于那些因为抢劫、剥削和掠夺而暴富的倭人,中国人在这里只能生存在社会的最底层。

在沈阳的20万倭人努力地为他们的天皇进行着所谓的“满蒙计划”,而这些倭人给倭国带回去的财富和他们自己的金钱都让倭人在沈阳驻军变得“合理”起来。到1928年倭人还在不断地增强着他们在沈阳周边的兵力。虽然表面上沈阳的中国军队比倭人多一些,但是倭人在沈阳周边的抚顺、辽阳、铁岭、本溪、鞍山、海城、四平街、旅顺、公主岭等地驻扎着大量的军队,可是东北军的主力大部分都在热河和国民军的前线对峙。因此现在的沈阳可以说实际上掌握在倭人手里。

在历史上8年艰苦的抗战岁月里中国军队最缺少的是什么?除了兵员素质自然是枪支弹药,尤其缺乏的是重火力技术装备。而沈阳兵工厂、东塔飞机场的空军恰恰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中国军队的弱点。但是从沈阳的态势来说兵工厂和空军基地完全被置于倭人的3面包围之中,这样的部署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完全就是资敌。可是东北军和东北人民无论在感情上还是在物质上都不愿意将繁华似锦的沈阳拱手相让,张学亮也不愿意将父业就此放弃。而沈阳东探高丽,南接大连港,北临富饶的东北平原,西接东北咽喉锦州,可以说是当时的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无险可守的四战之地。

就东北局势来说对中国军队十分不利,一旦沈阳打响兵工厂根本无法正常生产,而且需要的原料也无法运达。因此就兵工厂来说并不适合继续留在沈阳,但是要转移一个有数万工人的兵工厂其难度可想而知,就算是要搬迁,对于东北军来说哪里才安全呢?连东北军重兵把手的沈阳都不安全,以倭人的海军机动能力和中国海军的现状沿海就不在考虑之列,内陆由于交通不便也无法正常生产。失去后勤支持的东北军还能做什么?因此无论从军事对比还是国力对比,没有整个中国的支持东北结果就是个定局,那是个死局。当然这个推算出来的结论不适合我们伟大的人民战争,因为人民战争给中国人加上了一个砝码叫做无穷大,这是可以改变一切的力量。可惜的是张学亮虽然不苯可是比不上我们的李得胜,东北军虽然不错也比不上我们的人民军队。

所以洛辉和包汉文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说服张学亮放弃沈阳兵工厂,将设备销毁也好送给国内其他军阀也好,当然最好是将其送到南华共和国。

当然死局归死局,但是输有不同的输法。就好比下象棋有一种走法叫做弃子夺势,说的就是牺牲掉自身一定的力量以取得形式上的主动和有利。对于东北军来说张学亮已经下了决死战斗的决心,而且东北军的家眷老小也开始了秘密转移,当然兵工厂和那些外国技工也在其中。在关内的东北军主力正在向沈阳附近集结。

东北军的一系列行动虽然隐秘,隐秘到那些工人和家小在上船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里。甚至那些技术工人被招集起来之后就被软禁不允许任何的外界接触,然后告诉他们他们将去南洋如果有家小需要一起去可以写信给家人南华共和国方面会负责一切,当然信件一旦写出凡是被通知的家人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必须走。

这样的行动虽然十分周全但是面队倭人无所不在的情报网还是不可能长期隐瞒,倭人在半个月后就发现了东北军方面的异常。而东北军家眷、家当的神秘消失任谁都会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东北军要拼命了。倭人发现异常之后就迅速得到了确切的情报。在倭人关东军司令部武腾信义、本庄繁和板垣征四郎坐在了一起,他们要讨论的自然是东北军的异常举动。自倭国国内的疫病爆发之后,虽然现在已经被基本控制,但是大量资金被花在了药品上,而国内的商业也受到了宵禁的巨大影响。伴随着严重的经济危机倭国的的国家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是这一切却不是这3个战争狂人苦恼的原因,相反他们正在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高兴,因为严重的经济危机已经让倭国大部分的民众对于议会所代表的资产阶级产生了强烈的不满,而“军国主义思潮”却越来越深入人心。这些未开化的民族不知道什么叫做文明,虽然近代化的制度给了它们这些野兽一块羊皮遮羞布,但是一旦它们自己的生产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它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克服自己的困难而是想要去掠夺。自倭人有历史以来他们本族的战争就伴随着残酷的掠夺和杀戮,再从之后的倭寇到野兽信长发动的对朝鲜战争再到今天倭人对中国的所作所为都用事实说明了一切。

话走远了说回来,这三个战争贩子坐在一起苦恼的是因为逐渐得势的军部,已经迫切地需要证明自己能够用掠夺来化解国内的危机,因此对中国东北的所谓“满州国计划”正在处于实施阶段,一切都在有步骤地进行。可是最近东北军的异常动向却他三个家伙十分烦躁,虽然它们是野兽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有多愚蠢,相反它们是一亿倭国野兽中最出色和狡猾的那几只。任何不是太愚蠢的指挥官对于敌人的异常举动都会十分敏感。自国内确定东北计划以来,已经向中国东北增兵达到了两个师团3个联队6万余人,而且这个数据正在不断增加中。可是叫人郁闷的是在华北前线回撤的十余万东北军的先头部队已经驻扎在了沈阳西面的崇新附近帮助沈阳的东北军看住了补给线,沈阳的兵工厂和东北军空军最近也是活动频繁正在有计划地撤出沈阳。通过倭人在东北无所不在的特务已经知道,如今的东北军已经看穿了倭人的企图严阵以待。作为比较有理智的军官他们都明白这样的架势即使获得胜利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而且根据东北军转移工厂和家眷的行为来看他们即使获得了胜利也不能在短期内获得巨大的战争利益,因为设备都被东北军搬走或销毁了。实际上就连东北军正在逐渐把兵工厂“卖”给南华共和国倭人也很清楚,可是对于别人的贸易活动倭人没有职权干涉。而它们也实在找不到和南华共和国对上的冠冕堂皇的借口,在南华共和国那里它们霸道的行事方法并没有任何效果,因为有人不会让倭人在东南亚为所欲为,除非倭人现在就和Y、M翻脸。有了老大招牌的南华共和国一面将东北的财富、工业机器、技术人员送回南华共和国,一边将粮食弹药、单兵技术装备送到东北军手里。倭人对这一切只能看着实让几个战争贩子着实不爽。

“本庄君、板垣君,现在满州的情况我想你们已经清楚了。今天找你们来是想听听你们对当前局势的看法,我大和民族现在迫切需要满州的资源、财富、和人力解决国内的危机,为未来的全面圣战打下基础。”作为军部特别派遣司令官的武腾信义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两个得意部下。

“司令官阁下,我以为只要帝国兵锋所指支那军队就会土崩瓦解,将军阁下根本不需要担心。只要帝国准备好了我有信心在三天之内拿下沈阳!”板垣在历史上就是一个战争狂人,表面上看起来虽然疯狂但是在嗜血的时候它有足够的冷静,这些话只是给武腾信义一个信息用他去指挥这次战斗会得到最好的结果,因此立下了三天就拿下沈阳的军令状。

“司令官阁下,现在东北军对帝国的攻略已经有所察觉,现在的办法就是加快准备的步伐,向大本营说明现在的情况请求军部更快地派出更强大的力量,另外这个南华共和国最近一直在暗地里和帝国作对我们必须要小心。”见武腾看着自己本庄繁说出了自己没营养的想法。

看着武腾并不满意的眼神接着说:“另外我们可以请特高课在满州多多活动阻碍支那军队的准备进度,并在适当的时候出其不意地攻占沈阳,只要拿下沈阳帝国就基本控制了满州。至于支那军队只要我们占领了沈阳他们没有后勤的支持必然不能持久。沈阳西面仅仅是一条退路,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支那人喜欢内斗,让他们走对于帝国将来的全面圣战会有好处。”

武腾迅速认同了本庄的看法,就将两人秉退开始联系军部。其实在武腾看来东北军的的所作所为并不能阻止帝国的“满州计划”,准备充分的东北军只是让帝国的计划更麻烦而已。因为在狭小的沈阳地区决定胜负的并不是军队数量,而是火力密度,这一点上东北军把全部部队丢在沈阳和几个师放在那里没有什么区别,在火力上和帝国军队不在一个档次。他相信只要帝国军队以雷霆之势攻占沈阳,帝国就取得了满州的控制权。

而军部对沈阳的进攻实际上并没有通过内阁的批准,其实这是一次所有帝国高层都意料之中的擅自行动。而现在的帝国陆军只有17个常备师团,所以满州计划除了要一锤定音之外还要尽量减少伤亡。也正是如此倭人开始了对东北军的备战的阻挠计划。

首先倭人对国民政府发去措辞严厉的外交辞令,诬东北军在东北制造紧张气氛,对其行为不友善。

虽然当时东北军还不是国民政府控制之内的力量,但是国府作为名义上的国家权利中心还是有其指手画脚的借口,这就是中央的特权,和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差不多。而国府虽然很高兴倭人在东北能够牵制住东北军的实力,从而放心对“S区”发动进攻,但是谁都明白,东北军很难阻挡倭人的步伐,因此害怕倭人占领东北之后和倭人直接对上的国府发出了措辞严厉的训令,称东北军在中国东北制造不和谐气氛,将国家推入战争。

东北方面的回复很简单:中国军队有在自己的国土上制造不和谐气氛,挑起战争的权利。

这样的回复一发出,就表明了东北军的坚定立场,迅速得到了各界爱国人士的支持,大量的北京、上海、长沙、天津等地的爱国学生和那些退役的爱国军人北上要求加入东北军抗日。

虽然从现在的态势来说想要守住沈阳依然可能性不大,但是至少要比历史上强了太多。就算让倭人吃了东三省也要磕掉它满嘴的牙。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