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回到雷府,龙鹏就迫不及待的把叶鹰的话都告诉了雷多特,说完却纳闷自己现在怎么也有点多嘴多舌了?


雷多特也是不解,“表妹一向聪颖异于常人,怎么会搞这一套呢?”说着摇了摇头,“最近的事都有点邪门,今天皇上竟然不顾反对,宣布将秦州封给了七公主龙昭,更不解的是把西北军团也拨给了七公主。要知道作为地方,还从没有这么强大的野战军团的先例,而且帝国又是在刚刚丢了百万大军之后,皇上这是要干什么?”


由于已经知晓了大概,叶鹰并没有雷多特想象的吃惊,让雷多特更觉得他有点深不可测了。而龙鹏根本不关心这些,看看二人皱眉的样子,转身出去找侍卫们玩耍去了。叶鹰想了一夜都不明白这个老迈却似乎不昏庸的皇上的用意,今天逛了半天街,还是不解其意,正好现在和雷多特商量一下,“本来兵力就已经很吃力了,还要分走西北军,会不会是皇上自觉大限将至,怕过多的兵力卷入两个儿子的争斗而提前调出西北军呢?”


“有此可能,但我总觉得有别的用意。而且今天万宝会的比武招亲,二哥还告诉我七阴教、天地伦回道、拜火教等邪教又出现在江湖,事事都透着邪乎儿,看来我也要做好准备。”雷多特心里总是不踏实,可是既然要来的总是躲不掉,还是要面对,不如做好准备,以免手忙脚乱的吃了暗亏。


“我就不明白了,怎么事事都有点不正常,七公主怎么也没来找事呢,搞不懂,哎吆,你打我干什么?”


原来叶鹰站起来照头给了他一个暴栗,走了出去,还丢下一句话:“不找你麻烦也奇怪,真是犯践呀你。”把雷多特气的刚要吐血,没想到叶鹰又把头伸回来说:“忘了对你说,明天和我们一起打擂台挣钱去,老大我最近缺钱花,我现在去斧头帮。”


雷多特当场就晕了过去。


翌日,叶鹰、龙鹏和雷多特三人连同众侍卫一身便装在擂台观战。今天不少慕名而来的年轻人上台挑战,毕竟万宝会的财力在整个天风大陆都排在前五,任何势力有了万宝会的帮助都将如虎添翼,所以都不在乎那位不知道美丑的小姐了。已经有两个人打赢,只不过被告知未被选中,拿走了万两银票,但似乎这两人都很失望。


几人正在台前评头品足,来了一个兰衫俏丽的少女,向叶鹰福了一礼,用甜甜的声音说道:“公子,我家总管想请你到后台喝杯茶,还望公子移架赏脸,不要为难奴婢。”


“我?不会吧!”叶鹰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小姐不是在开玩笑吧?”


“正是公子你,还望公子成全。”


叶鹰看看左右,龙鹏和雷多特只作不见,脸扭在一边偷笑。叶鹰恨得牙痒痒,很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发作,“好吧,我去喝杯茶。雷多特,别忘了今天要拿回银子哦。”在兰衫女子的引领下,叶鹰去喝茶,丢下一脸愁容的雷多特埋怨:“每次都被他吃得死死的,真不是东西。”


“就不是东西,就像个婆娘似的唠叨个没完,说话还不算,到现在也没打上架,手都痒痒了。”龙鹏也在抱怨。


雷多特一听有门,不顾身份甚至有点谄媚的怂恿的味道:“既然小聋子你手痒痒,为什么不上台去打呀,也好让我们也见识一下你的神功啊。”


龙鹏眼睛一翻,不屑地说:“我从来不喜欢跟女人动手,还是你雷将军露一手吧,说不定还能抱得美人归呢!哎,我说你也够笨的,还想让我替你,都不想想要是我动手,昨天就打了,还会等到今天?脑袋锈痘了不成?哎,连你这样笨的人都能做将军,向我这么英明神武的人,哎…”


雷多特顿时晕了,“才几天工夫就学的如此伶牙俐齿,恬不知耻,小聋子,你真是有天赋呀?”


“多谢夸奖,你还是想想怎么拿擂台奖金吧。”


“你?”雷多特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的叶鹰正坐在后面品茶闲聊,“简总管,在下一无名小辈,竟能喝到千金难求的菩提雪洱茶,实在是难得呀,不知总管有何指教?”


简总管笑说:“公子果然雅士,仅凭香气就知是菩提雪洱,我也就不绕圈子了。公子在台下站立甚久,为何不上台一显身手呢?”


叶鹰摆摆手,“我也想哦,可惜呀可惜”


简总管不解,“可惜什么?”


“一呢,我怕上台打不赢;二呢,我怕万一打赢了,你家小姐很丑岂不是糟了;三呢,我也不知道你们万宝会有几个小姐,万一是我认识的那个病人就不好说了。所以想来想去我还是不敢上台。”


简总管于是问:“莫非公子认识大小姐?”


“算不上认识,见过几次面而已。”


简总管叹了口气,叙说道:“大小姐也是可怜,老夫人怀着她的时候中了敌人的玄阴掌,寒气侵入经脉,生下来时就带着寒疾,老夫人也因此而死。她虽保住了命,可是全身经脉中的寒气已经纠缠太深,无法除去,整日备受折磨,实在是可怜。”


叶鹰看不出简总管的表情是真是假,便没有开口。


“听杜总管说玉峰老人留下了一个方法,只是一来药物可遇不可求,二来小姐自己也不愿意,所以就一直住在听梅馆,如今招亲的二小姐主要负责巡视各处店铺,护送我们自己的商队,主要生意还要有杜总管和大小姐出面。”


“哦,是这样,下次我得问问这事儿。简总管,多谢你的招呼,我就不打扰了。”叶鹰正要起身告辞,一个侍女进来向简总管回报:“简总管,雷少爷在擂台上。”


“雷少爷?他想干什么?”简总管被搞糊涂了。


“还不清楚”侍女回话,“不过他知道是万宝会的擂台,还说请小姐不要见怪,他也是被迫的。”


“简总管,我就不打扰你了。”叶鹰心里偷笑,趁机离去。


简总管有点迷糊了,也就客气几句,让人把叶鹰送了出来,自己赶着去擂台察探。


其实雷多特也是没有办法,同窗学艺数年,每次要是达不到这家伙的要求,准能被他设计修整的三四天心惊胆战,皮肉和精神受双重的折磨,所以他宁愿让表妹骂上一顿,也不愿意被叶鹰捉弄,如今是硬着头皮上擂台。同时龙鹏也懒得看他出丑,自己找架打去了,他是闲下来手就痒痒。


叶鹰刚出来,就碰到刚收的丫头柳儿急惶惶的找他,一见他就赶紧拉着说:“公子不好了,龙少爷和城南剑馆的人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