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十七回 兄弟联手闯敌营 里应外合救刘忠

啊苏 收藏 0 41
导读:古阳风云 第十七回 兄弟联手闯敌营 里应外合救刘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毛封领了圣旨,出门来一路小跑出村,远远看见刽子手端起长枪,还没来得即吆喝,啪!啪、啪几声枪响,心说:完了。暗自埋愿自己,出口太迟。跑到刑场一看,喜出望外。刘忠、李明德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张奇峰吹吹抢口,狡诈的说:想得怪美,一死了之,没那么便宜。刑讯室里老虎橙,火烙铁等着吃肉里。

毛封这才明白,张奇峰用的是“生死计”。连张伯华也蒙在鼓里。不由的心里暗自佩服刘忠、李明德坚强。于是便大声的说:司令吩咐,罪犯不得枪毙,暂压,警察局看管,三天以内不说实话,再行定夺。

回到司令部,毛封着急。恰好,杨望春来送给养。上前搭讪几句,用暗语把消息传送出去。柳风接到消息不敢怠慢,派程瞎子连夜上山送信。程秀德一路上受尽千辛万苦,军区领导接信后怎样开会研究勿须赘述。单说,四月一日(农历二月十九)太岳二、四分区主力披星载月下山,夜十一点到达轵城一带,两县边界待命。

陈司令员在战前动员会上说:同志们,我们的交通员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浑身多处摔伤,克服意想不到的困难,一天走了近二百里路程,即时把情报送达军分区司令部。给这次军事行动赢得了时间。军分区党委决定,为营救我们的同志,打击地方反动势力,扩大解放区,必须打好这一仗。现在我宣布作战计划,今夜围剿张伯华的二十二支队,分两步走。首先突击排,一点开始行动,插入毛庄营救狱中同志,得手后发射三枚红色信号弹,立即向南嘴国民党县政府及二十二纵队司令部突进,大部队两点进入攻击位置,看到信号立即发起全面进攻。里应外合打他一个措手不即。各部队的战斗任务是这样的:二支队围攻,“祝庄造枪局”。十七团运动到杨、毛庄之间主攻国民党县政府。二十团、基干团、山炮连包围杨庄,消灭二十二支队主力。我军要以泰山压顶之势勇猛出击,不给敌人还手之机会。速战速决取得战斗的胜利。同志们! 有信心没有?

保证完成任务!指战员同声回答。

却说突击排,都是各连选拔出来善于夜战、近战、经验丰富的战士组成。化装国民党地方团队的士兵。每人配备长短家伙,一应具全。不明真像的人,猛一看误认为真的是反动军队。看见司令员走来,刷的!立正,司令员还个军礼,走上去拍拍这个肩膀,拽拽那位衣襟,队伍面前站着说:同志们,你们是此次战斗的关建,只有狱中的同志得以解救,大部队才能放手进攻。祝你们马到成功。王排长,出发吧!

王排长,敬着军礼答应,是!然后用低沉的声喊:向右转!起步走!

军区首长,目送突击排疾步出村溶进混沌的夜色之中。放心的点点头。

响导领着突击排,来到村西下沟,顺沟底往南走一段,从羊肠小道上去坡,来到杨庄村外边。响导说:排长,再往前走几十丈就到了,叫同志们换上套鞋吧。看官要问,何为套鞋?就是双层棉布作鞋梆,鞋底夹棉花做成的软底布鞋。走动起来不出响声。武侠小说中,夜行人来无声、去无踪、飞檐走壁的英雄多穿此鞋。同志们早有准备,各行其事,王排长正把“踢死牛”正往腰带上掖,

黑影中偎上一个人叫:哥!怎么?当上排长,连亲兄弟都不认了。

王排长一愣,夯他一棰说:你是钱柜!怎么,你也参军了?把咱爹一个人留在家里。

杨钱柜说一言难尽,就把自已的情况简单的诉说了一下。哥!队长领俺,来当响导,没想到迂见你。为啥别人叫你王排长?

吴超,也很惊喜说道:祝贺你们兄弟相逢,

王排长说:我一到山西,就参加了八路军,害怕家里受迁连,故意改姓王。不说了执行任务,前边带路吧。千万别走岔。

杨钱柜说:哥,我们队长来当响导,你就放心吧,他对杨、毛庄,小张嘴地理可熟悉。不是吹牛,跳墙、越房、端哨卡不会比你差。碰到巡罗队,回答口令什么的,保险不出破绽,什么带路,开路先锋。

吴超说:王排长,你弟见到你高兴,话就说不完,别听他胡说八道。柳风书记考虑到,万一敌情有变化,我来了好同内线取得连系,请求支援。

这里需要交待清楚,王排长就是杨钱柜的胞兄,出走到山西,即参加八路军。当时家乡属敌占区,害怕敌人迫害家属,故用化名,只改姓氏叫“王钱宝”。

深夜二点,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吴超带队大步向前推进,相距村口十余丈。敌人哨兵枪一举问:什么人?口令?

吴超回答:干训队,西安!旁若无人似的,大摇大摆的前进,

两个哨兵都嫌冷,衣领裹着耳朵,肩上斜背大枪。双手互相插在袖筒里取暖。因为穿载都是顽军装,哨兵不在意,看着走到跟前,正想开口打招乎,嗖!的,两把盒子枪对着胸口。杨钱柜说:谁敢出声叫你西瓜开瓢。哨兵乖乖的徼枪投降。

正要捆梆,其中一个说:你是吴同志吧!我叫卢拴柱奉毛封(当时用代号)命令在此接应。

留下两个人假装站哨,看守街口。继续向前推进,走不多远传来沙沙之声,警察局的巡罗队从此经过,好像发现什么,咔嚓,咔嚓推上子弹。

人们一阵紧张,吴超镇静自若。从容的对答口令。这些黑狗都是抓来的壮丁,只为混碗饭吃,巡罗,不过例行公事而乙。不肯多管闲事。看着趾高气扬的干训队,擦肩而过不敢过问。突击排走过警察局往东下去坡,拐个弯向北,看见一个南北方向的胡洞,卢拴柱说:到了。

王排长观察了一下地型,命令:一班二班留守街口。三班上!

临时监狱设在“杨长持”家的窑院里。此处是个死胡洞,左边第四街门便是看守所。十几个人摸进胡洞,杨钱柜,墩下身子作人梯,吴超,上去墙头听听、看看,死气沉沉,没有一丝声音。把绳头挂在墙头上,拽住绳子不声不响下到院内。摄手、摄脚,打开院门,突击队员鱼贯而入。各找适当位置举枪对着窗户或门口。轻微的响声,值班警察似有所觉,欲到门外看个究竞,出门便被杨钱柜卡住脖子按倒地下。吴超等人走屋一看,空无一人。把被俘警察提到东厢房屋中审讯。

吴超问:老实交待犯人压在哪里?恁大院落怎么就你一个人?

被俘警察跪在地下作揖说:八路饶命,八路饶命,你们的人压在对面厢房。一班看守警察,正在上房屋睡觉。房门钥匙,手拷钥匙都在抽屉里。

卢拴柱闻言迅速取出钥匙进入西厢房,正要打开,刘忠脚镣的时候。啪、啪、啪。哗!街上传来步枪机枪的扫射之声。吴超说:刘忠同志你好!我们来接你,快走!

上房是个窑洞,看守警察被枪声惊醒,还没折起身子,窑门便被踹开,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抗头。吓的赤身裸体,磕头求饶,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杨钱柜端着枪说:老老实实钻进被窝,敢动一步敲碎你的脑壳。把你娘的衣裤交出来。

是、是,顽军顺从的脱光身子把衣服交来。他把这些衣裤捆成一团,手提住交待:打完仗来取。杨钱柜粗中有细,免得俘虏,逃跑反水倒是绝招。突击队员笑着出来,锁上窑门。迅速退出临时监狱投入战斗。


说起张奇峰,带兵多年,略通兵法。笼里关虎,不会不防。哨位加双岗、巡罗增次数、并把刘忠、李明德不断更换看守地点,自已认为万无一失。睡至半夜突被电话吵醒,抓起耳机一听,公安局长问:付司令,巡罗队碰见一个排的干训队向东而去,不知干什么?

张奇峰一听知道不好,说道:干训队驻守北岭去那干什么?一定有鬼。你的警察队全部出动,保护人犯,谁敢接近看守所格杀勿论。我再命令特务队前去增援。


一百多名警察在机枪掩护下发起冲锋。战斗打的相当激烈。眼看敌人越来越多,火力越来越猛,由于突击穿插,没带机关枪等重武器,抵抗相当吃力。王排长命令三班迂回到右侧,冷不丁,向敌人投了几枚手榴弹,才有缓和。

刘忠说::趁着夜色,赶紧转移。怠慢有被吃掉的危险。

王排长说:刚才一急,忘的一干二净,一班长,快打三发红色信号弹。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