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眼里的土八路地雷战

high2006 收藏 60 265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萨的同龄人,大体都看过这部著名的电影 -- 《地雷战》,其中“土八路在那边”的精彩表演,很多人都难以忘怀。其实,这是一部军事教学片,所以这部片子从电影艺术的角度来说虽然有些欠缺,从资料性的角度来说却很有价值,比如,其中日本工兵渡边偷地雷,结果反被化学雷炸飞的片断,就取材于冀中武工队的真实战斗。这种所谓的化学雷,是冀中根据地特制的一种硫酸地雷,其原理是利用硫酸和炸药混合时发生化学反应来引爆,做法是在日军工兵可能经过的地方,把地雷的盖子打开,口子上放一片蜡纸,再倒上几滴硫酸,然后把盖子盖上,小心埋好。敌人将地雷挖出来,以他的技术很容易破掉常规的引信,然后把地雷放在车上,这时一切正常。然而,等车子一开动颠簸,硫酸就从蜡纸旁边流进雷里面,引起炸药爆炸,让坐汽车的日本兵改坐飞机。冀中武工队的这个绝招曾让日军百思不得其解(从来没法弄一个不响的回来研究),只好规定对发现地雷只能销毁不能带回。



这个条令是一九四二年《华北驻屯军肃正作战指要》中提出的,这本小册子里面,用了相当的篇幅描述应该怎样应付八路军的地雷战。其中,有两张描述八路军地雷的参考图颇有价值,我把它放在这里,供大家一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张图,这就是《地雷战》中的石雷,也就是“天女散花”,本来是地方游击队因为缺少钢铁,难以制造正规地雷的代用品,没想到用起来后发现这种地雷日军无法探测(没有金属),而且碎石在炸药爆炸后杀伤很大,于是风靡一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张图,这就是所谓的跳雷。实际上是一个竹筒或者木桶,底部安装炸药,顶部放一颗手榴弹,中间用锯末填充,引爆炸药后就会将手榴弹弹出地面,在半空击发,使日军连卧倒都找不到死角。


因为这两种地雷危险性特别大,日军特对其结构加以详细说明,以便减少“扫荡作战”中部队的伤亡。


日前看到一篇文章,作者称采访了根据地的老百姓,他们对八路军的地雷很有看法,说它不是炸敌人的,是给八路军作警戒的,听见地雷响八路军就跑了,留下老百姓顶杠,平时还经常炸伤百姓等等,因为这些地雷多是外国货,上面的俄文字母村干部看不懂云云。


这段文字,基本上可以肯定作者根本没有到过老区采访。实际上所谓地雷响老百姓顶杠纯属来自想象。要知道当时老百姓发明了一个专用词汇 – “跑反”。何意?日军来了要跑,要躲,就叫跑反。我们老家河北被日军杀绝了的村子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八路抗日以后的事。东北军守梅花镇,撤离后日军就血洗此地,有没有地雷日军来了老百姓都要跑反,有地雷报警阻碍日军行动至少比没地雷安全撤离的概率要大得多吧?它不炸敌人,那地雷响是谁趟响的呢?难道是雷劈的?日军在华北作战的记录,经常可以看到进军中遭遇八路军地雷,只好停下来等待工兵的情况,或者和携带地雷来偷袭的八路交手的纪录。连井阱煤矿的矿内通道都曾被八路军渗透埋雷,八路的地雷并不仅仅是用于看家。至于地雷是俄国造的更是好笑,如果苏联真的能给土八路送进武器来,给几挺机枪是正经,干吗千里迢迢送又沉又笨的地雷进来呢?事实上无论国方共方,都没有一件可靠的史料证明苏联在抗战中曾给八路军支援过哪怕是几支步枪的武器,倒是在伯力扣留了著名的东北抗日联军将领赵尚志。


从日军这两张图看来,八路军的地雷实在简陋得很,但相当有效,而且,是采用远距离控制,电流拉发的方式引爆的,要误炸老百姓,也并不容易。


这样的文章,大概就是所谓“闭门造车”的成果了。


不过,八路军地雷战的具体战绩在日军纪录中不容易查到,原因每次地雷战的战果都不会大,挨了地雷还要强行突破的事情在哪国军队中也不会多,这种战斗属于零敲碎打,自然战果难登大雅之堂。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仔细查找之后,萨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一条消息,日军的一支战车部队,曾经在山西遭到八路军的阻击,八路军用地雷把日军坦克炸得车毁人亡。整个战斗,还有照片为证。


炸坦克,可不是一般地雷可以胜任的,难道土八路还能造反坦克地雷?


要说八路军打日军坦克,倒也不是太新鲜的战例,《春兵团在华北的战斗》一文中,就描述了配合日军独立混成第八旅团作战的坦克分队在冀东曹各庄被八路军歼灭的过程。然而,用地雷炸坦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以土八路造的地雷,比如上面提到的天女散花之类,对坦克不过是挠痒痒,就算是“铁西瓜”,对顶盔贯甲的战车来说,也很难构成威胁,国际上通用的反坦克地雷,设计制造时对压强,起爆,穿甲方式等都有严格的要求,这玩意儿可不是土八路的兵工厂造得起的。


然而,这样的战例确有其事,下面这张照片,就是此战中被八路军击毁的日军战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按照日军记载(照片和记述来自土门周平《人物战车队物语》和伊东述的《大陆战车队 –狮子奋迅的突击》),这次战斗,发生在一九三八年七月,地点在山西晋城天井关附近。被击毁的日军战车,属于日本陆军第八战车联队,(联队长是日军装甲兵专家原乙未生少将)是在和八路军386旅(查中国方面资料,似为344旅688团)部队作战中损失的。该部日军从七月八日起,支援饭田部队的步兵攻击泽州(即晋城),国民党军部队在常平村附近构筑坚固阵地顽强抵抗。战斗十分激烈。晋城地区沟通三省,地势险要,位置十分重要,双方在八年抗战中曾反复争夺,日军四次占领晋城,四次被迫撤出,最终无法将其占领。


7月10日,日军发动总攻,第八战车联队掩护步兵进攻常平村东方高地,战斗从清晨六点进行到下午六点,日军先后发动三次猛攻,始终不能攻占中国军队阵地。激战中,日军第一线羽贺大队大队长负伤,代理大队长复在第三次进攻中阵亡。第八战车联队以五十米间隔的队形对中国军队阵地进行突破,却在前沿陷入电波状反战车壕,遭到中国军队以重机枪发射的钢芯弹痛击。由于山地作战,日军使用的战车均为轻型坦克,装甲薄弱部位多被击穿,车长渡边孝等伤亡,车辆也遭到相当损失,未能发挥突破作用,只好撤退待机。


根据时间推断,这支与日军进行激战的中国军队,应当为此时驻守晋城的五二九旅杨觉天部,该部是杨虎城十七路军旧部,参加过忻口会战,战斗力很强。旅长杨觉天曾帮助八路军徐海东部筹措物资,双方关系融洽。该部在晋城驻防期间曾建五二九小学,颇有好名。


此后,前线大雨瓢泼,日军进攻受阻,双方在常平村一带对峙。


而这时,就传来另一个“不幸消息”。另一路占领沁水的日军第十四师团所部,因为遭到中国军队的压迫,被迫撤离,在撤退途中在南山地区被中国军队包围,局势危急。日军上层命令第八战车联队立即组成支援部队赶去救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第八战车联队派出的解围部队,由加濑少佐指挥,预备经天井关救援14师团所部,但山西糟糕的道路使战车的使用事倍功半



这次围攻十四师团所部战斗,对照中方纪录,应该是国共双方合作的东坞岭伏击战。中国军队参战部队为李默庵部第九十三军,第十四军各一部(国民党军),抗敌决死队第三纵队七,八总队(相当于旅,共产党领导的山西新军),此战日军被击毁的汽车就达二百多辆。在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事变之前,山西的国共两军在合作上堪称各地之典范。


而前来增援的战车第八联队,则在天井关一带遭到八路军部队(查看中方战史为负责阻援的688团和南公八路唐天际部)的迭次阻击。以八路军当时的装备,阻击一支日军装甲部队无疑是极为困难的,但八路军巧妙地利用险要地形,反复攻击日军随同的步兵,使日军战车不得不为了避免孤军深入而停下来防止被切断。战斗中,走在队伍中间的一辆战车突然触雷,剧烈的爆炸将该车掀翻,战车的履带被炸断,炮塔直接被抛落一边,车中人员阵亡。


曾经轧过多次八路军的土地雷,但是安然无恙的日军战车兵被这种威力巨大的地雷惊得目瞪口呆,不敢继续前进,急忙调动工兵进行扫雷。由于阻击和地雷的影响,第八战车联队无法按期到达战场,被迫放弃了这次救援行动。从照片上看到,这种地雷把日军战车底部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看起来完全不是运气太好,而根本就是一种专炸坦克的地雷。日军感叹正规的八路和民兵就是不一样阿,有着可怕的装备。“八路军有反坦克地雷”的消息,就开始在华北日军中蔓延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日本另一本杂志上发现的日军战车触雷照片,经与土门书中的照片对照,确信是同一辆被炸毁的战车。不过说明中的“反坦克地雷”有些想当然了。。。



那么,土八路真的有反坦克地雷么?


这东西的确可以称为反坦克地雷,不过,应该叫“八路式”反坦克地雷,世界其他国家还真没有装备这种武器的。


这种“八路式”反坦克地雷,其实原理和上文提到的“跳雷”完全一样,唯一的区别是把手榴弹换成了威力更大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太原造山炮炮弹。


原来,日军进攻太原时,守将傅作义发现仓库中还有大量的军用物资,为了避免其落入敌手,大方的傅作义和当时在太原的共产党方面联系,同意他们去搬自己需要的东西。八路军方面当然大喜过望,不过时间仓促,搬走的东西不那么规整,其中就拉出来了一批晋造山炮的炮弹。问题来了 – 八路光有炮弹没有炮阿!


要是换一家军队,估计挖个坑埋了,这东西又不能用,还危险。但当时土八路穷得很,舍不得,八路军的兵工厂把这些山炮炮弹拆卸了,弄出炸药来再利用,弹壳则化了做其它用处 – 土八路的兵工厂里,金属材料很珍贵呢。其中也有几颗炮弹,被改造成了土造反坦克地雷,以打击当时十分猖獗的日军战车。做法就是把“跳雷”里面的手榴弹去掉,换上一发山炮炮弹,装触发引信。一旦日军战车通过,就遥控起爆。山炮炮弹被弹出地面,撞击坦克底甲爆炸。说起来山炮不是打坦克的好武器,要是砸在正面装甲上估计就滑飞了,可是从肚皮底打上来,活像武术中的撩阴腿,专找断子绝孙的地方招呼,别说日本的薄铁皮坦克了,就是德国的老虎估计也不敢挨这么一下。


从图片上分析,这辆日军坦克,显然就是着了这种组合八路式反坦克地雷的道道。


有人说,萨,你怎么知道得这样清楚呢?这还真有一点渊源。萨娘当年认识一个铁道兵的小司机,其父韩老是八路军兵工厂的技师。他有一段经历和这种地雷有关。


那是百团大战之后,日军发动了“百万大战”来报复,特别因为八路军陈赓部三八六旅几次让日军吃了大亏,于是扫荡的日本坦克上面特别刷了标语“专打三八六旅”要和陈赓单挑。


陈赓其人,黄埔三杰,如何能受得了这种羞辱,于是来找八路军兵工厂的刘厂长,想弄几个“有劲儿”的家伙打一打日军的气焰。兵工厂当时就想到了给陈旅长这种反坦克地雷,可是有个问题 – 那批山炮的炮弹早就用光了,已经没地方补充去,怎么办呢?这位韩老想出了办法,用日军投掷的航空炸弹臭弹重装引信,改造了一批反坦克雷,虽然笨重了点儿,可是“劲儿”更大。结果,不久386旅在潞城就用这个巨无霸炸毁日军中型坦克一辆,陈旅长曾为此向兵工厂登门道谢。


天井关之战虽是小战,战果也不十分丰厚,但是看到被炸得翻个儿,身首异处的日军战车,还是不由得让人感叹阿 – 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还有, 各村有各村的高招。。。


最后,给大伙儿留一个问题,这辆被炸毁的日军战车,到底是什么型号的呢?有没有朋友能够认得出来?


3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