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三十九节 难舍的亲人

柳梢青青1 收藏 0 0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三十九节 难舍的亲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斜阳回首萧瑟岸,

月弯星系故乡山。

点点行行寄思泪,

问月何时能回还??

离别家乡二载间,

极目尽处云飞断。

梧桐叶上三声雨,

声声叶叶碎心肝……!!

爷爷伯父和父亲来到尚家村已经是二年的春秋时光了,顺稳叔叔虽然一再提出要把地分给爷爷种,也好让爷爷不受任何约束的过着象在家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怎么说,爷爷都不肯这样做,因为爷爷是很讲义气的人,“咱们来的时候,人家能收留就算是不错了,出来逃荒就是得给人家掏劲儿干活,更何况人家对咱们一家人就象亲人一样看待,给俺们三口人做吃做穿,过着吃穿不愁的安稳日子,就是再能多挣粮食,俺们也不能没有良心地去把人家的地分出来自己种,不管人家的事情,再说了,顺稳俩口也没有亏待俺们,这二年来,他们把分给俺的粮食都放在了俺们住的屋子里,一粒也有没动,俺们就是在这里干到啥时候,也不会自己分地出来种的,俺们要对得起顺稳一家人。”

二年来,顺稳叔叔和婶子多次要让爷爷回家把姑姑也接到他们家来,一家人都在一起也互不牵挂,爷爷何尝不想念我的姑姑,又何尝不想把我姑姑接来一起干活吃饭,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家呀,他想的是姑姑已经是十二岁的大姑娘了,快该找婆家了,再者父亲已经六岁了,每次和婶子家的盼盼女儿去学堂门口的时候,父亲就站在门口探着小脑袋往黑板上看老师写字,侧耳倾听着教室里学生们那朗朗的读书声音羡慕不已,所以,这两大件心事,使爷爷极度失眠,回家的欲望时常索饶在心头......

爷爷和顺稳叔叔,婶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曾经几次都想对他们说出回家的原因,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难以开口,为什么呢?因为顺稳俩口对爷爷三口人象自己的亲人,对待伯父和父亲就象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疼爱,体贴,爷爷怎能无情无意地说出“走”字呢?再说,又快到收秋庄稼的时候了,爷爷这一走,谁能通宵大旦地给他们一家收玉米,割稻子呢....?

爷爷要是收完秋作物,种上麦子再回家的时候,不又是寒风凛冽的冬天了吗?

晚上,爷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不能入睡,双手抚摩着胸脯,在默心自问着......

“ 唉,,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恩怨凄楚真让人想忘也忘不掉,想搁也搁不下呀,我刘星泰想起有钱的权贵恶霸们欺负自己的情景,就咬牙切齿,气愤难平,刻在心中的永远是刻骨铭心的仇恨;想着眼前的,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尚家村的人们,特别是视爷爷为亲哥的顺稳兄弟和翠叶两口子,就让人难舍难分,无限的留恋,此时此刻,自己竟觉得有种还没有分手泪横流的生死别离之痛……

我的夏儿子今年都已经是十四岁的大孩子了呀,可生来的就是石锤椿米,实腾腾的干活,从不善言语,性格内向得很,顺稳家的大女儿雨雨,比夏还小两岁,你看人家闺女的性格既开朗又会说 话,天天是笑呵呵地称呼着夏哥,夏哥的吃饭,让陪她出去游玩 ,可是夏老是红着脸一声不吭地躲到屋子里面不出来,我劝过他多少次,可我儿子老是说:“男孩子 和女孩子有啥话可说的,我都没有那个习惯,爹,你就别逼着我了……”唉,没有办法,我就是用十头骡子也拉不回他这个倔强脾气呀……!

人家顺稳和翠叶两口子都给我提醒过多少回说:“刘哥,我看你们三口人就别再想着回家的事情了,你和夏儿子的厚道劲儿也正是我们家所需要的住手,等再过二年以后,夏的年龄也大了,我们两口子是想着再单独给夏儿子盖一处上下三层木地板的楼房,好让你们一家三口人都搬进去,你再回家把秋妮闺女也接过来都住在一起,咱们两家做永辈子的亲戚 ……”

唉,我知道 他们两口子虽然没有把话说明,可他们两口子是打算要把他们的大女儿雨雨嫁给我的夏儿子当媳妇的意思给挑明了呀,可我暗地里给夏商量的时候,孩子死活都不愿意的说:“爹,别说盖三层楼房,就是给我一个金砖,我也不愿意留在这里。”

“夏,那是为啥呀?”

“我能配得上人家吗?再说了,这里离咱们路山又那么远,回去一趟容易吗?我还是你的老大儿子,以后还得需要我当家理事,照顾妹妹和弟弟呢,你再劝我留在这里,我现在就一个人走回家去!”

“夏,你才来这里的时候,不是高兴地对爹说,咱们都不回去了吗?现在咋又变卦了呢?你心里是咋想的?”

“嘿嘿,刚开始来的时候,我吃着翠叶婶子包的肉饺子和鸡蛋,就高兴得很,真是想着永远都不再回咱们那个穷家受罪了,可是自从那天晚上你和咱们老乡于珠姨说的以后把善善的爹,汪七的死骨头拉回咱们老家冬乡去埋葬这些话,我也想了好久,还是自己的家好,咱们回家以后,生活好了,我和弟弟再来看顺稳叔叔和翠叶婶子一家人,他们要是想去咱们家住,我就接他们到咱们家多住几年,让我妹妹也给他们多做好吃的伺候他们行吗?”

唉,孩子不同意留在他们家也就算了吧,夏说得对呀,他是我的长子,也是我的一支膀臂柱子呀,以后,我要是有个啥好歹,夏就能为他们妹妹和弟弟扛起一座山了,我想,顺稳和翠叶都是明白人,他们也不会勉强我的儿子留在这里的……

我的闺女现在也不知道是跟着谁呢,我想啊,八成是在刘大娘家呢,因为,大娘他们一家人特别喜欢秋妮稳重,听话,懂事理,又是个扎花描云的巧手,嗨,我这个当爹的也不是夸自己的闺女,俺秋妮就是巧,等我回去以后,就让刘大娘和她婶子照应着给俺闺女找个有地种的婆家,能过上安稳日子,我这块儿心病也算是全好了……。

秋妮,爹知道你很想念俺们三人,一定没少流眼泪,可你知道爹想你的心情吗?在地里干活的时候,看到过路的小女孩从爹的眼前走过,你爹也要抬起头看看是不是我的闺女来尚家村找爹来了,当吃饭的时候,听见孩子喊爹娘的声音,我都要仔细地听听,看是不是我的女儿在喊爹吃饭呢,秋妮,你哥哥说梦话也在哈哈地笑着喊着你的名字对你说,俺们都回去了……

闺女,你不能生爹的气啊?本来说一年半则的就回去,可你顺稳叔叔一家人对待咱们亲的就想把他们身上的肉割给咱们吃了,对你弟弟亲的就象是他们的亲孩子一样无微不至,你弟弟现在就已经把你的翠叶婶子当成他的亲娘了,一会儿也离不开她的身子,你说,我咋好意思说走呢,孩子,你就原谅爹吧,反正今年肯定是要回去的,你还记得那个算命仙儿不是曾经说过,不能让你弟弟错过读书的机会吗?宝元都六岁了,到入学读书的年龄了,等我回去以后,再找找那个算命的人,赶快给咱们的祖坟地使点“宝气”,让你的弟弟读书长大当县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