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十六回 英雄不幸入牢笼,视死如归斗元凶

啊苏 收藏 0 13
导读:古阳风云 第十六回 英雄不幸入牢笼,视死如归斗元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国民党四区区长崔子凡。脑子灵活,处事圆滑。怕惹八路,引火烧身。一贯奉行井水不犯河水原则。上行下效,岗上盘查,敷衍行事,睁只眼闭只眼,从不惹事生非。过路客商传开,来往人员多从此处出入县境。

太阳偏西两个庄稼汉挑着担子相距百十丈吭哧、吭哧前进。正走着李明德摘下草帽扇三下又载上。

看到信号,刘忠在崖边放下担子,借土圪沿摭住身子,虎睁两眼观看周围动静。

站住!干什么的?区兵持枪吆喝。

卖姜的,做小生意。李明德边回答放下担子。

有路条吗(通行证)?

有!

区兵把路条看看,伸手耧里翻翻,不耐烦的说:磙吧!

李明德不慌不忙载上草帽,迈着稳当的步子向西北走下土坡。

看到平安信号,刘忠起身走进哨卡,边放担子边打招乎。老总,辛苦了。顺手递上通行证。

区兵接住看看自语:刘忠,店上人,突然问:你爹叫啥?

刘天雨!

保长呐?

姚守火!

区兵问不出破绽,瞅住担子说:把铁锅卸下来,看看有没有违禁品。

刘忠说:是!顺从的把铁锅一摞一摞放到地上。

小房内一个区兵,格窗户看看说:穷挑担卖铁货的,有啥油水?让他妈的快滚,别搅老子牌性。

集响导警卫一身的李明德。深知自已责任重大,一路行来,把心提到嗓子眼。绒毡麦田,金黄菜花,嫩绿枝条,莺歌燕舞,无心观赏,只想着快到岩山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偷眼看看刘忠顺利通过哨卡,松下一口气。心想:不走汤沟,绕远路是正确的。这里属两县交界三不管地带,敌伪顽势力鞭长莫及。环顾四周,没有敌情,再过半个时辰可以到家。可该美美的睡上三天三夜。高兴上来,脚步加快,尘土飞扬,掩没小腿肚。正在急匆匆赶路之时,忽听人喊:站住!站住!人随声到树苁后边跳出一群便衣特务。

刘忠于李明德相格十余丈,正想躲避,十几个凶神恶煞平端着盒子枪,不许动!不许动!咋唬着,拥上来。

正是:往日平坦路,如今藏虎狼。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

敌酋张伯华,命令特务队去布陷井。自己却借打牌消磨时光。坐桩、下桩,哗啦啦,一圈又一圈,从上午到下午,连嬴几摞老“关金”。

毛封偷眼看看,张伯华败不馁,胜不骄的牌风让人佩服。其余二人板着面孔一语不发,只顾揭牌出牌。葫芦里卖啥药让人捉摸不定。于其说,是麻牌,其实是在浪费时间。看来这场牌局定要打出名堂来。不然挑灯夜战,得熬一个通宵。

四方相对正打疲劳战。张奇峰进来,报告司令!按照你的指示龙台南北同时设伏,捉住两名嫌疑份子。

张伯华,哗啦推倒‘城墙’吩咐:带上来,!

是,押进来!随着张奇峰的狼嚎,刘忠,李明德走进屋门,后跟一群便衣特务。

打量一下面前站着的两个人,张伯华严厉的发问:叫什么名子?干什么的?

李明德回答:做小生意,卖姜的!

为啥往那走?张伯问。

听说那里价格高,想多赚钱。李明回答。

这时张奇峰对着张伯华耳朵咕哝几句。张伯华面对刘忠问:你哪?

刘忠看看居中而坐,面带麻坑的人,估计就是本地大魔头。不卑不亢的说:刘忠,店上人。

张伯华没有料到,回答的如此爽快明白,坐直身子问:刘忠早己当八路,据说已是领导干部,老实说这次回来有何任务?

刘忠说:谁说俺当八路?净他妈的胡说八道,血口喷人,俺是逃荒在外做生意。这次卖锅被便衣抓来,我看是想讹诈是不是?那好说,一担锅全给你。

张奇峰插嘴说:便衣队有你们从前的警卫员,不用装蒜说出实话司令有赏。不然死路一条。

刘忠说:那他一定认错人了。穷挑锅的,说啥呢?

张奇峰说:说出你来同谁接头。有啥任务?

刘忠故意打岔说:卖锅不用接头,摆到集上搞好价钱就成交,

张伯华知道,这是老八路,光磨嘴皮没用。不如来个下马威吓唬吓唬看看有何反映。于是便高声的说:刘忠,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说出实话享不尽“荣花福贵”,否则格杀勿论。

足足过去十分钟,张伯华对张奇峰递个眼色,张奇峰不耐烦的吼叫:给脸不要脸,拉出去,立即枪毙。

便衣队一斑人簇拥着出门。

却说毛封乃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此人师范学校毕业,文材人材具佳,张伯华赏识其才能聘为司令部秘书。刚把杨毛庄军事情报传出去,便被勤务兵叫来垒城墙。越垒越觉得,气份不对,想抽身无人顶替,又怕敌人生疑,只好装作镇静的样子,洗、揭、打、碰,心中却七上八下。忽听张奇峰一声吆喝,刘忠、李明德站到面前才大吃一惊。因为事情来得突然,不了解情况。只好冷眼相观默不声。及至看到自己的同志赴向刑场,心说:此时不救,更待何时便说:

司令!卑职看来此事做的不妥,及然知道,两人都是老八路,如果让其开口说出实话,收获不可估量,说不定能把本地共产党一网打尽。草草处置岂不可惜。

张伯华心想:毛封说的在理,费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逮住两个正牌货,得不到一句口供,传出去道我无能。煮熟的鸦子跑不了。先饿他娘的三天,刹刹他的锐气,然后软硬兼使,只要撬开一人口。他妈的,共产党!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头一抬,着急的说:快去!命令奇峰把人给我带来。

便衣押着两个老八路,众星捧月似的来到西沟沿,刘忠、李明德脸朝东站着,刽子手举起枪。

张奇峰往沟下看看,来回走了好趟几,停住脚步说:现在交待实话还来得即,等会‘巴勾’枪声一响什么都没有了。你两年青青的,啥福都没享过,死了多可惜。

刘忠、李明德都不答话,昂赶头、挺起胸、一付视死如归的样子。

张奇峰大怒,扯长声喊:行刑开始,予备----放!

要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