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魂 第一章 第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8/


“爸,妈,我回来了!”放学后,王雯回到了家里。

“咳!咳!咳!”,刚一开门,就从爸爸的卧室里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叫你别做了,你还要做,难道你真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吗?你不为自己,也为我和小雯想下啊!”妈妈也在里面埋怨。


王雯苦笑着摇了摇头,走进了爸爸的卧室,妈妈一边抚着爸爸那不停急剧喘气的胸膛,一边心疼地抱怨,而爸爸却在床上拿着一些文件审阅,不时地咳嗽。


王雯看着爸爸那因消瘦而高高的颧骨,苍白的脸色,一阵心痛,看着爸爸头上凌乱的头发散在额头上,她忍不住用手去抚一下,然而异变就在此时产生。


就在王雯的手靠近爸爸时,她的手腕处却发出了柔和的白光,她惊呆了,白光缓缓地脱离了她的手腕,飞到了爸爸的身体上方,她们都张大了嘴看着白光越来越亮,然后从里面流出了大量的光,对!就是“流”,光如实质般从白光里溢出,就像瀑布一样,笼罩了爸爸的身体,源源不断的光让光流越来越亮,渐渐地隐没了爸爸的身体,就在要完全看不见爸爸的时候,王雯和妈妈看见了在爸爸的身体里有一个黑影正不断地被白光从身体里吸出,如同是一个鬼魅般,强大的吸力扭曲了它的身影,一张极度恐怖的“脸”刚好转过来对着王雯母子俩。王雯感觉手一紧,低头一看,妈妈的手紧紧地抓住了王雯的手,妈妈脸上露出了非常担心的神色,看着即将看不见的爸爸的身体。爸爸在白光里闭着眼睛,看不出来有一点的不舒适的样子,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女儿。王雯看着妈妈望像自己的眼神,立刻露出了一个不用担心的表情,用右手握住妈妈抓住自己的手,好让妈妈放下心,其实自己的心里也有点担心.


就在她们完全看不见爸爸的时候,一种非人的凄惨的声音从光幕里传出,然后,光渐渐地透明起来,一会,光全部回到了爸爸身体上方的那个光圈里,光圈又缓缓地回到了王雯的手腕上。王雯惊讶地看那个带来奇景的光圈,看着它在自己的手腕慢慢地显出了原来的样子。“是他!”王雯失声说到。光圈显形后,带在她手上的豁然是今天早上马家驹送给她的那个手链,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石头还在吸收着残余的白光,仔细看着里面似乎有奇异的东西在流动着.


“这是什么啊?”妈妈也看到了那个手链,奇怪地问到.


“这是今天早上我的一个新同学送给我的.”王雯如实答道.


就在这时,爸爸的床上有了动静,母女俩一起转身过去.


“啊!”床上的爸爸长长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便从床上站了起来,妈妈正要去扶他,却发现爸爸象个正常人一样地站在地板上,活动了一下筋骨,全身的骨骼不断的发出声响.


“好舒服啊!”爸爸说道.


“你,你……你好了吗?”妈妈惊讶地看着完全看不出来有一点病态的爸爸.


“那你现在看我像有病的样子吗?”爸爸笑着反问到.


妈妈绕着爸爸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地爸爸都不好意思了,终于确定爸爸没事了,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你终于康复了!我们还以为...”妈妈热泪盈眶.


“好了,好了,别再婆婆妈妈的了,小雯在一旁看着呢!”爸爸一边安慰着妈妈,一边为她拭去了眼角的眼泪.


“这次还要多谢小雯啊!不然我可能就一命呜呼了啊!”


“呸呸呸!不许说这些不吉利的话,现在不是好了吗?!”妈妈急忙说到.


“哦。对对对!现在我身体康复了,一切谨听娘子吩咐!”爸爸开心地打趣.


“去!”妈妈也开心地笑了.


“对了,小雯,你是去那里找到的这么好的东西啊?爸爸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爸爸说到.


“这个手链不是我的,是我的一个同学今天送给我的.”王雯对爸爸又说了一次.


“哦,这样说来我们还真该感谢你的那位同学了,好久把他叫到我们家里来,我要好好地谢谢他.哎!堆了这么多的事,就不能去学校里亲自去道谢了.”


“知道了,我会把他请到家里来的。我们的市长大人就放心吧!”王雯也打趣爸爸.


“恩,这样就好!老婆啊,我现在大病初愈,身子骨可是虚的很哦,而现在好像中午了吧?那么这个中午饭应该做了吧!我现在可是饿的很哦!”爸爸拍着自己的肚子皱着眉说到.


“你就别再装了,瞧你那德性,真该让你好好的饿几天.”妈妈挖苦完爸爸后就去做饭去了,而王雯也跟着去帮助妈妈.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我真的猜不透你啊!”抚摸着手上那带着暖暖的温度的手链,王雯默默想着.


就在王市长体内的异物被手链吸出来的时候,在离王市长家不远的一幢房子里,一个穿着奇怪的衣服的中年人脸色瞬间变的苍白,用手使劲按着自己的胸口,“哇!……”一大口鲜血从中年人的口中吐出,他面前的一张桌子上的一个小人偶也慢慢地变成了灰烬。一阵风吹过来,桌子上的灰烬便被吹的整个房间都是,然后慢慢地掉在了地上,给洁白的地板上铺了一层难看的灰色。看着那漫天飞舞的灰,中年人的眼神一阵呆滞,伸手接着缓缓掉落的灰。这时,门开了,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走了进来,看着屋里的景象,急急忙忙地走到中年人的身边,关切的问到:


“司马向天大师,怎么了?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啊?”声音中带着焦急.


“碰到高手了,把我的法术破了。我被法术反噬,受了一点伤.”被叫着司马向天的中年人终于从失神中醒了过来,淡淡地说到.


“那……那个王市长怎么样了啊?你搞死他了吗?”胖子急切的问到.


“张风老板,我答应了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你就不要在那边担忧了.”司马烦躁地说.


“哦,那就好,但一定要快点,那个王市长活着一天,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会被他陷害.”被叫着张风的胖子说道.


“我现在受了伤,需要静休几天,这几天你就不要来打扰我了.”司马向天淡淡地说道.


“那,那我就不打扰,大师你慢慢休息.”张风边说边退出了屋子,并带上了门,“靠!拽什么拽啊!不就是修真的嘛,还不是被我耍的团团转.”张风在心里骂到.


屋子里的司马向天静静地站在屋子当中,一动不动,“哇!”又是一口鲜血,喷到铺满灰尘的地板,绯红的鲜血和灰尘混合在一起,变成了妖异的暗红.


司马向天立刻坐在地上,双手在丹田处抱太极,闭上眼,凌神运功,慢慢地在双手中汇积了一个不断旋转的光球,一丝丝的光从光球中透过小腹直入丹田.


慢慢地光球全被吸入丹田中,司马向天站了起来,刚站直身子,却突然双腿一软,急忙扶住面前的桌子才站稳,半天后才缓缓地又站了起来,拉过一架椅子坐上.


“看来这不是我能对付的了,还是请师傅出山吧.”想完,司马向天从怀中抽出一张符纸,拿起桌子上的毛笔在纸了快速的写了几个字,然后把符纸折成了一只纸鹤的样子,放在手心,纸鹤扇动自己的翅膀,飞出了窗外.


看着纸鹤飞远了,司马向天又坐下调息了.


马家驹吃过午饭后回到寝室,身边的魔魇还在不停地绕着他打转.


“喂!我说啊!你今天怎么了的,你都绕着我转了很多圈了,你不晕吗?你没转晕,我都看晕了,又不是没给你吃午饭.”说完后,马家驹便躺在了床上.


“我就说我今天怎么感觉你怪怪的,原来你的东西掉了.”魔魇看着躺下的马家驹说到.


“什么!我的东西掉了,快说,是什么东西?”马家驹急忙站了起来.


“你手上的手链呢?”


“哦,你说手链啊,我把它送给同学了,新同学嘛,打好关系嘛!”听到只是自己的手链掉了,马家驹又躺了下来.


“还真是大手笔啊!在7岁是用自己几乎全部的灵力做成的手链,还差点丢了自己的性命,你还真舍得啊!”魔魇在一旁挖苦.


“不就是一条手链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马家驹漫不经心的说着.


“没什么了不起?!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啊!虽然你的灵力始终比我差那么一点点,但你耗尽全身力量做的,就算是地狱的魔王也要畏惧三分啊!你忘了长老们怎么说的了吗?”


马家驹翻过身去,任凭魔魇在一边叫嚣.但自己还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时自己刚学会制作道具,小孩子兴趣来了,便自己做了一条手链,然后就向里面不停地输送灵力,却忘了分寸,搞的自己虚脱而昏迷,要不是魔魇及时发现自己,自己的小命可就一命呜呼了,后来村子里的长老看了自己的手链后,惊叹地说这是法力强悍的法器,威力仅次于中华十大神器.想到这里,马家驹笑了笑,把还在不停地说着的魔魇一把抓过来,抱在怀里,进入了梦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