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3.

y492545690 收藏 16 1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向前进站在洞口上方,看到下面的人正在赶上来,于是对那两个站到两边去了的士兵说:“洞口像有人进去过的痕迹没有?草丛有没有倒伏的地方?仔细看清楚了。注意监视,别让他们出来打冷枪。小心点,别靠近洞口!你叫你们下面的人往两边上来,别走洞口下面,防止敌人扔出手榴弹。”

“你们往两边!分散开!分散开!”一个士兵转身向下面大喊。

上来的两个友军战士分别站在洞口两边把持着,估计一时三刻也不能有所作为。向前进在上面问:“洞口有多大?”左边那个战士说:“不大,刚好可以弯着腰进去。估计里边很深,进去很危险,也不容易找到人。要不要先喊话?”向前进点头答应:“这种洞子,也许没多深,你们有没有防化兵?要是有喷火器就好了。”

“还是先喊话,大喇叭,你吼起来嗓门大,来两句!”左边那个兵对他的战友说。

右边的大喇叭看着向前进,虽然这小子一身肮脏,为人却冷静沉着,一定是有战斗经验的,有点把他当作主心骨,要看他的意思。向前进点点头说:“你们喷火器没带出来?那就先喊话。”

“那个举起手来出来怎么喊?他妈的我给忘了。”

向前进半蹲下在巨石旁,说道:“举起手来是热呆连,出来是牙得依!得依连声,带过去。”此时他觉得自己右脚小趾头处疼得厉害,便伸了一下腿,将身体重心转移到左脚。

“热呆连!”

“牙得依!”

这小子果然中气充足,声音洪亮,喊了一遍,没有动静,大喇叭又喊了一遍。等了一会,他有点无奈何地说:“他妈的没动静,看来敌人是逃走了,还是死不肯出来?我们扔一颗手榴弹进去?”

向前进说:“先等一等,你们的人上来了。你们有多少人?”

“两个班,不晓得我们排长上来了没有,看看他有何指示?”

正说着,那个干辣辣的声音在向前进的左边响了起来:“你们这么样?敌人呢?”

“报告排长!在洞里面,不肯出来。”

“嗯,他妈的!不肯出来,老子们挖也要把他挖出来。上面这位是?下面的炮观员的战友?看样子你们是刚从前线下来的,敬佩你们!这个你看该怎么办?”

“我战友怎么样?”

“没事!死不了,但是怕得要在医院里住几个月。你看这个怎么办?要不要摸进洞去,他妈的,进洞去可不是好事。”

“你们有没有喷火器材,没有的话,只能往里边扔手榴弹。对了,你叫人到对面去砍一根竹子上来,探一探洞子有多深。我估计这是个死洞,没有出口。要是不深的话就好办。叫你的人别站在前面,也别太挨着洞口,要是敌人打冷枪出来或者扔出来手榴弹就不好了。”

排长命令道:“你们往两边展开,距离拉大一点,加强警戒。大喇叭,叫下面的人砍一根竹子上来!”

很快命令由大喇叭嘴里传了下去,那边下山的一个战士砍了一根竹子扛上来。这竹子很长,几个战士接着了。向前进道:“伸进去看看!”一个战士冒险站在洞口下面,将竹竿不停地往里边伸。

大家耐心的看着竹竿在不停地往里面去,到最后,十多米长的竹竿完全还不能探到这个洞子的深度。那个战士已经将竹竿斜过一边,看来洞子转了弯子。

“他妈的,这样进去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相当危险,怎么办好?”排长一筹莫展。

“看来只能守着洞口,去找喷火器来烧。你们驻地离这里远不远?”向前进问。

“有十多分钟的路。你说得对,去拿那玩意来烧。你两个,赶快回去搬兵来,晓得不?找连长要喷火兵。快去快回,叫四班的别上来,赶快把伤员抬走。这位同志,我听你战友说你也受伤了,要不要紧,不如跟我们的人先回去医院里。”排长说。

这时候,上面哗啦啦响,有好些人下来了,大家心里可一阵慌乱。向前进说:“可能是我的战友们下来了,刚才他们去追特工,先别乱开枪,我问一下。上面的是不是侦察兵?”

“是班长嗦?班长你们出什么事了?”熊国庆拿着枪,飞快地顺着吴八斤滚落的压伏带直插下来,到了向前进旁边,看到这里的情况,吃了一惊。后面的人陆续都到了,看到敌人尸体,又围着许多人,纷纷问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呢?情况怎么样?”向前进问。

“还好,这里山头上一个战士下来打水被敌人特工捉了,我们追过去,这小子挨了一刀。刚才我们在上面遇到的那些人中有几个受伤,被地雷炸的,不过没有减员。”黎国石看看这里的人很多,走了几步过来看到下面的洞口,问:“怎么你们也遇上了特工。进洞里去了可不好办。”

向前进说:“他们的人有两个去找喷火器了,大约要二十多分钟。你们几个下去,看看炮观员的伤情怎么样,先跟他们抬他回去。”

大家站在巨石上方,有几个人正要行动,忽然受命往回去搬兵的两个战士走下去了好几步,其中一个停止下来,回头说道:“排长,那边山上下来人了,是守军。那不背着汽油罐么?看来我们不用回去搬兵了。”

大家转头一看,可不是。于是都冷静地等着赶来增援的喷火兵,等他来烧洞。对付洞穴里的敌人,喷火器是最管用的,枪管里喷出来的火龙能拐弯。

不一会儿,喷火兵背着器材,出现在大家身边,大家很兴奋。

“来了来了,喷火兵来了!让开让开,让他对着洞口开一火。”

山上下来的驻军援兵趴在洞口,伸进枪管,呼轰的一声 ,一股火舌喷进洞里。不一会儿里面怪叫不止,惨号声听来让人害怕。

“哈哈,出来了,大家赶快散开!”排长可高兴了,喜得搓着手直叫唤。向前进大喊叫着:“大家看情况,可以的话逮他妈的几个俘虏,拿回去玩玩。”

“要得!给老子捉几个俘虏拿回去研究研究!”排长接着说。他的兵兴奋而紧张,有这些侦察兵在这里,他们胆儿可大了,但又是第一次临敌对阵,自然心情激动。

好几个侦察兵站在洞口上方,枪口指着下面。

不一会儿,第一个特工浑身上下是燃烧着的熊熊大火,这家伙手舞足蹈,惨号连天,脚步踉跄,抢出洞口,往外边扑倒在地。上面的 人赶紧开枪,这家伙死于非命,滚下坡去了。第二个紧接着跑出来,不停地用手扒打着身上火苗子,枪早已丢失不顾。这小子往旁边地上一扑,被那里好几个等着的解放军一顿枪托猛揍,捉住不放,拉到一边去继续打。

第三个出到洞口附近,望外面打了一梭子,而后奔出来,也是一身的火在烧。这家伙跳着脚,被火烧痛得哇哇怪叫。上面的人没等他出洞口,刚一露头,便好几个点射,将他打趴下。

战斗很快结束了。从洞里面一共跑出来四个人,烧死一个,活捉一个,打死两个。排长叫一个兵作记录,命令另外几个去搜所有死亡特工的身,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被活捉的那人是个少尉,大家很高兴。就地审了他几句,没有什么结果。这人态度很顽劣,虽然浑身是伤,又被五花大绑,但是仍旧不停挣扎,眼光很凶悍。

大家撤离出战斗的时候,差不多到了十来点钟,都感觉到饥饿难当了。

下到山谷,炮观员已经躺在了简易担架上。两个生猛力壮的解放军抬着他,大家喝了点水,吃了点干粮,说着笑,往山谷外边而去。黎国柱跑上几步,从向前进身边过去,到了炮观员身边,呵呵着说:“你怎么样?炮眼先生?他妈的,今天是特工们的忌日。我估计他们出门从没翻过皇历,所以倒霉倒大了。现在我们回来,在路上也捡到便宜,真不知该怎么说这好运气。”

“我这运气可不怎么好,大腿上中了两枪,肩头上也中了两枪。”炮观员躺在担架上,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不过,总算命大,没有光荣。当时我一个对付他们十多个,要不是他们进来得快,那可说不准会怎样。”

他呆呆地看着头顶上天空,不知是在想什么,也许后怕中?他的头发老长,唇上胡子也很浓密,人瘦得叫人担心。

尤其他的眼光里有些无神,显得很不精神。

“想不到你掉进了敌人的潜伏阵地,真不知该怎么说。其实应该感谢那个吴八斤,要不是他,你怎么会误打误撞,立下好大的功劳。”黎国柱又说。

炮眼先生展开嘴角一笑,伸着脖子道:“你不知道,当时俘虏是在我手上逃脱的,我心里焦急啊!到了下面的山谷,我还真是担心有老蛇,怕被一口给吞了。哪里晓得他妈的是一些敌人的特工躲在里面,我总算保住了命,谢天谢地。受了好几枪都不死,以后我有纪念的东西了,要不然我说我上过前线,谁相信?你们运气比我好,仗打了无数,一颗子弹没挨上。你要不要烟,我这边的口袋里,你要的话自己拿。向班长过来了,你问问他要不要,给他一颗。”

向前进被熊国庆搀扶着跟了上来,他的右脚趾伤口处好像疼得厉害,行走起来比刚才更加不便一些。

“班长你应该早点回去,把伤养好,估计这会儿什么事都没有了。现在这样子,要是再有任务,你恐怕不能参加。”黎国柱回头看着向前进说。

“没事,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向前进叫熊国庆放下他,他要自己走。

炮观员在担架上叹息一声:“可惜吴八斤被我打死了,这条狗其实蛮有用,他应该还有别的知情不报的机密东西没有被我们审出来。”

“那有什么?该知道的我们应该都知道了。这里不是还捉住了他们一个下级军官?应该不比吴八斤的价值差。”向前进说。

“那倒是。不过看这小子挺凶悍的,应该很难问出点什么。”

“那是头头们考虑的事,我们只要逮着俘虏就行了。要是的了个乌龟他们不会剥壳壳,只能证明他们没本事。”熊国庆跟在向前进身边,将枪挂上肩头。

“我进医院后可能要躺几个月,今年上学恐怕不可能了。不说了,累!”炮眼先生说完睁着大眼睛看着蓝天。

向前进看看头顶上的晴空,说道:“天气不错,晴定了。但愿大家回去后能休息几天,最好是一两个月。我觉得人特别没精神。特别是胃里面空落落的,浑身发软。你们呢?是不是都这个样子?”

“我们也是。回去只想睡个够,慢慢地调养一下身体,恢复点元气。千万别刚撤下来就又要上前线,更不要出境,要不然,跑不动。”熊国庆说。

“那是!”所有的侦察兵都说。

“你们苦!当侦察兵日子不好过。”抬着担架的后面的一个兵说。“今天打了这一仗,我们回去要吹嘘好久的,而你们的事情,可能十年八年的也说不完。以后我们上了前线接防,可能,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没你们那么风光。你们看起来像野人或土匪,我们以后从前线下来只要像半个野人或土匪就行了。上前线当兵不容易啊,能活着的几个月都不能睡一个好觉,洗一个澡,吃一餐好饭,不幸的就更惨,命没了。只有当兵的能理解当兵的,我们这样不要命的在前线为了什么可能很多人都不明白。他妈的,我们出征来这里的时候,看到很多小学生列队欢迎,很感动。我们团长热泪盈眶,就要上前发表讲话了,上去了才晓得,那可是人家是地方上组织来欢迎日本鬼子的,一个什么外资的什么团体,来中国考察。他妈的!老子们还得给那些人让道。”

“呵呵,改革了么。谁晓得呢,说不定以后连狼牙山五壮士这样的文章也要从小学课本里改掉了。”炮眼先生说。“难怪人家日本人一直都瞧不起我们,自己人有很多不争气,奈何?抗日战争的时候,汉奸伪军就多过皇军,真他妈的丢脸!现在这些人又抬头了,只是环境不同,表现方式不同而已。用得着叫小学生去列队欢迎接送吗?我保管这些叫无知少年去欢迎鬼子的人在国难的时候一定是汉奸无疑。真他妈的!”

向前进听到炮眼先生情绪激动,也点了点头:“说得没错!讨好巴结者,永远都是没骨气的人。”心中大有感慨。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当是此语。

他接着说:“人么,要的是自尊、自信、自强!想象真是恶心,叫小学生列队欢迎鬼子进村,这是只有和平年代的汉奸才做得出的事。”他想起那次在医院的广西籍的病友说的一个词:和奸!那个有着北方人豪强血统的广西籍人说的那句话,此时深深打动了他。

“和奸,和平年代的汉奸!”他出声低低地咒骂。

“说得好!和平年代的汉奸!没骨气的东西,应该趁早清除,免得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贻害无穷。”炮眼先生抬起能动的那只手,在空中比划着。“他日本人来就来么,做生意而已,他要有钱赚才肯来,大家互利互惠,用得着那么去巴结?叫小学生去列队欢迎,为什么不把他自己老娘老婆打扮得花姑娘俏俏的拿出去孝敬鬼子,讨鬼子欢心?恶心不恶心?今后老子要是见到这些人,一定一枪一个,为民除害,防患于未然。”

“有道理,坚决支持!”听到的兵们都说。

“他妈的,生活中是有一些对外国人极尽屈膝卑躬之能事的人,甚而不惜降低自己人格、国格。老子们军人为什么要在前线打仗?不惜流血牺牲?为的就是要不屈服,要打出中华民族的雄风脊梁。老子们要讨好日本鬼子还不比他们地方官员更容易?只要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对入侵之外敌不做一枪一炮之抵抗,讨得欢心的岂止是几个小小日本财团的考察人员而已?真他妈的猪头!你们说的对,和平年代的汉奸!还好,老子们心中怒火,有个出气筒!打他越南小狗日的!哪一天也这样揍日本鬼子那可解气!哎呀,你们这个同志轻飘飘,怕只有八十来斤,不过我们到前面的草坝子上也歇歇气,抽支烟?我身上有连长亲自给我的一包奖励红塔山,今天我大方一点,遇见你们从前线下来的,大家又投缘,我奉献出来。到前面去,大家消灭它!千万别跟我客气!”

听说有白吃东西,大家来了精神,都说好。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