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足球 我们惦记你!

ybchenl 收藏 11 136
导读:四川足球 我们惦记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管当年多么辉煌,有多少人为所谓的金牌球市自豪,而一年前的1月27日四川足球死亡那天,成都乃至四川都是安静接受她的死亡,就像2002年2月21日全兴集团和实德集团把全兴俱乐部导入关联关系的绝路上时候一样。从1993年年底挂牌开始,曾经关注过四川足球和全兴队的人,从2002年年初开始就眼睁睁看着四川足球和全兴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最终漠然看着她死去。从全兴到大河(后来的冠城)这次转让,注定了四川足球的死亡。全兴集团从足球撤退的时候埋了一个“地雷”,这个“地雷”在三年后爆炸,彻底葬送了四川足球。2005年年底时候,一纸公文屏蔽了四川所有媒体都对四川足球生死的关注,让四川足球最终安乐死了。——四川足球没有在赛场上被击败,赛场外让自己人搞死了。

四川足球死去一年了,昨天是她的周年忌日。


我不是运动爱好者,包括足球。做记者采访足球,纯粹是因为当时在学校教书三年被那李姓校长发配到校办厂,自己选择了出走。(多一句嘴,我走后几年,那家中学竟然把学校冠名权卖给了一位商人,学校也就以那商人的名字命名了。)怀念四川足球和那支全兴队,其实更多是在怀念自己曾经的青葱岁月。还需要承认,那支队伍和那个曾经红火的球市,也给了我和我的同龄人不少快乐,对我来说,还给了我工作的机会。


在全兴之前,四川队还叫过四川南德队,四川轻汽队,时间很短也没有给人们留下什么印象。第一次看全兴队比赛,是1994年快暑假的时候。一个晚我一年工作的同事谈恋爱,竟然约到成都市体中心看全兴队和比利时皇家马林队的商业比赛,我和另一个同事都被叫去当电灯泡。当时不会想到,一年后我会从看台上走到看台下观看足球比赛。1995年暑假开始,被校长通知去校办厂报到,我没去,蹿向了社会,蹿向了报社。那时候,成都市体育中心因为全兴队,每个星期天火爆得一塌糊涂。但凡全兴队主场比赛,从中午开始体育场周围就热闹非凡,如同节日,这种景象持续到2001年全兴队旗帜最终倒下。


做记者后,开始采访的第一支队伍当然就是全兴队。1995年的8月份,几乎还不知道怎么采访的我被派到西昌邛海采访在这里封训的全兴队。那时候的全兴队,马明宇离开了跟着陈奕明去了南边的宏远队,队里除了魏群、孙博伟、姚夏、刘斌、何斌、李庆这些四川人,还有从北京来的陶伟、翟飙、赵磊。陶伟在甲A里出场不多,至少没有现在在中央电视台做解说的出场机会多。当时的全兴队风雨飘摇,因为在联赛里战绩不佳,正陷于保级泥潭。也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认识了李英璜、余东风、唐兴等教练,还有王茂俊这个管家婆和孙博伟、陶伟等队员。接下来,就是1995年那场轰轰烈烈的“成都保卫战”。经过成都保卫战保级后,从1996年开始,全兴队再未落入过降级区,从1999年到2001年都在甲A联赛最后的积分榜前四之列。


需要说明一下,全兴俱乐部的首任总经理,不是来自全兴方面的人士,而是四川省运动技术学校当时的大球系主任叶春泉。他是解放初期著名的西南战斗队篮球队员,是当年的四川篮坛“五虎将”之一。1997年他退休后,才是全兴酒厂副厂长黄建勇接任俱乐部总经理,直到2000年许勇接班。全兴期间,担任过四川队主教练的,有余东风(1994年到1997年)、克罗地亚人米罗西(1998年大半赛季和2000年全年)、迟尚斌(1998年下半年)、巴西人塔瓦雷斯(1999年)、英国人霍顿(2001年)。也就是从米罗西开始,四川队才知道自己叶可以在甲A联赛里做强队,而不是仅仅完成保级任务。在他们之前,还曾经担任过专业体制时代四川队主教练的王凤珠、李英璜,则都在近年去世了。


采访全兴队时候,印象最深的是每年年初全年套票发售时候万人排队抢票的景象。1996年年初时候,曾经和球迷一起排队。其实,我也只是开始发售前一晚上才去市体中心西门外排队的,而不少人是两天前就开始在这里排队了。“成都保卫战”时候,联赛倒数第二轮全兴队主场和青岛队比赛尚未结束,就有人在售票口开始排队等着买一周后最后一轮的球票了。1996年年初,我和将近万人一起熬了一个通宵才在第二天买了一套全年的套票。不过,我都忘了,后来是怎么处理这套球票的,好像是送给了哪个朋友。因为那次排队,我的目的是为了采访,并不是为了买票。和众多球迷,也就是那时候结识交往起来的,直到2000年年底我离开成都。现在,每次走过市体中心西门,早已经没有了当年人山人海买球票的景象了,但是还忍不住多看几眼,那里曾经留下过我25岁时候的脚印。


2000年年底,我离开了成都的报纸南下广州。在南方体育那半年时间,一度和全兴队没有了接触,2001年下半年到足球报后又成了全兴队随队记者,多少参与了一些全兴“甩卖”俱乐部的报道。而四川足球从2002年进入实德系后,我和四川足球的关系又疏远了,只有几次在媒体抗议关联关系的报道潮中,写过一些稿子,骂骂实德系,怀念怀念已经只是一个历史名词的全兴队。2005年年底,冠城俱乐部的关联关系必须解决的时候,四川和成都媒体都被要求不准报道有关情况,得益于我现在所在的上海东方体育日报是外地媒体的“优势”,我和同事妙红有了大量报道的机会。为此,妙红一篇报道还差点引来被总局“清算”的危险,不过两条小泥鳅毕竟掀不起什么大浪,冠城队还是解散了,四川足球也安乐死掉了。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