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二十六章


部队野营的第四站是西山茶场。西山海拔有一千多米,绵延不断数百公里,横卧川东大地,是川东和川西平原的分水岭。山里空气新鲜,树林茂盛,一条鸭肠似的公路通向主峰,然后横贯南北,把整个茶场贯通起来。说它是茶场那是抬高了它,实际它是一个劳改农场,以产茶叶为主。近万名劳改人员在警察与武装部队的看守下,用学习和劳动来洗心革面,从新做人。从建场起,经无数犯人的拓荒,把它拓展成一个一眼望不尽的庞大的茶园。加之这里气候怡人,是一个天然的避暑胜地,又盛产一种受人喜爱的绿茶。二十年后,这里被人文的称为是“茶山竹海”,绿茶也有了自己的著名的商标“西山绿茶”,并由此而畅销全国与世界。

炮车开进的隆隆声响,惊诧了林中的飞禽走兽,也提前告诉了早已做好欢迎接待的警察与兄弟部队。只是在云雾缭绕的茶地里干活的犯人们,大都面无表情,双眼无神,显得木呐呆板而机械。是军威震慑了他们?还是遥遥无期的徒刑使他们“立地成佛”?军人与犯人二者之间地位是何等悬殊,前者代表正义,后者代表邪恶。

部队很快就被安置妥当,那是茶场不缺劳动力的结果。一个管教在此时此地,哪还不是“一呼百应”。而且各连炊事班自野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没给官兵们做饭吃,而是与战斗班一起享受着犯人的厨艺,吃了一次坐享其成的美味佳肴。

朱冲锋知道今天是饭来张口,还是故意来到肖班长面前问道:“肖班长,今天我主动请缨到炊事班帮厨,你看咋样?老子今天非要好好表现一下,做一道益州名菜给官兵们吃,好好生生犒劳一下众将士。”

“龟儿子,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平时你们班长用铁棍撬你来帮厨你都不来,今天来凑啥热闹?格老子,我告诉你我今天都失业了,吃现成,安逸!”肖班长高兴的对他和自己的众下属说道,看得出他好久没这么舒心了。

江海洋一般属于军人形容的那种“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的人,打饭总喜欢排最后一个。在他最后一个打完饭后,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另一个人犯抬着一盆菜汤往这边走来。尽管这人头发被刮的光光的,但脸上那两条又黑又粗的卧蚕眉,不管他如何“俏装打扮”都会让他一眼认出。

“没错,就是方可生。”他在心里肯定的说。但这家伙又怎么会到这里来呢?显然是在这里服刑,这从他的囚衣可以看出。江海洋与他有着三个月的中学生活学习的友谊,这个整天围着自己屁股转的老实巴焦的同学,使江海洋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不合适宜的场所中与他不期而遇。

“你是方可生?”江海洋还是小心谨慎地问道。

“你是江——海洋?”方可生闻声抬头打量了一下站在眼前的年青军人,发出悲喜交加的疑问。

“是的,我就是江海洋。你怎么在这里?”

“哎!一言难尽。我还有五年刑期,一切等回江都见面再谈吧。”他放下菜汤转身默默离去。

晚上是看茶场安排的两场电影,一部是《智取威虎山》,一部是《南征北战》,虽然看了无数遍,且影片又老掉牙,但人家的放影技术就是高。一部单机放影,能让你感觉不到断片,很过瘾。不像团部那个小毛头上海兵放影员,两部机子放,还他妈的老卡片,声音也结结巴巴的,有时还冲着天空放影,把看电影的官兵们经常是搞得莫名其妙不晓得是啷个回事,夏天看得心里毛焦火辣,冬天看得是双脚直跺。

由于地形问题,除了指挥排能坚持作训外,炮兵无法展开,因此炮兵与驾驶兵也只能对长距离开进的汽车和火炮进行擦拭保养。

第三天部队便告别了茶场的干警和地方兄弟部队,战车拖着火炮,一路如脱缰之马似的奔下山,向陇昌县的山高铺进发。

在益江线东210公里处,江海洋他们乘坐的卡斯-63苏式汽车,不幸在过铁路道卡时熄火了,贵州布依族驾驶员蔡志高,使出吃奶奶的劲,也没发动起横在铁轨中的汽车。气得带车的营部炮机师邝勇在一旁大声斥责:“你看你,搞啥子名堂?简直是脏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斑子!惹来恁个多老百姓看稀奇热闹。”

一贯喜欢坐车屁股的马副营长开始还沉得住气,只是清描淡叙地埋怨道:“这个‘菜老包’反应恁个慢,技术恁个歪,不晓得哪个大爷叫他去学开车?格老子的,关键时刻就车开人了。”

人们管蔡志高叫“菜老包”,那是江海洋为他命的名,他根据谐音第一个叫他“菜老包”,从此使他“名扬”三营。

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发出“咔嚓咔嚓”的列车越驶越近。汽车还是岿然不动,急得马副营长火冒三丈,站起已经发福的身体,不顾体统的开始大声训斥:“你个菜老包,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

听到群众和搬道工都叫起来,马副营长当机立断命令大家跳下车帮忙推车。于是江海洋,朱冲锋,医助,炮机师,还有两个炊事兵全部都跳下来拼命推车。刚把汽车推过铁道,列车风驰电掣的驶过他们身边。好在有惊无险,大家当了一回近式于“欧阳海式”的英雄,否则团里又要响起哀乐,全团将士又要胸带白花,脱帽默哀来掉念他们了。


历时三十多天的“千里野营”拉练,在新的一年春节到来之前结束。等待他们加农炮营的是一个热闹非凡的新春佳节,因为原先哪些被支“左”的单位纷至沓来要拥军。地方单位不仅带来一些慰问品,还带来文艺表演。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差不多每一个厂矿企业都有一个象模象样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在那只有“八个样板戏”的岁月里,人们似乎更愿意接受“宣传队”这种活人来表演的文艺形式,一个又一个接踵而来的宣传队表演,虽说内容雷同,但还是给他们这群远在深山湖区,守岛屯垦的“五七”战士带来了欢乐与喜悦。

那天晚上是江都市造纸厂来慰问演出,他们把六个京剧“革命样板戏”用传统折子戏的方式来表演,也就是在每个戏里选一段串起来演,让人耳目一新,颇有新意。尤其是那个演柯湘的演员,让江海洋回想起去年全团搬师回营后,军区《战旗文工团》来部队慰问演出的盛况。

军区文工团演出前还发放了节目单,上演的是京剧样板戏《杜鹃山》,女主角是一个叫刘晓庆的女兵扮演的。江海洋看了他的表演后对她很羡慕,很崇拜。因为在此之前,江海洋没有看过比这规格和水平再高的演出了。他对此记忆犹新,至今还留着那张演出节目单,那上面有演职人员的姓名,柯湘的扮演者是刘晓庆,就清楚的印在白纸红字的节目单上。以后江海洋常想,她的年龄与自己相仿,就能担当如此重任,实属巾帼英雄,军中女杰。果然不出所料,十年后,刘晓庆一鸣惊人成为中国电影的皇后。尽管她一生经历坎坷,受人非议,但江海洋始终难割战友之情,在任何场合情况下都为她抱不平,仗义执言,并为有早期欣赏目睹过刘晓庆的演出而感到骄傲自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