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二卷『入世』 第二章 苏醒『一』

DJ云 收藏 0 0
导读:侠化华夏 第二卷『入世』 第二章 苏醒『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


孔顺听了林若雪这番离奇凄惨的遭遇,不禁心生同情道:“若雪小姐,如果你不嫌弃这里清贫简陋的话,我孔顺这药铺,倒是差得一个帮手,也还空着一间房间。”


林若雪抬起头来,看着孔顺道:“孔大夫……你……你真的肯收留我和赤狼?”


孔顺道:“我孔顺年已古稀,膝下却尚无子女,如果若雪姑娘不介意的话,老夫倒是有意认了你和你相公为子,不知若雪姑娘……”


林若雪激动的道:“若雪愿意,若雪愿意。”说着起身拜倒道:“若雪拜见义父。”


孔顺哈哈一笑,扶起林若雪道:“待你相公醒来,老夫再为你们举行婚礼,以后,你与他,便可做一对名正言顺的夫妻了,哈哈……哈哈……”


林若雪道:“谢义父大恩。”


张松柏道:“如此,在下明日当可安心离开了。”


林若雪道:“张松哥,何必明日就要急着离开呢。”


孔顺也道:“张少侠若是没有要事,不如等赤狼醒过来见过你这位恩人后再走不迟啊。”


张松柏道:“已经耽搁了这许多时日,在下须得尽快赶回武当山才行的,至于赤狼不认识我这个小有恩惠的恩人,那有有什么关系。”


孔顺哈哈一笑道:“原来张少侠是武当弟子,果然深得道家心得。”


张松柏道:“深得道家心得?孔大夫此话怎讲?”


孔顺道:“你们道家常言‘不自彰,不自恃,不自居’,张少侠身为武当弟子而不自彰,于老夫未来义子有相救大恩而不自居,此等高风亮节,如何不是深得你道家心得呢?”


张松柏道:“想不到孔大夫对我武当道教也有诸多了解,但不瞒孔大夫笑话,张松柏虽是武当弟子,但对于道教的诸多教训,却是极为反对的,历来也被师父师长责我忤逆顽厉,不听教诲,真是没想到孔大夫今日竟以此称赞于在下了。”


孔顺道:“噢!张少侠何以要反对贵教的经训呢?”


张松柏道:“孔大夫,难道你也认同,人可以长生不死?而为了求得长生不死,就应该自闭于深山,而置天下万民于不顾么?”


孔顺轻抚长须道:“人是否可以长生不死,老夫实不敢妄作断言,但你们道家的学说,恐怕也并非此意吧,难道张少侠没有听过‘复物芸芸,各复归其根’(注1)?而至于说什么置天下万民于不顾,老夫却记得尚有一句‘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注2)难道张少侠不知么?”


张松柏摇头道:“没有,此等心系天下之语,当是孔子圣人所言吧。”


孔顺缓缓道:“非也!此乃贵教祖师老子,亦即贵教所封的太上老君所著的《道德经》之言。怎么,张少侠身为武当弟子,难道未有所闻?”


张松柏道:“弟子只知《道德经》确是我教众经之首,但一来松柏只是俗家弟子,二来我也向来反感本派的经论学说,是以从来也未有研读过。想不到,竟还有此等胸怀。”


孔顺道:“你道家的言论,又岂止于此!老百姓成日里讲‘道德仁义’张少侠可知如何而来?”


张松柏道:“弟子不知。”


孔顺道:“所谓仁义,乃我们儒家所提,而道德二字,便是源自于贵教祖师所唯一留下的那一本《道德经》了。我们儒家有一部《礼记》其中就有一句‘道德仁义,非礼不成’而‘道德’二字更是放在‘仁义’之前,可见就是我们儒家的祖师爷,那也是认同你们道家的学说的,只不过,在做事的方法上,有所不同而已。”


其实“道德仁义”这四字,恐怕并非源自于老子亦或孔子,不过自秦始皇焚书坑儒之后,上古的经学典籍所存甚少,如此看起来,至少说最早大力提倡这四个字的,归之于老子与孔子,亦并无不可!


张松柏不料这四个成日挂在嘴边的字竟然也与自己的教派占得上关系,不禁也惭愧道:“原来如此,弟子一直以来,皆因从小生于儒门世家,是以自幼被父亲送上武当山之后,一直对道家学说有所反感,今日,当真教孔先生见笑了。”


孔顺道:“嘿嘿,既然你父亲身为儒门之人,他都能放下门户之见而将你自幼送上武当山,他又岂会没有看透,儒门与道门,其实只不过是一扇大门而已。历来儒家与道家似乎都有所争执,但其实,只不过疏途同归,无论是我们儒家,还是你们道家亦或道教,其实最终的宗旨都只不过是为了那一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已,这是我们儒家所言,而你们道家其实也是有着相同的言论的,便是‘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张少侠心系天下,确有侠者风范,但天下,又岂是你一人之力,所能够改变的?”


张松柏道:“但好似我师门那般,老说什么‘为无为,而无不为’,终日自闭于武当山上,说什么修身养性,置身世外,不顾武林黑白颠倒,不顾百姓水生火热,难道这样便能救得了天下?”


孔顺道:“当然不能,嘿,张少侠,对于你们道家的学说,可谓博大精深,老夫其实亦是所知有限,也有许多不明,不解之处,但是,你道家的学说,在这华夏大地上,可谓功不可没啊,昔日汉唐盛世之时,所主要采用的,正是你道家学说你可知道?所以,不管你怎样怀疑‘为无为,而无不为’这句话都好,有一点却是勿庸置疑的。”


张松柏道:“什么?”


孔顺道:“就是,你道门与我们儒门,都是这华夏大地所不可失的,所以,老夫今日当真想劝一下张少侠,回山后,不妨放下胸中的成见,重新审视一下你道家的学说,相信,你会受益匪浅。”


张松柏道:“弟子从来不知我道教竟有如此多心系天下的学问,在武当山,一直皆是一心习武,想着要以一身武艺行侠于天下,想不到今日得遇高人,孔大夫这番说话,在下确是受益匪浅,前辈放心,松柏这次回山之后,一定好好参研一下我道家的经书。”


孔顺道:“高人二字,如何敢当,老夫不过因为学医的关系,而接触到些许道家学说的皮毛而已。”


张松柏笑道:“前辈何须过谦,弟子正奇怪前辈明明自称孔圣人后代如何对我们道家又了解这许多呢,原来如此,哈哈哈哈,说起医学,松柏确是听师父说过我们道教分支是专有一派精于此类研究。”


孔顺笑道:“你们道家,又何止于医学,只怕天文地理,皆是无所不包啊!”


张松柏道:“噢!果真如此,那弟子此次返山,定要好好参研一下了。”


如此用过晚餐,孔顺家中唯一的一间客房已经让赤狼睡了,于是孔顺便带了二人来到邻家。那邻家主人也是姓孔,名叫孔大山,妻子孔氏,有两个小儿子,大的叫孔大牛,小的叫孔小牛,若是圣人孔子知道他的子孙竟取了这样三个名字,恐怕要气得跳出棺材盖来了。


孔大山夫妇见张松柏挺拔英气,林若雪娇美可人,以为二人是夫妇,本准备将二人安排在一个房间,不料闹得二人尴尬不已,只得让张松柏与孔大山卧在一起,林若雪又与孔氏同卧在一间房。林若雪想起方才一场笑话,不禁心想:若是赤狼将来当真能成为张松哥那样的英雄……可是……


张松柏却是一晚未能合眼,只觉明日便要与林若雪别离,不知为何,竟是不舍离开,莫非……张松柏不敢胡思乱想,旋又想到方才与孔顺的一番对话,彻夜难眠……




(注1)复物芸芸,各复归其根:意思事万事万物,都各自循环往复的归其本源。

(注2)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意思是像重视自己身体一样重视天下,那么天下或可以寄望于他;像爱护自己身体一样爱护天下,那么天下或可以托付给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