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十四回 探险路黑子有功 吃二馍渡边挨打

啊苏 收藏 0 15
导读:古阳风云 第十四回 探险路黑子有功 吃二馍渡边挨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锉子从岩山探听消息回来正往前走,黑暗中被人用枪顶住后心。吓得魂不附体。刚一举手,勃郎宁便被搜去。押到一个墙圪角,黑咕隆咚的以为要杀他。扑嗵跪地,八路爷爷饶命!八路爷爷饶命!磕头如同鸡食米。

黑暗中一个人说:妈的!张伯华净用些软骨头,站起来回话!这些天六十四支队扯旗放炮,穿梭似的调动为什么?

矬子站起来心想,听口气不是土八路,腰一直说:你们是哪一部份,问这干什么?

那个人说:甭问为什么,老老实实讲出来,咱们是朋友。不然明年今日是你小子周年。身后几个人同时喊:说!并用手枪戳戳后脊梁。

矬子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是!是!吐口唾沫说:上边说,有几个共产国际要员,都是高丽人,从这过路去延安。因为日本军扫荡过不去。可能滞留这一带。这才劳师动众抓他们。当兵的跑折腿,连气也没闻到。

那个人问:有线索没有?

矬子答:不瞒你,起初有。后来一查全断了。这不今咯我又白跑一天。

那个人说:说说线索,敢编,瞎话毙了你。

矬子说:中!接着把药店斗嘴及路遇娃娃演兵的事叙述一遍。布咂布咂嘴说:“这些都是实话,长官你去查,一句不是真的,我是王八蛋。

那个人说:当然去查,告诉你吧,老子是大日本皇军的谍报队长。听说你小子耳朵长,消息灵特来拜访。提供的情报很重要,本队长不白使唤人,嗵!的扔给怀里一打钞票。又说:往后有啥新情报先给老子透个信。要想保住吃饭那玩艺‘蒋汪’两道都得通。知道吗?

矬子如梦方醒,顺口说:中!中! 杨队长吩咐,一定照办、一定照办!


古阳城内,银匠胡洞日军司令部,藤永的卧室里,蜡烛高照红毡铺地。杀人魔头席地而坐,边品毛尖,边欣赏“慰安妇”跳日本舞蹈。精彩处拍拍手,慰安点着碎步走上来,一边一个搂在怀里,吻吻这个亲亲那个,嘻嘻哈哈尽调情。

卫兵走到门口,用日语喊:太君!渡边的,杨钱发的求见!

藤永略一愣,松开手两个军妓知趣的步入密室。喊:让他们统统的进来!

推拉门一闪,大特务渡边,带着得力助手---谍报队长杨钱发进来。右手一扬哈咿!哈咿!行罢,法西军礼说:太军!谍报队长扬钱发,探得共军过路干部若干人,都系高丽共产党,藏在西北岭区。张伯华的六十四支队正在全力搜捕,请问太君,我军是否采取行动?

藤永,不听则可,一听咯噔噔一阵心跳。心说,关东军总部,传来内参,几名共产国际要员,都系朝鲜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其中一个女的可能是金某的夫人。从莫斯科潜回哈尔宾,正要抓捕,神秘的不知去向。要求驻华日军,特别是围剿匪区前线部队,注意缉拿。将其抓捕归案者,官升三级。莫非我该高升了。抬头看看两个走卒毕恭毕敬站那等回音,慢慢站起身,度着方步说:这些人很可能就是总部通缉的要犯,姓金的女人特别重要,她是朝鲜主要领导人的夫人,抓住此人对平息高丽人的反日情绪用途大大的。可是鞭长莫即,事情大大的难办。

杨钱发,吞吞吐吐的说:太君!国共不合,鹬蚌相争。大日军皇军,正可坐收‘渔人’之利啊。

渡边啪的立正说:太君!杨队长己在山区安插底线,组织一个便衣队同谍报队联合行动,六十四支队在明处,我军在暗处。卑职认为,擒拿,或夺取几个,地理不熟两眼一抹黑的高丽人,大大的好办。

藤永,非常高兴满脸笑纹说:很好!渡边君不愧是岗村司令的学生。这样吧,皇军抽出一个分队,八一团抽出一个中队,进驻冶戌分部。由你全权指挥,抓住姓金的女人奖拾万钢洋,其他人伍万。


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地下县委书记柳风,坐阵坡底,对全县形势了如指掌。六十四支队疯狗一样封锁搜查,日伪增兵冶戌,并派便衣队深入山区话动,冲着什么来的?心如明镜,他把情况即时汇报上级。正好日伪军对解放区的扫荡己经被粉碎,形势比较缓和,太岳四分区党委决定,趁这个机会把朝鲜同志转送去延安。分区付政委王毅夫带领一个正规连执行任务。部队夜里下山,来到西北边界,经过侦查知道敌人重兵把守,不敢冒险轻进,全连人马迂回到济源大沟河一带秘密驻扎下来,派交通员通知柳风书记把朝鲜同志护送到大沟河交接。

接到命令立即行动。张用仁担任交通员,化装成去山西挑货的生意人,金天花仍是假小子,金百渊继续当哑巴,其他三位朝鲜同志打扮成逃荒的难民。游击小队相格一里暗中保护。黑子(张用仁的家犬)带路向济源边界迈近。一路上日月无光,寒风刺骨,好像进入混沌世界。后半夜来到两县交界地方乱石坡。

张用仁,说:停住!再往前走就到济源地方。探探虚实再走不迟。

只见他招招手,黑子摇头摆尾的拱到跨下,主人亲妮的拍拍脑袋,捋捋绒毛,往前一推说,去!看看藏着王八没有?原来此狗豢养多年,嗅觉特别灵敏,善于迫獾撵兔,是张用仁的亲密伙伴。黑子遵照主人吩咐,耳朵竖起,低头偎地,沙沙沙顺路跑去。上去大坡,东闻闻,西瞅瞅,厥起尾巴,汪!汪!汪!狂叫起来。

张用仁说:有情况,快撤!


一点不假,此处正有一班匪兵上岗把守。远远看见黑乎乎一物跑过来,到近处原来一条狗。一个匪兵说:班长,撂倒它,弟兄们开开荤。

班长说:妈的!光知道为那屁股眼,中队队长命令秘密把守,怎么,不想要命啦!

匪兵说:秘密个吊!畜性都知道有人把守不肯过来,人会不知道?

匪兵班长挠挠头说:想吃肉别吭声,不出声拾剁它,从兜里掏个烧饼叫黑子、黑子!扔过去。几个匪兵瞪着眼,端着刀准备行刺。

黑子向暗处瞅瞅,低头闻闻叼起烧饼,撒欢顺原路返回。


返回不远于游击小队混合。吴超多个心眼把一干人领到焦庄,地下党员家里,天已微亮。幸亏没回祝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原来六十四支队,已把祝庄,岩山,汤沟监控起来。

他们小心翼翼的在焦庄,隐敝一天。太阳刚下山张清河赶来。问明情况后,立即招开会议,他说:同志们,现在退没、退路,进没、进路。但是‘箭己上弦’不得不发。来,动动脑筋吧!

吕春茂说:多走几步路,从青牛观、绕过去。那里敌人可能无防备。

张清河说:往南走路上更不安全,而且离,白坡、冶戌、近,万一有情况不好应付。

吴超说:二哥!我们做个小动作,调动一下敌人,你看中不中?

张清河说:你说,怎么调动?

吴超说:我带几个游击队员,选择有利地形故意暴露,把敌人吸引过来,你呐,带着另外几个游击队员保护好朝鲜同志藏在乱石坡付近,看到王八蛋前去参战,迅速通过界口。

张清河说:敌人恁憨,万一不走怎么办?

吴超说:那得看我揍他狠不狠,调虎离山,假戏得真做。

张清河说:四弟主意倒是中。但是敌人千军万马,万一----

吴超说:二哥放心!茫茫夜海,咱的天下。

说好就走。吴超带着五名游击队员,出来焦庄,拐上通往双柿树的大道,故意踢得石子哗哗乱响。走走耳朵贴地面听听,拐个弯,踏上一丈多高‘马铵’似的陡坡。吴超说:不用走了,等着鱼儿上钩吧。


双柿树守敌不断派出巡罗队顺路巡罗,忽听南边传来响声,如临大敌,立即爬倒路两侧,守侯好一会没有动静。班长带队顺路查看。刚到坡跟两枚手榴弹从天而降,落地开花。轰轰爆炸。把敌人吓昏了,扑嗵!扑嗵卧倒对着坡上乱打枪。


渡边带着便衣队谍报队,三四十人鬼鬼祟祟摸到钱沟,听到北边枪声督促急行军。


正打着吴超发觉后边有响动,回头一看,几十条黑影一窝蜂冲来,(不知是日伪军)心说、来得好快,低声命令:三个人向北投弹,三个人向南投弹,然后滑下沟向西撤。


双柿树的匪军巡罗队一个斑,爬在地上瞎打枪,又挨了三枚手榴弹,但是比较远没伤亡,班长想:土八路尽弄些,一炸二半的破玩艺吓唬人,老子不是这一套,对士兵说:这是“烟雾弹”炸不死你们,甭害怕,给我上。士兵掂起步枪跃进不几步,子弹雨点般打来,说话不即,忽嗵、忽嗵跌倒三四个,其余的夹起尾巴败逃。


杨钱发带队冲上陡坡,看见逃跑的人影,以为是朝鲜高级干部,兜屁股打枪穷追不舍。


双柿树守敌,闻声出来接应,顶住了日伪军的。双方在野地僵持起来。爆炸声惊动毛庄匪巢,张伯华不管三七二十一,急派汤子杰,带大队人马增援,尖庄,付近投入战斗,双方机枪步枪对射,犹如鞭炮作坊着火一般,嘭嘭啪啪、乱响热闹非凡。张奇峰又带重机枪,迫击炮前来支援。


渡边到底寡不抵众,部卒死伤多半,自己身负重伤,眼看就要全军覆没,冶戌分部救兵赶到。苏雅亭人高马大有力气,背着东洋主子边打边撤。把他们接应回去。

后来张伯华到处吹虚自己,西岭抗战言出于此。


张清河、张用仁带着朝鲜同志隐蔽在大路暗处,耳听南边电闪雷鸣,枪声一阵紧过一阵,眼看着乱石坡守敌匆匆赶去参战,说声走!仍就‘黑子’当尖兵,众人随后行。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界口。把五位朝鲜同志护送到指定地点。

王毅夫付政委同朝鲜同志一一握手,说:辛苦了!辛苦了!又同张清河、张用仁、一一握手说:你们的工作做的很好。能让客人不冒硝烟的安全出境真不容易,回去代我向柳风同志问好。

,金天花,感慨万千,同张清河、张用仁握手言别,她说:谢谢!谢谢祝庄乡亲,谢谢古阳地下党。革命成功了一定回来看望张奶奶、王大婶。

金百渊,猛扑上来同张用仁热烈拥抱好一阵,老人家拍拍对方肩膀,含着泪水扭过脸大步流星追赶部队去了。

正是:智赚日蒋鏖战激, 闲庭信步赴圣地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