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关军训的流水帐----军训后记(2)

17号,我身上开始长痱子了。在这之前已经有很多人了,我还窃喜自己身体好,不长那些东西,没想到还是难逃厄运。这不但是对我身体上的摧残,心理上的摧残,更是对我资金上的摧残,当时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可还要花钱去买痱子粉,郁闷……其间和wy到校外改善伙食,结果在吃饭地方碰到营参。只因为我们要了一瓶果啤——两个人要了一瓶——结果不幸被营参认定为酒量很好,有没有搞错啊,那可是果啤,酒精度为0.6,跟饮料有什么分别啊,冤枉死我了。前几有一次站军姿时营参过来歪着头说“手都肿了”感动得我,心想手肿都看出来了,真是观察细致体贴入微啊。然后营参说“把手抬起来我看看”,我赶忙送上双手,结果营参来了句“哦,没肿”,伤心的我,白激动了。从17号起开始教格斗,比起队列动作要有意思多了,不过晚上训练的时候出丑,刚教完一套动作,让人上台去打,我不幸被酸梅汤叫中,早知道就不和她这么亲近了,好事想不起来我,这个时候就把我送到枪口上了!最后很“荣幸”的获得了最迟钝奖,还是全民一致推选,可见拥护我的民心还是很强大的。也是在这一天得知拉练被取消了,那叫一个伤心啊,这可是我军训得很大一部分动力所在。毫无疑问,打靶也是,呜呜呜…….我期盼已久的拉练,我期盼已久的打靶。当天还发生了一件事,五营的教官和校外的村民发生争执,听说最后教官被砍伤。这消息让我们惊异不已,平安在这里生活了一年的我们怎么也想不通,是如何和村民发生争执以至于动刀子伤人。年轻人的激情我们似乎还有,但和这些新来的教官们比起来我们像是老人,平静、木讷,甚至还有些迟钝。想到这里,不禁让我哑然。我不是说发生口角,打打杀杀就是激情,只是由这件事想到激情这个词,才发现我们彼此都已经陌生了。略有些无可奈何的难过。从那件事之后,学校给我们规定,不能私自出宿舍区的大门。这个规定让我们无比郁闷,吃成了最受影响的事,我不是有意要抱怨学校的饭菜,只是这样子明显有赶尽杀绝之意。先是停训了一天半,再后来要去教学区训练的时候搞得像要出去打仗。大家的武器装备“精良”并且“齐全”,马扎,床架子,武装带,极尽我们所想。更有女生兴奋不已,为此次军训的实战性拍手称快。我像是在看一场闹剧,主角们没有商量好剧本就开始出演,当我们睁着警觉的眼睛、握紧手中的武器行进在通向教学区的道路上时,村民们显得很是无辜。他们站在自家的门口,带着质朴的笑意看着我们,就像我们第一天出去训练一样。不同的是道路两旁冷清了很多。很多店都已经关门了。吃饭成了应付,因为学校的饭菜无论是从质量上还是从数量上都实在不能满足我们。很快,大家看到有教官出去买东西吃饭,于是像是得了默许,陆陆续续的,又恢复了以往吃饭的习惯。只是有些店关了门之后就再也没有打开过了。其中就包括我和wy改善伙食的那一间。

后面的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过得莫名的快,也不是特别累了,每天过得很重复,不是训练方阵就是训练格斗,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多,真的有时候觉得就这样下去也蛮不错的。回过头来想,军训给我带来了太多的第一次。看到那副只用了一次的护膝护肘,我就会想到那次毫无顾忌的躺在草丛中的放松和自然。再次闻到痱子粉的味道让我想起我身体饱受痱子摧残的那段时光,曾经很苦,现在却尝到一丝甘甜。还有那个只记录了五次的日记本,本打算每天都写的,但你知道,军训,好累的,我基本上是把几天的内容都集中写了一下,成就了一篇篇篇幅较短的流水帐。军训中间还看了三次的露天电影。一千多人就盯着那么“大”的一块屏幕看,记得第一次去看的时候我们还找了半天屏幕在哪,找到了后差点喷血。好在我们连每次坐的位置都还算中间,而且除了第一次的电影《冲出亚马逊》还比较有看的价值,其它的都……尤其是那个《大阅兵》,让我们无比失望啊~~对了,军训中还有一件无比郁闷的事,那就是每人每天要写一篇通讯稿。这简直成了中午最痛苦的时刻,剥夺了我的睡眠时间不说还要费劲脑壳想怎样能在每天重复的训练中写出点新鲜的东西,太痛苦了。

倒数第二天晚上,我们连在楼下集合,说是要开欢送会。辅导员王龙王老师第一个上台正式发言。没说几句就哭了。哭得我们有些无言。这样的情感宣泄来的有点太快太突然,我们还没有要酝酿出泪水的意思,他就已经泪流满面了。我在前面,不知道后面有没有人附和着难过,总之我当时是没有一点要哭的意思,看过他的泪水之后仍旧如此。不能怪我冷血,只是当时情感还没酝酿到那个程度。而且在我看来他的泪水也不是为和我们分离而流,当时他有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年轻真好”,是呵,年轻真好。我们正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年龄段里,真的应该好好珍惜。我可不想当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流下这样复杂的泪水,我希望我能自豪而无悔的微笑。

接下来连排长依次被我们吆喝上去,表演各种他们拿手或是不拿手的节目。大家在下面肆无忌惮的笑,快乐过后我却感到一丝的空虚和难过。绕到队伍的后面,看到小燕静静地坐在那里,她抬着头看着我,我也一直看着她,然后,很有默契的,起身,拥抱。她告诉我有一点难过,我说我知道,我明白。我们的感觉是那么像,所以许多感觉根本不用多作描述,我们都能彼此了解。台上在闹些什么,我根本毫不关心,那些喧闹已经被隔在我的心门之外,我现在心里无比的静,正因为如此竟感到有些孤单。这些相处了将近一个月的教官和同学,现在有着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不管怎么样,都算是有缘吧。说起分别,我不知道我真正舍不得的是什么。

后记的后记:

军训结束的当天晚上我没有回家,在学校又待了一晚。结果第二天就又见到了一排、排排和四排。他们要去买火车票,就顺路过来看看我们。这次他们都穿了便装,看上去就更像是孩子了。一排,你感觉年龄好小阿!难怪我们中有人说要当你的姐了。当天排排和四排就坐上了返乡的火车。可怜的一排好像还在学校待了一天才回去的。其实离他们的学校真的很近,坐直达车也就半个小时,比我去趟城里还近,所以在送走他们的那天真得不是很伤心。现在和他们也会时不时地发短信,或是在网上碰见了聊几句,真得感觉他们离我们很近,或者说他们离我们本来就不远。

总之还是很高兴,在这21天里,认识了这么几个朋友。

该文章在铁血论坛以ID:疯狂爱恋宋格芳 的名义发表。

该文章在本人日记中发表:http://katu621.spaces.live.com/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