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四十二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30 75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四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那一瞬间,我目瞪口呆,张着嘴,直愣愣地望着门口,却是一句

话也说不出来。因为来的居然是——肖凝。

曹医生还奇怪这小伙儿怎么突然间就没了声音了呢,先是低下头

看了看我,再顺着我的目光回头望向门口。看到正站在门口的肖凝,

他嘿一下乐了,而脸上露出的表情也是那种让我尴尬得不行的了然的

表情。接着,他还朝我打了个眼色,仿佛在说,小伙子,有你的啊。

然后,这40大几的中年人冲还站在门口的肖凝微微一笑说,小姑娘,

找文墨尘的吧?喏,在这躺着呢。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呵呵,

那你们慢慢聊,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他收拾起家伙就往外走,走出了门又突然掉回头来说,小

姑娘,这小子的伤还需要静养,你们别聊太久啊。得让病人多休息知

道不?然后,他的头“嗖”就缩回去了,只有皮鞋踏地的“咔哒”声

和“嘿嘿”偷乐的笑声从还未掩上的门外传来。

肖凝还在门边站着,拎着一大包营养品、水果什么的,看起来分

量不轻,因为她的脸都是红扑扑的,还挂着些细密的汗珠。她上身穿

着一件淡黄小细花的冬装,下面是条厚厚的咖啡色呢子长裙,蹬着一

双白色的小靴子,再配上一顶淡黄色的细毛线织成的小帽,看起来竟

说不出的可爱。一时间我有些迷惑,这还是一个月前那个天天玩命般

跟一群大男人在操场上摔来打去的女特警吗?脸上薄薄敷着的淡状,

再加上长长的微微颤动着的睫毛,还有那好像会说话的眼睛,一切的

一切,让我从她身上再找不到一丁点儿儿一个月前的影子。仿佛,她

根本就不是个特警,更从来没做过什么狙击手,她现在的样子更像一

个学生,一个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美丽的女大学生。

不过,我有点纳闷,照理说她不应该知道我受伤住院的消息才对,

对于这类的事情,大队的规定是不许向非直系亲属告知的。她能够知

道,而且还能找到医院来,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她去大队找过我了,

而我受伤住院的消息,也肯定是她那当大队参谋长的伯父告诉她的。

我们就这样望着,我是傻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她也不说话,

就那么拎着东西站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就那么

直直地望着,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而那眸子里,一层迷蒙的水雾迅

速地漫开,转眼便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我一下子就慌了,想从床上爬起来叫她不要哭,我最见不得女孩

子哭。可我忘了我腰上还有伤,还缠着厚厚的绷带。所以,我刚一动

身子,便觉得后腰上那该死的伤口一颤,然后一种叫做疼痛的感觉便

迅速从后腰蔓延到了全身,终止了我所有的动作,让我重重地跌回了

床上。

狠狠地咬住牙,不使自己叫出声来,可鼻孔里还是不由自主地喷

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而冷汗,也瞬间从额头上滑了下来。我有点恨

自己了,不就是腰上挨了块弹片吗?而且还是块没超过2cm的榴弹碎

片而已,怎么就让自己变得这么没用,连爬都爬不起来了呢?

正在心里咒骂自己软弱时,一双手捧住了我的脸,轻轻地抬起了

我歪在枕头上的脑袋,将我的视线牢牢地定在了她的脸上,淌着晶莹

的泪水,如同雨后梨花般美丽的脸上。

她说,墨尘,苦了你了,苦了你了……那声音因哭泣而变得走调

和哽咽,让我的心也禁不住一阵阵地打颤,仿佛自己犯了什么不可赦

免的大罪一样。难道,我真的软弱了吗?

不,不是,我没有软弱,永远不会软弱。我是个冷血的杀手,永

远都是。只要我的伤痊愈,只要我重新拿起枪,我就还是那个杀人都

不用眨眼的杀手,冷血的,专门收割人类灵魂和生命的刽子手。我不

能软弱,不能,绝对不能。

我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心里却在剧烈地活动着。我在心里对

自己说,文墨尘,别忘了,你天生是孤独的,别人所有的关心和爱对

你来说都是你无法承受的重。你是个杀手,沉默而孤独的杀手,这是

你的宿命,改变不了的宿命。你不要忘了那些已经离去的兄弟,迟早

有一天,你也会像他们一样离开,也许就是明天,你也会离开,沉沦

到那黑暗的看不见光线的地狱。你的双手沾满了人类的鲜血,你是个

冷血的刽子手,你上不了天堂,你也不配去享受别人的关心和爱,因

为你无法承受,更无法回报。你是个杀手,没有明天、更没有未来的

杀手,幸福是和你无缘的。你最终的归宿,将和那些离去的兄弟一样,

沉睡在那空寂的山岭间,加入到那个由青石组成的方阵里。

可是,不管我在心里如何地告诫自己,她轻捧着我脸颊的温润的

手,温柔地注视着我的流泪的眼,却让我所有的努力和挣扎都变成了

无用的徒劳。

轻轻地,她将我的头放回枕上,开始用手缓缓地抚摩我的头。从

来不及打理的乱草般的头发,到黝黑的却又因为失血和虚弱而透着苍

黄的粗糙的脸颊,再到嘴角上密密麻麻的扎手的胡茬。她就那么轻轻

地,来回地摩挲着,不再说一句话。可是,她那支手的每一次移动,

却让我的心跟着不停地颤抖,我分明感觉到,自己心上一直直严严实

实包裹着的那层硬壳在龟裂,被她轻柔的手温柔却又坚强地一寸寸地

剥离、撕裂。

我开始害怕,我不能让她剥除掉我那层坚强的壳,不能让她把我

最后的一点伪装也撕掉,不能,绝对不能。一直以来,我都用那层叫

做坚强的壳将自己牢牢地包裹着,从内心到皮肤,每一寸都包得严严

实实。没有了它,我就会变得软弱,就不能再冷漠地去终结别人的生

命,我将因此而失去作为杀手的资格。

我的心在剧烈地振荡,在她温柔滑动的纤手下不住地颤动,它,

也在害怕?也在害怕变得软弱,变得不再坚强?也在害怕失去它一如

既往的孤寂和冷漠?那就在它还没彻底崩溃前制止,制止那让它变得

软弱的东西。必须得制止她,一定得制止她。

轻轻地抓住那只在我脸上摸索的手,那只手不再像一个多月前那

样略显粗糙,而是变得纤细和柔软,透着让人迷醉的温暖,与我那只

生硬粗糙的手是如此的不同。

在她疑惑和不解的目光里,我将她的手轻轻地移开我的脸颊。她

的目光越发疑惑,甚至开始变得委屈,可我没有理会,我强迫自己将

那只温暖的手移开,因为它让我感到畏惧,让我害怕,让我在那温柔

的抚摩里变得无力和软弱。我不想要这样的变化,所以,我只能强迫

它终止。

她仍旧望着我,原本不再流泪的眸子里重又染上了浓重的水雾。

为什么?她轻轻地问,为什么这样?为什么?

我缓缓摇头,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看她,也不敢再看她。我说,

不为什么,对不起,你的关心,我无法承受,对不起!我强迫自己的

声音冷静而又平稳,可内里却在激荡中几欲崩溃。

她说,我不相信,你在说谎。你为什么转过头去,你看着我,你

看着我说啊。

依言回头,我被她的目光逼得几欲窒息。那眸子里的哀伤欲绝,

让我的心一阵阵撕裂的疼。可我还是说,我没说谎,我说的是真的,

肖凝,对不起!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们的生命里没有

交集。

晶莹的泪又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一滴一滴,越来越多,到最后

终于无法抑制地泪流满面。可我的脸上居然还能那么平静,还能不带

一丝波澜地对她说,肖凝,谢谢你的关心,但是,对不起,我无法接

受。我的生活与你是不一样的,谢谢你能来看我。以后,就不要来了,

传出去了影响不好。

她突然不哭了,直勾勾地看着我,就那么直直地盯着,不管泪水

不受控制地在脸上肆意地流淌。她开始笑,艰难、痛苦却又带着些冰

冷的笑,她说,文墨尘,你好!很好!真的很好!然后,她起身,将

那些补品、水果狠狠地从小柜上摔到了地上。再然后,她狠狠地甩给

了我一个耳光。那一耳光是如此的有力,让我的眼前一阵阵眩晕和发

黑。

她扭头就走,晶莹的冰凉的泪飞溅到我的脸上,冰凉冰凉。她仍

然往外走,小步,大步,快到门口时又突然停住回头,那哀怨的、愤

怒的、伤心的目光让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我想叫住她,可是,

我的嘴却不听大脑的指挥,潜意识里那所谓天生孤独的宿命让我的嘴

牢牢地闭着,任它如何嚅动也发不出一个音节。

终于,她掩面而去,那压抑着的哭泣在我听来却是那样的撕心裂

肺。那小跑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让我再也看不见;那伤心的哭泣消

失在了走廊的尽头,让我再也听不见。良久,收回目光,看着那滚了

一地的苹果和梨子,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溢出眼眶。蓦然间发现,这

撒了一地的水果,一如一个月前的特警队。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