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魂 第一卷 第十二章

human1191987 收藏 1 22
导读:华夏魂 第一卷 第十二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8/


再一次走完了那迷宫式的路,马家驹终于完全地靠自己转了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夜幕笼罩着大

地,都市特有的霓虹灯不断地闪烁着,醉人的光线散布在四周。黑夜是罪恶天然的掩饰物,在黑夜的遮挡下,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肮脏的事情在发生,而正是黑暗的掩饰,才会让世人不知道大多数的内幕,从而认为“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


“多么可笑的事实啊!”


行人匆匆地来去,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奔波着,黑夜并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不停地奔波着。


魔餍跟了上来,坐在马家驹的身边,也扭动着它的“狗头”,好奇地随着马家驹看着四周的行人。


一会,马家驹站直了身子,伸手拦住了一 辆出租车,“XX小区。”


看着窗外那不断后退的街景,马家驹陷入了沉思。


“先生,到了。”出租车司机打断了马家驹的沉思。


打开车门,马家驹走了出去,一群小孩正在小区的花园里打闹着,都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面对马


家驹这个陌生人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好奇,看了一眼后,便继续自己玩耍了。


马家驹四处打量了一番后,朝着一个挂着“便民医务所”的地方走去。推开半掩着的门,马家驹看见了一个穿着白大褂女医生坐在一张桌子前正埋着头不知在写些什么。马家驹走过去在女医生的面前坐了下来。


女医生感觉到了来人,抬起了头看着马家驹,一丝惊诧的表情从眼中闪过。


“你来了,是为了封印来的吗?”女医生先开了口。


“恩。”马家驹没有多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女医生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而马家驹坐在那里,总好像有 什么话要说,但一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终于,女医生停下了笔,似乎是做完了,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其实,事情的发展早已超出了你们的预料,”女医生端起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三年前,这里就有一次有大量的妖气冲破了封印,然而这种现象却还没有持续半天,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一直到今天都是这个样子,这只能说明要么是封印早已经失效,而妖三年前就已冲破了封印,要么是三年前妖试图冲出来,而封印还未失效,妖未能得逞,如果是后者还好,只需在这里等候下一次感觉到妖气的时候,找出它的位子加以封印即可,但如果是前者,就麻烦了......”


“钰姐,我们不说这些好吗?其实我到你这里来主要是来告诉你,冯姨她很想你,她对以前说过的话感到后悔,她很想你回去......”


“不要说了,我不是马家的人,我再也不想回去了,我只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二十岁的女孩。”


“可冯姨始终是你的母亲,况且她年纪也大了,钰姐你作为冯姨唯一的女儿,于情于理你都该回去看她的啊!”


“如果她还当我是她的女儿,那她以前怎么能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我能不离开她么?”


“钰姐,你就不要倔强了,如果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那你也不会专门到这座城市来,而且还注意到了这么多的动静,一切都只说明了你言不由衷。钰姐,不要闹脾气了,都二十岁的人了,难道你还想跟那些小孩子一样赌气吗?”


“我......”冯钰被说中了心事,顿时哑口无言。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钰姐啊!我可是还没吃晚饭的哦,你该不会让你这个正处于长身体阶段的可爱弟弟饿着肚皮回去吧!”马家驹看出了冯钰的难堪,立刻转移开了话题。


“呵呵,瞧你说的,姐姐我怎么会亏待弟弟啊!顽皮鬼,在家里的时候也没怎么见你吃过饭,现在一出来就知道吃饭了啊!”


“这个,这个......”马家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好啦!逗你的,走,到姐姐家里去,让你看下我的手艺。”冯钰收拾好东西后,带着马家驹离开了诊所。


来到一幢居民楼,上了三楼,冯钰掏出钥匙打开门,把房间里的灯打开后,对着马家驹说到:“你先随便看看,我这就去给我可爱的弟弟做饭去!”说完,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些菜后,便朝厨房走去。


“钰姐,你这里还有谁啊?马家驹看着两间明显有人住卧室,对正在厨房的冯钰问道。


“呵呵,这里还住着一个你很熟悉的人哦!”马家驹闻到了从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但钰姐的话却让他不由得从心里冒出一股恶寒,一个恶魔般的身影在他的脑海中出现。


“不可能,不可能的。她家里的人是肯定不会放心地让她一个人在外面的。况且以她的身份,身边是少不了保护她的人,她是绝对不会到这里来的,怎么可能是她,不可能,不可能的!”马家驹不断想着“不可能”的理由,摇着头,努力驱赶脑中的影子。


“到底是谁啊?钰姐,你就别卖关子了。”好奇心驱使马家驹问道。


“你的表妹李冰啊!”冯钰从厨房里端出做好的菜,放到客厅的桌子上,看了看墙壁上的钟,“她差不多应该来了。”


“啊!她不是在她自己的家里么?怎么会到你这里来啊?”马家驹极度惊讶地问。


“等会儿,她来了你自己去问她啊!”冯钰笑着看着马家驹。


“哦,这个,这个,对了,钰姐,我忽然记得我好像还有点事没办完,不好意思,晚饭不能在你这里吃了,下次再来欣赏你的手艺,我先走了。”马家驹一边说一边向门口走去。


“小驹,你怎么走了啊!这些菜我和冰冰可吃不完的啊!你吃了再走也不迟啊!”冯钰说道。


“不了,很急的事,对不起了啊钰姐!”马家驹伸手就要去开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在心里说到。


马家驹一开门,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个戴着墨镜和帽子的人站在门口,整个打扮就像一特务,伸着手,正准备敲门。一看见马家驹出来了,迟疑了下,便说了声,“对不起,走错了!”说完就转身朝楼上走去。


“莫名其妙。”马家驹嘀咕了一下,就准备离开,却发现那个人转过身来看着他。


“驹哥哥。”


“谁是你的哥哥啊!你不要认错人了!我可是...啊!”马家驹正要说下去,对面的那个人已经把墨镜和帽子都摘了下来,怒目而视。


“冰,冰冰啊,我,我刚才没认出来是你啊!”“完了完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马家驹一边应付着,一边在心里想着。


“啊!”突然腰间穿来一阵剧痛,正想着怎么离开这里的马家驹显然没有防备,而李冰的双手已经在他的腰间不停地用力了,不经意下,大叫了出来。


“我叫你不认得我,我叫你不认得...”李冰咬牙切齿地说到。


“钰姐,救救我啊!”马家驹只有香冯钰求救。


“冰冰,不要闹了!快进来,不然你就要被你的保镖发现了。”还是这招管用,李冰一听。立刻窜进了屋子里。


马家驹终于脱离了苦海,双手捂住被虐待的地方,看见李冰进屋后,就要偷偷地离开。


“你到哪里去啊?”李冰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不,不到那里去,我去给你看有没有跟着你来的人呢!”马家驹被看穿了心事,掩饰着。


“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自己清楚,你自己进来吧!”李冰丢下一句话。


事以至此,马家驹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屋子里,冯钰已经摆好了碗筷,而李冰也坐在椅子上,正笑咪咪地看着他,马家驹不禁打了个寒蝉,用手捂紧了自己的口袋。


坐在位子上,李冰凑了上来,吓得马家驹立刻站了起来,就准备换位子。


“哎呀!驹哥哥,人家有这么恐怖吗?你干嘛吓成那个样子了啊?”李冰委屈地撅起了嘴唇。


“哦!不,不是的,冰冰很可爱的,怎么会恐怖啊,谁敢说你恐怖,告诉驹哥哥,我去帮你摆平。”马家驹急忙说到,生怕说慢了惹这个灾星不高兴。


“那你怎么离我远远的啊?”李冰追问到。


“那个,那个,是我觉得刚才坐的椅子不舒服,我正起来换呢!”马家驹尴尬的笑了笑,拿起旁边的椅子,痛苦地坐在李冰的面前,坐下的时候,双手还不忘捂住自己的口袋。


“怎么了啊?驹哥哥,你被掐痛了啊?哎呀,人家刚才是很气愤的嘛,谁叫你装着比认识我啊,所以手劲就大了那么一点点,对不起嘛!”李冰在那里委屈地说着。


“你整个一特务的样子,我没去报警就好了,你还想我认识你啊!这还叫手劲只大了一点点啊,差点就把我的肉掐了下来了!”当然,这些马家驹都只能在心里想想,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嘴上只能说着“没有,没有的事!”


“那你还捂着那里啊!来,让我给你揉揉,就当是妹妹我的赔偿吧!”李冰说完,就伸手过来了。


“不,不用了。”马家驹极力想抵抗,但一看见李冰那狠狠的眼光,立刻就停止了抵抗。


“嘿嘿,难怪藏的这么紧啊,原来你带了这么多好东西啊!好了,作为你刚才对我的不敬,这些东西我就没收了,作为赔偿,先说下,反对无效!”李冰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帮马家驹揉腰,而是直接将手伸进了马家驹的裤口袋,从里面不断地拿出来一些希奇古怪的东西,放了一大堆在桌子上,然而还在不停地向外拿,真不知道那两个小小的裤口袋怎么能装下这么多的东西。李冰也发现了其中的怪异之处,因为她已经几乎把手全部伸进去了,却在外面看不出来她的手在那里,终于,在她摸索了一阵后,从马家驹的口袋里拿去了一个开着口的古朴的小口袋,然后再伸进马家驹的口袋,就什么也拿不出来了。


“哇!小乾坤袋哦!好东西啊!等下,我来看看我都拿出来了写什么东西。”李冰一拿着口袋就舍不得放手了,然后就来清点她的战利品了。


马家驹愁眉苦脸地站在旁边,两眼紧紧地盯着李冰,生怕她不认识一些东西而乱搞,弄出什么事来。


“好了,好了,都来吃饭吧!菜都快凉了。”冯钰盛了三碗饭,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我这个样子,能吃的下去饭吗?钰姐,帮帮我啊!”马家驹急忙拉住冯钰,希望得到她的帮助,但一看见李冰的眼神,立刻就松开了冯钰。


“钰姐,你们先吃吧,我看完了,就会来吃的。那个人你就不用管了。”李冰仍不愿丢下手中的工作。


“冰冰,不要闹了,小驹拿这些东西都是有用的,你就不要闹了。”冯钰作出严肃的样子对着李冰说到。


“那他拿这么多的东西在身上做什么?”这招果然管用,李冰的语气果然轻了很多。


“你驹哥哥一直都在村子里面,现在忽然离开了村子,到了这里来,你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吗?”


“诶,也对哦!对了,驹哥哥,你这次出村是来干什么的啊?这里能引起舅舅们的注意也就只有那个那个封印了,不会就是叫你来的吧?我可不认为你有那个能力哦!”


“所以小驹才带了这么多的道具来啊!”冯钰解释到。


“哦,那把这个给我总可以吧,以那个妖的级数,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用,对我来说,可是用处大大的啊!”李冰依依不舍地看着桌子上一大堆的宝物,然后从里面拿了一个项链,“有了这个隐形项链,以后想甩掉那些保镖就更容易了,就不用天天化装了。”


冯钰看向马家驹,后者立刻点了点头,如果不答应干脆点,万一那个小祖宗发起脾气来,那其他的东西就别想拿回来了。


“算你识相,不然我就告诉外婆你欺负我!”看了马家驹的表现,李冰得意的说到,并把项链戴到了脖子上。


冯钰把桌子上的东西又都放到了小乾坤袋里,交给了马家驹。


“好了,吃饭了!再闹下去,就都吃冷饭吧!”


迅速地收好小乾坤袋,马家驹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吃完了饭,饭后,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冯钰的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