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外篇 204交锋(下)

zyzhy678 收藏 3 2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外篇 204交锋(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来来来,诸位,请”,张凌风继续招呼大家喝酒。

几个男人还在勉强坚持,女人却都拒绝用摆在桌子上的小酒壶倒二锅头出来,转用可乐代替。

李欲晓笑了一下,转身以白酒招呼旁边的几位女人,互相点了点头,夏川美芝急忙端起白酒杯来,最终还是虚晃了一下才沾了下嘴唇。

对于夏川美芝来说,自己虽然有些钱财却与熊田菊香这样的豪门相差太远了,根本不敢在明面上得罪华夏军,小小的茂屋财金会社,夏川家族的全部股份才56%,实际家族财产也就只有3亿欧元左右,还不够驻军一刀下去,所以夏川美芝这个社长也只能对驻军表示恭敬,免得引火烧身。

这让在观察财经人士的李欲晓记下了这个名字,看看以后能不能招收过来为我所有。

军中厨师已经把烤好的5只羊分割好,用50多个瓷盘装好,20个战士也就上前用戴着白手套的手端上前来,给众人摆好。

张某转身对山下奉圣等人劝道,“山下主席,诸位,请”

“好”,众人各自礼貌地用餐刀和筷子食用烤肉。

羊肉烤得外焦里脆,略微有点软,撕下肉条嚼了一下的日本人还是识货的,再尝一下羊头汤,纷纷称赞起来。

想了半天,山下奉圣开口问道,“张司令,您看关于我们县基层选举那事。。。”

张某的心情立即不好起来(其实心情本来就不好),放下手中正准备找人劝酒的手,嗯了一下,假装在沉吟。

山下奉圣继续说道,“张司令,按照苏杰上校与我们的协议,今年年底就要做这个区以下的基本单位选举,组建自治委员会,然后。。。这是去年我们和驻军司令部达成的协议书文本,您看。。。”,掏出一张纸,递了过来。

这张纸的内容其实在驻军司令部档案柜里面也有,张某却不想承认,反正时间还早呢,这个自治委员会存在时间越长驻军也就越有机会捞钱,要是三年后自治委员会被选举产生的和歌山县政府顺利取代,我上哪找钱去?

装模作样看完了以后,张某也只能说道,“哦,是这样的啊,嗯,那就按照这个约定执行就是了”,心里却在想着如何来破坏这个选举,只要区级不能选出乡镇一级政府,市一级也就不能如期举行,县这一级就更不行了,呵呵,能够把你们多拖两年也好。

“那就好,下官回去以后就拟定组织方案,到时候再给张司令呈报上来”

“好”,张某转移话题问道,“山下主席,你个人在县里面应该是老政治家了,我想知道一件事,你。。。觉得,这个选举区级政权和民意代表应该按多少比率来制订代表和政府职位呢?”

山下想了一下,说道,“一般来说,按照战前我们的规模来说,普通区级政权是1万合格选民选一个民意代表,我们所有350万选民就按照住所地分配給43个区议会也就是350人左右。另外,市议会一般按照5万人选一个代表也就是大约70人分布在6市一区里面,到了县议会,是20万选一人,一般就是17或者18人”

“那末用什么选举制度呢,我的意思是说选出这些代表用的是小选区制还是比率制?”

日本人的选举制度有点奇怪。

一般来说,是分成小选区制,也就是说,选民意代表的时候按照选举名额划分为小选区,一区一个实行竞选制,不过要是谁都没有获得过半选票的话(至少50%加1票),席位将全部集中到一起做为比率代表制来分配。而日本又规定只有获得7%以上选票的政党才能参与分配,这就在实际上把日共剔除在外了,因为他们的选票一般只能得到4%左右,剩下两大党派也就是民主党和自民党就掌握了这部分资源。

不过,这种复杂的选举办法也只有全国大选和县级选举才能使用,市级以下只能用简单小选区制和相对多数制,这就给小党在地方上留下了一点点可怜的空间得以苟延残喘。

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张某继续问道,“那末,关于公务员数量方面呢?”

“是这样,行政方面,一般来说区级政权大约15名吃财政饭的公务员,负责具体的行政,税收,交通等事情,另外各乡警察大约有20人。市一级,一般有30人左右,公立学校,医院大约是150人,法院和警察大约有70人。到了县一级,一般有10个局,具体公务员大约是200人,公立学校,医院应该。。。有1000人,法院和警察也是大约500人左右”

哦,这么少啊?

张某闻之大惊,一个省级行政机构,还有司法系统加上学校,医院总计才1700人,效率有点高啊。不行,得让你们至少增加3倍以上才行,先从哪开始加呢?

“收入还行吧?”

“我们做主官的,还有民意代表一般没有工资收入,不过每工作一天有1000日元车马费,另外,政府給每一位主官和县级民意代表分别给予一年1000万日元和1200万日元的费用包干,就是自己用这钱请行政助理和助手,一般情况下只能请两个年轻人,市级以下的分别减半,到区一级就是统一的400万日元一年”

这钱并不多,1000万日元,也就6万美元而已,也只能请两个年轻人。。。

张某点点头,说道,“你们的收入还是比较低的。。。这样还是有很多弊病,钱少了,整天就为生计谋划去了,怎么能为选民好好服务呢?”

这话说到山下奉圣心坎上去了,却也不好主动说什么,的确也是这样。

山下奉圣虽然是老政客,却因为这里是民主党的传统势力范围,大企业对自民党也是采取敷衍的态度,作为和歌山县的自治委员会主席被民主党人强烈抵抗着,很多钱也捞不到手,过得都是比较清苦的日子,幸好以前就习惯了。但是这个想法却不能表现出来。

“我个人觉得呢,这个。。。以后啊,这个公务员的待遇应该提高,作为县政府主席,山下先生一年才1000万日元的收入,还要剔除助手们的工资,咳。。。这简直没有办法生活下去嘛。。。日本的物价水平可不低哦,不过这都是你们和歌山县自己的内部事物,我不太好管”

山下没有说话,这是什么意思?

想拉拢我们公务员?

可钱却需要从地方财政里面拿出来,没任何意义嘛。

话也只能点到这里了,张凌风邀了一杯酒,转头与熊田菊香聊起来,“熊田小姐这么年轻就是一方大员,认识您可真有幸”

“哪里,张司令才是真年轻呢,我不过一个商人,不过,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与和歌山县民主党委员会协助的,肯定会感觉到很荣幸的”,女人笑着回答。

张某却不这么认为。

这个女人,有钱有势,在地方上倚仗家族和民主党的势力长期与驻军软摩硬抗,对苏杰也不知道使用什么手段,一点工作进展都没有。该死的,你和你的家族就是我的下一个目标。等着吧,会把你那庞大的家族企业给吞下去的,6000亿日元的财产,不多,也才30多亿欧元而已。

两人都在笑着,互相遥碰了一下杯子,各自喝了一口。

青赳由纪夫却大声对法律事务组组长白树强问道,“白主管,有件事情需要请问一下”

“哦,青赳先生,请说”

“是这样,今天上午,贵军在山上演习的时候把和田家的山林毁坏了30多亩,不知道按照驻军条例的规定。。。是否应该给予赔偿呢?”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白树强当然要装傻。

“当然,现场都还在,不知驻军怎么来给我们当地合法商人一个说法呢?”,青赳由纪夫步步紧逼过来。

“这个事情需要先调查才能下结论,不过,山下主席。。。我看这事就委托山下主席和警察局上户先生调查就是了,驻军保证配合,该赔偿的肯定给予妥善处理”,白树强不软不硬地回击了一句。意思是,山下先生会把这事情给你摆平的。

“哦。。。”,青赳由纪夫知道这些被装在卡车上的树就在他们驻军用来烤肉的,哼。。。

“山下主席和上户先生会调查清楚的,既然白主管都这么说了,我们肯定相信”,熊田菊香出面制止青赳由纪夫继续说话,为这么点小事和驻军正面冲突不值得。我们只要保持对山下的压力就可以了。

青赳由纪夫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话了。

张某冷笑了一下,我倒想看看你山下怎么做,敢找我要钱吗?最多也就是从财政里拿点钱赔那个和田家而已。。。

不知道这是不是令北京后悔的事情,前年登陆以后就应该采取绝对铁腕手段把这些个倭人给教训疼才对,他妈的,怎么这样不知天高地厚,还在这里叫唤。想当年你们爹老子迎接美国人来的时候,不是由政府出面搞了个什么“PPA”用“国家专业妓女”去包围美军士兵吗?

怎么到了我们头上,还这么桀傲不逊?

一旦驻军司令有了这个想法,对这里的日本人来说将会很危险。

“好,这个。。。烤全羊冷了就没味道了”,主席先生知道该自己出面说点什么了,可这话也让熊田菊香冷眼看了他一下,而山下奉圣迎着过去的目光只能苦笑,现在我可不能与驻军司令出现什么过分的事情。

众人迎合着山下的话纷纷品尝羊肉,或者关注场子里面还正在进行的表演。

一个小小的交锋,以山下的和稀泥行为而结束。

张某肯定不会甘心情愿,却在悄悄地准备找民主党人的茬,潜在一边,决心看准机会就扑过去狠狠咬下几块肉来。而以熊田菊香为代表民主党势力和部分财团,也想躲在一边好让自民党出面与驻军硬撼自己好捡便宜,伺机夺回对整个和歌山县的控制权。

而此时,一个处于暗处的第四方势力悄悄渗透进和歌山县来,也想捞点什么好处。就在福山岗区一栋小楼里面,几人正在秘议,决定针对驻军掀起一点什么东西来。

在串本被连锅把家族给端掉了的松岗洋佑也带着十多个手下秘密到了和歌山。两年多以来,松岗洋佑依靠家族遗留下来的力量,也凭借自己出众的能力,事发后一个多月辗转逃到了四国后来又跑到大坂才算隐藏下来,手上原有40多人,在这两年由于被驻军和本州自治委员会追捕损失掉了大半,不过剩下的就基本上属于绝对精锐的手下。

这次,得到了美国人的支持,补充了一些装备和资金准备回串本闹腾一下,算起来应该是能够大干一场。谁知路过和歌山的时候听说新来的驻军司令竟然就是自己的仇家,急忙暂停计划,想在张某身上捞点利息回来。

不过,很显然,美国人并不愿意他这么来做,因为我们主要的目的是破坏串本正在发展的经济,和歌山县到目前为止还不在我们的眼睛里面。

“尊敬的杰克夫人,您应该知道,串本属于和歌山县下面的一个市,我们的目的就是破坏驻军与日本人的关系和破坏当地的经济发展,因为我个人认为在不在串本都是一样”,松岗洋佑给对方耐心地解释着。

对面这个美国女人可不能得罪,她是给自己提供钱财与装备的重要来源。

莫尼卡.杰克却拒绝认可他的这个说法,“松岗先生的这个说法不对,要知道我们对您进行资助是有协定的,您在这两年时间里应该多按照我们要求的目标去做,而不是自作主张留下来,和歌山县在目前有我们安排的其他人,您在这里停下来只会坏事,明白我的意思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