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三部 潘多拉的魔盒 第五十六章 兵者(六)

天际无痕 收藏 5 9
导读:中华外史 第三部 潘多拉的魔盒 第五十六章 兵者(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春节刚过,可惜对于所有中国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整个大陆除了逃难的人群就是轰隆的炮声,如果要在所有不快活的人中选出一个的话,最郁闷的要算嘉庆了,看着自己的未来疆土一块块的改变颜色,嘉庆也只有干急的份。这不,实在气不下去了,赶忙把自己最信任的大臣刘庸叫到御书房。

“臣,刘庸给陛下请安!”刘庸好不容易把双脚弯下,跪在地上。

“快起来吧,不必多礼,我实在闷得慌,想找个人说话”,嘉庆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刘庸示意。

“谢陛下”。

“刘庸,你知道吗,朕有时候真的不想当这个皇帝了!”看见刘庸站起来,嘉庆忽然一改威仪的脸色,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软软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满桌子的奏章说。

“陛下,臣改死,臣有罪!”刘庸忽然听见嘉庆对自己说这样的一句话,感动得连忙跪下,心里一个劲的责怪自己的无能,不能给嘉庆分忧。在刘庸看来,皇帝的心思永远是看不透的,一方面由于皇帝往往要在全局上去思考问题,另一方面,皇帝要想保护自己的神秘,是很少向自己的大臣称述自己的心事的。而现在,嘉庆却明白的把自己的心情告诉刘庸,就这一点,就够刘庸感动嘉庆的知遇之恩了。

“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造化弄人啊。别人都以为作为皇帝要多自由就有多自由,可谁又知道我这个皇帝却做得如此窝囊!”嘉庆越说越激动。

“陛下,此话万万讲不得,小心隔墙有耳。”对于嘉庆的处境,刘庸是很清楚,如履薄冰的日子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但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期,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意外,就前功尽弃了。

“该死的丰绅殷德,丢掉了朕的大半个江山,既然还有脸问朕要钱要兵!现在胃口越来越大,今天早朝,和绅竟然狮子大开口,要朕给丰绅殷德调动全国兵马的权利!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开始庭议,你得想办法给我阻止。”说到这里,嘉庆稍微恢复了平静。

“但是陛下,以现在的局势来看,我们也只有依靠丰绅殷德帮我们抵抗敌人的进攻了,”刘庸小心的说。

“放心吧,朕还没有完全气糊涂,朕知道该怎么做,朕不会拖他的后腿的,但全国兵马的权利万万给不得,如果让和绅控制了全国的兵马,朕和一个傀儡没什么区别!”


对于嘉庆会怎样给自己拖后退,远在开封的丰绅殷德是不可能知道的,自从从武昌逃(对于丰绅殷德来说,肯定不会接受逃这个字眼的)到开封以后,丰绅殷德一天都没有消停过,招兵买马,粮草辎重,样样都要过问,还好,从湖广总督改任河南巡抚的毕沅并没有因为被降职而表现出什么不满,为自己忙前忙后,担待了大部分工作。其实毕沅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被降职只不过做了一回替罪羊,如果丰绅殷德在接下来的这场战争中失败的话,就不仅仅是降职这么简单了。到时候,和绅一定会用自己的头来洗刷他儿子的无能,现在毕沅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这个结果往后拖,至于胜利,他是想都不敢想。

自从乾隆把中原数省划到丰绅殷德的名下后,毕沅招兵买马容易得多了(由于宣传不够,加上清政府封锁南洋共和国的各项惠民政策没有宣传开去,长江以北各省的群众一直以为自己遭受到入侵,纷纷加入抵抗的行列,这不能不说是朱涛的一个战略失误),毕沅在心中默默数了数自己的兵马,如果把绿营和民团都加起来,已经达到两百万!‘就是让那群混蛋一个个的杀,也得杀几个月吧’!毕沅恶狠狠的想。

毕沅想得确实不错,是的,就是一个个的杀,毕沅的脑袋就可以多保住几个月的时间。但不明白战争的艺术的毕沅,注定了就是打死也不可能想到朱涛的下一步棋会怎样走。但自从十前天,南洋人攻占襄阳府后,为防止敌人进一步东进,丰绅殷德从长江沿线派兵西进阻击后,毕沅就开始不塌实起来。幸好,南洋人在攻占襄阳后,并没有东进,而是‘龟缩’在城内,这才让毕沅心中的这块大石头稍微放平了点。


就在毕沅在计算自己的脑袋还能保住多久这个问题时,远在宜昌府的两万清兵正遭受炮火的洗礼。虽然丰绅殷德在这里驻守了两万清兵,其中还包括一万八旗,以为依托宜昌府坚固的城墙来抵挡从四川顺江而下的南洋人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但就是包括毕沅在内的所有清兵都没有想到敌人能够从小鱼船上开炮!

“他奶奶的!给老子哄他奶奶的!告诉下去,如果谁没有把吃奶的劲使出来,今天晚上老子就要他和母猪睡!”站在一艘鱼船的船头,第三集团军第一团团长唐治又开始叫骂起来。时间是1799年2月26日。唐治为了这次好不容易争得的先锋,三天前就从夔门出发,一路上小心翼翼,但还是在三峡的一个个鬼门关上损失了三艘鱼船外加好十几条人命。

随着唐治一声令下,第一先锋团的180门投掷筒摇晃着身躯,努力喷射出180颗炸弹飞向宜昌城的城墙上。由于清兵根本没有想到在宜昌这个地方会有炮战,清兵在宜昌的所有大炮加起来不过十门,就是这十门,在唐治的第一轮炮击下就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面对敌人一轮接一轮的炮击,被派去城墙上守卫的士兵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密集的炮火,一时间死伤惨重,许多人被炸倒在地上,血肉模糊,负责宜昌防务的清庭总兵不得不暂时把他们撤下来,等敌人上来时再派其他士兵上去抵抗。

“团长,我告诉下去了,没有人愿意和母猪睡”,传好命令的钟华嬉笑着来到唐治的身边汇报。“都有比老子有志气!去,告诉三营营长,他的那些兄弟们不能老是呆在船上,得去岸边活动活动了”!看见火候已经到,宜昌的城墙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影,唐治知道是该上岸的时候了。


接到唐治命令的第三营全营官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向宜昌城外的码头上靠近,由于行动迅速,等清兵发现时,第三营的前部已经靠上了码头。面对城墙内外一轮接着一轮的炮火,清庭总兵硬着头皮带着清兵冲上城墙,心中一边恳求神仙的保佑。令清兵奇怪的是,等他们冲上城墙,敌人的炮火也随之结束。只是看见江面上的所有鱼船都在向岸边靠近,其中有一部分鱼船已经靠上码头,一群群身着绿色衣服的敌人正快速的在码头周围展开。

原来投掷筒的射程太近了点,加上又是在船上,刚才轰击城墙的很大一部分炮弹都落在了城墙之外,为避免误伤,唐治命令所有炮船都尽可能近的轰击敌人。但对于这个举动,清兵以为敌人肯定要攻城了,于是都一个个打起精神,一部分力大的弓箭手则频频向码头上的敌人弯弓射箭。可还没有等城墙上的清兵高兴起来,新一轮炮弹又铺天盖地的落在城墙上,幸免于难的漏网之鱼则开始被码头上的火枪一一点名。遭受突然打击的清兵丢盔弃甲,蜂拥着跑下城墙寻找掩体,就是他们的总兵也不例外。但更多的是缺胳膊断腿的清兵在城墙上呻吟。

看着就这样上城墙防守已经不再可能,急中生智的总兵想到一个不错的主意,连忙派兵去找门板,想以此来抵消炮火的伤害。

让总兵奇怪的是,等了半天,被派去找门板的士兵竟然没有一个人回来!而这个时候,宜昌城的城门已经被唐治带来的100MM野炮用直射的方式轰开,成千上万的南洋人拿着火枪向城门口涌来。被吓傻了清兵不知是谁大叫一声“魔鬼来了”!哗啦一声都向城内逃去,丢下还在发呆的总兵……

几乎是同时,在长江沿线上的岳州、武昌、安庆和江宁四地也同时发起进攻,第一和第二集团军总共20万大军兵分四路开始突破长江防线,伴随着炮火的掩护,长江北岸,丰绅殷德辛苦累积起来的一座座炮台在一轮高过一轮的炮火中分飞湮灭。好几千渔民自愿驾驶自己的鱼船帮助解放军运送人员和物质,虽然不多,但确实一个好的开始,它至少标志着受几千年封建思想影响的中国劳苦大众在慢慢的觉醒!

按照朱涛的战略部署,第一、二集团军采取集中兵力攻占战略要地的方针,尽最大努力的消灭敌人主力部队。在横渡长江以后,第一集团军直接从汉阳一带北上,快速突入河南,攻下光州、汝宁站稳脚跟。第二集团军则兵分两路,东路走京杭运河,西路攻取凤阳,两路兵马在徐州汇合。而第三集团军在攻取湖北后,从襄阳直接北上攻占河南的南阳府一带,形成对开封三面夹击之势。


如果说这三路大军是朱涛给乾隆准备的主菜的话,那么远在四川保宁一带于天龙的骑兵旅则是朱涛给乾隆的点心了。自从骑兵旅从郑和大陆回来以后,就没有打过一次象样的战斗,大不了抓几个土匪玩玩,就是抓土匪的机会都少之又少。好在骑兵旅的官兵都一个个富裕得流油,倒给保宁的商业增加了不少活力。

“旅长,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啊?这样的路能走到不?我们旅这两天已经摔死了上百匹战马,这可是好几千两银子啊”!骑兵旅第三团团长刘强牵着自己心爱的阿拉伯战马小心翼翼的走在入川的蜀道上对身边的于天龙抱怨。

于天龙看了看脚边深不见底的峡谷,转过头来看了看刘强有些发虚的脸色。“根据现在这个速度,要赶到汉中,至少还得三天,你就好好的带着你的团赶路吧,尽量少给我损失几匹战马”!对于摔死的这些战马,于天龙很是心疼,它们没有战死在沙场上,却掉进这山沟沟里,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很好的归属!

“旅长说得有道理,我们不能老想着这钱啊钱的,战马可是我们的骑兵的生命,这可是主席告诉我们的”,于天龙的警卫员王佐打趣刘强的女人见识。

“你!混小子!看我不打烂你的臭嘴”!刘强挥动着手中的马鞭向王佐扑去。

“来啊,你来啊,看谁怕谁”,王佐笑着爬开了。

三天后,一只骑兵出现在汉中平原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