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关军训的流水帐----军训后记(1)

疯狂爱恋宋格芳 收藏 8 46

老妈过来看了几眼我写的东西,不屑的说我写得像是流水账一样。呵呵,没错,我完全同意。我不是在写小说,只是在记录我脑海里的一些片断,他们甚至一点也不流畅。我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只要他们都是真实的。有时候更像是为我自己在写,虽然我很想让那些我和我一起经历了那段时光的同仁们能够顺着我写的文字重新回到那段岁月中,但看来我恐怕要孤单一人上路了,这段回忆的旅程是孤独的。但我内心并不孤独。

————后记的题记


从军训结束到现在过了快有一个礼拜了,我现在才开始写有关军训的东西,一是很多话在心里,却不知道怎么用文字把它表现出来;二是我本身比较懒,实在懒得动这个笔;三是被QQ空间气得够呛,我自身也有原因,屡屡犯这个错误,现在改正。

整个军训的过程只有21天,但是却像是过了很长时间。开始的一个礼拜,度日如年,时间像是在放慢镜头,一切的一切都那么清晰,那么缓慢,那么舒缓。有拿服装前的焦急和拿到服装后的新奇;有见到教官时的陌生和紧接着的训练的辛苦;有改装好衣服后的自豪和训练休息时一屁股坐在地上时对裤子的心疼。我们在军训的一开始就经历了很多以往从没有经历过的事,好奇的成分大于对军训的惧怕,至于后面的汗和累,在大脑中更没有什么概念。

第一天下午2:00左右,我们站在太阳下,怀着各种不同的心情等待着将要陪伴我们这21天的人,其实等得蛮久的,心中的兴奋被时间一点点抹去,好像很少被这样暴晒,大家的汗水布满面庞,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对付酷暑。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看到蓝色的队伍进入我们学校,当时为他们的整齐所惊异。在他们到之前,对他们已经略有些了解,比如说他们的学校,比如说他们都是大三的学生,只是在见到他们后,这些信息在脑海中已经不是那么清晰了。他们周遭散发着的一股军人的气质,参杂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严肃和淡淡的书生气向我们扑面而来。视线最后定格在分配给我们连的这五名教官身上。我相信那个时候他们比我们紧张多了。紧张的心情正好符合他们严肃的表情,更让我对我的想法深信不疑。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紧接着就开始训练。大家除了穿得比较正式其他什么准备都没有,这其中就包括最重要的水。第一天是把我渴得最够呛的一天。一开始又是简单的队列动作,其实训练的内容并不复杂,强度也不大,只是站在那样的太阳底下,就算不动都会不停出汗。因为不了解训练的严肃程度,让我不敢轻举妄动到超市买水,当我意识到去超市买水这个行为被许可时时间又不够了,郁闷不已。说到这里感谢GZ,虽然可乐是你喝剩下的,而且喝了之后会更渴,但我还是很感谢你,什么时候都很照顾我。那天有一个训练内容是原地坐,让我对裤子心疼不已,没想到到了以后的训练巴不得能随地就坐,而且养成了这个恶习,有一次到超市买东西,买着买着觉得累了就随地坐下,休息好了拍拍屁股又接着逛。当然随地就坐这个恶习仅在我穿着那身迷彩的时候才会发作。

第一天训练到了六点左右,我们原以为能自由的走回去,没想到要像小学生一样列队行进,很不爽,主要是阻挠了我要在半路上干的许多事。晚上接着集合,教了和马扎有关的一些东西后又教了几首歌,这个夜晚错误的让我以为以后晚上训练的内容就是唱歌,这个错误简直是太愚蠢了。最后教官念了让我们崩溃的作息时间安排,早上6点10分集合,这意味着我得几点起床啊?!太可怕了,可是都坚持下来了。

后面的训练渐入正轨,也都适应并习惯了一切,早起,列队行进,训练,太阳,滚烫的地面,卖冰水的小贩,湿透的衣服、裤子和皮带…...记忆就是这样的吧,被一个个鲜明的点串起来,形成一条条线索,组成大片大片的被时间浸泡着的美好的回忆。

我占着队列里地理位置上的优势很快和连排长他们熟起来,但这种熟也给我在训练上带来了一点麻烦,比如说站军姿夹着四张扑克,吊腿的时候脚上还有一个灌了水的水瓶……等等,不胜枚举。而且在站军姿时教官们是根据是否出汗来判断此人是否认真,当时是开始军训没多久,我身体状况还比较好,平时就不爱出汗,而且体能又比较好,所以又不爽又“荣幸”的成为女生队伍里最后一个去休息的,其实这个强度对我的身体来说还能承受得住,我全当是对我体能的一种肯定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吃饭吃得很不好,明显感到体质虚弱,随便动一动就出很多汗。但对于饭还是比较头痛,只能时不时给自己补一顿好一点的,才渐渐感到恢复过来。

15号,这天比较特殊,我们学习了一些单兵作战的动作,比如说卧倒打靶。从没想过我能够就那样趴在草丛中,什么脏不脏,已经完全不在意了,当时看着嘴边的草,觉得让我就这么躺倒在那就能睡着,突然感觉是那么自然,那么纯粹,什么干不干净好不好看小虫子小蚂蚁统统抛一边,我就是要这么去感受一下大地,我想当时的心境脱下那身衣服以后就很难再找到了。对啦,当天在等待发枪的时候我和小燕无聊的讨论连长是不是大三的学生,后来居然还把连长叫过来问,连长很义正词严的告诉我们,他是大三的学生,是通过应届高考考到他们学校的。他问我俩提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我俩对视傻笑,正在想该怎么回答呢他被别人叫走了。也好,省得我们费心思想该怎么回答。后来回宿舍区时连长过来说,我终于明白你俩早上问的问题是什么意思,然后离开时不住的嘟囔,太伤心了太伤心了。我和小燕又是对视大笑。当时还以为过几天要拉练,所以好好学习了一些用枪,没想到……这是后话。而且从那天以后,宿舍改为24小时都有电。这是我一直企盼的制度啊,只是来得太晚太短暂了。

又要说那件很没出息的事了,其实也没什么,当时对三排吼了几声,很不理智,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情绪那么波动,可能是因为吃饭吃得不好吧,饿的。现在在这里对三排说一声对不起啦~~~当时是我太冲动了。再次验证了,冲动是魔鬼。本来就没什么,当天晚上就和连排长他们聊了好一会儿,似乎我们在那个冷饮摊那里聊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么熟。这个地方重新被我赋予了很多的含义,因为它承载了我许多的回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