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部(原始稿) 781-790

中悦 收藏 17 86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部(原始稿) 781-7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781

陈水扁没想到军队会垮得这么快。

吕秀莲借口“副总统要和总统分开,以防不测”,去了甲山基地,结果去了就杳无音信。陈水扁知道对吕秀莲来说,共军的斩首行动只斩了陈的首,那么吕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当上这个“首”了。不过吕没有消息,说明凶多吉少,不是被斩于中共,就是被斩于泛蓝,这会可能先一步地去了。没有任何消息比听到坏消息还可怕,或者说比坏消息更坏的消息就是没有消息。那说明从上到下都已经失控了。陈水扁知道费尽心血整治的军队会一朝瓦解,就是因为大陆那个“经济九条”,那简直比9个原子弹还厉害。

本来,陈水扁估计台湾有4成5的人死心塌地支持独立运动,3成5的人心里支持,嘴上怕大陆打,不敢讲,剩下1成5是缓独主义,国民党、亲民党的首脑都是这一成五里面的,真正反对独立运动的,只有不到5帕的人,这里真正铁杆反台独要中国统一的,还不到1帕,基本都在军队里面。

可是现在,比例倒过来了。台独运动一朝覆亡,就在于大陆抛出了这个国家统一的经济纲领。

本来,陈水扁是看准了大陆没有办法了,才敢步步紧逼的。

50多年来,大陆在经济纲领以外的手段已用到极限,凭之难以实现统一:

外交围堵:台湾邦交国近年已稳定在30个左右,再行大幅减少很难。即使减到一个没有也不行,因为对台湾真正起支持作用的都是非邦交国家,如美国;

大陆在文宣方面,历史的、政治的、国际法的一个中国的道理都反复讲了,国际社会也基本接受一个中国原则,但是又该如何?

中共想在政治、外交方面切断美国对台湾的支持难以做到。首先因为中国要发展为足以与美国抗衡的强大国家,这个前提下,台湾不找美国,美国也要找台湾。美国的态度使大陆产生了强烈的挫折感,美国人私下里的保证,让陈水扁充满了信心;.

大陆使用经济手段对付美国也很难成功,因为是中国对美国有数百亿美圆的出超,经济手段倒是握在美国人的手里;

大陆吸引台商投资的政策,本来希望去大陆投资台商定会形成强大的统一势力,可惜,台商里不少人是蓝皮绿心,而且大陆也没能够抽空台湾的资本,倒是给台湾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大引擎,这两年,光是在上海的台商就有百多万人,给台湾经济增长做出重大的贡献。.

陈水扁认为李登辉的“三不”、“戒急用忍”,还是不够聪明的策略,陈把它改为“不谈一个中国,但要互通工商,大家经济上得好处,你要反对,你就失人心”,认为这是比李登辉高明十倍的台独策略,大陆方面却暂时没有高明的对策。这样发展下去,江浙闽粤港一带的产业界可能面临“要打起来先挨炸弹,一个中国原则松一松换来互通经济上的好处,一进一出差大了”的对比衡量,不排除会逐渐滋生对台独的绥靖思想,也不排除台湾统派居多的工商上层和东南亚华商渐渐淡化一个中国的政治原则而倾向“经济务实”的思潮发展。届时,大陆民间“动武”的呼声或会减弱,大陆实力中的人心因素或已不象今天这样铁板一块,后代年轻人会不会逐渐淡漠呢?当经济利益与政治原则对立的局面被造成时,利益对原则的腐蚀作用就随之产生。

可是,从2005年起,大陆开始打出具有实质意义的经济纲领牌。开放台湾农产品和开放赴台旅游,这两招像两只尖利的铁铲,开始挖掘绿营票仓的地基。如果同意开放,那么基层小业者的经济利益就与大陆结合在一起,他们得了与大陆经济结合的好处,必然在政治上趋向统一,如果不同意开放,那么现世报来得更快,这些人立马就会把白布条往脑袋上一缠,举着铁锨大关刀,走上街头,拿出绿营群众的本色,不过不是跟外省佬干,而是对着自己干上了!2005下半年,大陆和台湾外省佬们利用抗日战争纪念文宣活动,配合东海资源台日矛盾,先是煽动利益受到日本人侵害的渔民闹事,后来进一步引导到工商界全体关注东海油田、南海石油权益问题,美国人联日抗中,中国人联台抗日,民进党政府左支右绌,多走一步则失去日本对台独的支持,少走一步则面临岛内失去民心的危险,台联在台独教父李登辉的指挥下越来越倒向放弃主权争议求得日台合流,而泛绿的工商业者越来越倾向与中国经济合流,绿营群众分化加剧。此时,今年初,大陆发起土地置换、中国公民财产保险等一系列名为经济安全实为政治突击的经济纲领战,绿营群众基础被大陆深挖猛掘,在日益紧张的东海局势和日益发展的大中华经济圈形势下,退则思财产保全安身立命,进则思与中国合作发展搭乘时代经济快车趁势再上一层楼,两下里一逼,或明或暗纷纷上了大陆的船,岛内政治天平急遽倾斜,一系列与大陆配合的经济立法在立院三读通过,不少工商界绿营人物纷纷改变政治态度,泛绿阵营从顶层到基层被中国大陆层层打破,分化瓦解,到今年夏天,陈水扁已相信这样一个民调:如果现在大选,蓝绿得票比率至少是7:3。

幸亏老美及时站了出来,力挽东亚急转直下的局势,与日本人一起发起了这场“扼制咽喉”“共同防御”。陈水扁多么希望老美能就此一举扼住中国人的石油咽喉,美日台在东海对中共共同防御!

局势发展至此,台独的所有重量,都吊在这样一根钢丝上了。

可是这些美好的愿景希望的寄托,都被今天的突发事件粉碎了。美国佬那个扼制咽喉的演习,偏偏好死不死打飞一发飞弹对着新加坡去了,日本人趁机发难夺取自己的石油咽喉,突然袭击干掉了老美两个航母群,双方空军主力又在东海大打出手,美日翻脸,台湾应该站哪边?李登辉必定站在日本人一边,蓝营应该站在美国人一边,可要中美翻脸,外省佬们必定站在中国一边,现在,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陈水扁不知道,应该是等一等看一看,哪边打赢了就站哪边,不过,陈水扁很清楚的是,老美决不会允许日本重新站立起来,老美骨子里比怕中国崛起更怕日本重新站立起来!必定会借机狠狠收拾日本人一下!只是没想到老美着实够狠,竟然一连串氢弹扔了过去,把日本的军事力量一下子搞回20年前!

新加坡事变爆发,大陆就趁火打劫,居然在上海东空战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那时陈水扁就估计军心已经不稳了,然后大陆突然拿下了冲绳!台军心理防线顿时土崩瓦解,那时,陈水扁就知道大势已去,不出今日,台独运动将告终结。

随后,军方报告美日卫星全找不到了,只剩中国卫星传递资讯给岛内各个电视台,许多资讯得不到了,随即,陈水扁自己也得不到外界的消息,只知道中国大陆一下子抛出了那份国统经济纲领九条!这下子可好,经济九条一播送,90%的民众一下子变成铁杆统派!国际大资本和台湾岛内从大老板到小业者一起发国难财,墙倒众人推,中共那几份表格被一抢而光,军心哗变,刚才立法院召开紧急会议,连不少民进党立委在内,竟以90%的大比数通过了与大陆统一的决议!还要求美国国会废除与台湾关系法!这么一个大耳光扇过去,美国人再热脸贴台湾的冷屁股,也没办法发兵了!

那时,陈水扁就慢慢站起身来,慢慢走到总统府地下掩蔽部,这是防斩首行动的最浅显笨拙的一招,可今天大变来临,陈水扁就相信这里,比贴身卫队还相信这里。唉,一步一步的,还是和萨达姆一样走进了地洞,等着被人从地洞里再掏出来。

782

坐到了地下室里,陈水扁还是认为自己是一个悲剧英雄,呕心沥血刻苦奋斗几十年,独力带着台湾民众出埃及,挑战强大的中国,利用强大的美国,已经尽了一切人事,如果还是不行,只能归结为天意了!

听着走道外面一阵紧似一阵的枪声,陈水扁开始端坐不动,枪声一阵阵的越响越近,最后,办公室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十几个海军陆战队士兵冲了进来,为首那军官是个上校,手里那把德国造手枪冷森森地指住了陈水扁的脑门!

“你们是那个部队?”陈的问话语气尽量平静,

“国民革命军!”为首的上校冷冷地回答,还没等陈水扁反应过来,就咬着牙逼问:“你老实说,3年前你肚皮上那一枪,是不是自己打的?!”

陈水扁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那一枪就是你们这些人打的…”

话音未落,砰一声,上校手一挥,一颗子弹准确划过了陈水扁的肚皮,比上次还深了几分,“那好,我们就不枉担了虚名!”上校说,“再回答一个问题,是不是只有一个中国?!”

陈水扁本来痛得弯下腰去,一听这话,半偏起脸说:“我从没说过有两个中国!只有一个中国,也只有一个台湾!”

“砰!”陈水扁的左耳朵飞了起来,上校耐着性子问:“那台湾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陈水扁知道最后的时间到了。你的手枪都指到我的脑门子上了,还问这样的问题,显然是不懂政治,手捂住左颊的伤口,眼前一阵阵发黑,极力忍住剧痛,心知性命攸关,这句话不能答错半句:“台湾本来就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

上校跨前一步,冷笑说道:“刚才国共五党的国家统一宣言和立法院的国家统一决议,你应该都看到了,现在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对着这个话筒发表声明:完全赞同五党宣言和刚才立法院的决议!所有还在抵抗的军队立即停止战斗!”

陈水扁知道五党宣言和立法院决议,但是不知道外面岛内有多少力量还在抵抗,消息全部中断了。从政客的嗅觉上来说,陈水扁从立法院能以那样的比数通过那样的决议,台湾军队应该绝大部分都站到那一边去了。可是,从这个军官的最后那句话听出点味道来,难道还有不少军队在抵抗?

心中升起一丝希望,肚皮和左颊耳朵处的疼痛仿佛减轻了不少,陈水扁打起精神,拿住架势说:“我要求大陆的军队先行退出台湾,让台湾按照宪法程序决定国家的走向,同时两岸立即开始政府间谈判!”

“砰!”陈水扁的另一只耳朵也飞了起来,

上校不语,冷冷地笑着,看着陈水扁,枪口慢慢顶到了陈水扁的脑门上。

枪口传达的语言最后说服了这位用语言难以说服的台独政客,

陈水扁一下子跪了下来,浑身颤抖涕泪交流,双手抱住上校的手枪,嘶声叫喊:“我,我完全拥护中、中央统一台湾的决定,我、我命令国军一律放下武器,中、中共有政策的,不枪杀俘虏的啊!你们要给我起码的战俘待遇啊!…”尿水开始顺着裤筒子急趟了出来,

上校厌恶地挥挥手,让战士们把这位屎尿横流的肚皮“总统”抬走,一边冷冷地说了句:“国军是中国军队的一部分,中央没发命令,我们凭什么放下武器?枉你搞了这么多年政治”。

783

吕秀莲在前往衡山基地的途中“失踪”。仓促的化妆易容现在也很管用,混在无心旁骛的人群车流之中,中途搭乘一辆货柜车转往桃园,到关度再转乘一辆货车,渐渐盘绕上了山,然后下车步行十几公里,筋疲力尽之后到达目的地——当初任桃园县长时结下善缘的一座寺庙,削发为尼3个月不出寺庙半步,此后还是被人认了出来。

李登辉在当天中午就凭借政治嗅觉觉出大事不妙,化妆仓惶出逃日本,搭乘一条陈旧的千吨小渔船,给了船长不少钱,恳求提供掩护。船长看在钱的面子上,也就答应。不幸的是,船速很低只有6节,很快冷冻机就坏了,李登辉却坚持猫在储鱼仓里不肯出来,也不让船上倾倒那些臭鱼烂虾,2天之后,鱼仓里面的臭气浓度已非人类所能忍受,但是李登辉超常发挥,楞是坚忍不拔猫在臭鱼堆里不肯出来,其实,这船去日本航程8天,一次中方检查也没碰上,盖因中日之间刚办理琉球群岛交接,许多事情还没纳入正轨,让李登辉钻了制度的空子。到了日本领海倒是有过一次检查,海关人员上船匆匆一转就下船了,盖因紧闭的鱼仓外已是臭不可闻,船上人员一个个都被熏得双颊赤红双手颤抖,心中早就骂了鱼仓里那个大把撒钱自称日本人的神经病老头子祖宗18代,看到日本海关人员上船例检,一位船员用手指了指鱼仓,日方人员惊惶地看了一眼作为全船臭源的紧逼的鱼仓,心想不可能有人类在里面,可里面就算有违禁走私物品,形格势禁,这会实在不敢进去细搜,仓惶逃下船去了。

奇怪的是,渔船靠岸,船员鼓起勇气打开鱼仓水密门之后,李登辉居然从里面狗一般窜了出来,登上日本土地后尖声高叫不似人声,此后失去语言能力,爱把舌头伸出嘴外,喜食腐臭物,经常把头钻进垃圾筒里翻找食物,越来越经常地四肢着地行走,行为怪癖,倒是始终没什么疾病,老而不死。

这两个人的情况在3个月后被报告到中央,最后由已是国家副主席的国民党马主席批示处理。马主席作为政治家,心知二人都是想籍此避祸,但是对李登辉是不是真的发生动物性变异了却也拿捏不准,马副主席在美国读过法律,在台湾执掌过司法,对动物学一窍不通,作为政治家却深知这样一来此人在政治上已毫无威胁,遂批示道:“随他去吧”。

784

次日,国民党马主席率国民党、亲民党、新党和统一同盟四党派代表、台湾地方临时政府代表和台湾各界代表组成的台湾代表团应邀踏上大陆,开始了史称“统一之旅”的政治协商。

令台湾代表团成员们感到惊异的是,丝毫感受不到一点不自在的地方,大陆人民欢迎他们的程度可以用盛况空前四个字来形容。代表团成员们心情逐渐振奋,一种与中国共产党携手合作,完成中国的伟大复兴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但是,一路上大家心头还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顾虑:此时此刻,大势所趋,只能顺流而下,我们还能做什么?

见到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那一刻,马主席心旌摇动,握手时第一句话就问:“我们还能谈

什么?”

国家主席依旧亲切地微笑,握着马主席的手说:“什么都可以谈。”

这六个字讲出,马主席顿时热泪盈眶。

785

伊朗的恰赫巴哈尔原称Char-bahar,意指四季如春,属于锡斯坦-俾路支省的一部分,位于伊朗东南部,邻近阿曼海。恰赫巴哈尔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北部是Nikshahr省,西部为克尔曼省和Hormozgan省,南濒阿曼海,东部与巴基斯坦接壤。恰赫巴哈尔港口是伊朗在波斯湾出口处最大的海港,为中东国家和世界其他国家之间提供了一个交通走廊。.

西方军区司令员亲率第一快速反应师先头部队到达了这里。

先锋部队是西方军区特种兵大队和J12一个大队。特种兵3个中队机降,其余伞降,迅速控制了机场和周围诸要点,伊朗军方提供了一定程度的配合。随后,J12大队结束空中掩护任务,在机场着陆,紧急加油后2班轮换起飞,在机场周围形成一个半径400公里的空中警戒防御圈,赢得了一段宝贵的时间,先头部队的主力——空运装甲团到了。

大型运输机鱼贯而下,机场地皮震颤。中岳级编制的那个营最先着陆并展开,重型直升机将2台离心式防空反导车和4台152毫米离心电磁炮车吊放在海港北部山顶,以离心炮山顶阵地和机场为核心,装甲团各部队逐次逐层部署警戒防御圈,1个装甲营控制了海港。

786

西方军区司令员亲任第一快速反应师师长,乘坐的大型气象战直升机直接降落在152离心炮山顶阵地,把师指挥所的位置放到了这里。

在各大军区司令员里,西方军区司令员被公认为是一员猛将,对多兵种合成陆军作战造诣深厚。此刻,审时度势,司令员认为原定作战计划要做出较大的调整,以因应局势的变化。

军委三号预案的原西线作战计划,是要求快速反应师在恰赫拔哈尔稍事整顿,就立即再兵分2路,一路占领伊朗西北重镇大不里士,切断驻土耳其美军的进犯路线,另一路要准备应付其它国际石油部队不能到达的情况,直接占领阿巴丹,建立一个桥头阵地。这两处阵地都必须坚持72个小时,等待中国西方远征军陆军主力部队到达。

原作战计划是考虑到我军应邀进驻伊朗,美军不会按兵不动,也应该不会一上来就大打出手,最可能的反应的事迅速出兵占领伊朗各个战略要地,造成有利的军事态势,再摆出谈判的架势要求我们和其他国际部队撤军。我们当然不会撤,那么美方很可能对我军发起攻击,把我们逐出伊朗,而对可能参加的法、德、俄军队,应不会正面攻击,而是采取分割包围的战术,形成完全有利的军事态势后,再逼迫这些国家做政治撤军。

因此,原作战计划强调在第一时间以快速反应部队占据要点,堵住美军地面部队的进军路线,争取时间,让我军陆军主力到达,不让美军完成对其军事、政治上有利的军事部署,反而形成对我有利的军事、政治态势,以谈判压迫美军撤退,如果谈不成,那就在有利的态势下发起地面攻击,把美军从中东地区赶出去。

西方远征军地面部队的主力是第21集团军和第54重装集团军,这是两个甲类集团军,第21集团军编有1个装甲师、1个机械化师和两个摩步师,原属21集团军的陆航大队被集中到了第一快速反应师里。

第54集团军编有1个装甲师、2个机械化师、1个混成师、1个防空导炮旅、1个地炮旅、1个特种兵大队,他的电子对抗大队和陆军航空兵大队也被集中到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里了。

此外,远征军还编有原驻陕西临潼的1个装甲师和西方军区的2个主力重装步兵师。加上其他附属部队,远征军内共有11个师和9个旅级单位,总兵力约23万人。

原作战计划有两个应变方案:一是如果中岳岛号的离心电磁战略武器发挥正常,我军可以取得可靠的制天、制电磁、制空、制海权,那么以西方远征军的陆军实力,就足以将美军赶出中东;二是,如果中岳岛的离心电磁武器失常,或者出现其它重大的意想不到的情况,那么远征军就不出动,快速反应师相机出动并及时撤回。

但是,这场石油咽喉保卫战是被今天新加坡事变突然提前点燃的,我军的各种准备都不充裕,而战争打响6个小时,就看出其发展与两个应变方案中的哪一个都不完全相符。

787

在原作战计划中,如果中岳岛的离心电磁武器发挥正常,作战能够进入冲绳-台湾阶段,我军掌握了可靠的海、空、天优势,并将美军海空军主力吸引到东线,这时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才会出动,作战才能进入建立中亚-中东的中国走廊的阶段。

但是,美军的海空军主力部队在战前数天内快速向东线集中,今天一打响,战略高能激光系统突然提前启用,使战略态势发生意想不到的逆变,打到北京时间中午时分,军委决定提前打出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这张王牌,在战略优势尚未建立的僵持态势下,西线奇兵突出,在美军海空主力集中到东线的时候,第一快速反应师批亢捣虚,一下子打在美军兵力空虚却又是石油战略要地的中东软肋上,美军猝不及防,来不及调动兵力封堵这个巨大的战略缺口,西线部队出奇制胜,2000公里蛙跳,一下子占领了波斯湾出口的咽喉重镇恰赫拔哈尔。

不是优势进驻,也不是打一下再相机撤回,而是在不利态势下提前行动,来了就不走了,坚持到底,完成夺回中东石油咽喉、建立中国走廊的战略部署。

司令员决心变更部署:快速反应师现在的核心任务就是坚守恰赫拔哈尔。坚持72个小时,直到陆军主力到达。如果此后中岳岛离心电磁武器的战略打击发挥顺利,那么大不里士和阿巴丹就是不守而守,美军地面部队如果不知死活深入伊朗,届时就会成为头顶上毫无防护能力的软柿子,难免全军覆没的下场,那时,法德也不愿意看到中俄两家独占石油咽喉的局面,必定会急忙前来补课,部队会不请自来,不仅补占阿巴丹,还会趁机占领其它要点,占到了美国的对立面上,国际反霸权主义统一战线还是会水到渠成。

如果中岳岛的离心电磁武器发挥不正常,那么我们的态势就很严峻,头顶上不占优势的条件下,守住恰赫拔哈尔就很吃力了,分散兵力占据大不里士和阿巴丹就难以打赢难以坚持,那时,收缩兵力固守恰赫拔哈尔一点,还是能够有效控制住波斯湾出口,我们在战略上还是有了控制中东石油咽喉、与美国人讨价还价的本钱。

司令员决心已定。固守恰赫拔哈尔。最初一段时间会比较困难。

788

美军部署在伊朗周边地区的部队,反映了美军全球到处伸手,兵力捉襟见肘的窘境。

驻伊拉克的兵力近15万人,其中第4机械化步兵师奉调回国“轮休”,否则士气坚持不下去了。换来了美军在本土镇宅的王牌部队第一骑兵师,这个师编的很满,有3万多人,主力集结在巴士拉。驻伊美军还有第10山地师部署在提克里特地区,此外,战前紧急从驻欧洲部队抽掉了2个主力师——第1装甲师赶到土耳其和第1机步师赶到伊拉克,这两个师抽走以后,美军驻欧洲兵力就非常空虚了。加上原驻伊拉克“轮休”归来的第3机械化步兵师和近期调来的第三陆战师主力,美军在伊拉克方向集中了5个陆军师(陆战队师也计入了)。

在土耳其方向,除了刚赶到的第一装甲师之外,还有第82空降师,加上其它一些团、营级单位和空军部队,驻土美军约有6万余人。

在中亚国家××××的美军基地,驻有第101空中突击师,约2万余人。

在波斯湾对岸的阿曼半岛驻有第173空降师。

这样,在伊朗周边的中东-中亚地区,美国集中了8个陆军师,几乎占美国陆军10个现役陆军师中的绝大部分。

加上各基地空军部队和在波斯湾的卡尔文孙号航母战斗群,伊朗周边地区美军总兵力达33万人。

这样,美军在战前的兵力部署,形成一大一小两个拳头,大拳头在东亚-东南亚,小拳头在中东,其它地方的兵力几乎被抽调一空了。

按照中国远征军参谋部的判断,美军对伊朗我军的打击主要将来自三个方向。

789

由于俄军快速反应部队已经进占德黑兰,其有力之一部即将进占马什哈德,斩断“颜色革命”北进路线的后路,因此,来自中亚国家××××美军基地的第101空中突击师攻击将被俄军遮断。

土耳其方向的美军第一装甲师和第82空降师将首先攻占大不里士,然后向德黑兰方向发展进攻,配合马什哈德方向的第101空中突击师,夹击德黑兰。那么,俄军要守德黑兰就必须阻击大不里士方向的美军装甲集群,仅靠其快反部队一个旅是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俄军总参谋部已经表示要“酌情派出”陆军部队,但是并不可靠。可以判断,如果在中国打赢、局面明朗的情况下,俄陆军定会大举出动,如果局势复杂甚至逆转,那么俄军很可能不出陆军,摆下快速反应部队与美国人谈判,要点什么条件再撤军,这个条件,应该不出美国承诺撤消部分对北约东扩和“颜色革命“北进的支持的范围。如果局势很糟糕,那么俄军快反部队会不等谈判就先行撤军,这种情况如果在72小时内出现,我军的北线就空门大开。

为了稳住俄军,我们必须对大不里士方向的美军给予一个打击。这是一个政治仗,是战术上不是必要而在战略上必须要打还要打赢的。

美军攻击我军的主力将来自伊拉克-阿巴丹方向,以及来自波斯湾阿曼半岛的第173空降师-卡尔文孙航母战斗群的垂直打击。

我军第一快速反应师应付阿巴丹、波斯湾美军的主力突击固守恰赫拔哈尔已经很困难了,但是,还要分出兵力主动出击大不里士方向。

必须如此,才可能坚持72个小时。

790

中岳级步兵营的地效直升机大队的秦大队长奉命带着他的三个中队长到师司令部领受任务。

师司令部设在恰赫拔哈尔港口北部山顶152毫米离心电磁炮阵地那里,是利用伊朗军队原有的一处雷达站掩蔽部仓促扩建的。

司令员劈头就问:“敢不敢冒险?”

秦大队长是出身于我军陆航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实习就是在我军第一代地效直升机的制造厂里完成的,开了1年地效机就当上了中队长,再3个月,当上了中校大队长,今年还不满三十岁,可算是火箭式提拔了。来师部的路上,坐在一架小型直升机里,秦大队长有10分钟时间考虑,现在面对司令员,已经成竹在胸。

“我想展开三个中队,分别突击波斯湾的卡尔文孙战斗群、巴士拉美军的第一骑兵师和大不里士方向的美军装甲师!我带一中队去打卡尔文孙战斗群!请152离心炮分队给我们提供火力掩护,请司令员批准!”

司令员带着七八分欣赏的神情打量眼前这位年轻的大队长,不过欣赏的神情一闪即逝了。

“你亲自带两个中队突击大不里士方向的美军重装集群,这是主要方向,一定要出其不意狠狠打,打赢,打痛!波斯湾方向用一个中队,不要碰卡尔文孙战斗群,直接隐蔽突击美军的173空降师!阿巴丹方向你们不用管。不过,152离心炮不能动,他们有更重要的战略防御任务。空军也不动,麻痹他们。隐蔽突击美军,完全靠你们自己!”

司令员三句话交待了作战要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