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魂 第一卷 第十一章

human1191987 收藏 0 0
导读:华夏魂 第一卷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8/


“到底在哪里啊?”晚上,赵子强等5人带着马家驹去昨天他们输钱的地下赌场,然而马家驹在跟着赵子强他们在接近于迷宫般的小巷子里转了半天后,马家驹那仅有的一点耐心也被磨光了,不耐烦的问到。

“快了快了,前面就是了。”赵子强急忙说到。


“真是的,没事把赌场修这么远干什么?难道就不怕别人找不到。”马家驹抱怨道。


“外行,外行啊!”赵子强他们在心里说到,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哦,像赌场这种不被认可的就不能光明正大开门做生意,做隐蔽点是必须的。”赵子强解释道。


“哦。”


“到了。”在转过了了一个弯后,赵子强对着一幢平平常常的楼房说到。


“我还以为是什么地方,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马家驹对着这幢毫不起眼的房子说到。


赵子强他们5个在后面憋笑憋的很辛苦,一个个的脸都被憋红了。而马家驹在前面却毫不知情。


赵子强急忙走了进去,马家驹他们也跟了进去,进屋后,里面只有2个人在看着电视,却没看见马家驹印象中应该有的热火朝天,连一副赌具都没有,马家驹顿时傻了眼,不过这次有外人在场,他也没有再发出异议。赵子强跟其中一个人走到了一边说了些什么,然后那2个人就过来看了下他们,打开了屋里的一扇门,然后赵子强就带着他们做了进去。


“刚才那两个人是放哨的,真正的赌场在地下的4层,一般的小赌都是在第一,二层,大头都是在三,四层,又因为三和“生”有点同,所以三层是这两层里面最受人喜欢的,昨天我们在一层赢了钱后,就被请到三层去,然后换来了一个赌师,最后我们赢的钱都输在他手上了。”赵子强对着马家驹说到。


“你好像忘了什么吧!好像你还没说完哦,应该是连你们自己的钱也输出去了吧!是不是啊!赵子强大哥们!”马家驹“深情”地看者他们。


“恩,这个,这个...”本以为已经过去的事却被翻了出来,赵子强顿时慌了手脚。


“别以为我没事就没事了...”


“老大,到了。”吴兵急忙对着一个小门说道,转移马家驹的话题。


“回去再跟你们慢慢算账。”马家驹扔下了一句让他们胆战心惊的话后就走开了。


“把狗放在外面。”门前一个黑衣大汉拦住正要进门的马家驹。一脸藐视的样子让马家驹开了很不爽。


“宠物不得入内!”大汉指着旁边的告示说到。


‘哦,我就说怎么就你一个人站在外面,敢情是这么回事啊!”马家驹挖苦到。


“宠物不得入内!”黑衣大汉在听了这句话后,气的脸都白了,但又不能发作,只好拦着马家驹,再一次指着魔魇说到。


“宠物?哪里来的宠物啊?对了,赵子强是你的宠物吗?”马家驹存心找麻烦。


“不是我们的啊!”赵子强也顺水推舟,他也想出昨天的气。


“那就对了嘛,现在你还想拦着我们吗?这位先生!”马家驹冷笑着说。


“那好,既然这只狗没有主人,那我对它做什么你们应该没意见吧!”


“随便啊!”马家驹说到,“前提是你能保证你有命活下来。”他在心里补了这一句。


“完了,这小子完了!”看着大汉伸出手去抓魔魇,赵子强他们5个心里同时有了这个想法。


大汉看着即将被自己抓住的小狗,心里想着该怎么当着这些人的面好好地折磨一下它,然而自己的手刚要碰上小狗的时候,它却在自己的眼前消失,就在大汉惊讶的时候,一阵剧痛告诉了他危险在自己的头上,而那只小狗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只是嘴里多了一片东西,还在向下滴着些红红的东西,那,那不是自己的耳朵吗!“啊!”大汉痛苦地捂住了自己不断地溜血的耳朵,凄厉地惨叫到。


魔魇将口里的耳朵吐了出来,冷冷地看着在它面前不住哀号的男人,身为魔界的高贵身份,不是随便其他的人都能打扰的,除了它自己愿意,就连马家的长老都不敢惹恼它,当然,马家驹除外。


“嗷!”魔魇发出了真正属于它自己的声音。


“完了,这下这个人真的完了!”赵子强等见过魔魇威力的人听地一阵心寒,不自主地都退后了点。


魔魇再次跳到那个男的身上,张开嘴就要对着他的脖子咬下去。


这时,小门打开了,几个人走了出来,伴随着他们出来的是一阵嘲杂的声音,最后面的一个人在出来后便带上了门,声音一下便听不见了。


“哦!隔音做的很好嘛!”马家驹想到,弯下腰将正要咬到那个人的魔魇一只手提了回来。


带头的那个人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皱了皱眉头,对着后面的人说到,“将他抬进去。”转过身来对着马家驹他们,也没问怎么回事了,对着他们说,“对不起,这都是我们的失误,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李军,大家给我个面子...”


“你是谁不重要,关键是我们来这里寻开心的,现在我也不关心什么,我们只是想去赌钱,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这么简单。”马家驹打断李军的话。


“好,兄弟果然够爽快,那各位兄弟就请里面请吧。”李军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便打开了门带着马家驹他们进去了。


进了门,马家驹才发现了里面的确是另外一个天地啊!装修的富丽堂皇,人头拥挤,好一个热闹的地方啊!


“老大,筹码都换好了!一共换了50万的筹码,等下我们就赢他个天翻地覆,哈哈!”赵子强将手中的卡还给了马家驹,拿着一堆筹码在那里神想。


“你站在这里傻笑什么,难道钱会自己跑到你的手上来吗?”马家驹一脚踢醒了还沉浸在美梦中的赵子强,“先赌什么?”


“哦,是这样的,我们不是有看穿实物的能力吗,所以我们就去赌的色子,不过我们不能去了,免得被他们认了出来,让他们起了防范心理,就不好了。”


“他妈的,今天运气还真邪了,连续20把都没赢...”一个长的胖胖的中年人不断地骂着从赌桌上下来了,看着马家驹正拿着筹码坐上他的位子,急忙多他说到,“兄弟,这个位子今天有点邪门,哥哥我连续20次都没猜对过了,你还是换个地方玩吧,免得输的冤枉.”


“谢谢了,说不定现在就好了呢?”马家驹对着他笑了笑,将自己50万的筹码一古脑地全部放在了赌桌上.


“买定离手啊,开了!”看着马家驹把50万全部放在了“小”上,赌师在心里笑了笑,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在桌子底下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接着就打开了罩子.


“1,2,4,7点小.”赌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还是读了出来.


马家驹面前的赌资立刻就翻了一番,他没动,继续放在上面.


“1,1,4,6点小.”


“2,3,3,8点小.”


......


赌师脸上的汗水不停地流了下来,这一阵字,那个年轻人的面前的筹码都堆成山了,而其他的赌客也跟着赚了不少,照这样子下去,自己的饭碗怕是保不住了.就在他将要打开的时候,身后来了2个人,其中一个便是刚才马家驹在门外碰见的李军,另外一个人大概有五,六十岁的样子,那人伸手按住了他.


“这位小兄弟看来运气不错,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很吵的.”李军带来的那个人微笑地对着马家驹说到.


“无所谓,反正在哪里都是赢钱.”马家驹拿起刚被换成大面额的几千万筹码,招呼来赵子强他们,跟着那个人向着楼梯走去,看着马家驹叫来赵子强他们几个,那人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带着他们走了下去,下了2层后,来到了一间十分豪华的大房间,里面站了几个穿着黑衣的保镖,一张大大的赌桌摆在房间中间.


“小兄弟,看来你也赢了几千万吧,不如就此而止,交一半出来,另外的一半就当给这几位兄弟昨天的补偿费,如何?”


“哦!看来你在这个赌场的地位还很高嘛,不介意介绍一下自己吧?”


“哈哈,真是越老越糊涂了,连这个都忘了,鄙人胡朝辉,应该算是这个赌场的老板吧,不知小兄弟考虑的如何啊?”


“你开赌场,就是为了我们来赌钱的,现在居然劝我们不赌了,天呀!这是什么世道啊!”说完,马家驹还做了一个很夸张的动作.


“好,既然你们执意不同意,那我们也不能太勉强了,免得传出去说我们怠慢了客人,那就这边请吧!”胡朝辉不动声色地说到,看来城府很深.


等几人坐定后,胡朝辉便做起了赌师,他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一点担心的样子都没有,然而这样的表情仅持续了10几分钟,他就跟刚才那个赌师一样了,汗水不停地滴了下来,看着马家驹面前那几亿的筹码,胡朝辉急红了眼睛.


看着胡朝辉将自己面前所有的筹码都推了过来,马家驹笑了笑,“看来胡老板似乎手中不太宽裕了,那我们就不在勉为其难了,那就不打扰了.”说完,站起来伸了一懒腰,就要离开.


“慢着!”胡朝辉叫了出来,而四周的保镖也立刻将马家驹他们团团围住,“走可以,钱留下.”


“哦,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出去说你们的坏话吗?”马家驹制止了身后想立刻动手的5人.


“哈哈,你真的是很幼稚啊!你认为你还能走出这个大门吗?哈哈,真是好笑啊!”胡朝辉不顾风度地大笑了起来,抽出一把手枪,指着马家驹他们,“明天早上的报纸就会报道你们几个赌输了钱后跳楼自杀了,哈哈,到时候死无对证,谁能知道是我们做的!”而周围的保镖在看见他拿出枪后,也纷纷掏出枪来。


“这还真的没王法了啊,你就不怕被查出来了吗?”


“王法?在这里我就是王法,你以为我没一点关系能在这里好好地开赌场吗?”胡朝辉狞笑着。


马家驹看着他那副模样,一阵恶心,皱了皱眉头,便转过身去,低声说到,“杀!”


胡朝辉一看见马家驹转身过去,以为他想要逃走,便急忙叫到,“不要让他们跑了,杀了他们!”正要向马家驹扣动扳机,却怎么也按不下去,手中一轻,自己的枪已经到了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微笑着的年轻人的手上,本来是自己的枪现在却抵在了自己的脑门上,那微笑看起来是这么的可怕!


“砰!”一声枪响,一位保镖已经倒了下去,接连几声,除了他以外,其他的人都躺在了地上。而马家驹早已走了出去。


“对不起,谁叫你惹了我们老大啊!”赵子强对着胡朝辉说了这句话后,扣动了扳机。


“把这些筹码拿去兑换了,通知这里的政府,把这个地下赌场铲除掉。”马家驹对着跟上来的赵子强说到。


“恩。”赵子强结果马家驹提着的筹码。


“你们一会儿自己走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看来其他人还不知道变故,一切如故。只是赵子强在兑换几亿的钱的时候,引起了一阵骚动。


就在马家驹他们走出赌场的时候,在赌场的一间屋子里,两个人正对着一个监视器发呆。


“大哥,我去干了他们,欺负人啊!”其中一个人说到。


“小武,你给我坐下,别人敢这样做,自然是有来头的,这种事情不要一时鲁莽。”


“可是那几亿!”小武说到。


“那又不是我们的钱,我们为日本人做事,花多少钱都是他们的事,做好我们的本职就好了,去把胡朝辉他们处理了吧!”


“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快去办事。”那个人转过去看着马家驹远去的背影,感叹到,“看来在这个地方扎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