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高校毕业生宽父母心 骗称找到工作 坦言每次花钱都有罪恶感


同龄学子均表支持但家长坚决反对


信息时报1月31日报道 “若我欺骗爸妈说已经找到了工作,大家认为怎样?”名牌高校应届毕业生刘莉(化名)迟迟未能找到工作,可为让父母宽心,她忍痛撒下美丽的谎言,并发帖到广州某高校论坛上征求大家意见。一时间,刘莉的“孝举”感动了不少大学生,并争相为其想办法提建议,该帖随即被各大论坛和Q群转载。


记者从回帖中看到,大多数学生对此表示赞成,表示“为人子女,孝字为先,有必要撒一次善意的谎!”也有同学担心千万不能露马脚,否则父母就更忧虑了。但被访家长则坚决反对,他们表示这样的谎言只会让孩子压力更大,有事情应该说出来跟家人一起商量。


帖子中的主人公——刘莉家在粤西农村,父母务农,兄弟姐妹一共四人,她是老大,弟弟妹妹有的已经在读大学,有的在读中学,家里经济负担很重。父亲年过五旬,为了送几个小孩读书,除了忙农活,还经常外出骑摩托载客赚钱,基本上每天深夜才回来。刘莉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有时想到父亲的安全,晚上会睡不着觉。她曾多次劝父亲放弃这份工作,但父亲坚持等她找到工作才停止。每次放假回家,她看着父母因长期劳累而日益消瘦的身体,越发觉得父母老了,他们的健康每况愈下,但是为了孩子的学业,已经透支了也还要撑下去。


大学期间,刘莉一直做兼职来赚取生活费,尽量减轻父母的经济压力。考虑到弟弟妹妹和家里的情况,她放弃了本可以争取的保研机会,投身到找工作的大军中。大四没有时间做兼职,她不得已伸手向父母要钱。尽管非常希望尽快找到工作,她心里对未来的工作还是有底线要求——月薪不能低于2500元,假如职位确实有发展前景可以考虑降到2000元,再低就不能接受了。曾经有一个通讯公司有意跟刘莉签约,月薪2000元,但没有任何保障,刘莉想想还是放弃了。


一个学期过去了,招聘高峰逐渐平息,寒假到了,刘莉的工作还是没有着落,这让她觉得对不起每天拼命赚钱的父母,“每次花钱都会有罪恶感”,刘莉说。


为了让父母宽心,刘莉打算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找到工作。在付诸行动之前,她在学校的论坛发了一封帖子征求意见,因此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从标题的语气上看,她心里非常矛盾,这样也许能够减轻一些内疚感。


时报记者对话刘莉


“希望谎言成为我努力找工的动力!”


由于已进入寒假难以找到本人,记者决定在论坛站内给刘莉写信说明目的,并留下了联系电话。几经周折,终于得到回音。刘莉在网上向时报记者袒露了心迹。


曾经找到工作但工资低


信息时报:当初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而作出这种选择的?


刘莉:父亲已经年过五十,还经常外出骑摩托车载客赚钱,由于睡眠不足,精神不济,经常摔伤,腿上满是伤疤。我有时想到父亲的安全,晚上都会睡不着觉,偷偷地流泪。我劝他别干了,但他坚持等我找到工作才停止。每次看着父母因长期劳累而日益消瘦的身体,我就觉得对不起他。我是家里的老大,可是一直找不到工作,唯有先骗骗他,希望他安下心来,别再从事那么危险的工作。


信息时报:你当初曾经找到工作,可为什么不愿意去做?


刘莉:“箭之所以往后退是为了射得更远。”因为专业限制,我当时读的又是新开设专业,什么都学,结果什么都不精。因此到了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虽然之前有一份月薪2000元的工作,可是我觉得发展前景不好,而且不大符合我的个性,所以不想去做。如果我是大专毕业,就算1500元也会接受,但我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2000元有点低了。


已跟父母说在某公司找到工作


信息时报:欺骗父母你心中不会有压力很难受吗?万一谎言戳穿了怎么办呢?


刘莉:有些人说得对,我这样骗父母何尝又不是想给自己减压呢。也许我真的心底里深处想给自己减压吧,有点自私。不过,我倒不担心他们知道,我觉得自己可以很好地圆谎,因为父母很单纯,很善良,对我也很信任,不会怀疑。可要是穿帮了,我会觉得很尴尬,他们可能不会怎么说,不过心里面肯定很难受,为自己帮不了孩子而自责。


信息时报:看到网友回答,你准备实施这个谎言吗?


刘莉:我已经向父母谎称在一家公司找到工作了,寒假结束后就过去试用。可是,父亲并没有为此而停止危险的工作,我打算寒假回去后尽力说服他,不过成功的希望似乎很小。我爸爸脾气很倔。


信息时报:有很多家长觉得你不该这样做,应该跟父母沟通,对此你怎么想呢?


刘莉:谁都不愿意欺骗父母,但这是情非得已。我的父母没有什么人际关系,所以跟他们说也解决不了问题,唯有靠自己了。我找到工作前,根本静不下心来写4月份必须交的毕业论文,所以无论如何,下个学期必须在3月份搞定工作。也许可以把这个谎言变成是我积极找工作的动力吧! (《信息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