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血火染高平(3坦克大战一线天上集)

剑客888 收藏 123 35789
导读:[乌龙山原创]血火染高平(3坦克大战一线天上集)

血火染高平(3.坦克大战一线天上集)



上一篇我向大家介绍了我军由布 局关出奇兵攻占东溪的战斗。今天向大家介绍的是我中路41军突击平孟路,与42军协同合围聚歼朔江之敌的战斗经过。

为全歼朔江地区之敌,东线军区前指命令41军由108号界碑出击,迅速打通平孟至高平的公路,以保障我军平孟至高平之间的运输线畅通无阻。41军首长决定以一部分兵力在平孟对越军实施正面攻击,以主要兵力从孟麻的108号界碑沿急造军路猛插敦张,以断越军退路。然后,由东向西进攻发展,协同正面攻击部队围歼朔江地区之敌。

朔江是越南河广县城所在地,位于我广西平孟南侧约四公里处。由平孟至安乐的公路经过这里,这条公路是我广西那坡县通往越南高平市的唯一通路。朔江一带山高、坡陡、路窄、谷深,公路北侧是耸立的陡石山,南侧是连绵起伏的土山,丛林茂密,地形十分险要。被越军称为“天险之地”。

越军246团主力配置在朔江至坂洋之间两侧(俗称一线天)的高地上,还在坂洋、那瓦和波原地区配置了三个炮兵连。

我41军坦克团3营,奉命配属本军122师1团,从108号界碑投入战斗,协同步兵攻占郭张、坂洋一能线。尔后沿公路向朔江发展进攻,配合正面攻击的部队,对敌形成合围之势,为主力全歼朔江之敌创造有利条件。

2月17日8时,我41军坦克团3营运动至孟麻待命,由于当时的简易军路还没有修好,该营没有投入战斗,营长刘宏生带领各连主官、车长和驾驶员到前面看地形,研究前出路线。

只见从前线不断有我担架队从坎坷不平的未通军路上下来,杂乱的脚步声,掺杂着伤员的呻咽声,可见前面的战况异常激烈,步兵战友急需我坦克装甲部队的支援!

公路是沿着山下的合水线修筑的,有五个很大的陡坡,坡度大约都在40度以上。按照我军坦克的爬坡性能,最大爬坡度在35度,极限不超过40度。下坡的角度也差不太多。

2月18日14时,我军坦克突击群开进至108号界碑准备出击。这段军路长约2公里,有一段最长的陡坡约800米,坡度在40度左右;还有一块巨大的石板,长度约15米,坡度在56度以上,我坦克是否能爬上还是一个未知数,在坦克作战史中也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为了安全起见,刘营长决定 由驾驶技师出身的付营长李治善驾驶首车探路。李付营长是41军64年大比武的尖子,曾受到罗瑞卿总长和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将军的接见,他的驾驶技术在坦克团是首屈一指。

当晚22点,首车接到命令开始通过险坡。为了提高保险系数,坦克上的炮管一律向后固定,开大灯运行,在危险地段和转弯处安排干部专人指挥车辆前进。根据路况,加强指挥的合成军首长也来到现场,他鼓励驾驶员们大胆心细,即使损失三分之一的坦克,也要在这里趟出一条天路,以夺取战斗的胜利!

在军首长的鼓励下,李付营长一脚打响了马达,他升高驾驶座,把头露出仓外。

在“轰轰”的发动机吼叫声中,首车开始向石板坡爬去,刘营长在坡前亲自指挥。

只听到爬到石板上的坦克链轨发出一阵刺耳的“哗啦”声,坦克因石板太滑,出现了反转向,旁观的干部战士们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李付营长两手紧握操纵杆,“哗”的一声,坦克又上了正道。第一道坡过去了,但最险的第二道56度的陡坡还是等待他。捌弯处还有一块巨石,操作稍有不慎就会车毁人亡。李付营长利用车体下滑的惯性,在离巨石两米处一个联合制动,车头向下一栽,利用反转向的特点,坦克“呼隆”一声,下到了坡底,坦克下滑时链轨与石板磨擦出的巨烈火花,令人胆战心惊!不过,李付营长还是成功了,坡顶坡下一片欢呼。

19日凌晨,在全营指战员的努力下,各车安全下到了坡底,各车迅速搭载上步兵,向敌纵深挺进。

这是我东线装甲部队对越军实施的又一个闪击战。我坦克三营神不知鬼不觉地,满载步兵出现在敦张公路上,巨大的马达轰鸣声将睡梦中的越军惊醒。他们来不及穿衣就慌忙进入战位,盲无目标地射击起来,蝗虫般的子弹贴着车顶飞过。

坐在车内的刘营长从电台从听到坦克七连连长路纯生兴奋地呼叫:“贵阳1号报告,坂洋方向发现敌炮阵地,是否向左?”刘营长当即回复:“贵阳(七连呼叫通号)注意,迅速展开,集火射击,消灭炮阵地!”

接到命令,七连的九辆坦克风驰电闪地冲向岔路口,在公路两侧的稻田里迅速展开战斗队形。七连长一声令下,只见曳光弹划破夜空,飞向越军炮阵地。在我坦克炮火的轰击中,越军的火炮散了架,工事在巨烈的爆炸声中变成了碎块;火光中,越军的残肢断臂到处乱飞。一会,就地展开的搭乘步兵报来战果,共击毁越军火炮12门,这可称得上是:初试牛刀,旗开得胜啊!

刘营长看了一下腕上的表笑了,他轻蔑的说道:“什么第三军事强国,还不到半个钟头呢!”他借助微微的曙光观察着四周地形,这里南通高平,西到朔江,地形险要,越军一定是重兵防守,趁敌尚未清醒之机,必须加快攻击速度,给敌人连续打击。他命令七连:“继续前进,加强搜索,消灭残敌!”

越军布防在这里炮阵地被敲掉了,受到重创的越军从梦中醒了过来,他们一边组织反击,一边向远在凉山的师长报告,当消息上报到了越军第一军区,却被痛斥为:“慌报军情,中国军队的坦克根本不可能进来!”

可是,中国军队的坦克和步兵,确实已进了他们的后院。上面的指挥官不信,但是遭到打击的越军确感受到了被消灭的威胁隐蔽在那瓦村后面竹林中的越军炮阵地憋不住了,整个榴弹炮阵地上的火炮利用计划射击诸元,对我进攻坦克和步兵实施阻拦射击。

集密的弹群在我坦克突击群前筑起一道屏障,一场炮群对坦克群的激战开始了。我坦克边打边向敌炮阵地冲击。越军也不示弱,急忙组一切反坦克火器,进行阵地自卫。

冲在最前面的我三营七连尖刀车706号在进攻中不幸连中两弹,失去了战斗力,704号坦克立即绕过706号车,担当起尖刀车的重任。刚冲出不远,704号车再次被敌炮弹击中,引爆了车内的弹药,我704号车乘员全部牺牲。

营长见状悲愤交加,他怒吼道:“为牺牲的同志报仇,狠狠打!”在尖刀七连舍命猛攻的同时,刘营长又急调九一个排前来助攻。一时,越军炮阵地上爆烟四起,浓烟翻滚;被我击中的弹药储存所上空炮弹乱飞,引起了连环爆炸。在我坦克群的猛攻下,炮阵地上的越军连打带炸,无一幸免,阵地上到处都是越军的尸体,一个个缺头少脚,硝烟中充斥着一股令人恶心的尸体焦臭味,仅半个小时,敌又一炮阵地被摧毁了。

苦战再捷,我坦克突击群军心大振。指挥战斗的刘营长清醒地意识到,这仅是开始,恶战还在后面,必须尽快清除残敌,保证穿插到位,为消灭346师抢得先机。他命令坦克群继续向纵深搜索前进,他们沿路搜索前进了四五公里,未发现敌情,于是,全营停车整修车辆,救护伤员。经过短暂休整,三营折头返回,按照前指合成军首长命令,转攻朔江。

当我坦克突击群挥戈西进时,设在坂崖半山腰的越军246团指挥所的指挥官缓过神来了。他见我坦克群脱离步兵单独前出,立即组织各种反坦克火器伺机反扑。当我坦克纵队进到坂垭山口时,越军的反坦克火器从我侧后方攻来,美式的、苏式的一齐开火。

在转移时,刘营长已对途中会出现的敌情做了设想,也对全营做了布置。但是有一点他没有想到,那就是越军246团的指挥所会在这里。

这段通道山高路窄,坦克群既展不开,也发扬不了火力优势。身处险境,万分危急。他首先命令本车高速冲过山垭口,调转炮口向敌反击,以吸引越军火力,掩护其他车辆快速转移。

突然,一发越军的反坦克炮弹击中了刘营长的指挥车。坦克的传动装置被打坏了,一、二炮手身受重伤,刘营长左腿也被打断了。

指挥员的职责,党和人民嘱托,始终是鼓舞他战斗的动力。刘营长通过电台用嘶哑的声音命令道:“贵阳1号,代理指挥,执行命令,火速转移!”说罢他命令驾驶员装弹,准备与敌血战。此时,指挥车再次被越军炮弹击中起火,一、二炮手壮烈牺牲,车辆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就在这时,刘营长通过潜望镜发现了远在30米外的一个山洞。只见洞口有集束多股电话线通向洞内,他判断是敌指挥所。他咬牙忍住伤痛亲自操炮,把炮口对准了那个洞口。"轰"的一炮,只见洞口爆烟弥漫,从烟尘中跑出一名胖军官.他慌不择路地向公路旁停放的一辆吉普车跑去,企图驾车逃走.刘营长冷笑一声"我叫你跑!"他迅速瞄准射击,,一声炮响,胖军官连人带车葬身在烈焰之中.尔后,在“轰轰”的连续射击,刘营长在驾驶员的配合下,把"长春1号"车内的炮弹全部打光了,越军指挥所所处的三层号山洞全部垮塌。已两次负伤的刘营长坚持不住了,他用最后的力量通过电台向首长报告:“首长,同志们,永了!……”英雄的刘营长,为了掩护战友夺取战斗的胜利,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坦克3营在7连连长的指挥下冲出险地,奉命开进那骄集结待命。

19日当晚,坦克9连接到命令,配合122师第1团向波源之敌发起攻击。(未完待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