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现在还认为,真正改变我一生的是我公开了自己的换偶经历,而不是我参加换偶这件事本身。”

“我犯了两个错,一是低估了媒体的能量,二是高估了社会的开放程度和接纳程度。”

一个亲戚讥讽她说:“苏秀缺钱告诉我啊,我可以介绍她去一些宾馆。”

“天天接受单位督察、纪检还有市公安局的审查。审查我的是几个男警,他们很好奇,想不通我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情。(笑)他们总是问文章是不是我的经历?还有就是他们一帮人在一起鉴定我的文章是不是黄色文章,还准备给我定一个‘传播淫秽物品罪’,我很鄙视他们的问话。”

此刻的苏秀,或许会怀念从前的从前

“我和丈夫在街上溜达,正午的阳光下,我们旁若无人地拥抱,他用身体给我挡着阳光,怕我晒黑。我觉得有了很爱很爱的感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公布自己换偶体验的女民警苏秀(姜晓明摄 南方人物周刊供网易图片)

[一支独秀:经历是流经裙边的水

她曾经是一位女民警,拥有着外人看来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但在网络上,她化名“一枝独秀”,拥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世界。直到有一天,两种身份之间薄薄的墙纸被捅破,她的令人咋舌的经历曝光,轰动全国。她也因此几乎众叛亲离,被迫远走他乡,逃离旋涡的中心。

暖气烤得额头上微微地渗出了汗,她却没有脱掉还一直穿着的羽绒大衣。经过了漫长的犹豫和试探,她终于在北京接受本刊的独家专访,讲述一个换偶经历者的真实经历和心路历程。

面对记者,她显得有些局促,喝了口水,半天才又接着说:“我到现在还认为,真正改变我一生的是我公开了自己的换偶经历,而不是我参加换偶这件事本身。”

公开露面之后

2006年10月的最后几天,对于苏秀(化名)的父母家人、亲朋好友来说无疑是惊心动魄的。从10月24日开始,他们陆续听到社会上有一些风言风语,说苏秀不久前向单位请了假,坐飞机到北京参加了凤凰网的一个视频专访,内容极具争议,这件事情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与凡响。

苏秀是陕西礼泉县公安局一名文职女警,在警队主要负责文案工作。在外人眼中,苏秀是个很内向寡言的人。当然也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刑警故事。因此当听说她接受了一个专访,所有人都颇感意外,纷纷上网想一探究竟。然而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所熟悉的苏秀,在网上竟成为了一个轰动全国的新闻事件的女主角:

在凤凰网这个名叫“性情解码”的栏目中,苏秀面对镜头,平静地说出了埋藏已久的一个惊天秘密:她,曾经两次参加了一种叫作“换偶”的成人性游戏,还创办了一个拥有近7万会员、国内最大的 “夫妻交友”网站!

换偶,英文Swing,最早于1970年代在欧美一些国家出现。从事此类“性游戏”的人大多是个性叛逆、长发披肩的嬉皮夫妻。而现在的参与者多为30岁至40岁、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中产阶级夫妇。即使是在性观念比较开放的西方国家,这也是极少数人参加的一项极其私密的另类性活动。在中国,这个词语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更是闻所未闻。如今,在陕西礼泉这一个地处关中腹地的内陆小城里出现这样一条挑战绝大部分中国人道德观的大新闻,的确让人瞠目结舌。

一位女子公开自己的换偶经历,无疑给2006年岁末的新闻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这条新闻瞬间被全国各大网站转载、放大;苏秀的照片也随即出现在各大门户网站;这条新闻也引发了全国网友的大辩论。

有支持的声音说她是“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敢于正视自己的欲望”,甚至有人称赞她是“女性性解放运动的先驱”。李银河博士又一次站了出来,称“只要不违反自愿、私密、成人的性学三原则,换偶活动也应当被允许”,并指出“聚众淫乱罪早已过时”。

这样的说法显然也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和攻击,反对者说苏秀“行为可耻,下场活该”,并另有学者站出来指出“换偶”有违社会“公序良俗”,并“涉嫌触犯法律”。更有人把矛头指向了李银河博士,称“女刑警换偶了,李银河乐了”,并称苏秀的行为是践行了李银河的理论。

苏秀的惊人之举很快也在陕西礼泉当地引起了巨大反响。与全国性网站不同的是,礼泉的网民几乎对苏秀形成了一边倒的讨伐之声,说她“丢了礼泉县的脸”,“给公安队伍抹黑”,甚至有一些礼泉的网民还联名发帖,要求将“一枝独秀”赶出礼泉县。

总之,当做完节目从北京回到这个只有50万人口的小城时,苏秀发现,自己遭到了彻底孤立。

第二天,苏秀照例回警队正常上班。她开始感到背后有人指指点点;既而有人试探性地询问她这件事情的真假;再后来甚至有报道说,有人干脆直接当面斥责她。她几乎不敢再在公共场合出现。朋友自然也不再来往,甚至有朋友向她大发脾气说,由于和她关系不错,有人居然问朋友有没有和她换过。

单位调查、辞职、搬家

苏秀的做法也将整个家族推上了道德的风口浪尖,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家庭内部出现了分化。一个亲戚讥讽她说:“苏秀缺钱告诉我啊,我可以介绍她去一些宾馆。”苏秀的父母对这件事情则一直保持沉默,不上网,对别人背后的闲言碎语干脆不听不问。

也有苏秀的朋友说,苏秀的行为的确让整个家族蒙羞,让这个家族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尴尬当中,并且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有人当着苏秀婆婆的面指责苏秀,话说得很难听,老太太回家后痛哭流涕。”

这之后不久,苏秀的工作单位——礼泉县公安局对苏秀做出停职检查的决定,要求她“随叫随到、接受审查”,对于她的“违反请假程序规定”、“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等问题展开调查。在苏秀的自述中,那段时间是她“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都吃不下饭,吃饭要用水往下冲。天天接受单位督察、纪检还有市公安局的审查。审查我的是几个男警。我在单位表现一直很好,所以他们很好奇,想不通我这么一个文静的女孩,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情。(笑)他们总是问文章是不是我的经历?我说这不重要吧。他们说你用第一人称写的就一定是你,我说写小说用第一人称写的多了。还有就是他们一帮人在一起鉴定我的文章是不是黄色文章,还准备给我定一个‘传播淫秽物品罪’,这也太滑稽了。我当时气极了,但都忍了。还好,我表现得很有自尊,很鄙视他们的问话。”

“礼泉是个小地方,民风淳朴,但对我的攻击有时候也非常恶毒。或者说我侵犯了他们的某种信仰,很多朋友知道这件事情后,他们只是狭隘地想:这个女人疯了,为什么作为一个女人她会那么做?为什么一个女人可以有那么多性爱享受? 这是男权社会所不能接受的。”

苏秀对于自己另类性经历的坦诚、性观念的开放和前卫程度,不但与她身处的这个小城显得格格不入,连在性观念上屡有惊人言论的李银河博士也颇感吃惊。在接受凤凰网采访的时候,李银河曾建议苏秀做一些画面的处理和遮挡。但苏秀却坚持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既然我都已经来了,何必还遮遮掩掩呢?”她觉得,“可能是我在这个圈子里时间太久,对这些事情都习以为常了。”

苏秀解释自己参加节目的动机,“只是想见见李银河博士,想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者参与到这样一个前沿话题的讨论中,听听专家学者的意见”。也有报道称,“一枝独秀”是想“借此推广自己的交友网站”,对此苏秀也并不否认。但不管怎样,最终的结果是,社会反响的剧烈程度远远超出她的预想。

“我犯了两个错,一是低估了媒体的能量,二是高估了社会的开放程度和接纳程度。”苏秀承认,“如果当初能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我也许就不会接受那个采访。”

由于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苏秀于去年11月向单位提出辞职,县公安局对苏秀某做出辞退决定。小小的礼泉县再也没有这个性道德的异教徒的容身之地。

“有一次去幼儿园接女儿的时候,幼儿园阿姨在我后面偷偷议论,我一转身,她们都不说话,只是冲着我笑。从那一刻起,我突然开始为自己的孩子担心,怕由于我而让她受到影响。我意识到,在这个地方再也无法呆下去了。”

搬家离开的那天,情形“有点狼狈”。“我们全家,包括公公婆婆在内,一共五口人一起挤在一辆车里。在陕西的所有家当,被子、褥子、甚至锅碗瓢盆,能带上的几乎都带上了。走的时候我就想,我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来了。”

“出发后,公公婆婆一直安慰我们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也在安慰他们说,换个环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有五岁的女儿是最开心的,她什么也不知道,以为是全家出去旅游,只是不停让我们保证,到北京后会带她去游乐场坐海盗船。”

“这是我心情最灰暗的时候,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怎样,不知道搬家会不会换来平静,也不知道这场风波什么时候能结束。”

最初的反应

苏秀丝毫不掩饰自己最初听到“换偶”二字时的吃惊和质疑。

“当时我和我先生还在北京的一所大学进修,他偶然向我提起了这个事情。我听到以后的第一反应,与你们现在的反应一模一样,我说他是不是疯了。违背了家庭的伦理,有悖于世俗的道理常规。同时心里的确在想,真的有人在这么做吗?”

苏秀不太愿意多说自己究竟是如何被丈夫说服的。在她公开的一篇题为《经历是流经裙边的水》的文章中,她写道:

我们坐下开始聊天,不是特别投机,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或者还不能产生沟通的基本条件。但是他的表达我们很认真地听了,也很明白。纯粹的生理刺激并不是我们的共同追求,这是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的问题,以及在此之上的道德和婚姻体制内性的问题。莎士比亚也说过,他不希望他的妻子像每天的月亮一样出现在他的夜空。

但是,经历生活就要有足够的勇气,我们都跨出了第一步,为什么不认真地尝试另一种生活状态呢?尤其是我们对体制内的性产生了质疑的时候。尤其是我对经历产生强大渴求的时候。

苏秀说,正是这种对“体制内的性”的质疑,让他们甘愿冒着众叛亲离的风险,做出了这个离经叛俗的决定。

现在

“夫妻吧”是由苏秀和丈夫于2004年共同创办的目前国内最大的“夫妻交友”网站,拥有注册会员67955人。苏秀说,网站开始接受捐赠是直到2006年6月才开始的,这可以为他们每个月带来了2000元左右的收入。

目前,他们已经决定将夫妻吧的服务器转移至香港,原因是原来租用的那个服务器不堪重荷。

但苏秀却坚持认为“夫妻吧”与“换妻网站”有着截然的区别。“夫妻吧只是给夫妻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并不是中介,更不是换偶俱乐部!”苏秀说。

事实上,在整个采访的过程当中,苏秀一直对“换偶”这个词表现出强烈的反感,而 一直强调她所提倡的是“夫妻交友”而绝非单纯的性交换。她说参加凤凰网访谈的另一个目的,就在于“推广夫妻交友的理念”,向公众澄清“换偶”和“夫妻交友”概念的区别。

“我提出夫妻交友这个概念和这种社会现象的客观性,并与换偶有怎样的不同,这正是你们所要采访的我的贡献。我用实践和浅薄的理论去探索,而不是简单地尝试,不是一种单纯的生活享受。”

然而,对于苏秀来说,在这样另类的性经历后,她面对的却是“失去了道德的后盾,失去了理论的支持,有的仅是尝试理解和尝试感受”。

如今,苏秀一家五口在京郊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开始了北漂的生活。苏秀的丈夫也早已辞职在家成了自由职业者,之前暂时关闭的“夫妻吧”网站也已重新开张。

她现在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静。

每天早晨,她和丈夫一同把五岁的女儿送到幼儿园,当然,这里的幼儿园阿姨有时会当面夸她的女儿聪明懂事。

这之后她会到路边摊买个鸡蛋饼、一杯豆浆,然后像其他的家庭主妇一样去临近的一个菜场买菜做饭。“北京的菜价比家乡贵一些。”

到了下午她会看会儿书,或者写写文章,而他的丈夫则继续经营他们的网络世界。

此刻的苏秀,或许会怀念从前的从前。

“我和丈夫在街上溜达,正午的阳光下,我们旁若无人地拥抱,他用身体给我挡着阳光,怕我晒黑。我觉得有了很爱很爱的感觉。” 南方人物周刊

“换偶”女警官:后悔说出私生活

1月23日,“换偶事件”女民警在沉寂了3个月之后接受本报独家专访,表示出她对单位的内疚之情。

1月16日,一篇名为《女民警自爆换偶经历被辞》的报道,使“一枝独秀”成为众多媒体及网友关注的焦点。

她有双重身份,网上叫“一枝独秀”,和丈夫开了一个“夫妻交友”的网站,并写文章描述了几段换偶经历。而现实生活中她却是陕西礼泉县一位女警察,今年30岁,已结婚8年,有个5岁的孩子。

去年10月,她在凤凰网《性情解码》节目中公开了自己的换偶经历,随即在当地引发巨大震动,最后被公安局辞退。

《青年周末》记者 马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23日,北京郊区一家麦当劳。前来跟记者见面的一枝独秀,看上去是一位个子不高、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子。她是在多番考虑后,才下定决心接受采访的,她要求记者一人前来,不得拍照。刚开始跟记者交谈时,她有些谨慎,话语不多。但聊了一会儿她的话就开始多起来。谈话期间,她前后接到两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在细致的询问她采访进行的情况。挂了电话,她向记者笑笑,说是自己的丈夫打来的。

是辞职不是开除

青年周末:你现在究竟被礼泉县公安局辞退没有?

一枝独秀:我向局里递交了辞职申请,他们可能有一个决定了,但还没给我答复。估计他们也比较难办,因为我在辞职申请书里提了一个要求:对我不能有任何处分。

礼泉公安局办公室的两名工作人员先后跟青年周末记者确认,该女民警已经离开刑警大队,至于是否属于辞退,这两名工作人员都称自己是新来的,对具体情况不清楚。

1月22日,青年周末记者拨通了陕西礼泉县刑警大队长崔存清的电话,他说一枝独秀确实已经写了辞职信,现在局里已经把她做了辞退处理。当记者进一步询问为什么是辞职和为什么辞职时,这名起初确认自己是崔队长的人忽然改口,说自己是礼泉县城建局的,姓刘。记者随即拨打刑警大队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人对记者称,从来没听说过刑警大队有姓崔的人。半分钟之后,记者再次跟礼泉县公安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确认:刑警大队长就是崔存清。

承认对单位造成伤害

青年周末:你觉得单位可能不处分你吗?一个警察在视频节目中去谈这种经历。

一枝独秀:但你要知道,我不是穿着警服去参加那个节目的,我也不是代表礼泉县刑警大队去讨论夫妻问题的。当时在节目中,始终就没提到我是警察。

青年周末:你对单位有负疚感吗?对你警察的身份有负疚感吗?

一枝独秀:我本以为这件事会平静地过去,然后我也会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但后来有一个深圳的网站大肆炒作,我们单位一些人也跑去发表各种言论,局里就开始对我进行调查了。

这件事发展到后来,对单位造成了伤害。所以我对单位有一种内疚感。现在我退一步,递交辞职信,并且离开礼泉,希望这事尽快平息下去,对单位的伤害也小一些。

厌倦警官工作

青年周末:你去参加节目之前,就没想到过可能会有什么后果吗?

一枝独秀:后果当时想得不彻底。就是想大不了不要工作了,我自认为出去打工还能养活自己。其实,1997年在我第一次穿上警服的时候,心里是非常高兴的。每天穿着制服去上班,都觉得自己很幸福,也尝试过创造性的工作,比如创办单位内部刊物等。但后来就感觉像是混日子了,工作对我越来越没有吸引力。这是一份很多人都羡慕的工作,但我厌倦了。现在在北京我找了一份给杂志撰稿的工作。

青年周末:因为对工作厌倦才办了这个网站吗?

一枝独秀:办这个网站,跟我和丈夫在北京自费上学的经历有关。其实我自己也一直希望离开礼泉,给孩子找个更合适的受教育的地方,所以去参加那个节目,我并没有顾虑太多的后果。

曾与凤凰网“约法三章”

青年周末:你父母知道这事吗?

一枝独秀:他们可能听到了一些传言。不过我告诉他们,我是自己办了一个网站,但是绝对不违法。我父亲说那就行了。

青年周末:你不怕给孩子带来不良影响吗?

一枝独秀:夫妻交友是两个家庭和谐相处,谁会当着孩子的面做那些儿童不宜的事情呢?能不让孩子知道,就不让孩子知道。等到他们长大,心理承受度足够大的时候,他们自然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青年周末:未必他们长大也一定能接受吧?

一枝独秀:如果一位父亲有情人,我会觉得他有一段浪漫的回忆,那是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也这样想。

青年周末:你不是说你和丈夫感情好吗?整个事件中,为什么始终没见到你丈夫出来说话?

一枝独秀:夫妻俩,必须保护一个,两个人都被曝光,这个家庭就很难在社会上生存了。

最初与一枝独秀接洽的凤凰网主持人“刚刚”告诉青年周末记者:在去年10月,一枝独秀还没有公开露面之前,她就跟凤凰网方面签了3个约定,其中一个约定就是自己的丈夫不能被曝光。

那两篇文章不代表我的生活

青年周末:你跟父母说仅仅是办了一个网站?你在网上写的那两篇文章,却是描述了你跟丈夫进行夫妻换偶的经历。

一枝独秀:拿我的文章来印证我的生活,我认为是愚蠢的。那两篇文章可以看作文学作品,不代表我的生活。

青年周末:你的文章中有性描写这是不是传播淫秽内容呢?

一枝独秀:对此我曾专门查过法规,我认为绝不属于色情作品。我听同事说,单位也对我的文章进行了鉴定,但也不了了之。

《性情解码》栏目在网站上介绍了她成为其嘉宾的过程。去年10月,该栏目向外界征集“换偶”话题的嘉宾,栏目主持人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表示,自己是“换偶”活动的参与者,有着真实经历,代表作为《艰难陈述》、《经历是流经裙边的水》,愿意拿出来和大家讨论。

《经历是流经裙边的水》以第一人称详细描述了女主人公首次经历“换偶”的内心挣扎过程,地点在北京,对象为一名单身男子,内容为他们夫妻二人与该男发生性行为;第二篇文章标题为《艰难陈述》,文中地点在天津,对象为天津的一对夫妇,内容为主人公夫妻二人与那对夫妇进行“换偶”。两篇文章毫无掩饰地说出了“换偶”的过程。

后悔说出私生活

青年周末:那你究竟有过“换偶”这种行为没有?

一枝独秀:我不能出卖我的隐私去回应你们的质疑,对这件事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我也不能去一一纠正。

青年周末:但是,当时在凤凰网的节目中,你明明当众说了自己有过这种行为啊?

一枝独秀:那是做节目的需要吧。“性情解码”这个节目谈论的话题本来就很有争议,对社会的少数派很关注,如果我不够特殊的话,节目组不见得会邀请我去做节目,他们去年10月作的那期节目主题就是换偶,请了李银河当嘉宾,我想和李银河老师交流,就这么顺着说了。

在节目中那样说,我现在很后悔。它对我生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去之前,也没想到会谈到个人隐私问题。

青年周末:你前后的说法是矛盾的,无法让人信服。

一枝独秀:的确是矛盾的,你也可以说我现在不坦诚了。我也觉得自己说话没以前那么有勇气了,按说失去了这么多东西我应该是什么也不怕了,但可能被打了一下,就忍不住缩了一下头。不过,我对自己的形象倒也无所谓,我的目的是想把这种现象推到公众面前。

青年周末:为什么你要公之于众呢?那样会对社会造成影响啊。你自己也说过,这是很隐私的东西,不是吗?

一枝独秀:短期内引发了争论,可能有一些影响。但难道大家私底下就不说吗?这是个人隐私,我希望的只是,大家要以平常心来对待。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可能正准备司法考试

青年周末:但换偶这种行为,它跟中国传统道德观念相抵触,有必要来提倡它吗?

一枝独秀:我提出的是夫妻交友,而不是换偶。这是两码事。夫妻交友就像四个人谈恋爱,需要漫长的时间来交流,80%都不会走到发生性行为那一步。单纯换偶,我觉得是不成熟的行为,不该提倡。

根据记者从网上其他类似网站的情况来看,夫妻换偶以不同网站或QQ群为核心,已经形成了不同的“圈子”,性活动在诸多圈子中扮演的角色并非可有可无,而是至关重要。

青年周末:我看到网上有人说你做这事很无耻,你怎么想?

一枝独秀:我不会在乎。人都有各自的世界观,为什么要拿自己的世界观去强迫其他人的世界观?

青年周末:从去年10月到现在,经历了这么大的波折,如果让你回到当初,你还会选择参加那个《性情解码》节目吗?

一枝独秀:如果没有那件事,也许我现在正在复习功课,为司法考试做准备呢。在我去参加节目之前,就有朋友提醒我:你要考虑大环境,可能到最后你既没保护住家庭,也没推广成你的理念,那将是最坏的一个结局。现在如果重新选择,我还是会去参加《性情解码》节目。因为不说出来,我心里堵得慌。

我想过告《华商报》失实

1月19日,一枝独秀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写道:“我想遇到朋友,最好是律师朋友,我渴望法律——这只大手来扶我一把,使我有足够的力量站在《华商报》面前,用真实和真诚化解那些毫不负责任的言论。”

青年周末:你说《华商报》的报道有失实之处,具体是哪些?

一枝独秀:太多了,《华商报》说我们的网站有女性裸露照片,我可以当你的面打开这个网站,看看究竟有没有裸照。现在网上有不少仿冒者,他们也自称“夫妻吧”和“一枝独秀”,冒用我们的名义,有传播色情的行为。《华商报》记者看到的可能就是这些仿冒者,不做证实而发表,这就是虚假报道。

青年周末:还有其他你认为的不实之处是什么呢?

一枝独秀:《华商报》说我们靠这个网站“家产百万”。我们这个网站严禁金钱交易。刚开始注册都免费,后来为了服务器运行,才不得不在去年5月底开始向会员收费,463位会员,半年每人30元算下来是13890元。按一年60元算的话,也才 27780元——但实际上全年交费的还不到一百人。

本报记者拨通《华商报》驻咸阳记者站的电话,该记者站站长说,他们的报道是在礼泉当地做了多方调查后才发表的。他还说,“一枝独秀”事件在当地非常轰动,其中“家产百万”的说法是当地人说出来的,他们在报道中也用的是“据说”二字。至于“女性裸露图片”,该站长说,他自己亲眼在网站中看到有三点式照片和背裸照片,当时浏览那个网站让他非常愤怒,“这个女人太无耻了,她现在怎么还好意思出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