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七章 血铸丰碑 第六节

唐戈 收藏 0 47
导读: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七章 血铸丰碑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而更让刘大力兴奋不已的是新编第六军军长廖耀湘命其随同以中国陆军总部副参谋长冷欣中将为首的新六军第十四师部分官兵乘机前往南京,组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筹备受降仪式诸事宜。刘大力接到命令后,内心的激动难以抑制,彻夜未眠。

1945年8月27日,刘大力和新编第六军第十四师部分官兵分乘七架飞机由湖南省芷江机场起飞。

当飞机飞临南京市上空时,遵照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一级上将的命令,飞机飞在南京市上空往复盘旋着,要让南京市民看清楚飞机上青天白日的标识,让南京市市民知道,中国军人乘坐着飞机回到了南京城。

刘大力坐在飞机上俯瞰南京城,南京城破败凋敝,街道上鲜有行人,长江水翻波涌浪,滚滚东去,江面上却不见悬挂着中国旗帜的船舰。望着滚滚长江,想到中国民国的首都南京曾经遭受的磨难,刘大力禁不住眼睛微微湿润了,心中感慨万千:“这是我们中国的国土,可是却被日军的铁蹄践踏得满目疮痍。作为军人,自今而后,决不能再允许任何侵略者践踏我们中国的一寸国土!”

飞机轰鸣着,缓慢地在南京大校场机场着陆,刘大力和第十四师作战科少校科长王楚英并肩走出飞机机舱。先行抵达南京的中国国民革命军空军上校孙桐岗已在飞机场上升起了中国国旗,看到飞机场上飘扬的青天白日旗帜,刘大力的心里热血澎湃,泪眼模糊。

大校场附近田野里的老百姓看到中国的飞机,欣喜若狂,丢下手里的农具,嘴里呼喊着,伸手摘下头上戴的草帽、脖子上围着的毛巾,拼命地挥舞着,向大校场机场跑过来。大校场机场四周是几米宽的壕沟,壕沟内的泥浆积水足有半人深。可是老百姓根本就不管不顾了,纷纷跳下壕沟,趟着泥水,跨过壕沟,跑向停下来的飞机旁。三名负责守卫机场的日本兵跑过来,阻止老百姓进入机场。老百姓怒不可遏地挥舞着拳头、草帽、石块,痛打三名日本兵。王楚英和几名中国军官急忙上前劝解说:“老乡们,日本人已经投降了,蒋委员长要‘以德报怨’,不能再打他们了。”老百姓愤恨不已,气呼呼地说:“我们恨不得杀了他们哪,他们杀了我们多少人?多少人呀……”

老百姓围到刘大力和新六军官兵身旁,眼里饱含着热泪,脸上却浮现着笑容,嘴里用江浙方言大声倾诉着。刘大力虽然不能够全部听明白老百姓说的是什么,但还是能够听明白一句:“你们可回来了!”刘大力从老百姓脸上激动的神情,感觉到老百姓心里难以抑制的激动和喜悦,忍不住眼里微微湿润,心里说:“作为军人,我们回来得太晚了。”刘大力双手抱拳,向老百姓大声问好,说:“老少爷们儿,你们受苦了。”老百姓眼里的泪水流下来,嘴里却发出笑声,拥过来与飞机下的中国官兵紧紧拥抱,大喊:“国军万岁!”

一位青年农民紧紧抱住刘大力,泪落如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你们总算回来了,回来了……”青年农民一面哭,一面又笑起来,握着拳头,不住地捶打着刘大力的后背。青年农民粗壮的大手,捶打得刘大力的后背隐隐作痛。刘大力紧紧抱着青年农民,内心深感愧疚,哽咽着说:“兄弟,对不起,我们回来迟了,让你们受苦了……”青年农民伸手抹了把脸,泪水仍然挂着脸上,却笑着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不迟,不迟呀……”青年农民放开双臂,转过身,取过竹篮里的熟苞米、盛水的瓷罐,捧到刘大力面前,咧嘴笑着,大声说:“好兄弟,吃啊……”刘大力接过熟苞米,咬了一大口,连连点头,说:“香,真香!咱中国的东西就是好吃。”又伸手到怀里摸出几块糖果,塞到青年农民的手里。

中国陆军总部副参谋长冷欣中将走下飞机后,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长官冈村宁次大将派往机场迎接冷欣等人的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等五十余人,神色拘谨地走近中国官兵。冷欣简短地讲了几句话,便带着全体官兵前往中山陵晋谒,献花致敬。

冷欣、刘大力等人站在孙中山先生的陵墓前,脱下军帽,向着孙中山先生的陵墓三鞠躬。站在孙中山先生陵墓前的所有中国军人,静默无语,神色黯然。刘大力望着萧瑟清冷的中山陵,愧疚、自责、伤感、喜欢,诸般情感涌上心头,双眼又微微湿润了,心里说:“总理,让您受委屈了。作为革命军人,不能保卫您,我们失职了。”

晋谒中山陵后,冷欣等人驱车前往南京市华侨招待所。车辆进入南京市,所到之处,南京市民夹道欢迎。

来到南京市华侨招待所时,天色已晚,冷欣等人匆匆吃些晚饭,立即开始办公。冷欣召集随行官兵,宣布成立“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筹备受降事宜,并命令:“所有人员,均不得私自外出,如有必要,必须事前请假。”经与随行相关人员斟酌研究后,冷欣决定将“陆军总司令部”设在黄埔路中央军校原址,即命该地原驻汪伪军立即迁出,并调数百名日本兵,彻底整饰营房,铲除操场杂草。

最后,冷欣扫了眼随行的官兵,极其严肃地说:“自日本天皇宣布投降之日起,各地均有不法之徒冒充我地下工作人员四处招摇撞骗,劫收房屋家具。此外,各地汉奸亦佯称奉命行事,四处活动,剽掠财物。我前进指挥部以筹备受降为要务,因此前进指挥部之任何人员,不得接收任何人任何馈赠之物,亦不得使用封条之类。违者,当以军法从事!”

虽然中国国民革命军空军第二路军司令张廷孟已率一个伞兵营于两天前飞抵南京市,但人员仍然极为紧张,为防止出现意外变故,南京市的防务还需要由日军协防。刘大力负责协调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内、外联络事宜,诸事繁杂,每日里在一名日军军官的陪同下,自早至晚,奔走于南京市各地,忙得几乎连喘息的空闲都没有,可是精力充沛,竟然丝毫不感觉到疲累,有时忙碌到后半夜,躺倒在床上,却依然毫无睡意。

随后数日内,新编第六军第十四师、新编二十二师陆续空运到南京,接替日军在南京市各地防务。

新编第六军军军长廖耀湘为防止意外变故,亲赴新编第六军各部驻地视察,详细询问第十四师师长龙天武、新编二十二师师长李涛驻地内诸般情势,严令务必加强南京城内戒备,并派出谍报人员潜赴中国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活动地区进行侦察。

1945年9月8日,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乘坐专机“美龄号”,在九架战斗机的护卫下,飞抵南京市。

何应钦在中午抵达南京后,下午即在励志社召开高级军政官员会议。何应钦对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人员表达慰问并约略说明此次受降的重大意义及不可有失之后,语重心长地说:“诸位,南京附近有很多国军,为什么偏偏要千里迢迢空运新六军到南京?需知日本天皇虽已宣布投降,但驻华日军仍然傲慢且在心里未必真正承认失败,而新六军曾在缅甸彻底击败日军精锐师团,足以威慑日军之内心,扬我军威,明日受降大典,举世瞩目,决不可有任何缺漏疏忽,任何人且不可有半点懈怠疏慢之念。另,受降之后,诸事繁巨,诸位务必千万注意,不要以为日军业已投降,天下就会太平无事,可以高枕无忧,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诸位,要认真接收保管好日军缴交的一切装备和资料,以备将来之用。”听着何应钦的话,刘大力心中微微不解,暗自琢磨:“抗日战争已然胜利,但听何总司令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将来还要大动刀兵,难道是……”

散会之后,刘大力并没有时间仔细琢磨何应钦话里的意思,忙碌到深夜,却依旧毫无睡意,干脆就披着衣服检查司令部内部警备。刘大力走到回廊转弯处,听见两名警卫士兵轻声谈论。一名士兵轻声问:“哎,老三,你说委员长为啥子选在9月9日9时让小鬼子签字投降呀?”被称为老七的士兵说:“这里面可大有讲究了。”前一名士兵说:“你说说,有啥子讲究嘛。”老七颇有些沾沾自得地说:“蒋委员长亲定的时辰颇有讲究嘞。咱们中国人最崇尚‘九’了,我听老人说过,相书上就有天地之数,始于一而终于九,逢九即为大吉大利的说法。蒋委员长必定笃相信风水之说,你瞧瞧,受降签字仪式举行之时定在9月9日9时,三‘九’相逢,这是‘三九良辰’啊。定得高,定得好,定得妙呀。”刘大力微微而笑,转过身,轻轻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刘大力在天亮之前,和衣躺在床上打了个盹,然后起来洗脸涑口,吃了口饭,就匆匆赶到受降签字仪式地点中央军校礼堂。

街道上搭起座座牌楼,张灯结彩,金碧辉煌。各界团体代表、学生、店员、工人沿街而立,市民们喜上眉梢,手里挥动着大大小小的国旗,相见互致贺意,远处传来爆竹燃放的“噼噼啪啪”声,空气中弥漫着爆竹燃放后淡淡的硝烟味。

由黄埔路口到中央军校礼堂门前,沿柏油路两旁每隔五十米就竖立起一根漆着蓝、白、红三色条纹的旗杆,旗杆上悬挂着同盟国国旗。旗杆之间站立着新编第六军的士兵,士兵们头戴钢盔,脚蹬皮鞋,身着笔挺的制服,双手戴着白色手套,端着冲锋枪,英姿勃勃,威武森严,气氛庄重。

黄埔路口有一座以松柏枝叶扎成的高大牌楼,上缀“和平永奠”四个鲜艳夺目的大字,中央军校门外牌坊顶端贴有一行金字:“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

刘大力仰望着“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十四个大字在阳光下闪烁发光,心潮起伏,真想像普通民众般敞开胸怀,使出浑身力气大喊一声:“我们胜利了!”这声“我们胜利了”,刘大力已经不知道自己喊过多少遍了,但此时此刻,刘大力更想让这大喊,告慰为了抗击日本侵略者而战死疆场的无数将士。刘大力抬起头,望着万里碧空,心里说:“弟兄们,你们的在天之灵,一定也在等着看日本鬼子签字投降的这一刻,今天,你们能够看到了!”

刘大力走入中央军校礼堂。礼堂四周五彩缤纷,彩饰如新,礼堂正门上,悬挂着中,美、英、苏四国国旗,堂内圆柱与廊柱上,也绕以蓝、白、红三色布条,插有中、美、英、苏四国小型国旗与同盟国国旗,礼堂中央挂着孙中山像,遗像两旁是中国国旗和国民党党旗,下面点缀了“胜利”、“和平”等字,遗像对面墙上挂着中、美、英、苏四国元首的肖像,投降席对面为受降席,签字台两旁是参观盛典的中外来宾和新闻记者的席位,楼上则是中外官员的观礼席。负责受降仪式警卫任务的王楚英和四零团团长王启瑞、宪兵营营长赵振英率领着士兵,带着地雷探测器,牵着警犬,正在仔细检查中央军校内、外所有房屋。王楚英看见刘大力,笑着说:“刘参谋,早呀。”刘大力笑着说:“你比我更早。”王楚英笑了笑,说:“我一夜未睡。”刘大力说:“我也没睡啥觉,睡不着啊。”两人心意相通,相互笑了笑,擦身而过。

1945年9月9日8时30分后,参加受降签字仪式的中外贵宾陆续进入礼堂,签到入座。

1945年9月9日8时52分,悬挂在受降席和投降席上方的四盏巨型水银灯投下明亮的光,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在全场中外人士的瞩目中缓步进入受降签字大厅,全场迅速肃立致敬,摄影记者抢前拍照,镁光灯闪烁不止。

1945年9月9日8时58分,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代表、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偕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将、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中国派遣军舰队司令长官福田良三中将、台湾军参谋长谏山春树中将、驻越南第三十八军参谋长三泽吕雄大佐等七名日本投降代表,在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军训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自大礼堂正门步入会场。冈村宁次等七名日本投降代表排成纵队走进布栏后又排成横队,冈村宁次居中,七人齐向何应钦脱帽鞠躬致敬,何应钦欠身示答。冈村宁次等人坐到投降席上,均按照中国方面事先的约定,只有冈村宁次一人将军帽子放在桌子上,其他人则只能拿在手里放在膝盖上。

刘大力站在中国国民革命军参加受降典礼海军部长陈绍宽上将、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上将、陆军参谋长萧毅肃中将、空军代表张廷盂上校等以及盟国将领美军麦克鲁中将、柏德勒少将,英军海斯中将等人身后,看着冈村宁次等日本投降代表低垂着脑袋,哭丧着脸走进会场,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愤恨。

1945年9月9日9时整,受降仪式开始,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命令日本投降代表交验身份证明。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代表、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等人将日本政府出具的签降代表证书呈交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验看,以证明身份。

1945年9月9日9时5分,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命令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代表、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在日本投降书中、日文本上签字盖章。

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参谋长萧毅肃中将将中、日文本各一份,交予冈村宁次签字盖章。冈村宁次双手接过,低头展阅。小林浅三郎将军帽夹在腋下,为冈村宁次研墨。冈村宁次取过桌子上事先预备好的毛笔想要蘸些墨汁,却双手颤抖,盯着毛笔发怔,为了掩饰内心的紧张,冈村宁次伸出左手捏下笔头的几根羊毫,俯身在日本投降文本上签名后,又颤动着双手解开上衣右上侧口袋的扣子,取出印章。冈村宁次手握印章,却如举着千钧重物,蘸了红色的印泥,终于颤颤抖抖地盖到了投降书上。

1945年9月9日9时7分,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将日本投降书文本呈交何应钦。只是桌子较大,小林浅三郎身材又太矮,手臂不长,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只好站起身,接过投降书。

何应钦审阅后签名盖章,举起来又看了一眼。刘大力看着日本投降书上两个鲜红的印章,何应钦所盖印章倒是端方中正,而冈村宁次的印章却盖得歪歪斜斜。予冈村宁次起身肃立,又向何应钦点头示意。刘大力心想:“冈村宁次这老混蛋点头,是代表日本政府向中国人民谢罪,还是为把印章盖歪了道歉呢?”

1945年9月9日9时9分,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将签名盖章日本投降书的其中一份,交由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参谋长萧毅肃中将肖毅肃转交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代表、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

1945年9月9日9时10分,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的第一号令交付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代表、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冈村宁次略为展阅后,签署命令受领证,交由小林浅三郎呈送何应钦。第一号令要求侵华日军总司令部自签降时刻起,就更改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总部,由冈村宁次任部长,在中国十六个受降区各设分部。

1945年9月9日9时15分,受降仪式完毕,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命令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代表、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等人退席。历时十五分钟的中国战区一百二十万日军的投降签字仪式到此全部完成。

看着冈村宁次神色黯然,走出大门,刘大力心里说:“这是侵略者应有的下场!”

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派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发表即席讲话,由鲍静安用英语译述直播至全世界。何应钦说:“敬告全国同胞及全世界人士,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已于9日上午9时在南京顺利完成,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这是八年抗战艰苦奋斗的结果,这对东亚及全世界人类和平与繁荣从此开始新的纪元。我们中国将走上和平建设大道,开创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

何应钦的讲话在全场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

历时十四年的中国抗日战争,至此胜利结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