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的时候我还是处女,在他之前从没与任何男人有过身体接触,但我的丈夫是离过婚的人,他经历过两个女人,他有性比较,而我只同他做爱,没有对比,我心里慢慢地有一种不平衡的感觉。我开始幻想,如果我也同另外一个男人做爱,那怕只有一次,也许心理就平衡了。一天夜里我终于忍不住了,向丈夫倾吐了这个心事……

生了心病


丈夫大我整整15岁,刚认识他时,他的婚姻已走到崩溃的边缘,不久就离了婚。一段时间后,我们相知相爱了,爱情的力量使我们顶住了世俗的冲击,终于结成了夫妻。


婚后,我们的生活非常和睦,尤其是性生活,我满意他更满意。除了我经期的那几天,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做爱。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里不知不觉产生一种怪念头:丈夫以前也是这样同他前妻做爱的吗?有天晚上,在与丈夫温存的时候,我忍不住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并且非要让他回答。


他没睬我,不停地说着爱我爱我,继续与我做爱。我无法专注,这个问题困扰着我,仿佛感到同他做爱的并不是我,而是他的前妻,以前的兴趣硬是激发不出来,结果丈夫只好草草地结束,性生活质量大减。


产生冲动


结婚的时候我还是处女,在他之前从没与任何男人有过身体接触,那时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并引以为自豪,自从那晚丈夫不回答我,我的心里便很不平衡,他越是不讲,我就越想知道。后来在我的要挟下,丈夫低着头说了句:“有些动作一样,有些动作不一样,我爱你,你更好。”这话当时我乐意地接受了,过后仔细想想还是不对:他经历过两个女人,他有性比较,而我只同他做爱,没有对比,这一样和不一样到底是什么感受,我不知晓。


夫依然兴致勃勃地同我做爱,我虽然在他的带动下也能投入,但内心却常常有一种不平衡,摆脱不了丈夫前妻的阴影。我甚至幻想,如果我也同另外一个男人做爱,那怕只有一次,也许心理就平衡了。


我是个很守规矩的女人,一心要同丈夫相伴终身,白头偕老。我知道那种想法不道德,应该受到心灵的谴责,可那种念头仍然挥之不去。有时待丈夫睡去后,我就独自进行那种幻想,渐渐地,这种幻想成了一种压抑。这种压抑使我对与丈夫的做爱提不起兴致,感到总是老调重弹,纵然有时产生冲动,也没有什么新的感受,好像就那么回事。


倾吐心事


有一天夜里我终于忍不住了,向丈夫倾吐了这个心事。丈夫很意外,随后沉重而认真地对我说:“我同前妻的事,那是过去,过去的事是无法挽回的,自从与你相爱并有了性关系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别的女人,你怎么会有这种怪想法呢?”我承认我的想法不对,但总是对丈夫与前妻的事耿耿于怀。


丈夫耐心地开导我说:“我们人类是高等动物,人类的性生活除了满足生理上的需求以外,更重要的是情感交流。开始同你过性生活时,我不否认有过比较,但很快就被我俩之间情与性的交流、身与心的愉悦所吸引,同时也就淡忘了同前妻在一起时是什么感受了。


我俩结婚已经这么多年了,你爱我,我更爱你,彼此的感情这样深厚,你有必要老为过去的事烦心吗?假如说,我真是胸怀大度,让你去体验一次婚外性,难道你我的性生活就会因为有了这种比较而提高质量吗?如果每对再婚的夫妻都如你这样要去扯平,那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的确,忘却是惟一方法。我想自己也是太傻了,丈夫已经忘记了,我何必老记着“她”呢?


关于婚外情


有人做过这样一个调查:婚外情结束之后,谁更惦记那位第三者,是情人还是情敌?结果反而是情敌。有些受过伤害的妻子或丈夫,不但自己对往事念念不忘,还不断提醒对方“永远不要忘记”,几十年如一日地让第三者纠缠在夫妻感情生活和性生活中,乐此不疲。这种作法聪明吗?就像文章中这位妻子反省的那样:太傻了。


还有人尝试另一种发泄方法:扯平。你出轨我也出墙,你有一来我就有一往。最终找到心理平衡了吗?也许找到了,代价却是葬送了原有的夫妻幸福。


我们赞美纯洁的性与爱,但过于强调形式上的惟一,以至到了苛求的地步,我想就违背了它的本意,“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对于性与爱来说,如果一定要追求从精神到肉体上的至纯至真,怕也就没有什么幸福可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