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九章一剪梅 六十七

赵启杰 收藏 1 9
导读:别叫我老大 第九章一剪梅 六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六十七)


田野里的油菜花一片金黄,香气袭人,引得蜜蜂在这儿忙忙碌碌,蝴蝶穿着美丽的衣裳翩翩起舞。鲁兵牵着芦荻的手,奔跑在这片花丛中。突然,芦荻拉紧鲁兵的手,惊恐地大叫:“鲁兵,地上有虫!我怕!”

“不怕!有我呢!”鲁兵一把将芦荻拉到自己的身后,“在哪儿呢?”

“你看!你看!”芦荻指着地上喊道。

“在啊儿呀?我怎么什么也看不到呀?”鲁兵着急地说道。

“在地上啊!你看!你快看!”

“我怎么看不到呀!”鲁兵努力地睁大眼睛,可是感觉眼睛睁不开,一着急醒了,原来是一场春梦。

鲁兵懊恼地叹了口气,怎么这会就突然醒来了呢?抬腕看了看表,这会才是午夜时分。睡吧,可是鲁兵竟睡不着了。现在基地的工作已全面展开,田地种了菜,栏里养了猪,再过几天还有几百只蛋鸡要送来饲养。白天鲁兵总是很忙碌,一刻也不得闲。不过,累一些没有什么。人不怕身累,而是怕心累。

乡村的夜一片宁静,鲁兵睁着眼,躺在床上。他在回味着与芦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应该说,一开始芦荻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可是,我只是个志愿兵。我除了对她的爱之外,还有什么呢?我没有资本去与别人竞争。要不是为了让邓宏留队,自己顶了个黑锅,也许早就调进机关了,我会努力写好稿件,做出一番成绩给芦荻看。可是,我最终还是让她失望了。不是我不想进步,但我怎么能看着兄弟出事,不帮他一把呢?这关系到他一生的出路呢!晁显为了救我,命都差一点没了,我与他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呢?还在心里念念不忘?不去想也罢。其实后来有机会去机关呀?政委征求自己意见的时候,不知是哪根神经出了错,主动要求到这个鬼不生蛋的地方。在这儿就能放得下一切了吗?没有。芦荻在忙什么呢?是否偶尔也能想起我来呢?

鲁兵在床上辗转反侧,把那张简易的行军床晃动得嘎嘎响。鲁兵拧亮床头上的灯,干脆坐起来,捧起那本《文学概论》,想努力地接着看下去。可是那书上的字就像冰糖葫芦,一串串的,就是进不了自己的眼睛。鲁兵气恼地把书扔了,又翻身躺下,或许梦会继续呢?

第二天鲁兵醒来的时候,感觉有点儿疲惫。下了碗面条,简单地吃了早饭,就去猪栏打扫卫生。忙碌起来的时候,鲁兵的心里又恢复了平静,这种闲适的生活虽然远离了军营的紧张,但活儿却一点也不轻松。

一阵马达声由远及近。凭鲁兵的经验判断,一定是部队上有人过来了。果然,还没有等他跳出猪栏,晁显就迈着方步寻了过来。让鲁兵惊讶的是,晁显已今非昔比,笔直的尉官夏常服一丝不皱,肩扛一杠两星,金灿灿地耀眼。

“老大!哈哈,看你不在房里,见门没锁,估计你没有走远,果然被我猜对了。”晁显声音非常洪亮地说。

“哟,我以为是哪位领导视察,原来是你呀,呵呵。换装了?”鲁兵羡慕地看着晁显的这套行头,高兴地问。

“嗯,本周才换的。”晁显喜悦地回答。

“好,祝贺兄弟!”鲁兵想与晁显去握手,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很脏,又把手缩了回去,“走,进屋喝茶去。”

“哎!”晁显回头对驾驶员说,“去,把我的茶杯给我拿进来!”

“是!”驾驶员慌忙去车上找茶杯去了。

“怎么样?还好吧?有不有困难?”晁显不觉已带着领导的语气问道。

“挺好的。你们都好吧?”

“还那个样。你离开后,我们很少在一起聚了,任柯还是老样子,除了吃就睡,两条狗和他人一样都懒了。呵呵。”晁显笑着说。

“哦,其他人呢?”鲁兵很想知道一些芦荻的情况,可是开不了口,还在绕着圈子。

“谁?”

“李克有时去部队,到任柯那儿坐坐就走了,有一次我碰见,想留他吃饭,他却急急匆匆地回去了。邓宏还在驾驶班开车,当了副班长了……”

“晁助理,给您茶。”驾驶员打断了晁显的谈话。

“哦,好,你先到车上等着吧。”晁显接了杯子,呷了一口,继续说道,“李克偶尔也到部队去,但每次都是到任柯那儿坐坐就走了。有一次碰到我,我想留他吃饭,他说有事,匆匆忙忙回去了。”

“哦。想想我们几个在一起的时候多有意思啊,喝酒也带劲,呵呵。”鲁兵说。

“谁不说呢?李克一走,你又来这儿,聚不齐了,呵呵。我有几次在鸿运活动,感觉你们不在真没劲。”

“哦?鸿运的生意还是那么火吗?”鲁兵终于绕上话题,不动声色地问道,“人也没有变化吗?”

“没有,小马还在那儿当服务员。鸿运老板娘多精明,生意做得红火着呢。”

“芦荻结婚了吧?”鲁兵见晁显一句也不提芦荻,只好直接问道。

“没有吧?没听说。很少见到她人。去了饭店几次,都没有看见她呢。”

“哦。”鲁兵心中不禁一阵失望,原以为从晁显这儿能知道点有关芦荻的消息,没想到晁显竟一问三不知。

“你也要经常回去看看呀,我们弟兄们都想你呢。前几天我和同学去喝咖啡,碰到蓝萍,她还问你的电话号码呢。我说,基地没有电话,她还以为是我保密呢!对了,她还说,想过来看看你,我说呀,你要是想去也可以,你就主动去找任柯,让他带你去。你猜她怎么着?”晁显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下来,看鲁兵专心地听着,于是又继续说道,“她说,你神经!当我同学的面这样说我,气死我了,我不知哪儿得罪了她似的,哈哈!”

鲁兵也笑了,他想像得出当时的情景。

“你以后要少单独与你那位同学外出,影响不好。”鲁兵说道。

“没事儿。现在提了干,我又不犯错误,谁还能把我怎么地?大不了转业。”晁显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语气强硬地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鲁兵问。

“再说吧。”晁显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岔开话题道,“你也太忙了!”

“还好,忙的时候部队会来人呀?哈哈。”鲁兵好久没有与人聊天了,晁显的到来让他感到分外高兴,“对了,回去告诉任柯,让他有空带蓝萍来玩。”

“今天我过来是拉些菜回去的,这是借口,主要是来看看你,呵呵。”晁显说道,其实他是让鲁兵来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

“好,既然来了,我们中午就喝两杯。我去弄菜。”

“不用了。”晁显冲外面喊道,“小张,你开车到镇上找个饭店,弄几个菜来,再买两瓶酒,别忘了开发票!”

“知道了。”驾驶员答应一声,发动起车子,开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