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刚才附近阵地上的一个守兵下来水泉边汲水给大伙做饭,这小子胆儿大,不畏惧有潜伏特工,一个人违反纪律下山。刚到水泉边便被几个潜伏特工扑上来拦腰锁喉,这个兵体格粗壮力气也大,拼命挣扎喊叫。刚好向前进带领大家下了山,走在附近,听到呼救声,于是叫两个组的人赶快过去看看。捕俘组和火控组的人去了没多久,黎国石和王宗宝也跟着过去了。那个被俘兵的战友听到动静,有好几个也跑下山来想要去救他,大家一时间都找不到人在哪里。那个解放军被敌人拖进草丛,往山腰撤退,行动很快。

黎国石和王宗宝两人随后去跟上大家,问找到人没有。大家还没看到人影,正顺着草丛印痕追击。山头上下来的兵救战友心切,听到前面动静了就高声大喊。这一喊,敌人行动更快。

爬上巨石的一班长往他的右手方打出了一梭子后,敌人慌了手脚,两个押着他们好不容易抓获的俘虏的特工中的一个抽出匕首,往那个解放军腰腹部上捅了一刀,撇下他,一伙人呼拉一下,钻进了灌木丛。

那个解放军痛得在草丛里打滚,哀声惨叫着。巨石上的一班长向着敌人逃跑方向一阵猛射,一个弹匣瞬间放光。他的两个手下丢下他在上面不管了:“班长你小心点!我们追敌人去了。”斜斜地往那灌木林丛里飞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排长!排长!敌人往右边跑啦!敌人往右边跑啦!”

在后面的排长急忙大喊:“右边,大家快过来!追他们!”首先带着一个班的战士,飞快地跟着往右下边跑去。半山坡上,草丛中只见人头攒动,哗啦哗啦直响。

侦察兵们则一直顺着山腰部追赶过去,看到了在草丛里打滚的那个倒霉蛋,捂着肚子,血流了一地。

还好!只是受了重伤!人一时三刻死不了,有得救!他的几个战友立即给他做包扎。

“我们追!”熊国庆跟黎国住大喊,汇合上面追下来的撇弃一班长在巨石上的两个士兵,进入到了密林里。

“大家小心点,防着敌人布雷阻击。”黎国石大喊,“他们中有人受伤了,树叶上有血迹!让我上前面去,大家跟着我。”

黎国石沿着血迹,顺着山腰打头直追。上面不远,排长带领的人也在灌木林里钻着,往下来了。大家追过山湾,前面又是草丛。

“在那里!”后面追出灌木丛的王宗宝大喊着,向着山湾过去的山坡上草丛里打了一个长点射。只听他骂道:“他妈的!还不死?”

黎国石带着大家继续往前追,王宗宝突然又大喊一声:“大家小心!上面有人。”敌人已经分散开来了,想要化整为零。他立刻掉转枪口打了个短点射,又往前打了长点射。

黎国石上面滚下来一个人,草丛哗啦啦响,大家一齐向着草丛开火,乱枪将被王宗宝打下来的敌人射成了蜂窝。

这时候排长带着的众人也出现在了王宗宝上边一点,只听到小尻大叫着:“上面还有人!”抬手就是一梭子,隔着山湾,打向大家上头。

枪声响成了一片。那个排长带来的二十多人站在灌木林边,向着刚才小尻开火的弹着点一阵猛烈射击,枪声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

密集的枪声将那个排长的耳朵都要震聋了,他大喊着:“不要开枪了,不要开枪了!”枪声陆陆续续停了下来。这些兵相当兴奋,小尻大呼小叫着:“过瘾啊,过瘾啊!”后面刚追上来没有赶上热闹的兵相当遗憾的样子。

分散往上去的两个敌人全被打得不像人行,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他们的尸体被拖在了一起,排列在山湾里。其他人还要追,黎国石拦住大家:“算了,别追了,敌人一定布雷了,再追下去会吃亏。”

王宗宝随后问:“那边的敌人怎么样了?我刚才打掉的那个呢,去看一看,说不定还没死,可以抓俘虏。”

“对!过去看一看!”排长手下的兵止不住的兴奋。小尻打头,不容分说,带着大家往那边过去。一群人前呼后拥,全然不顾章法。走过去没多远,突然一声剧烈的爆炸,山湾里地皮也抖动了一下。小尻踩上了地雷。

“他妈的,糟糕了!”他们排长大声咒骂着,带头跑了过去。大家跟着过去,挤开人群,只见地上焦黑,一片血乎乎的。“哎哟!哎哟······”小尻抱着脚在草丛里打着滚,要给他包扎的人呆呆地看着那只断脚,无从下手。他的旁边还躺着两个被弹片击中的不幸者,呻吟着,正在接受战友的急救。

“小尻,你忍着点!八戒、和尚,你们两个把他按住。其他人分散警戒!”他们排长一边大声命令,一边一手抢过一个战士手中的急救包。

这边向前进跟炮眼先生押着俘虏,在山下泉眼附近的水草边等着前去追击的人。听到这边枪声清晰一阵,而后模糊不清,好像打得很激烈。两人心中都很焦急,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水草旁边是一个斜坡,下面沟谷不知道有多深。俘虏吴八斤看着两人,眼骨碌转动,样子像是在打着脱身的主意。

“你他妈的听我说,你最好老实点,不要动什么歪脑筋。”炮眼先生用手中81式抵在了他胸前,手指抠在枪机上。“我的手容易打抖,有时指头会痉挛,你千万不要让我受惊。”这里四处都好像没有什么人,怪静的,此时令人有点心慌。

“听到没有!”炮眼先生又大声喝骂道。

“是,是······我是个老实人,决不会东歪脑筋。你们······我们的人去追赶特工了,应该就快回来了。”吴八斤一会儿看看炮观员,一会儿看看向前进。

向前进将枪背在肩上,对炮眼先生说道:“你看着他,我方便一下。”往旁边走了两步,他想要撒泡尿。

便在此时,那边岭上突然又传来了枪声,可把炮眼先生吓了一跳,不自觉回头去看。吴八斤趁机一斜身子,避过枪口,猛地往炮眼先生撞去。炮眼先生猝不及防,被撞了个仰面朝天。吴八斤没等向前进转身,飞快地跑了两步,到了斜坡边沿,往谷里就滚。

“抓住他!赶快抓住他!他妈的······”炮眼先生爬起来,又弯腰到地上去捡枪。向前进正在撒尿,事起仓促,立马缩回阳物,从肩头上拿过枪来,转身往斜坡边上跑了两步。

“人呢?哪儿去了?”向前进问赶过来的炮观员。

炮观员没来得及回答,赶紧往下面草丛打了一梭子。

斜坡草丛往两边分散,吴八斤滚下去还没多远。不知炮观员那一梭子有没有打中人,草丛还在往两边分散,一路倒下去。向前进看得准切,也赶紧往下面动静处打了好几个点射。

“你在上面看着,我下去!”炮观员飞快地冲下山坡,没在草里,不见人影,只见草丛在动。“这个炮观员,怎么不沿着他滚动的倒伏草丛追?”向前进腿脚还不是很灵便,只得站在上面紧张地看着,等待着。

一会儿枪声响了,还没等向前进进行判断,下面枪声又响了两下,接着还传来了手榴弹的爆炸声响。糟糕了,不知炮观员遇到了什么敌情。难道是下面还隐伏着特工?这可说不准。敌特工神出鬼没,不期而遇的事很常见。下面山谷人迹罕至,隐伏其中,并不奇怪。

接着又传来了枪声,而且是好几把枪在响,算得上激烈。向前进心里慌张,晓得炮观员一定是遇到了特工队员。枪声在山谷里传上来闷闷地,变了味,这可有点奇怪,按理说敌人特工用的是微声武器,不会有相互枪战声音的。难道是他们的敢死队出击,来破袭我们阵地,打了就走那种?敌人特工战花样百出,这可说不准。

来不及细想,向前进已经冲下了半山腰。他的战士的奋勇精神让他忘记了一切,现在右脚也不瘸了,像是完好无损一般。此时下面有人冲上来,草丛哗啦啦在响。向前进看得真切,赶紧半蹲下,一动不动。

下面山谷里传来越语喊话:“诺松空叶!”

又有人大喊:“空嫂杭踢丢也嗄恩!”

冲上来的人还在拼命往上跑,根本不理会下面的喊话。

“他妈的,追上去!”向前进听到下面山谷里一个干辣辣的声音高声咒骂着,“等一等!四班的往这边去,抢占高地。狙击手,狙击手呢?你跟他们上去,动作快一点。你们几个给我到山脚下去,往这边向着草丛动静往上开枪,其他的给我追!见着人了往死里打,一个不留!”

冲上来的人大约有十来个。向前进半蹲着躲在草丛里,飞快地判断了一下周围地形。坡度很大,草丛又密实,他看不到附近有任何值得利用的地方。没办法,他只得下意识地往旁边移动了两步。

旁边不远有一株小松树,他想到那里去,万一打起来可以稍稍躲避一下射上来的子弹。突然听到下面炮眼先生的声音在喊叫:“向班长!敌人上来了,赶快做准备!十多个特工上来了,小心啊!哎哟,他妈的,这个同志,你帮忙喊一喊,我还有个受了伤的战友在上面,敌人那么多,他一定还不知道。”炮眼先生不知道向前进人已经下来了,正在半山腰,还只以为他仍然在上面水洼地。

刚才他冲下去追吴八斤,没想到误打误撞,追进了敌人一个特工队的潜伏阵地。这些人跟上面的应该不是一伙,躲在下面山谷里已经好几天了,想要等机会干点大事情。吴八斤一路顺风,畅行无阻,滚下去到了谷里后,爬起来就跑。炮眼先生怕他跑脱,看见人了后,大喊:“热呆连!”吴八斤哪里还能不跑?炮眼先生急了,记得一句越语,又大声喊:“嗄恩笔包威瑞译!”一梭子打过去,没想到惊动了下面的敌人,听到“你们被包围了”,以为被发现了行藏,挨了这一梭子,两边就打了起来。也是无巧不巧,枪声惊动了外面一队正好巡逻过来的解放军,听到这枪声,还不冲进来过一下打枪的瘾头?

炮眼先生基本上没跟敌人这样短兵相接过,突然冒出来好多敌人,自己也傻了眼,当时很害怕,手中抢失了准头,只顾着拼命地搂火,竟然给他瞎猫碰上死耗子,流弹击中了两个敌人。但他自己也中了敌人好几枪,倒在了地上。

向前进早已判断到上来的是敌人了,刚才下面山谷里的喊话,他听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战地越语他们发了手册,每个侦察兵背得溜熟。此时他左边的敌人上来得很快,在他的十点钟位置,五米远的样子。他赶紧一扣机舌,打了个短点射。有人哼了一声,在草丛里倒了下去。下面枪声再次大起,子弹追上来,往他的前面草丛里扫射。

那是友军四班的战士奉命往对面山头强占高地,看到了这边的敌人,于是立刻从对面开枪,压制敌人。向前进听到正面敌人又上来了,草丛在哗啦啦响,心里一紧张,立刻又估摸着打出了一梭子。

下面传来了惨叫声。

他听到对面有人在大喊:“上面的好像是解放军,自己人,小心开枪,同志们向着敌人打啊!”对面山上的友军一边向着这边开枪,一边往上爬。一个爬山最快的一个劲儿往上,那是狙击手,人在瞬间平齐了这边山腰位置,将敌人动静看得很清楚。他一边开枪一边喊:“有几个敌人往左边跑了,大家赶快追啊!”

向前进赶紧往他的右边开了两枪,子弹穿过草丛,虽然是打过那边方向去了,但是没打中敌人。

“对面的解放军赶快用手榴弹,往下投十米远。”对面观察的那狙击手显然是看到了向前进,这话是向他喊的。

大约有五个敌人占据着一块巨石,躲在后面,反击的枪声很激烈。向前进一扬手,投掷出了一枚手榴弹。

手榴弹冒着青烟飞过草丛,往下落。与此同时,他的左手边又有了响动,他赶紧侧身,往左边打了一梭子。还没来得及判断这边开枪的效果,有无打中敌人,下面手榴弹的爆炸腾起一阵浓烟,不知道有没有敌人被炸死。在这样厚密的草丛里他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也不敢站起来探头往下窥视。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动,免得弄出响动,让敌人察觉。但是敌人还是往上扫射来一排子弹,从他的头顶上草尖飞过去,吓得他赶紧趴在地上,往左边爬。

他的左边不远处是逃脱特工吴八斤滚下去的地方,草丛被压伏的痕迹很明显。敌人不敢通过压伏带,过那里去比较安全。敌人不敢往他的左边跑,剩下的几个中有两个只得继续逃往他的右手边方向。但很不幸,往右手边逃走的敌人又被对面山上占据了高位的解放军打点射,成了活靶子。

“嗄恩笔包威瑞译!热呆连!”

“嗄恩笔包威瑞译!热呆连!”

下面和对面的解放军吼声响成了一片。

敌人没有再开枪反击,但是也没有举手投降。很快下面的解放军搜索上来了,向前进大喊:“我在上面,是解放军,千万别乱开枪!”下面搜索上来的解放军高声回答:“知道了,你也别乱开枪,我们上来了。小心看着点,别被敌人钻了空子打冷枪。我们在对面的人马中有狙击手,敌人不晓得还有没有没被消灭的。”

“我不知道!你们小心点。我这里看到打死了两个,三个,四个······”

“还有没有?”

下面的人不敢就莽撞地上来,怕被冷枪伏击。

“看不到了。你们自己上来!”

下面的一个喊:“红鼻子,你看到还有没有敌人?”

隔着山谷对面的一个人大声回答:“我还在搜索,小心你们上面,那里有一个大石头,估计还有敌人占据那里,我叫人从这里打一炮,你们小心点。”估计这人就是他们所说的狙击手。

一会儿从对面打来一发火箭弹,触在巨石旁,猛烈地爆炸开来。硝烟散去,对面的红鼻子又大喊:“没看到有人,你们上去两个看看。那里好像是有个洞口。”

向前进大胆地站起来,顺着吴八斤滚下去的倒伏带,到了巨石旁边。

“怎么样,有没有看到敌人?”下面上来的解放军问。

“没有,可能进洞了。小心,别在洞口位置,你们分散到两边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