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十二回 顶风冒雪取中药 勇敢机知斗敌顽

啊苏 收藏 0 4
导读:古阳风云 第十二回 顶风冒雪取中药 勇敢机知斗敌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祝庄人心里思寸。以往驻扎沟东的张伯华部。一日早、晚来巡罗,冷不丁的查户口。藏不,好的家禽牲畜,被顺手扦羊,掳掠而去的不计其数。今冬很少来。偶尔来犯,总有先兆。暗自庆幸托贵人之福。

春节将要到了。朝鲜同志住在村里,同老百姓,同甘共苦,吃糠咽菜一冬天。如今应该改善改善。可是穷乡辟嚷,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款待客人。淳朴的农民勒紧裤带,把节省下来的白面、小米纷纷送给朝鲜同志。朝鲜同志婉言谢绝。你推我让其情确实感人。

用仁娘手提一兜熟鸡蛋。推开窑门说:闺女!俺这没啥稀罕物。熬磨一冬天,给!几个鸡蛋你尝尝。

金天花赶紧站起来说:好!好!接过来放到桌子上。又说:大奶!你请坐。俺年青,啥都可以吃。倒是你该补补。

用仁娘坐下说:闺女!恁冷天背乡离境为穷人做事。真了不起。爹妈不在身边,可得注意身体。你闺女敢不收,就是看不起俺老婆子。

金天花不好再推辞说:俺收!俺收!你可不许走。喝碗孙女做的蔓菁糊涂。暖和暖和。

用仁娘说:喝碗就喝碗!俺孙女的手艺一定不赖。说起蔓菁这东西外地人叫它怀参。可补身子啦!要不,你能恁扎实。

金天花恭恭敬敬双手递上一碗饭。老人眼花不管事。一搅疙疙瘩瘩只当是蔓菁。入嘴一嚼,才知是鸡蛋。念叨:这闺女,哄弄人,哄弄人。人们哼哼乱笑。

干冬、湿节没说错。腊月二十八下起鹅毛大雪。隔夜、尺多厚,铺天盖地,封山阻路。放眼望去:雪的世界、银的海洋。正当人们准备过个安稳年的时候。金天花偶感风寒,卧床不起。

这年腊月赶小。二十九算年三十。狗子妈纳闷。往日里,天花姑娘,黎明即起,洒扫庭除,锻炼身体。然后帮着做这做那从不停闲。今早为何不见起床。好吧!大冷天多睡会。等到饭时仍没起来。走到屋门口,天花!天花!喊叫。没人答应。强行推开屋门吃一惊。姑娘蒙头盖恼,缩作一团。伸手摸摸额头,烫得历害说:闺女!俺看你是发烧哩!怎么样,能够起来吃饭吧?

金天花说:大婶!不要紧。就是浑身只嫌冷。给我添床被子,暖暖就好了。心口闷,早饭不吃了。

狗子妈说:加被子容易。我看没恁简单。非吃药不中。掖掖被了出来对丈夫说:天花姑娘病了。不能吃饭。得去找医生。

王玉顺一听吃不下饭。碗一推说:我去找用仁,看他咋说:

狗子妈说:中!快去!快去!老天爷!咱可担当不起,

王玉顺急急赶到张家,一看吴超也在坐。开门见山的说:二位都在,天花姑娘病得厉害,不吃不喝,发高烧。这可咋办?

张用仁说:来得正好。省得往你家跑一趟。我和吴超正谈这事哩。刚才俺两去那几家转转。不同程度都有些发烧现象。只是没拿住头。

吴超说:这样吧!你二位留在村里照顾她们。安排各家熬些姜汤,叫朝鲜同志先喝下去发发汗。我得跑趟‘龙台’。

张用仁说:得去!医生不好来,说说病情多抓几付。不过路上难走你得多小心。

吴超说: 没关系! 雪不隔路么! 事不易迟,这就走,天黑以前赶回来.

张用仁二话没说, 从屋里取出一打钞票塞到他手里。 又拿个粗布单子披到他背上. 递根木棍说: 拿着!好探路。.

吴超出来用仁家. 身披白斗篷, 手掂打狗棍. 一步一个雪窝离开村。顶着冷裂东风,冒着棉絮横飞。下深沟,上陡坡。多处羊肠小道积雪二尺厚。亏他土生土长山里汉。熟悉路况,有经验。避开陷开,绕过雪堰。载跟头、吃肉墩不记其数。终于甩掉五龙冢一步一滑迈进龙台村。掀起“周元堂药店”布门帘。放眼看:一盆炭火摆中间。几个男女牌正酣。

长袍短挂,黑帽衬的中医大夫,笑脸相迎说:老乡!先来烤烤火。

吴超说:不啦!病人不能来。抓几付草药出出汗吧!

中医大夫问:啥病?病得怎样?

吴超答:头疼发烧,不吃不喝,卧床不起。

中医大夫说:凡是伤风感冒的病人。大都头疼头晕,发烧怕冷,恶心恹食。单一发汗不能奏效。这样吧,我开个处方,吃几付,保证药到病除

吴超说:中!麻烦你,大夫!

好个老中医,毛笔晃动乱点兵:生姜,胡椒,元参,防风,枝子,桔梗,鸡金,建曲,陈皮,麦芽,朱砂,甘草等十几味中药一气哈成。问:抓几付?

吴超,低声说:十付。看看麻牌人害怕听见。

中医大夫略显吃惊。铺开黄草纸,掂起、骨杆称。抽斗取药唿嗵响,分拨到位子细详。转过去,扭回来,忙活好一阵。手拉纸绳一一包扎整齐。说:十万元。(一万伪钞顶一元)

吴超、付过钞票。拿出布斗装进去。说:谢谢大夫、再见!手提布斗,正要出门。忽听一声炸雷喊:慢走!

吴超大惊,回头一看:一个四十多岁的矬子离开赌桌走来。此人名叫耿其常。像貌丑陋,酷似武大。岭区一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投靠张奇峰,为虎作伥,心恨手辣。心说:冤家路窄。看来我得斗斗这个孬种,好在他不认识我。

矬子打牌,心不在焉。早已看见有一小伙进店买药。觉得是个磕戳牛腿的土豹子。没啥油水捞。后来发现购药颇多,付款利落。心中生疑。心说:诈出情报升官发财,唬唬乡巴佬拾外快。反正没啥赔头。眼看小伙就要出门,这才大吼一声。大大咧咧来到吴超面前。

吐出一缕青烟傲慢的说:你家里有人得病?

吴超不拿正眼看他,斜着目光说:你家人才得病。

矬子被呛得难受。顿顿瞟他一眼又说:即然没病,为啥买药?

吴超说:为东家跑腿。怎么,错啦?不能来!

东家是谁?

吴树堂!

给谁治病?

少东家!

为啥买恁多?

东家说:路上有狗,不好走。即来一趟,多抓几付。

问得急、答得快。硬硬邦邦带糟疵。气得锉子翻白眼。正想发作。

其常哥!快来看。我揭这牌准赢一条龙。一个女人嗲声嗲气的叫喊。

矬子压住火气想:吴树堂本地大财主。同张伯华称兄道弟。叫他们知道。我是公公背儿媳,出力不讨好。也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烟头一摔,脚一踩说:你小子嘴放干净些,老子,犯不着跟你搭成色。走吧,见你东家别提这码事。

吴树堂本地大财主。吴超被逼无耐急中生智,搬出他来,没料到,歪打正着,闯过这一关。出来中药店,松下一口气。马不停蹄赶回村。狗子妈砂锅兑水煎。服侍金天花,服下一碗苦水汁,心才不乱跳。不用交待,其余朝鲜同志,照服不误。

除夕之夜县委书记柳风(不公开)由张清河、吴超、杨钱柜(四大弟兄仅此一次相会)保驾航秘密赶赴小山村,看望远离家乡的朝鲜同志。首先来到王玉顺窑院。

狗子妈非常热情,推开屋门说:天花姑娘!地下党(当时不许报名)看你来了。

金天花赶紧坐起来。狗子妈叠被子往那背后塞。

柳风书记进屋说:不要动!不要动!亲临床前握住手说:怎么样,好些吧?

金天花说:草皮树根煎的水不好吃,可是怪治病。你看,烧退了。给你添麻烦,谢谢地方党的关怀。

柳风说: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条件差。让你和同志们受苦了。

金天花说:一点不差!乡亲们待俺像亲人。大叔、大婶跟“阿尼妈”还疼俺。向组织交待思想,这些天俺正在克服“乐不思蜀”的情绪。

狗子妈接嘴说:甭克服,留下给俺做闺女。

金天花点头说:中!中!冲着大叔叫声爹!对住大婶叫声妈!闺女给您拜年啦!然后三鞠躬。其声亲切、委婉、中听,

狗子不知何时进来,缩在人后边。忽然拍手叫:姐姐我来了。跳上床依偎在金天花身边。

一家人的和谐气份,逗得在场人等,笑逐颜开。

柳风说:金天花!咱们都是革命同志。不要客气。有啥要求尽管提,地方党一定解决。

金天花略一停顿想想说:白色恐怖时期,能有这么一块乐土安身确实不错。感谢古阳地方党及人民,对我本人和朝鲜同志的关怀。要求么有两条:-----停停说:第一,到处有敌人。不该冒险踏雪往这跑。第二,老百姓吃糠咽菜。不该带来慰问品。

在座之人无不感动,柳风书记握住金天花手说:谢谢金姑娘!感谢你对古阳地下党的爱护,感谢你对古阳人民的感情。祝你和朝鲜同志早日恢复建康,到达目的地。

当天夜里柳风书记由张清河、吴超、张用仁、陪同看望了朝鲜其他同志。临走时指示祝庄地下党,全力以赴搞好朝鲜同志的春节生活。特别叮嘱吴超一定做好安全保卫工作。不许出现任何秘漏。

除夕之夜用仁娘,翻来覆去睡不着,老是记挂一件事。明天大年初一,天花姑娘可咋过?不到三更便起床。窝里掏出老母鸡,宰杀开剥不过一小时。小火炖到天微明,倒进瓷器罐,端起直奔玉顺家。推开门就叫:狗子娘!狗子娘!

狗子娘打开屋门迎出来,说:唉吆!大婶,还没过去给你磕头哩。这是端的啥?伸手接住闻一闻。惊喜的呼叫:天花!快起来,猜猜奶奶给你送的啥。

金百渊起早过来,正同女儿聊天。打起风帘说:大婶!咋起恁早?外边冷,快进屋。

狗子娘进来屋,把瓷盆放到床边桌子上,说:天花!我看老人家一夜准没睡,为你过个好年下。这东西可补身。你呐,趁热喝下去。不许推推、让让、辜负老人家一片心。

金天花仰坐着往里挪挪说:奶!坐这里!

用仁娘拽住姑娘手说::闺女,年下吃只鸡,保你来年大吉大利,万事如意。

金天花说:奶奶!不说吧!都是孙女不争气。连累你杀了老母鸡,往后啊,拿啥去换盐。

用仁娘说:这只黄花鸡,养了拾多年。光吃粮食不下蛋。奶奶早就想出脱,没有遇到好茬口。你说怪不怪?偏偏昨夜吵窝不安生,不然咋会想起它?见俺去逮它,直往手里钻。我估摩,是想跟你去革命。闺女!你可不许撇下它。

金百渊心里一阵热,劝道:金花!听你奶奶说努力干革命,早日打败东洋鬼。

金天花热泪盈眶,叫道:奶奶!你别动,孙女起来,给你磕头。您是就俺的亲奶奶。

用仁妈捺住说:奶奶早就把你当成亲孙女。不敢下床,刚刚回点头,小心劳发了。来!奶奶喂你喝。养好身子骨,操练那些娃娃兵。

就这样一勺一勺喂下去,勺勺充满无限中。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