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查韦斯,三个伪命题

铁血龙吟 收藏 0 23
导读:一个查韦斯,三个伪命题

乌戈·查韦斯已经在总统位子上辗转了近8年,2007年元月10日他将履行新一轮总统任期

。自2000年他在为自己度身定制的大选中完胜以来,在“长任期可连任”(6年一届,可

连任)的美好制度中,查韦斯尽情舒展着特有的超级魅力,凭一人之力居然改写了新旧世

纪交替所遵循的惯性定律,把一个崭新的以建设民主社会主义为中心的理想主义托出拉丁

美洲的原始丛林,照亮了后冷战时期“半球亢奋半球沉沦”的世界。


于是,有关查韦斯的话题就多起来,口耳相传,逐渐就成了定论。但是,一些所谓定论未

必就是真命题,至少有如下三个未得到充足证据的支撑,因此也可以称之为伪命题。




伪命题之一:


查韦斯是穷人的利益代言人


在查韦斯去年末赢得连任之前,巴西总统卢拉曾大胆预测说,委内瑞拉的穷人们一定会在

大选中把查韦斯再次扶上总统的宝座。卢拉说:“我深信不疑,贵国多年来不曾有过如你

的政府一样关心穷人的政府。是穷人们把我选上了总统,也是穷人把阿根廷的基什内尔、

尼加拉瓜的奥尔特加及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选为总统。他们自然会把你选为总统的。”


一直以来,查韦斯以穷人的代言人身份向委内瑞拉买办资本家和石油寡头发起猛攻,通过

强行扩大政府股份、征收高额税赋及没收闲置土地和工业设施等手段,展开了能源国有化

风暴,把从石油产业中政府所获得的利益转移支付给占委国人口70%以上的穷人,因此赢

得了大批铁杆支持者。就此而言,卢拉的预言倒没错,但现在的问题是:就算查韦斯是穷

人的代言人,他一定也是穷人利益的代言人吗?


空喊政治口号不能使政治家成为“穷人利益的代言人”。政治家只有努力促使社会旧有产

权体系和经济秩序朝着有利于多数人的方向演进,才能让大部分穷人持续受益,才称得上

是穷人利益的代言人。


从大多数穷人获利方式上看,有暂时性获利,如对突然猛涨的石油出口收入的福利性分配

;有持久性、可增长的获利,如获得可持续性的工作机会、稳定的福利来源及宜居的社会

治安环境,还包括多样化的工业体系。


的确,与7年前相比,委内瑞拉已有1/6的贫困人口脱贫。但是,这个比率对人口庞大的穷

人阶层来说,几乎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成就。更为严重的是,2006年国际石油价格在攀

升一段时间后就一直下跌,查韦斯的简单福利分配政策逐渐黔驴技穷。委内瑞拉2006 年

的通货膨胀率达到 16.2%,为拉美各国之最;未脱困的人群与持有国民财富80%以上的20%

的人口相比,贫富悬殊继续恶化。从委迅速上蹿的汽车销量可以看出,卖出去的轿车基本

上是面向富贵群体的昂贵豪华车,而首都地价则升至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区的水平,进一步

把穷人驱逐进贫民窟。


英国《卫报》、美联社等众多西方媒体在委大选期间曾对“查韦斯是穷人当然的代言人”

这一命题作了剖析。排除意识形态之争和以对西方“亲疏”关系来划界的惯用手法外,西

方媒体也在一定程度上捅出了上述命题的虚伪性。


《卫报》说,乌戈·查韦斯曾警告说,“资本主义将导致人类的毁灭”,但委内瑞拉的资

本家们却没有一个比现在更适合赚钱、花钱和享受的时候了。曾经和查韦斯关系密切的道

格拉斯·布拉沃哀叹说,看看已经取得的成就,你会发现这是一个“新自由主义政府”。




伪命题之二:查韦斯是反美斗士


查韦斯巧妙地套用布什的修辞方式,通过串联布什政府划归为“邪恶轴心”的伊朗和古巴

,推出了“美好轴心”,俨然成了与美国分庭抗礼的山大王。


但是,把查韦斯对布什的叫板、对赖斯的辱骂和对布莱尔的对抗以及对“美帝国主义”或

“美霸权主义”的挑战,想当然地等同于“反美行为”或“反抗美国行为”,事实上犯了

简单逻辑的错误。


查韦斯或许是反布什斗士,但未必就是反美国斗士。查韦斯上台以来,输往美国的石油一

滴也不见少,美国在委的利益一丝一毫都未被他人指染,而且查韦斯还下令,每年要拿出

相当数量的低价油送给美国“穷人们”,还把委在美的几家国有炼油厂慷慨转让给美方公

司,以保证其得到委石油的优先供给。


从传统的意识形态斗争衍生出的反美哲学来看,彻底的反美主义应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

的对抗,应是自由世界与专制世界的较量。虽然查韦斯在鼓动“玻利瓦尔式社会主义”,

但这个“社会主义”与存续了300年并从空想社会主义发展到科学社会主义的学说并没有

太多的哲学渊源。


在捞取政治好处的手法上,除了正向进攻外,也可以通过反向撤退而达到正向进攻的效果

。查韦斯此番勉强连任后,为缓和反对党怒气表示要解散执政党,学俄罗斯把大部分政党

拉入亲政府联盟,这是在国内以退为进;在国际舞台上,查韦斯的反向“傍美”取悦了委

国内热衷于革命外交的政治势力,也使委活跃于国际政治空间。查韦斯争夺联合国安理会

非常任理事国,场面激烈,虽败犹荣。


关于“反美”政治学,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有一番高见。李资政在一场国际领袖峰会上说道

:“反美短期而言有助于一些领导人提高民望,但是反美示.威成本低廉,美国势力如果突

然被削弱,整个区域却需要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李资政以前不久美国总统布什访问印

尼遭遇反美抗议潮为例说道,尽管美国CNN也播放有关反美示.威的画面,但“所有商人,

所有在酒店业工作的人员,所有在政府工作的人都知道,如果美国明天式微,那么整个区

域将出现混乱。如果没有大量流入的资本、技术,安全没有保障,那么世界将突然变得黯

淡和贫穷”。


李资政的“反美”政治学自然适用于查韦斯。查韦斯只是在全世界人都可以骂布什的时候

加油添醋了一把,他不是真正的反美斗士。




伪命题之三:


查韦斯是拉美左派运动的领袖


在有苏联强大支撑下的“东风压倒西风”年代,菲德尔·卡斯特罗都无力独自扯起拉美革

命领袖的旗帜。今天委内瑞拉即使争取到与中国越来越密切的政经互动,也一样很难离开

拉美大国,譬如由温和左派掌权的巴西和阿根廷在地区内的政治支持。


而在通过军事斗争起家的老左派阵营看来,当政前仅仅搞过一次未遂政变的53岁的查韦斯

也还是嫩了点。在查韦斯刚刚从军事学院毕业的1980年代,尼加拉瓜的奥尔特加就在苏联

支持下与美国资助的反政府游击队真刀真枪地干了。现在时隔十多年再度当选的奥尔特加

已柔和许多,与查韦斯一样自我包装为爱好和平的民主派人士,外界也经常把他和查韦斯

、卡斯特罗相提并论,但他可从来没有承认“小字辈”的查韦斯是他们这帮人的领袖。


况且,左派运动的勃兴有其自身的规律,不是查韦斯个人凭借结盟外交和国库财力就能掌

控的。例如,厄瓜多尔左翼候选人科雷亚的胜出,主要是该国政府2000年为摆脱经济危机

而破天荒地取消本国货币实行“美元化”的负面效应的结果。在最近一年的拉美多国大选

中,查韦斯能够大撒金钱来影响贫穷的内陆国玻利维亚,却对于历史上曾与玻组成联邦,

并曾出过联合国秘书长的同等国家秘鲁则显得无可奈何,对于同样富于石油且已与美国经

济结盟的墨西哥更是鞭长莫及。而近来随着委对玻利维亚国有化措施颐指气使,莫拉莱斯

也对查韦斯啧有烦言,美国也在不失时机地呼吁玻利维亚“回归主流,与查韦斯划清界限

”。


9年前,乌戈·查韦斯通过宣扬拉丁美洲的整合和经济政策自决一炮走红,其时机与“华

盛顿共识”退潮相吻合。自查韦斯当政之后,拉美各国不乏左派人士通过选举机器掌权之

例,并引发了国有化风潮,但在“经济至上”的国际政治选择中,只要是经济利益出现问

题,政治主张也会随之变更。特别是在能有效减少威权政治或防范独裁政治的民主选举机

制里,取得一届或几届执政权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只要基础没变,口号虽变,实质利益

分配机制依然不会有变化。


如果不是去年11月中国驻委内瑞拉商务代表处遭当地犯罪分子武装抢劫,人们还不会太在

意委内瑞拉不断恶化的治安问题。近日,委内瑞拉一座监狱暴动造成数十人死亡事件才揭

开了委监狱人满为患、频发暴乱的基本状况。查韦斯政权自身问题的不断暴露,客观上削

弱了外界对其一直持有的高水平评价。


另据报道,在厄瓜多尔大选前夕,中石油和中石化投资该国的安第斯石油公司的一处石油

设施受到当地示.威者冲击。据信这与代表新兴左翼势力的主权祖国联盟党的拉菲尔·科雷

亚“重新与外国石油公司谈判合同”的主张有关。


自左派运动在拉美复兴以来,针对能源资源的争夺日趋激烈,带有“国家资本主义”烙印

的民族主义左派革命的“双刃”性不仅刺伤了帝国主义的资本,也把发展中大国的投资置

于高度的经济和社会风险之下,这是国内的看客在为“美国后院”多了几个反帝帮手欢呼

时,应当反躬自省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