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是怎样构成的--看美军

mmzy 收藏 37 10041

士官篇

从美国陆军装甲兵训练中心诺克斯堡到美国陆军101空中突击师驻地坎贝尔堡相距并不远。两个堡(美军的军营大都以“堡”来命名)都位于肯塔基。肯塔基是美国比较落后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品尝了号称最正宗的肯德鸡,但感觉味道还没有北京的好吃。


在诺克斯堡参观了一天,M1A1坦克的营级合成演习模拟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吃完午饭,我们乘着美军提供的面包车离开了诺克斯堡前往101师,路上飘起了漫天雪花。冬天的乡村公路上没有什么车,沿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观。下午三点我们进入坎贝尔堡。这是我第一次进入美国陆军的作战部队参观。101师的名声很大。电视连续剧《兄弟连》讲的就是101师的故事。这支部队的徽章是一只嚎叫的鹰,又被称为“鹰师”。


站在师部门口迎接我们的是身着迷彩服的师长科曼少将及其他的几名军人。双方热情握手,相互介绍各自的成员。科曼师长向我们介绍的第一位成员是站在他身旁的一位个子高高,但很精干的中年军人,皮肤为棕色。科曼师长介绍他的时候,我没有太听清,凭判断和经验,随口翻译成:这是我们师的参谋长。但随即感觉不对,因为这时我看清了他的军衔不是军官,而是密密的几道杠,这是士官的军衔。我赶紧补问了一句,才搞明白,这确实是一名士官,是101师的总军士长,该师最高级别的士兵。站在他后面的却是一名一星准将,他才是这个师的参谋长。


进入了师部,到科曼师长的办公室里坐下交谈。师长办公室的墙上挂着101师历任师长的照片。总军士长稍作陪同,便起身进入了师长隔壁的一间办公室去处理事务,原来那就是他的办公室。这可是我见过的最牛的士兵了。


交谈一会,大家起身互赠纪念品。科曼师长送给我们每人一顶黑色的棒球帽,上面印有101师的鹰,我习惯性地看了一下帽子的产地,上面写着“孟加拉制造”。师长又送给我们每人一枚他的徵章。这种徵章在美军中被称为coin,各级部队的主官都有这样的徵章。主官往往会在视察部队的时候送给表现优异的士兵。我手里有二十几枚这样的徵章,从四星上将到上校的都有。每次看到它们,一个个美军部队的形象就会浮现出来。


代表团的每个人都对总军士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大家走进总军士长的办公室参观。总军士长赶紧起立,对着我们一口一声“长官”。总军士长办公室的墙上是101师历任总军士长的照片,桌子上也堆满了文件。我们的将军们仔细询问,才搞清美军的管理上有两条垂直的体系:军官和士官。军官不负责管理士兵,士兵的日常管理和训练都由士官完成。


士官的英语是Non-Commissioned Officer,简称NCO,美陆军把士兵分为9级。“士官”的汉语一词却是来源于日语,有时我们又译为“军士”。美军士兵中超过60%以上是士官,他们才是作战部队的骨干。他们担任的职位多种多样,其中大量的职位在我军中都是由军官担任的。在美军的国防大学,也有士官在担任教官。101师的总军士长是该师驻地市政委员会的成员,全权处理该师在当地的军民关系。


当晚,科曼设宴欢迎我们。在欢迎致辞中,他又特别说道:我很荣幸今晚我们师的总军士长也能光临。


第二天一早,我们起床参观101师的体能训练,科曼师长穿着训练服陪同着我们参观。早饭是在连队食堂吃的,每人交了一美元。随后我们参观了101师的伞降训练和武装拉练,训练强度非常大。我们还参观了他们的营部(美军的营是一级指挥单位)和连队士兵宿舍,还有101师自己的士官培训学校。


已婚的士官和军官一样都有单独的住房,有自己的俱乐部,也有太太俱乐部。有些人住在营区外,在101师我们看到很多士官是开着车来到军营,就象上下班一样。当士兵是他们永久的职业,而这一职业有着完整的晋升阶梯。


告别101师的时候,给我们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它的强大战斗力和机动性,却是我们原本不太在意的士官体制。我军的士官制度才刚起步,其中司机、厨师这样的非战斗人员占据了大量的比重。而从士兵转士官是许多农村入伍的士兵的理想,是令许多基层指挥官头疼的一件事。而士官的婚恋、家属随军、退役安置等一系列问题又让我们的士官焦虑不安。但愿有一天我们的国力增强,也有一个完善的士官体制来留下核心的职业化的战斗人员。


军官篇


冬日的山林里静寂无声,空气中弥漫着林木的清香,沁人心脾。山间的公路上,几个身着迷彩服、脸上涂着迷彩色的美国大兵手持步枪正在搜索行进。他们时而隐蔽到林子中,时而围坐在一起研究地图,辨认方向。一会,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目标,端着枪急速地向前冲去。


这不是电影中的镜头。地点是在美国最老的城市威廉斯堡。我们一行访美的军官就站在威廉斯堡城外的一个小山坡上观摩这些美国大兵的训练。但这些大兵都不是现役军人,他们是威廉玛丽学院(其建校历史仅次于哈佛大学)的在校大学生。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毕业后会成为陆军军官。因为他们是预备军官训练团ROTC(Reserved Officer Training Corps)的成员。ROTC最早起源于拿破仑时代的法国,现在是美国军官的主要来源。中国前些年在地方高校中建立的国防生制度就是效仿了这一军官培训体制。


最新出版的《2006中国国防白皮书》第一次说明,经过两轮精简合并,100多所中国军事院校现在还剩下67所军校(在此向我过去的同事们表示致敬,他们的不懈努力终于使我们的国防白皮书更加透明了)。这67所军校包括高中低级的各类指挥院校、技术院校、艺术学校,培养了绝大多数的中国各类军官,从中专生到博士后。这些院校本身也占据了我们相当一部分兵力。


和中国军队的体制不同,美国陆海空三军的军官绝大多数都不是军校培养的。美国陆军每年要新增近4000名军官,而西点只能培养其中的四分之一,其余四分之三的人都来自地方大学中的陆军ROTC项目。美国的军事院校校屈指可数,各军种差不多只有三所院校(初级指挥学院、参谋学院和战争学院),还有一所最高级别的国防大学。几乎所有的军官都是从少尉当起的,他们进入部队服役前要经过兵种学校的培训。我参观过本宁堡的步兵学校。但这些兵种学校根本不是我们概念上的军校,更象一个专业培训机构。


在任何经济发达的国家,兵源都是一个大问题,当兵对大多数人来说不是一个最佳的选择,但也总会有一批向往军营生活的人(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美军拥有一个完善的依托地方大学培养军官的体系,这就是ROTC。我的书桌上有一只美国陆军ROTC司令部赠送的玻璃杯。上面写着:Army ROTC, The Smartest College Course You Can Take。直译过来:陆军预备军官训练团是你在大学里能参加的最佳课程。参加这一项目的学生在校期间享受军提供的奖学金,每周参加一些军事训练,毕业后服现役。设立ROTC的学校覆盖面很广,专业覆盖面也很广,甚至有些中学设有JROTC(少年ROTC)项目。在旧金山大学,我也参观他们的ROTC项目。


我们从来不缺少兵源,但从来就缺乏高素质的兵源。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大学教育还刚刚起步,我们建立了大量军校担负着普通教育(学历教育)和军事专业教育的任务。我们有了各类的专业性的军事学院,地方大学的许多专业在军校中几乎都有。我们培养出了各种专业的军官,从博士、院士到演员、歌手、运动员。还有一些地方的演员、歌手、运动员一夜间穿上军装,享受高级别的待遇,不久胸前便挂上了军功章。


在美军,你在军队中的职位与你的专业和学位无关。军官的基本职能就是指挥与参谋,ROTC培养出来的军官也是担任基层的指挥军官。每个军官都是从少尉当起。美军的军官轮换制度得以实行无外乎两大原因:一是国力强大,地区间差异小,军官家属随军调动不会带来生活上太大的问题;二是军官的职能单纯,学历教育只是素质教育,使他们可以在不同的岗位从事看似不同实质相通的任务。军官的数量因此可以很少,而素质就会相应的提高。在军官的成长过程中,他们会自觉地攻读地方大学的其他学位。


在美军访问的时候,有时住在他们军营里。将军会住上一个小楼,小楼上就会升起一面印着将星的旗帜。两颗星表示楼里住有少将,三颗星表示住有中将。在许多国家,将军的车前也根据他们的军衔挂着将星。沿途的军人都会向将军的座车敬礼。我当口译,经常坐在上将座车的前座上,目睹着这一切,内心总会有着感慨。在职业化的军队中,将军是一个崇高的称谓,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数量少,更是因为它浓缩了一个指挥军官毕生的奋斗。在将星的背后,你可以去想象他工作过的一个个军营,想象战场上军号声声,想象他们经历过的三级指挥学校和地方大学的学位。


我们的国家还远不够发达。虽然现在我们的大学生面临着失业的困境,我们军校依然庞大;依然在培养各种通用的人才;依然培养着大量的不穿军装的学生。我们的国力还不足以让我们实现所有军官的轮换制度。我们依然看到我们军官平白简单的履历,我们依然看到许多军官在削尖了脑袋往发达地区和总部机关里钻,依然看到安逸的生活让我们不少军官大腹便便,不思进取。更可怕的军官往往变成了某一个部门、某一分队的军官,一辈子不变,致力于拓展部门的权力和自己的利益。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看到美军的时候,我从不羡慕它拥有的最先进的技术装备。我相信硬件的差距虽然大,总能赶上。我愿意去发现美军的优点,因为真正令人担忧的差距在于人员、特别是军官的素质和创造这些素质的制度,因为时不我待!


原作者:老兵冬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