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么我自己

你无非是苍穹顶上的第一缕光,

你无非是大地深处最沉的黑暗,

你无非是世间人们所谓的希望.

可是,你听:

当春的钟声响起,你看那宇宙!

似是黄昏身后最悠长的曲调,

唤醒沉睡,唤醒花朵,唤醒了春!

你微微的嘲笑着我这隔世的迷茫,

还有这冷眼透过人群永恒的死光.

你说:桃花开了,去年今日映人面.

我说:算了吧,那里面有她的心伤.

就算我踏遍千山寻所有的地方,

就算塞外的黄沙,江南的雨巷,

在一片妖娆里,显春的青苍.

只是,桃既未妖,人面岂老?

偏是何人,临水把花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