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五章

一木人 收藏 5 92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哈、哈、哈……”李岩笑了出来,“宁宁,在那个收购贮备站里,一天无所事是。但后期来自华夏各地的货车上带来各地的报刊、杂志,有什么看什么,一张报纸有时看几遍。至于说做饭,你知道就我那点钱,够干啥的?所以我们在院里种些菜,加上司机们想吃点好的,还不想花大多的钱,就让我们做。十年,什么都练出来了!要说那伴菜,原本不想跟你说,怕你听了反胃。”但赵宁坚持要听,李岩只好往下讲……

“那是我们取消收购的第三年,上边不给我们拨款开支了。李淑芬的劲也来,非得让出去打工,那阵子也不到怎么弄的,老爷子、老太太前后脚都得了脑血栓,他们的药费单位出,但住院费、其它费用不管,所以住不起大医院,只能住区上的小医院。白天有几个大夫,晚上没有人,所以晚上我是护理兼更夫,院方每天给我五毛钱,本来我也可以不去上班,可我是个党员,又是负责人,我不能瞅着我辛辛苦苦、一砖一瓦建起来的基业就这么垮掉。白天我去,晚上赵传仁和媳妇。三年,就这么我们看了三年,后来修公路了,才有人租我们的房子……”

说到这儿,李岩流出了眼泪。“宁宁,你知道那三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哥和妹给的钱除了给二老买吃的、日常用品什么的,最多一天剩两毛钱,都不够买馒头的。真的,宁,不怕你看不起我,趁二老睡着时,我去粮摊上以买粮为名,偷人两把豆子回来炒了。天天就吃这个,三个月下来,我一百三十多斤的分量,剩下九十斤不到。大便干燥,几天都便不出来,因为肚子没有油水呀!”

“那天我蹲在厕所里用手往外抠,被我收留的叫花子,也就是臭老饭地看见我这样遭罪,就给了我点大油,才让我排出了跟石头一样硬的东西。这个叫花子胡振江,七十多岁了,是二老有病前有几天一直下雨,他没地方呆,我才让他在角房里住。那天便完后我连道都不敢走,弯着腰、撅着腚回到了门卫室。老胡一看我这样,忙把我扶到床上,告诉我是脱肛了。然后他帮我把脱出部位一点一点揉了回去,告诉我得多吃油性东西。当时我这个七尺男儿是嚎淘大哭,向这个被我收留的陌生人述说了一切,而且在不知不觉中我就睡着了……”

“那天我是被一种香味给弄醒的,睁眼一看一个是纯肉,一个是拌菜。老胡头让我全吃了,说实在的,那是我这辈子吃到过的最香、最甜、最美的东西。吃完后老胡头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连称好吃、好吃,并问从那弄来所鸽肉,可老胡告诉我说那不是鸽肉,是老鼠肉时我才知道大自然太好了。”

“从那天起,老胡教我怎么捕捉各种动物。有时一天我能捉几十只大老鼠,我只留下皮和两条大腿,其余部分都扔到后院后面大水库里,那里头有不少粘鱼、黑鱼。就这样,老胡头教会我如何跑步,如何认识能吃的植物,然后如何把它们弄好吃了……”

“可是还没等我学会拌几个菜呢,他就复一辆大汽车给撞死了。车跑了,警察看他是个要饭的,都没管,没着,我卖了自行车,葬了他。没有了自行车,按照老胡教我的方法天天跑步上班,没想到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到单位后,我就捉老鼠、吊鱼,将能找到的各种植物试着拌在一起,但效果都不如老胡的好,也就不再练了,相反厨师的水平到有所提高。后来将老鼠大腿当鸽子大腿往饭店里送,来维持二老住院的费用,一直二老去世。二老去世后,我也不往饭店送假鸽腿了,十个月工资补助也让我给了哥哥和妹妹。李淑芬为此吵了半个月,后来她又将她父母接来住,并天天磨叨钱、钱、钱的。宁妹,男人挣不上钱,又没有事业,就不算男人,只能夹紧了下面的东西做人,这一点也是我自己最不能容忍的,所以才逼我走上了这条路。”

赵宁怎么也不能想象,这么刚强、率直的男人,竟然有着如此惨痛的经历。有哲人说过苦难是最好的老师。苦难可以使一个人成熟,但成熟的过程却有很大的不同。她轻轻走到已是泪人的李岩身边,捧起李岩的头接着安慰道:“人生有很多不如意的事,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不开心是一辈子,开心也是一辈子,那还不如选择开心呢?你说呢?岩,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宁儿会陪你渡过后半生的……”

李岩抱起赵宁来到床上,俩人紧紧相抱,没有激情,只有心灵上的信任,相拥而眠。人类是容易寂寞的动物,常常害怕孤独的寒冷,只有相拥相抱,才会感到温暖。愿这世界上每个人都能抱得紧一些,再紧一些。

软玉在怀,特别那丰润的翘臀紧贴着自己的下身,时间一长,李岩全身的血液都充斥在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越来越壮大。可他的身体却不敢稍动,惟恐再次惊醒怀中的人儿。

他把自己的唇贴在怀中人儿裸露的削肩上,那上面有淡淡的玫瑰花的香味。贴的时间长了,肌肤上逐渐呈现了玫瑰的红润绚丽。 忍耐着心头的欲火,在理智与欲望的冲突中,他也渐渐睡去。 这一日,他也累了。

当日上三杆的时侯,李岩被一阵异常猛烈的敲门声惊醒。透过猫眼一看,好象是王华北的司机,忙打开门。“李司长,都十点了,您没上班,王主任找你都快急眼了。”司机说道,因为李岩昨晚把电话线摘了,俩人的手机也关了,不想被外人打扰。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去,等我五分钟。”李岩说着就返身回到卫生间里,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然后亲了一下还在熟睡的赵宁,就和司机上班去了。

司机将车停在主楼边上的小三楼下,李岩不知道主任办公室在那,就装胡涂问:“主任是在项目司等我,还是在她办公室?”司机没吱声,用手往小三楼楼上一指,李岩没着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小三楼里进。

刚一进楼,门口的保安就说话了:“您是李司长吧,王主任在她办公室正等您哪。”

“李岩,快点上来,怎么搞的?慢慢滕滕、磨磨蹭蹭的?”保安的话还没说完,王华北的声音就从楼梯口上传了下来,李岩急忙一步三橙地跑上了三楼,来到了王华北面前。

王华北看了李岩一眼,转身走向把一头的主任室。李岩跟在她后面,借机看了一下三楼格局,东头主任室,对面是小会客室,西头是秘书办公室,对面是大会客室……

“李岩,你是怎么搞的,不想要赵宁的命了?她都病那样,你怎么还……”王华北在她的办公室里小声地训着李岩,她以为李岩昨晚又干了半宿,起来晚了呢。

“主任,不,姐,我那能那么唬呀,我都没动她一指头,关健是这些天太累了,浑身跟散架了一样,”李岩向王华北解释道。

“不能呀,都说这药老好使了,怎么会对你没用呢?难道过期了?”王华北说着在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从里面拿出几个小瓶,对着阳光瞧了瞧……

看见这些小瓶,李岩心头狂跳。“姐,能不能把这药给我两瓶,给宁宁喝。”李岩硬着头皮开口道。

王华北瞅了瞅李岩,叹了口气,将小瓶装回盒内,往李岩跟前一推,“上辈子欠你们的。”

“谢谢,谢谢姐!”李岩一激动,抱着王华北就亲了一口,然后就要往外跑。

李岩的动作吓了王华北一跳。“这就算谢啦,这也太便宜你了。”“大不了以身相许,”李岩笑道。王华北恶狠狠地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后悔。”听她这么说,李岩还真吓了一跳。我不过是句玩笑话,她不会当真吧。“姐,你说今后让我干啥吧?赴烫倒火、再所不辞,”李岩拍着胸脯,许着愿。

“先回家给宁宁喝了,一天一支。然后下午把你的设想报告交给我,晚上总理办公会最后定稿,去吧,”王华北非常高兴地让李岩走了。

出得楼来,李岩才反应过来,中了王华北的圈套。但愿已经许了,不能反悔呀。李岩正寻思呢,身后传来了汽车喇叭声,回头一看是王华北的坐驾。

“李司长,王主任让我送你回去,”司机探出头来对李岩说道。李岩感激地抬头往三楼上看了看,只见王华北在窗户里正向他招手呢,李岩点点头,就坐上了车回到家中。

进屋一看赵宁还没用醒,就收拾了一下房间,慢火煮了点粥,然后打开电脑,插上手写板,开始写《关于振兴老北方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下设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的工作报告》。写了一会儿,觉得身边有人,回头一看是赵宁。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他爰怜地将赵宁搂在怀里,抱到腿上。“宁儿,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就是浑身一点劲也没有。老公,你这样的行文格式不对,”赵宁搂着李岩的脖子,指着他的文稿说道。

“宁儿,你也知道老公的水平,根本就不懂这些,如果不是被逼这样,嗨!”李岩叹了口气,他知道一切都得从头学。

“老公别着急,有宁儿在,宁儿会帮你的,先放下,吃完饭我帮你。”赵宁的话提醒了李岩,于是李岩将赵宁抱到饭桌旁,将那小盒拿了出来。“那弄来的?”赵宁很惊呀。

“跟你姐要的,”李岩向赵宁学了整个过程。

听了李岩的讲述,赵宁只说了句还是姐姐关心我。就小口、小口的喝着粥,但她内心里知道王华北看上李岩了。其实这对李岩的计划是个好事,如果赵宁告诉李岩,说不定李岩为了计划会同意。但是赵宁还不能把话说透,那样的话,对追求者来说失去了刺激,也就没意思了,也就拿你不重视了。所以赵宁决定先让王华北表现,看见机会却到不了手,那才叫劲。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也不用猜。赵宁决定从昨晚起就正式与李岩成亲,将自己正式交给了李岩。换句话说,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决定:正式成为李岩冒名顶替、李代桃僵的帮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