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脆响声在寂静的厅中显得格外清晰。


在尤亚和龙鹏的内力催逼下,这把普通材质制造的虽称得上上等的精刚剑,但难比神兵的武器断裂为六段——不均匀的六段。尤亚转身大步离去,丢下了一句话:“我败了,十年之后如果不死,当再向阁下讨教!”


结束了!


就这么结束了?众人在心中问。


一场本以为精彩的比试,就这样两人各走几步,就结束了。很多人看得莫名其妙,但却有人看懂了,或者说是猜透了。


雷多特不顾发愣的众人,站起道:“殿下,末将军务在身,不便久留,就此告辞。”起身带二人离席而去。


回到雷府,雷多特再次谈起晚宴上的比武,只听他带着夸张的表情说道:“小聋子,你也太厉害了吧,一招不发就吓断了人家的剑,是不是人呀?”


“没办法,功夫好也不是我的错。”龙鹏装得很无辜的样子,变相表现着自己的无敌神功,却不料被叶鹰又是一通奚落。


“你呀,除了吹牛皮的功夫好一点,其他的都不值一提。就那个废物还用三招,三招还让他全身而退,还有脸在这里说。”


龙鹏自然不服,“你嫉妒我也就算了,何必这么样说出来呢,怎么说今天我又给你挣了不少银子吧?雷将军可是看着我没发一招的。”


“哼——”叶鹰用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接着驳斥龙鹏,“你走到人家对面是一招,之后被人滑脱,你上步进逼是第二招,最后上步发劲是第三招。要不是尤亚危急中震断自己的兵器,恐怕你当真会再费一招。当然,他要是不震断自己的剑,恐怕会受不小的内伤了。前后一共三招,我没说错吧?再说,我给你找到打架的地方,收点介绍费也是应该的,你以后再唠叨我可要翻脸了。”


龙鹏知道辩不过他,也就懒得再争辩了,伸了个懒腰,“好困,我去睡觉了。”就离开一边去了。


雷多特想起公孙燕的事儿,就问了起来。叶鹰不答反而贼兮兮的反问:“小雷,我怎么看见宴会上古利安元帅的孙女老盯着你看呢?”


雷多特脸一红,“没有的事。”


“咦,那你怎么脸红了?不会是心里有鬼吧,最好不要背着我干什么坏事哦?”


雷多特有点招架不住了,“没有的事,我还有事要办,不和你瞎扯了,你还是研究研究最近心慌的原因吧。”说完就急忙忙离开,不敢招惹这个让人头疼的家伙了。


翌日,当杜总管亲自上门之时,叶鹰却以为是来催他去打擂的,有些不满的一见面就唠叨:“老杜,你家小姐也真是的,干吗非要我去打擂呢?直接嫁给我不就得了。”


杜总管一下子就被说怔了,不知道说的是哪的话。叶鹰见他不说话,自顾自的说下去,“咱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杜总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二十年前消失的‘无影杀神’杜杀吧?你应该不会看不出我的实力吧,何必还要我再动手呢?”


“公子高明”杜总管见已经被说破,也不再隐瞒,“不过老仆只知道公子如一泓秋水,给人一种平和之感,实在看不出深浅。”


“老杜,你不是开玩笑吧,”雷多特发现和叶鹰在一起,每天都有刺激,“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有名气?”


“雷少爷,杜杀是二十年前被人追杀,将死之际老主人救了我,从此就退出江湖,侍奉老主人和大小姐了。”


要知道,无影杀神成名于四十年前,二十五年前杀手届繁荣猖獗之时,功力绝顶的最高级别的杀手共有五个,并称为五大杀神,功力都达到了战皇一级。其中无影杀神排名第三,排名其后的就是如今活跃的天残地缺,排名第一的就是暗黑一族的高手黑杀神伦斯,第二是青衣楼故搂主,十年前过世的青衣杀神楼一剑。


“公子,我这次来是奉小姐之命,送一些卷宗给公子,公子恐怕是误会了。”杜总管这时才有机会道明来意。


叶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嘿嘿,原来是我弄错了。对不住,对不住,改天我请你客好了,最近发了点小财,嘿嘿。小雷,你陪杜总管说话,我去看看卷宗,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


走了几步,他又被雷多特叫住告诉他,“对了,公主送来了一份名单,你代我看看,说是替她选两个将领随她一起去秦州。名单在书房。”


叶鹰出了丑,又急于揭开心中疑惑,于是赶快离开了这里。


其实,到了书房,叶鹰便看到书桌上的名单雷多特已经注释过,只是有五六人之多,一个个审阅,觉得这五六个人都差不多,都是些不堪大用的主,于是自己重新审阅,却发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名字——“要离”。他记得当年在道上混的时候,听说过此人的事迹:出身平民,13岁从军,15岁即提升为大队长,16岁升为千夫长,之后调入京城,因性格刚正,加上平民出身,一直被军部闲置。叶鹰是在一个小酒馆碰见他酒后牢骚才晓得他这个人的。于是就在他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圈。之后也没发现什么合适的,就从雷多特选定的人中圈了一个最年轻的,也算给了他面子。


而此时,在圣华进出远东的图门要塞里,本该处于远东战场指挥大军的风飞扬,却忧郁的坐在要塞的指挥部中,心中在怀疑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霉运当头?先是在芬蒂手下吃了大亏,现在又在远东战场无能为力,还要借助于外交解决,要使这一次再不能成功,恐怕对自己的威信和飞扬将士们的心理都是一个打击。只见他摇了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如此隐秘周详的计划还没有执行,自己就没有信心了。抛开心头的不快,对面前的三个蒙面人说:“为什么不让第一楼出手?”


其中一人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回答:“第一楼已经有两年不曾出手,楼主也没有办法强迫,所以派我们协助将军。”


“只能这样了,就按计划行事,务必完成。去吧。”三人躬身退出,消失不见。


看完了厚厚的卷宗,叶鹰的感觉更加强烈,可就是抓不住那在脑中晃悠的预感。此时夜色已经晚了,叶鹰心中烦乱不安,危险感觉越来越强烈。难以排遣之下,抚琴于凉亭之下。


随着心意的贯注和着略有些乱的琴声,叶鹰的脑中看过的卷宗一页一页的飞速翻过。琴声越来越急,急的有点像暴雨击打窗棂的密集,可是雨声中却充满了战场的杀伐之声。一旁侍立的柳儿也听出了他的琴和心都乱了,却不知为何?


“嘣—”琴弦经受不住,嘣断了一根,叶鹰的心猛地一跳,脑中灵光突现。挥指再弹,可是心既已乱,用力如何能均匀?接着“嘣嘣”两声,叶鹰摇摇头站了起来,正好看见雷多特和万宝会主人雨绫走了过来。


走到面前,雷多特不解的问:“你琴声中充满了肃杀之意,可是心却乱的很呢。”


“深夜来访,大小姐有什么重要的事相告?”叶鹰心情不好,免去客套直接问雨绫。


“刚刚接到消息,风飞扬趁魔族军师布达虚云回国,击败了魔族和远东联军;可是却已经数日未曾露面,圣华进出远东的所有地方封锁严密。万宝会远东区知事见事有蹊跷,飞鸽传信。”


叶鹰低头沉思不语,刚才脑中闪过的念头加上雨绫刚才的信息,他在脑中重新快速分析万宝会送上来的情报卷宗上的疑点。突然一个可怕的想法呈现在脑中,不禁失声说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