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人不偿命的《军嫂探亲记》

第一篇:小别胜新婚


当日晚间七点整,布衣又来到老公的身边。

已近五月的天气,吉林依然漫天飞雪,还夹杂点小雨。有点冷,但心里热热的。

老公说,老婆你的排场够大呀,来一次惊天动地的。

我说,我这就够低调的啦,政府机关新闻媒体大小报记者都没惊动。

老公狂呕。


下了车一进家门,免不了稍稍亲热一下........(此处省略五百字)。嘻嘻。然后老公去卫生间,回来后刚一落座,我蹭的跳到他背上。

老公(惊讶状):“干嘛?老婆。”

我(羞涩状):“小别胜新婚呀。”

老公不解:“刚不是表示过了嘛?”

我佯装生气:“那你不是又去上了趟厕所嘛!”

老公一下跌倒在床上:“啊!这也算小别呀!”



第二篇:都是种树惹的祸


我刚到老公这儿的第二天,老公单位通知六号去值树。晕倒!我八百里风尘还没洗净,就要踏上归途了。郁闷!

老公安慰我,别着急老婆,就那么十几天,我们很快就又能见面的。只是苦了你跑来跑去的。

走的前一天。帮老公收拾东西。

袜子别忘了,没有换洗滴。

军大衣别忘了,睡帐篷很冷滴。

牙具别忘了,刚洗完了牙,很贵滴。

手机电池别忘了,充足了电再带一块,那个地方没有充电滴。

老公爱怜的看着我,我继续。

家属别忘了,那个荒人无烟的地方很寂寞滴!~

我话音未落,只听咚的一声,老公应声到地了:))


第三篇:原来你也在这里。。。


老公树种完,我又有了几天假期期,于是又踏上了探亲的路。

车行至白泉,老公短信来。

“到哪了?老婆。”我如实汇报。老公说:“好老婆!我正在向你方向赶去。我们的

距离越来越短了,好激动!”

吃一惊。“啊?你又要截车呀!”

“必须!”

我坐在车尾,只有站起来伸长脖子眯上眼睛,才能透过挡风镜看到车前方。这样支撑了足足十几分钟后,终于看到对面一辆猎豹打着双闪迎面驶来,客车于是缓缓的靠边停下。

我松了口气坐下来,等着老公上车来接。

老公一上车,正巧靠车门坐着一对夫妇,是他们下属单位的干事。于是老公便跟人家寒喧起来,丝毫没有飞奔到我这里来的意思。我一看自知无趣,便灰溜溜的提着行李从后面走出来。

谁知,我刚走到老公跟前。他突然大吃一惊,然后握着我的手说:啊,老婆,你怎么来啦!真是太巧了,太巧了。走上车吧!”

我晕倒!他同事哈哈大笑,车上乘客也轰笑声一片。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