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十三刀之笑傲三国 生命意义 生命意义

liyucheng 收藏 1 56
导读:风流十三刀之笑傲三国 生命意义 生命意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4/


徐州古称彭城,地处南北要塞,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有“自古彭城列九州,龙争虎斗几千秋”之说。

具有4000多年的光辉历史,华夏九州之一,这里历来就是钟灵毓秀、藏龙卧虎之地。中华意经和养生学的鼻祖彭祖,汉代开国皇帝刘邦,人杰鬼雄项羽,一代文豪苏东坡,都留下了他们的痕迹。

起源于唐尧时代的大彭国。 春秋战国历属吕、宋、 楚诸国,称彭城邑。秦置彭城县。楚汉之际,楚怀王心、西楚霸王项羽先后建都于此。两汉先后为楚国、彭 城国都城。东汉建安三年(198)后不久, 刺史部迁此,方定为徐州。两晋、 南北朝、隋、 唐及宋、元、明诸代, 历为彭城郡治。清雍正十一年(1733)升州为府, 置铜山县取代彭城县。

夕阳如血,李剑三人站立于徐州城墙之上,举目四望。春风拂面,美景如画。但是三人除了感叹之余,那有心情欣赏这没有污染过的纯净世界。

苏代直首先说话:“难道我们就要在这个地方呆一辈子吗?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回去呢?”

范名家苦笑道:“或许我们再跑到神农架,然后再去跳一次悬崖试试看,说不定运气好呢?。”

李剑摇摇头:“那次我们已经是九死一生了,如果这次去我保证十死无生,如果不是我们的武器装备全部还在,我真的怀疑是不是已经转世投胎来到这个世界了。”

该死的蟒蛇,该死的演习,该死的神农架、、、、、、

苏代直接着道:“可是在这个世界,我们能适应吗?”

范名家感叹道:“没有二十一世纪的任何一样现代化设施,连最起码的电都没有,天南海北,信息阻塞。对周边事物一概不之,现在还要装成半仙忽悠人,哎,谁会想到我们会有这一天啊!”

李剑也感伤道:“才来这里两天时间,对家乡岁亲人对战友的思念之情真是越来越强烈,象我这样的铁骨汉子,现在却心酸的想哭。”

是啊,只是那一瞬间的时间,就与整个世界的人生离死别了,叫人如何不愁肠满怀心伤痛苦呢?

苏代直道:“对亲人战友我们除了有无穷的思念啊,都只能在这个诡异的世界为他们祈祷!”

李剑道:“在以前,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现在我们三人要相依为命一辈子了。”

范名家道:“往后的日子,只能靠我们团结,去挑战这个新世界里的一切困难。

苏代直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三个铮铮铁骨的汉子紧紧拥抱,眼神里充满了坚强,信任、自信。还有亲人般的温暖。

落日的余辉照在他们的身上,拖起了很长的身影、、、、、、


吕布令人送来了三套崭新的长衫,三人穿在身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他,都觉得滑稽可笑。

范名家道:“这衣服一整上,虽然感觉很束手束脚,看起来就是显得我们很有学问一样,非常斯文哦。”

苏代直调侃道:“你这是民工戴眼睛——装学问!”

李剑道:“这衣服四吃透风不说,穿在身上总觉得碍事,浑身不自在啊!”

范名家道:“头,不如我们还是穿之前的军装吧。”

苏代直也道:“我们不是在背包里还有两套作训服吗?把那套破了的迷彩衣补补也可以穿啊!这装斯文的事,让我们这么粗旷的人干真的很累啊!”

李剑点点头:‘对,虽然我们不在部队了,但是我们还是战士,是军人的骄傲,我们的使命和荣誉不能就此丢掉!”

苏代直沉声道:“对,就让我们共和国卫士的种子在这里遍地开花!”

范名家问道:“衣服事小,那我们的家伙呢?怎么办,全部背着可有把八九十斤重啊,这玩意就这样整那可要整死人啊!”

李剑道:“这是个问题,这兵荒马乱的,那可是保命的家伙啊,除了睡觉我们都得背着,这可是绝世宝贝啊。!”

苏代直道:“对,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讲最重要不过了,我们必须一刻不离的带着!”

范名家道:‘在二十一世纪,我们的使命是保家卫国,那我们在这个地方,体现我们价值的又是什么呢?”

在军队中,他们是精英中的精英,和所有的战士一样,他们的生命都是为了祖国的需要而准备着随时光荣的牺牲。在这不属于他们的空间里呢?

李剑沉思良久道:“是啊,在这个地方,似乎没有我生存的意义和价值啊,难不成我们还要为这个即将破灭的王朝卖命不成。”

范名家道:“根据历史记载,汉朝现在已经是名存实亡了,这样的帝国怎么够资格让我们给它卖命呢?

苏代直:“难不成要我们投靠诸侯,凭借我们对历史的了解去指点将山,博取荣华富贵吗?”

李剑:“这群诸侯,拥兵自重,鱼肉人民。为害一方。真正关心人民死活的又有几个啊,还不是为了一之己私。说什么关爱社稷,全是狗屁。

范名家:“曹操虽然凶残,但是其人真算的上三国时代第一英雄,正如他所言,天下没有他,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霸。”

李剑:“是啊,不是他平定半个天下,战争不知道好要延续多久,才可以结束!”

苏代直:“就算坚持一万年,受苦受难的永远是黎民百姓啊。”

范名家:“人有了欲望,就会有斗争,欲望不息,战争不止啊,可是,世间之人又怎么可能没有欲望啊。”

苏代直:“人为了生存,就会有无穷的欲望。”

李剑:“与其说战争让社会前进,还不如说是欲望推进了社会前进的车轮!”

苏代直:“如此或来,人有欲望也很合理嘛。”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范名家:“看来我们来到这个时代,也是合理的啊!”

三人苦笑。

范名家:“我明白了,这一定是天意,是老天让我们来这里,为了这里黎民百姓而来。”

李剑:“既然是天意让我们来到这里,那我们就为这个时代的广大人民群众,贡献出我们的力量。去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苏代直:“既然是天意,那我们定当用尽全力,为百姓造福!”

“对”,六只坚强的手重重叠起,新时空里新的使命诞生!

范名家激动地说道:“既然要为百姓谋幸福,那第一步又该怎么走呢?

李剑:“天下情势我们现在一定要清楚才行,不然还没有整明白,就给弄死翘翘,还造什么福啊。”

苏代直回忆了一会说道:“三国的小说我都翻烂了几本,现在的问题是,罗贯中的小说是否如实,如果是真实的历史小说,那我们就可以按图索骥,天下形势都在我们掌握之中。”

范名家摸摸脑袋:“但是问题又来了,就算罗贯中的小说是历史改编而成,那因为我们对历史的先知,参与其中,改变了历史,那又怎么办呢?”

李剑:“按照小说上来说呢,辕门射戟以后,因张飞缘故,刘备很快就被吕布打败而投奔曹操,曹操本打算攻打吕布,但张剂领兵攻打南阳为流矢所中而死,济侄张绣统其众,用贾诩为谋士,结连刘表,屯兵宛城。曹操带兵讨伐,因色性难改,勾搭张剂老婆,张绣以贾诩之计大败曹操与渝水。损失大将典韦,长子曹昂和侄子曹安民。接着袁术在淮南称帝,随即大起七军攻打吕布,吕布用陈凳之策,打败袁术。不过,等曹操缓过劲来,吕布的日子也就快了。”

苏代直:“现在天下之势,北有袁绍兵强马壮,东北有公孙瓒白马骑兵,西凉有马藤韩隧的羌兵,刘表坐镇荆州,刘焉坐镇西川,孙策很快就威震江东,徐州有吕布之勇也坚持不了多久,其余之人都不足道也。”

范名家:“现在这样的情况,那我们的第一不应该怎么走呢?”

苏代直:“恐怕要不了多久,天下之人都认为我们三人不是半仙就是妖怪。”

李剑:“正好,机会来了,借天下之人现在对我们的敬畏,何不搞一个盛大的聚会,邀请天下诸侯参与,把我们的声望提到最高,到时候我们举臂一呼,自然是四方响应!”

范名家担心道:“黄巾之乱,就是张角装神弄鬼,虽然是四方响应,不过,最终可没有什么好下场哦。”

李剑:“以我们对历史的了解,再加上积累了几千年中外各国的文化精华,必定可冲破一切困难。”

苏代直:“头说的对啊,以我们在特种部队所学,在这个时代里保命是不用担心,而三国又是历史上英雄遍地的年代,在这样的环境里,对手都旗鼓相当,那斗起来真是在好不过。只要我们三人通力合作,必将笑傲风云。”

范名家:“对啊,只要我们三兄弟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啊。那我们就和这个年代的一众英雄豪杰一较高下!”

李剑:“说得好啊,真是这样,也不枉来这里了。”

苏代直:“那条蟒蛇,我们可以从蟒蛇上做文章啊!”

怎么个做法呢?二人同时问到

苏代直:“还记得我让吕布用粗盐浸住蛇体,让它延迟腐烂,说是用蟒蛇来做宝剑盔甲吗?”

二人点头。

苏代直继续道:“我们有着世界上最好的防护盔甲,凯夫拉防弹头盔和防弹衣连子弹都可以挡住,这个年代的刀剑又能奈何我们吗?所以那蟒蛇鳞甲再怎么坚厚,在我眼中都不是什么宝贝了,但是在众人眼中,一定是绝世宝物。我们可举行一盛会,以其奖励给表现卓越者。到时候天下诸侯和江湖上的三帮六派,和其他团体都一起参与,我们大名很快将会传遍天下。到时,嘿嘿嘿、、、、、、

李剑补充道:“是啊,好计啊,金庸的小说里不是经常华山论剑吗?那我们有来个英雄大会,三国英雄众多,广发英雄贴,也来个古龙的兵器谱排名一般,那还不天下轰动啊!”

范名家接着道:“对了,这就是市场营销中的新闻炒作战术了!”

李剑:“想不到我们竟然跑到三国来炒作!对了,为防意外,我们的家当必须随时梢带,以备不时之需,防弹衣也要穿着,毕竟明枪易夺,暗箭难防啊!”

那几十斤的家伙就这样一直“压在”身上三年之久,直到范名家制造出“原始战车”后方才解决这一痛苦。

在这样信息闭塞的时代,不仅是坏事传千里,好事也传千里!每个派系的军阀诸侯都于全国各地广遍探子,任何大事或者有价值的情报,探子都会用自己最独特的情报手段以最快的时间传到诸侯手上。是以,吕布大营有大仙光顾的消息现在已经是举国尽知。只是大部分诸侯都是心有疑虑,而部分诸侯却认为天道不仁,乃至妖道横行。有部分忠心汉朝的元老以为自己的忠诚感动上天,以至天神下凡挽救这摇药欲坠的王朝。

三人只道该时代信息闭塞,是以却都不知道三人已经是天下闻名了。

徐州乡绅百姓知道有大仙到了城内,俱都顶香膜拜而来。如果不是李剑早料到此,令吕布不许放一人骚扰他们三人修炼“神功 ”。只怕三十万的徐州百姓烧的香都把他们熏个半四。不过,最开心的可能是卖鞭炮和烟香纸钱的掌柜。这神仙就是造福百姓啊,这一来,老子的货物卖得真他奶奶的快啊,所以说平时多烧香是对的嘛,烧的多,菩萨会保佑人的嘛!


夜,星空灿烂,月明如水。为这黑暗的世界增添了不少光明。

吕布府衙,那红蟒蛇背人抬到了弄堂。范名家为了给吕布手下文臣猛将面子,就叫一起观看蟒蛇“开刀”。他那里知道诸人皆不愿来,毕竟那蟒蛇的“味道”还没有及格受得了的,不过,神仙的话不听,那可不是打屁屁那么简单了。

吕布领着张辽、高顺、魏宪、陈宫、陈登、张飞等人站在蟒蛇旁,墙上三十几只把弄堂照的通明。(自然是比电灯光管差远了)。

苏代直父亲是大兴安岭最出色的猎手之一,对动物“开刀”那是经验丰富。苏代直自然也得到不少真传。不过,这条蟒蛇的皮可不是那么容易剐的。

苏代直见张辽相貌堂堂,就对其道:“文远可否借宝剑一用?”

张辽自然双手送上。

苏代直手握那磨的明晃晃的宝剑往蟒蛇身上一砍。

宝剑应声而断。诸人脸色大变。

“看到没有,又教了你们一招,象这样的蟒蛇刀剑都没有用,以后运气不好遇到,那就马上开溜,知道吗?”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也道这蟒蛇真他娘的厉害,把鳞甲整得这么硬,用什么办法开膛呢?

张辽见到跟随自己多年的宝剑折断,心里一阵惋惜。要是别人只怕一早就不干了,不过神仙借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有借无还。

苏代直随即对高顺道:“高将军是陷阵营统领,想必刀剑更加锋利,可否一借?”

高顺耿直:“此剑跟随高顺十载,乃先父所赐。现为剐妖魔之皮,愿送与大仙!”

“铛”、、、、、、

一阵功夫下来,营中诸人配剑全被借走,但是全部都不能还了,因为已经全部折断,诸人心里那个后悔啊,没事晚上还带把剑在身上,装什么潇洒嘛,这不,无一幸免。全部都是老母猪借豆渣——有借无还啊。

范名家见连短十几剑皆不能伤起分毫,忽然想起蟒蛇之死乃是王心悟一刀刺中其七寸方让其毙命,那七寸处自是最脆弱不过。于是拔出身上战术刀,对准蟒蛇七寸处,狠狠扎下,那刀应声入用肉。范名家随即猛拉,说也奇怪,那蟒蛇批在锋利无比的战术刀一拉就是一道口,饶是如此,把蛇皮分为四块,也是让范名家、苏代直二人差点虚脱。

李剑见剐完蛇甲,指着血肉淋漓的蟒蛇对吕布道:“这蛇妖之肉味道鲜美,可送至伙夫营将蛇肉做成美食,分与肿军士吃。”

众人闻言顿时大骇,看到这好几丈长的蟒蛇在他们面前肢解,平时打仗纵然凶狠残忍无比,此翻看到还有比他们更猛的大仙,作如些疯狂之举,心里都快吐翻了,只怕几天都难以下咽,现在还要他们吃蛇肉,应该是妖怪肉,如何受的了。虽然还没有吃,现在已经翻胃得四处狂吐、、、、、、

吕布心里也翻得难受,原来凡事越狠的就是神仙,让他们看也顶不住,如何能吃,是以马上摇头:“三位大仙,我们凡夫俗子吃不得妖怪之肉啊!”众人急忙点头附和。

李剑也装傻道:“谁说的吃不得?”

众人慌乱之间那里找到借口,张飞大口一崩道:“俺妈说的!”众人晕倒!

李剑继续道:“你们怎么说?”

张飞傻傻一笑:“俺四岁时打了一条蛇回来,准备把它烧了来吃,我娘说那时妖怪,不能吃,吃了肚子就会痛,而且方便之时还有一条条的小妖怪会从屁股里出来!”

众人闻言笑得只差憋不过气。张飞心道:“真他娘的一群傻毛,老子为了救你们,当然也是为了救我自己,而牺牲三爷的智慧,你们竟然笑我傻,哎,没办法啊,没文化的人就是没有内涵啊,俺张三爷就大人大量不和你们计较吧。靠,三爷也不好当啊、、、、、、

李剑到了这个年代之后,感觉这群人要比二十一世纪的人纯朴的多,虽然都有点自私自利。但这毕竟是人的本性。而吕布手下之人都不算大恶之人,在站诸人除张辽外,皆不得善终,是以心软之余,都想为他们想法避难。心念至此,随即道:“张飞之言真儿戏也,而等真实暴殄天物啊,这妖怪千年道行,修道之人吃之可增加千年功力。善良之人吃之可添福添寿。神仙吃了嘛只是放个屁而已,你们吃了嘛、、、、、、

众人闻言有如此诱惑,调足胃口之下急急问道会怎么样,文人心想吃了可更加聪明,长命百岁,武将吃了可如同蟒蛇一样刀枪不入,那如果真有如此效果,就是吃狗屎又何妨?

李剑神秘道:“我之前为而等算命,除张辽外,无一善终,如果你等从今以后,不在为祸作乱,我或许可以解救你等。”

众人闻言皆惊虑不已,如果是平常相士所言,只怕早就乱棍打出了,但这可是众人亲眼所见从天而降的大仙,心里又如何不怕,如何不惊呢?

吕布虽号称天下第一猛男,但是对于死,那还不怕,是以拱手跪下:“求神仙就我等!”

众人一一起跪下:“求神仙就我等!”张辽闻听自己将会大福大贵,本来不想和他们下跪,但害怕众人妒嫉,下去后狂扁于他,那就亏大了,谁叫手腕扳不过大腿呢。只得同跪。

李剑慢慢道:“你等吃了此怪之肉,自然逢凶化劫,大福大贵!”

众人闻言皆暗叫:莫非神仙都喜欢看到别人吃东西大吐才爽。难道都有点心里变态不成,不过也是啊,在天上没事干,整天都飘来晃去的,无聊之下,就琢磨出这一整人方法。

苏代直范名家二人心中暗笑,都道李剑忽悠这般家伙也太狠了点吧。于是范名家也凑凑热闹道:“我等行善之仙,一心为了世间之人着想,而你等不感恩图报,吃点蛇肉都叽叽歪歪。现在就一个字,吃还是不吃?”

苏代直也道:“如果你们能悬崖勒马,我必然保你们回头是岸,如果继续执迷不悟,我一定会让你等苦海无边。”

众人闻听,好家伙,先前好好好说,现在来硬的了,不吃想必不成,于是都苦着脸道:“我等吃了之后,请大仙赐福于我等。”

范名家笑道:“这才象话嘛,吃了必将保佑于你等!”

苏代直:“叫做饭的伙夫把那妖怪之脊梁骨留下,那是我制作宝剑之物件!”

、、、、、、

翌日早上。

李剑屋内。三人齐聚一堂。

李剑笑道:“昨晚的事情我得到一个真理,只要你比别人狠,那别人自然怕你。难怪毛主席那老人家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啊。”

范名家先道:“昨晚的蟒蛇味道真的不错嘛,真可惜那帮家伙暴殄天物,一个个吐的真是天翻地覆,哎呀,可惜了可惜了、、、、、、

苏代直也笑道:“这蟒蛇营养极好,我们这样做,可为大营军士补充少许营养。真是一翻苦心啊。”

李剑笑笑:“营养虽好,不过六万多大军啊,肉少狼多,无济于事啊。”

范名家:“有总好过没有啊,对了,他们吃多吃少,我们操这么多心干什么啊,难不成我们自己也当自己是半仙不成啊1”

苏代直:“头,我们昨晚好像说过,要为他们解灾解难吧,可是很快曹操就会攻打吕布,如何得救啊?”

李剑道:“我们当时把张飞叫过来,就是避免他生事,现在他在我们掌控之中,应该不至于很出格,吕布和刘备的矛盾,拖一天就是一天,往后再想办法。”

范名家道:“这样做会不会改变历史的进程,让我们无法掌控时局呢?”

李剑豪气干云道:“既然是天让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让我来改变历史,就算历史进程被我们改变,那又有和惧呢?”

时事就算风云突变,泰山压顶。只要有一颗坚定,矢志不渝的决心,天下事,又有什么可难倒的呢?

再高的山,只要你坚持下去,就一定有到达顶峰的时候,虽然辛苦无比,但当驻足巅峰,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又会让你感觉之前困难痛苦其实什么都不算了。

世上最可怕的是没有目标,没有目标的人就如同大海上的孤舟,没有彼岸,所以任何风向都不正确,就这样任起漂泊、、、、、、

其实,困难也有客星:就是那种可以把铁棒磨成针的人!

李剑三人在问自己,他们可以做到吗?

我也问,我行吗?

你呢?他呢、、、、、、

风继续吹,太阳落下,第二天还会升起。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李剑三人心中对自己信念深信不疑。

但是,前路注定艰难无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