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高棉 红色高棉 第4章

hawk735 收藏 8 8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0/


“为了活下去,我们没有选择。杀人、被杀,一切都是那么坦然。”——选自曲向东的《丛林法则》


越南人来了,这一次他们没有动用军犬,不过,还是被机警的鳄鱼部队发现了。曲向东卧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叼着巴茅草的老虎显得很悠闲。小鬼——那个潜伏在灌木丛中的少女,眼睛始终停留在瞄准具上。每个人都在从事自己的工作,相互间却又保持着一定距离。这种距离在杰森看来,即可以防备手榴弹等高杀伤性单兵武器,又可以在第一时间内与同伴迅速配合,对敌人实施有效击杀。

“只有魔鬼才能训练出这样的战士?”杰森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群很会打仗的士兵,“海豹的队员之间也从未达到如此默契和实用。”

越军的人数很多,约有一个加强排。算上杰森这个编外人员,鳄鱼部队仅有10个人。如果换了是美军,杰森会有一百个理由拒绝执行这种送死命令。可是鳄鱼呢?杰森感觉他们每个人都在最短时间内,进入到最佳搏杀状态。

那些越南妇女已经被弄昏,曲向东轻轻发出四声蝉鸣……

“手榴弹!手榴弹!”越军迅速散开,凌空响起彻耳的爆炸声……

“啊!”有人托着鲜血淋漓的眼球,跪倒在地大声哀嚎,有的人在瞬间被冲击波淘汰得无影无踪。潮湿的空气中,仅留下浓烈的腥气。

“散开!快散开!”一名军官大声呼喊,小鬼没给他第二次机会,SVD炽热的枪弹钻出他后脑,军官的身体在半空中淋着血雨,打着飞转……

小鬼一闪,便消失在灌木丛后。杰森认为她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幽灵。“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女孩子。”

越军是一支久经战阵的百战之师,不得不承认他们对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手榴弹爆炸之前,他们便纷纷散开、卧倒,和十年前在越南战场上一样,他们的速度和反击能力丝毫没有减弱。“久违了,赤脚部队……”杰森就像坐在百老汇的戏院,观看一场与己毫无关系的战争影片。这种感觉,他已经有十年未曾体会到。

尖锐的竹签从足心直贯足背,在人体扑倒的一瞬间,锋利的倒刺又穿破单薄衣衫,死死嵌入内脏。杰森不知道这些中国人在什么时候布置了竹签阵,甚至未曾看到他们碰过竹子,但是原始的杀人利器往往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分散的越南单兵吃尽装备上无法倪补的苦头。

君武的枪法很准,凡是被他瞄上的越军就再也没有爬起过。他拉着杰森不停转移着阵地,冒着青烟的弹壳弹到杰森脸上,他嗅到从自己胡子传来的焦臭味。

“杰森!快捡枪!”君武喊道,“如果你不想死,那就加入战斗!”

杰森手按钢盔,蹲在树下四处观瞧,遗憾的是,离他最近的AK47自动步枪,也在五米开外,枪和自己之间,一个越南少年正举枪向他扣动扳机……

“噌!”一把三棱军刺将这可怜孩子钉在地上,濒临死亡的他,悲号连连,四肢不停地抽搐。

“杰森!快捡枪!”老曲大声喊道,可杰森却听不懂他说些什么。“X你美国佬的奶奶!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猪!”老曲射出枪膛中最后一颗子弹,一头扑向蹲踞在草丛,向己方射击的越军…..“喀嚓!”干净利落扭断他脖子,老曲从地上拾起冲锋枪,一边扫射一边后退,片刻间便被草丛淹没。

杰森捡起苏制AK47自动步枪,手指一扣,一排拽光灿烂的子弹,将越军盘踞的草丛打得猩红一片。也不知道干掉几个人,反正杰森是彻底找到了摸枪感觉。

“X你奶奶的!你就不能省点用?子弹不要钱哪?大风刮来的?”赵文革一脚踢在杰森屁股上,他恨不得掐死这个美国败家子。

杰森被他踹懵了,语言加上文化的障碍,他不明白这胖乎乎的中国人为什么对他如此粗鲁。

“杰森!节省子弹!”君武提醒他。

“节省子弹?混战也要节省子弹?”杰森无法理解节省子弹和挨揍之间的联系。难怪他混沌,在战场上因弹药消耗而挨揍的美国士兵,恐怕并不多见。

虽然杰森“出手阔绰”,但是用子弹“堆砌”出来的战果也是十分明显,至少先后倒在他枪下的越军,死得非常彻底——每个人前胸中了七八弹,存活率几乎为零。

“老虎!身后!”赵文革话音未落,老虎“呼” 地一转身,一枚竹签牢牢钉在偷袭者的眉心,将他的头向后剧烈甩去……一枚手榴弹脱手而落……随着枯叶土屑的飞扬,老虎好似变了个人,脸部狰狞,凶光四射,就如同一头嗜血的野兽。听到从她口中发出的,那异常凄厉的呐喊声,杰森不由打个寒颤。就在他一愣神之际,斜里跳出个越军,一脚踢飞他手中的武器。

“别怕,杰森!你要相信自己,相信徒手也能干掉他!”君武将三棱军刺从敌人软肋拔出,带出一管浓稠的血水。

要说不害怕那是胡扯。越南人攥着匕首,死死盯住杰森左臂,看得杰森心里发毛。他和这越南人好似拉磨的驴子,相互盯着对方,脚步踏圈慢慢游走,努力寻找对方空当。徒手搏斗对于杰森并不陌生,可他从未练过单手制服对方的本事,因此在心理上有些底气不足。越南人现在也是骑虎难下,自己队友越来越少,有心想逃,又顾虑杰森手中那不停颠动的伞兵刀,生怕自己一转身,这刀就会在背后要了自己小命。

两个人都在殷切盼望对方主动进攻。

老虎扭断一个越军的脖子;老曲从口袋中摸出香烟点燃;君武和围拢上来的同伴有说有笑;小鬼将狙击步枪丢给一旁的赵文革。

大家都在看着杰森和他对面仅存的越南人,或是微笑不语,或是顺手侍弄武器;还有的,则是一脸不屑。

“哼!花拳绣腿,弄那么多罗嗦动作干什么?”老虎瞥了杰森一眼,摇摇头,转身向小鬼一摆手。小鬼没吭声,低头走到杰森身边轻轻一推,杰森“哎呀”一声,翻进了旁边的草丛……

“给你一分半时间,你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曲向东摘下手表,上紧发条。

小鬼瞪着越南人,冲他勾勾小指,不料这越南人打定主意放弃了主动进攻。叹口气,小鬼摇着头,向他迎上去……

“杰森,你仔细看看小鬼的动作,看看她是怎么解决对手。”君武从草丛中拽出杰森,拂去草屑,拍拍他剧烈起伏的胸口。

越南人还是不敢进攻,他瞪着小鬼的手,精神高度集中。小鬼低着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在越南人移动脚步寻找突破口的一瞬间,小鬼右腿一扫,这人一个侧栽,横身拍在地面上……

“30秒!”曲向东喊道。

看着小鬼不停勾动的小指,越南人咬牙从地上爬起。未等他站稳,小鬼一脚又扫在他腿上。同一个动作,同一个打击部位,不同的是,越南人倾斜着落地——脸部先接触了地面。

小鬼仍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越南人躺在地上,捂着左腿左脸龇牙咧嘴倒吸凉气。

“50秒!”

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看得杰森有些胆寒。他暗暗祈祷着,希望小鬼能够发发慈悲,不要再这么折磨对手,哪怕一刀下去血光冲天,也要比将对手活活折磨死要仁慈百倍。

越南人再次爬起,一瘸一拐。攥攥手中的匕首,他打定主意要和面前这可恶女人同归于尽。就在他顺势一扑的空当,小鬼穿着圆口背带鞋的脚,又从他小腿电闪掠过,“喀嚓”的骨裂声悠悠传来,杰森快崩溃了,好像被踹的人是他自己……

“1分20秒!”

越南人蜷在地上站不起来,小鬼纵身跃起,双腿夹住他脖颈重重一扭……杰森痛苦地闭上眼睛……

“1分22秒!”曲向东戴上手表,冲小鬼点点头,表示赞许。


“杰森,小鬼的动作你看明白了吗?”行军的路上,君武向一脸忧郁的美国大兵问道。

“除了对敌人的变态折磨,我什么也没看到。”

“噢?”君武笑了,他拍着杰森肩膀,显得很亲切,“你没发现她进攻的动作简单、有效吗?”

“你们东方人的思维,我不太理解。”杰森对君武拍肩膀的动作很不习惯,也许这就是西方人与东方人的文化区别。

“杰森,你似乎对我们有误解?”

“难道不是吗?你们完全可以轻易杀掉他,为什么要折磨他呢?”

“折磨战俘好像是你们美国佬的习惯吧?”

“这……”杰森顿时哑口无言。

“每个军人都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干掉对手,不过,这也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对吗?”

杰森点点头。

“所以,这就要求掌握住战场节奏,只有掌握节奏,你才能充分压制对手,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干掉对手。但是,我们理解的最短时间和你们不太一样,我们认为:从发动攻击到干掉对手,这段时间的长短才是最主要的,除此之外的所有时间,都是为了作铺垫。你注意到没有:小鬼从发动进攻到干掉对手,用了多长时间?”

“两秒……”

“这就对了,我们的规矩是:从发动进攻到干掉对手,不能超过两秒。”

“噢天哪!”

“很奇怪吗?”

“可是曲明明给了她一分半钟!”

“不错,我们给参加考核的队员只有一分半钟。什么时候发起攻击完全由他自己掌握。只有善于掌控时间的队员才能很好把握战场节奏,才能在任何时刻做到不慌不乱随机应变。无论之前你怎么做,最后那一击绝对不能超过两秒。小鬼刚好用了两秒,所以她合格了,以后就是我们的正式队员。”

“天哪!原来你们这是在考试?那么……”

“她以前并不算正式队员,只不过,我们人手不够,所以老曲才带她出来凑数。”

“君,我想你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君武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笑吟吟望着他,过了片刻,他低声自言自语道:“我想不用多久,你自己就会明白……”


“文革,你不觉得被干掉的越南杂种越来越多吗?他们哪来的这么多人?我们以前怎么没发现?如果只是为了杰森,他们怎么会来得这么快?他们到底从哪里来?”曲向东压低嗓音问道。

“是有些奇怪,我也正在琢磨这件事儿。可这深山老林,越南人驻扎那么多兵干什么?难道他们想耍什么阴谋?”

“耍阴谋的可能性不大?跑到密林能耍什么阴谋?我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排除他们脑子有问题,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这一带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保护。”

“对!”赵文革咂咂嘴,“不是大干部,就是什么重要的军事设施。”

“很有可能……对了!”曲向东转身叫过君武,吩咐道,“你去问问杰森,他到底是怎么来的?在路上看没看到什么东西?”

没过多久,君武带回杰森的信息,“他说他不想隐瞒什么,他们从泰国起飞,准备去越南营救人质,不料中途被导弹击中,只逃出他一个人……”

“导弹?”曲向东微微一怔,“他能确定是导弹吗?”

“确定。”

“导弹……噢!我明白了……”曲向东点点头,冷笑着道,“我说呢!看来这附近八成有越南人的导弹基地。”

“老曲,你打算怎么干?”赵文革的眼睛泛起亮光。

“咬不死他,也得叮他一管血出来,没准咱们的疟疾药就指望这导弹基地了。”曲向东招呼赵文革蹲在地上,用草棍在作战地图上指点,“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向东30里是越柬边境,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确定这基地的位置?”

“把杰森找来问一问,没准能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君武!你马上把杰森找来。”

“是!”


杰森托着手臂,看看蹲在地上的两个人,实在无法相信这两个年轻人居然能率领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部队。“尊敬的曲,有什么事情你就问吧!”

“君武,你给我翻译,要一字不差!”曲向东的表情很严肃。

“是!”

“杰森,”曲向东摆摆手,示意他坐下说话,“你的飞机是在什么时间被击落的?”

“21点47分,我跳出机舱后看过手表。”

“能确认降落地点吗?”

“这个……我只记得那有一棵大榕树,很高,我从树上落下时被摔断了胳膊。”

“大榕树?要说很高的大榕树……那就是长在越柬边境的大榕树,附近只有这一棵。是这里吗?”曲向东指指地图上的越柬边境。

“可能是……”

“我们是在这个地点相遇,对吗?”曲向东又指指距越柬边境10公里的地方。

“这个……我对这一带地理不是很了解。”

“你掉进陷阱的时间,大约是半夜2点12分,我们刚挖了坑,你就掉进来。呵呵……”

杰森的脸有些炽热……

“你能看清是什么导弹攻击你们吗?”

杰森摇摇头。

“那好,咱们换种问法。你隐藏降落伞没有?”

“曲,它挂在树上,我根本没有时间管它。”

“这就是说,越南人是看到你的降落伞后,才确定有一条漏网之鱼。”

杰森觉得曲向东的比喻有些别扭。

“你从榕树跑到陷阱用了4小时25分,如果换了我们的人,恐怕两个多小时就够了。我相信越南人只能比我们慢,不会比我们快。”

杰森点点头。

“现在咱们假设一下,从越南人发现降落伞直到追上你,他们在四个多小时内能不能做到?”

“就算他们有猎豹的速度,要想这么快追上我也不太可能。”

“这就对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在降落地点和陷阱之间一定有越军的警戒部队,只有搜索部队把情况通报给警戒部队后,他们才有可能在最短时间内追上你。”

“曲,你长了爱因斯坦的大脑?”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找到他们,接近他们?”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