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香结婚了。她仅有的两个学生哭了,学生说:“老师要走了。”附近村里的人也赶来参加梅香的婚礼,他们说:“拖了这么久,梅香终于嫁出去了,她没有离开太行山。”梅香自己说:“如果没人接任,我会一直教下去。”

12月11日,在记者去林州采访的途中,在林州的长途客车上人们都在谈论一个叫“梅香”的女孩。

“听说她长得可漂亮。”

“关键是心肠好。”

“我知道这个女孩子,你们说的这个女孩叫王梅香,才22岁,已经在大山里教了6年书了。”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这个女孩的可贵之处在于她说过‘宁愿一辈子不结婚也要在大山里教书’,而且要求她的未来老公一定要留在大山里,因此已经错过很多姻缘了。”

“在我们那里大家都称呼她‘中国最美的乡村女教师’。”司机补充说。

“你还别说,她的事迹说不定还能感动中国呢!”一位女乘客很严肃地说。

在林州的大山里,真的有这么一位“中国最美的乡村女教师”吗?她真的会为教书而放弃爱情吗?

“村里参加人数最多的婚礼”

“梅香今天结婚了。”14日,记者刚到林州市临淇镇百泉村,就听到这个消息。

这个消息让记者有些失望,因为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想采访这个“为教孩子宁愿不结婚”的乡村女教师。

红色的齐膝大衣,平时散着的齐肩发扎了起来,好看的瓜子脸涂着胭脂,崭新的牛仔裤。这就是王梅香。

乡村婚礼比较简单,没有轿车,也没有花轿,梅香将在亲朋簇拥下向新郎家走去。

梅香家聚满了前来道喜的村民,很多人干脆站在院子里。随着梅香走出家门,不到3米宽的石头路两边挤满了村民。按照习俗,王梅香的父母在村口停了下来,石门村的乡亲也停住了。

“前两天已经来了很多人,都是来看梅香的,你看这些都是送的礼物。”梅香的父亲王白秀指着墙脚堆了半屋子的特产说。

院子外面的10个煤炉上放着装满食物的吊锅,“扑扑”向外冒着热气,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着这场婚礼,90岁的村民王新民说:“活这么大,第一次看到来这么多人参加的婚礼。”另一位老人说:“是呀,你看有10个吊锅炖菜呢,我见过最多的一次是6个吊锅炖菜。”

教室倒塌自家院子作课堂

只有22岁的王梅香为什么在百泉村这么受欢迎呢?

先从她的年龄说起,从16岁开始到现在,22岁的她已教了6年书,并且她是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学校。

百泉村是一个位于太行山深处的行政村,全村有十几个自然村,梅香所在的石门便是其中一个。由于离百泉小学较远,石门便有了一个教学点,而梅香就是这个教学点唯一的老师。 梅香16岁初中毕业后,便在这个教学点教书。虽然该教学点一度连个固定的地址都没有。 最初,学校就是三间破旧的石头房子,由于年久失修,石头连接处的水泥多处脱落,窗户没有玻璃,屋顶部分瓦片破碎。“外面下大雨,里面就会下小雨。”梅香说。

梅香回忆说,因为担心教室随时可能倒塌,她后来就领着孩子到野外上课。

一块黑板,一群孩子,野外上课一遇风雨,只能钻进山洞里,为了学生,梅香最后把学校落在了自己家里。

2005年的一场暴雨过后,原来的破落教室倒塌了,梅香暗暗庆幸当初选择了野外教学。

因为家中住屋实在太小,所以更多时候学校就在梅香家的院子里。下雨时搬进屋里,就在梅香的床上上课。

[动力]为了那束带着露水的野菊花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这一坚持就是6年。”梅香说。

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梅香学习成绩特别好,当时的老师李朝阳特别宠爱她,对她也抱着很大的期望。一次上课的时候,李朝阳轻轻地蹲在梅香的课桌前,摸着梅香的头说:“如果有一天老师走了,你愿不愿意做一名老师?”

梅香点了点头。

后来李朝阳老师走了,接任的老师也一个一个走了。

2000年,梅香初中快毕业的时候,她意识到如果自己不接手,这个学校也许真的要散了。“我觉得我应该对得起我的承诺。”梅香说。然后,她成了这所学校唯一的老师。

随着太行山进行旅游开发,村里人慢慢迁出了大山,而她一直执著地坚守着,6年前接任时有11个学生,从去年起只剩下两个学生。

梅香说,山里太穷了,很多家长都把孩子的户口迁到了山外,这两年教的都是女孩,因为多数村民认为给女孩子迁户口不值得。

说起6年来的苦和甜。梅香说,其实她也曾动摇过:2003年教师节前,梅香儿时伙伴回乡向她讲述了外面的世界,梅香心动了。

然而,当年教师节早上的一束野菊花,让梅香彻底打消了弃教的念头。

当天早上,上课将近一个小时了,3年级的王金丽仍未来,发生了什么事?梅香向王金丽家走去。

在路上,梅香碰到了拿着一束带着露水的野菊花的王金丽。“她把花给我,祝我教师节快乐。”梅香回忆,“那孩子为了找这束野菊花,裤子都湿透了,鞋上沾满了泥巴,早上6时就起床上山了。她说要摘最大、最好看的花给我。”

梅香说,这束野菊花深深打动了她,她暗下决心,只要有一名学生,也得坚持下去。 婚后住娘家继续教书

山里面的女孩往往结婚很早,漂亮的梅香更是吸引了远近的小伙子的注意,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但梅香的要求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男方得同意她留在山里教书。”

“现在山里的人都争着往外面跑,谁愿意留在这山里呀?”梅香的老公张云强说:“她之前找不到合适的人再正常不过了。”

张云强是梅香的小学同学,两人经过老支书(村党支部书记)张福根的介绍后,谈起了恋爱。

“我也尝试着想让她放弃这个学校,但是她死活不同意,甚至说出了要放弃也是先放弃我的话。”张云强说。

最终张云强不得不同意梅香的要求,让梅香婚后还回娘家住,继续教书。

没人接任我会继续下去

“其实我也想放弃这所学校。”梅香说,“这是我的真心话,如果有人接替,春节后我就离开。”

“你舍得让你的学生翻山越岭去上课吗?”

“孩子越来越少了,我天天住在娘家,这样对云强(指梅香老公张云强)也不太公平。” “如果你不教的话,这些孩子就可能辍学。”

“是呀,山里的孩子上学机会来之不易,如果没人接替我的话,我会继续教下去。”

梅香到现在还是一个民办教师,当问到她有没有想过要转成公办教师?她说:“转不转公办无所谓,我不是为了待遇才当教师的,只要能教好学生,其他并不重要。”

问起其他的愿望。梅香说:“想去大点儿的城市看看,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林州,并且只去过两次。一些朋友在郑州打工,总说郑州多好多好,希望有机会去看看。”

几块木板组成的小黑板,是梅香重要的教学工具。

太行山的这座院落,是梅香这所学校的教室

虽然生活清苦,梅香依然乐观

手冻肿了,还在露天的教室里辅导学生

送别记者,梅香说:“希望有机会到郑州看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